修憲壓倒性通過,向天再借16年的普京,能還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嗎
2020年07月02日14:54

  原標題:修憲壓倒性通過,向天再借16年的普京,能還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嗎

  來源:東方網·縱相新聞

  記者 單珊

  “憑我過去積累的經驗,如果修正案沒通過,再過兩年時間,俄羅斯的各級官員將打亂自己的工作節奏,他們會把大量時間用在尋找總統可能的繼任者這件事情上。”

  6月24日,俄羅斯電視一台政論節目“莫斯科·克里姆林宮·普京”中,普京對修憲之舉直言不諱。

  7月2日,俄羅斯中央選舉委員會完成99.9%計票結果顯示,77.93%選民投票支持憲法修正案,21.26%的人反對。

  這壓倒性的勝利,恐怕已經讓普京的顧慮,打消了一半。

  向天再借16年

  俄羅斯現行的1993年憲法曾有過3次修正,但在規模上都是“零敲碎打”。而這次憲法修正案几乎觸及了60%的條款,加上新增條款,涉及面超過62%,修憲手筆可謂“大刀闊斧”。

  俄媒《公報》評論稱,俄羅斯將誕生一部具有鮮明“普京時代”印記的新憲法,從根本上改變國家權力架構。

  此前,俄羅斯國家元首就任時間局限於兩個6年,本次修憲建議中最為引人關注的一點就是,將總統的任期屆數歸零。

  這意味著現年67歲的普京將可在2024年繼續參選,並在當選後一直連任到2036年。普京此前也曾表態,“不排除”在憲法修正案通過的情況下再次競選總統的可能性。

  修正案還規定,成為俄羅斯總統年齡不能低於35歲,且在國內的生活時間不能少於25年。

  此外,當總統任期結束或提前終止時,將賦予他成為俄聯邦委員會終身議員的權利。總統即使終止行使其職權,也應擁有不可侵犯權,享有個人安全等方面的法律保障。這些規定都上升到憲法的高度來加以保障。

  對於普京任期的預判,中國人民大學-聖彼得堡國立大學俄羅斯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憲舉向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表示,修憲只是賦予普京2024年繼續參選的權利,從健康因素,到人才的培養髮掘,再到國內外局勢的變化,普京是否會選擇“一站到底”,還尚未可知。

  王憲舉指出,也不排除普京會效仿哈薩克斯坦“首任總統”納紮爾巴耶夫的模式,培養繼任者後退居二線。

  去年,俄羅斯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數據顯示,54%的俄羅斯人希望普京至少能留任到2030年,38%的人希望他四年後離任。

  分散總統權力,對普京實際影響並不大

  除了備受關注的總統任期問題,修憲內容主要包括:

  一。 權力分配改革:加強國家杜馬在政府組閣中的權力;賦予聯邦委員會(議會上院)任命最高法院院長和法官的權力;禁止高級官員擁有雙重國籍或外國長期居留許可;明確聯邦國務委員會地位等。

  俄羅斯《公報》稱,分權的設計旨在建立一個新的製衡製度。王憲舉表示,統一俄羅斯黨(統俄黨)仍是杜馬中的最大黨,加強杜馬影響力意味著統俄黨在重大問題上的決策力的提高。所以,部分總統權力分給議會,對普京本身而言,影響並不會很大。

  根據俄羅斯《生意人報》此前的猜測,2024年若不再競選,普京會領導統俄黨,或者轉入國務委員會或國家安全會議任職。

  二。 加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的保護:憲法中明確俄羅斯擁有蘇聯合法繼承國地位,不許割讓俄聯邦領土。這將永久消除“南千島群島”(日稱“北方四島”)的歸屬問題。此外,俄憲法將優先於國際條約和其他法案。

  俄主流輿論認為,這充分顯示俄政治、外交將繼續以強勢姿態立於國際舞台,但這並不意味著俄方完全無視國際法規則。

  據曾在莫斯科有著10年工作經曆的王憲舉觀察,目前西方對俄羅斯的修憲的批評並沒有想像中強烈。首先,俄羅斯目前已不是西方警惕的第一目標,其次,在製裁和批判的組合拳下,西方對俄羅斯能打出的牌也所剩無幾。

  三。 保障民生:修正案解釋了“社會國家”的概念,並確定最低工籌不應低於最低生活水平,而且對養老金和居民的各種社會支付都要實施指數化製度。

  憲法還增加了為殘疾公民提供社會保護的條款,另外,關心老年人是國家的責任也作為單獨條款寫了出來。

  俄媒分析認為,這在非常時期給了人民安全感和信心,尤其是指數化製度的引入,表明國家注意到通脹對居民福利體系的影響。

  憲法對婚姻性別也作了明確的界定,即“婚姻是男人與女人的結合,而非其他”。這排除了同性戀在俄羅斯可以成為合法婚姻的可能。

  反對聲音“出奇地少”

  為保障此次修憲案全民公投順利進行,俄政府從聯邦預算中撥款148億盧布用於全國憲法修正案投票。

  俄羅斯總人口超1.4億,中央選舉委員會在全俄共設有超過9.65萬個投票站,另在全球144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250多個海外投票站,以保證修憲案公投最大程度地輻射有權投票的人群。為此,俄政府還引入了電子遠程投票方式。

  即使有著接近八成的支持率,俄羅斯國內不可避免地存在反對的聲音。不過,今日俄羅斯報導稱,在這場公投中,克里姆林宮最主要的反對者“出奇地”沉默。

  俄共領導人久加諾夫此前隔空反對普京,稱此次修憲“令人失望和沮喪”。反對派領袖納爾瓦尼(Alexei Navalny)譴責公投修憲是“政變”,是“破壞憲法”,批評普京希望“終身執政”。

  納爾瓦尼表示,由於新冠疫情,反對黨暫時不會進行抗議,但如果其候選人被禁止參加地區選舉或選舉結果被篡改,他們會在秋季進行大規模抗議。

  “美國和英國媒體上預測俄羅斯即將崩潰的頭條新聞還會不斷出現。20多年來,他們一直是錯誤的,未來20年,他們也必將是錯誤的。”今日俄羅斯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