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逗鵝冤”?老乾媽推廣曾現身遊戲平台
2020年07月02日19:38

  原標題:騰訊“逗鵝冤”?老乾媽推廣曾現身遊戲平台

  日前,騰訊起訴“老乾媽”拖欠1600餘萬元廣告費並追繳欠款一案引發關注。騰訊公司向法院起訴,請求查封凍結“老乾媽”公司1624萬元財產,理由是“老乾媽”公司在騰訊投放了千萬元廣告,但無視合同長期拖欠未支付。

  在經曆“網絡喊話”風波後,7月1日,貴陽市公安局雙龍分局發佈通報,警方調查發現,有3名犯罪嫌疑人偽造“老乾媽”公司印章,冒充該公司市場部經理,與騰訊公司簽訂了合作協議,導致“老乾媽”公司被起訴。

圖據“騰訊遊戲
圖據“騰訊遊戲

  ”

  一時間,這出由互聯網巨頭和“國民第一辣醬”的糾紛幾經反轉。有觀點認為,“老乾媽”公司理論上存在不當得利的可能性,“因為老乾媽確實獲得了廣告服務,但廣告性得利具有無形性,不好說得到多少利益。”

  也有律師表示,在這一過程中,騰訊公司提請訴訟申請財產保全是沒問題的,但如果因為凍結財產出現了錯誤,那麼“老乾媽”公司是可以向騰訊公司申請賠償損失,“此外,該案中還存在表見代理的情況。”

“老乾媽”公司聲明
“老乾媽”公司聲明

  騰訊和老乾媽各執一詞

  誰受益誰受害?

  6月29日,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據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的一封民事裁定書顯示,原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起訴被告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服務合同糾紛一案中,原告向法院提出財產保全的申請,請求查封、凍結被告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名下價值人民幣16240600元的財產,擔保人新疆前海聯合財產保險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和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聯合為本案財產保全提供信用擔保。

  騰訊公司曾解釋稱,之所以起訴,是因在2019年3月,騰訊與老乾媽公司簽訂了一份《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騰訊投放資源用於老乾媽油辣椒系列推廣,騰訊公司已依約履行相關義務,但老乾媽公司卻未按照合同約定付款,騰訊多次催辦無果,不得不依法進行起訴。

  就在網友們紛紛搬好小板凳,準備排排坐“吃瓜”時,案件卻迎來了“反轉”。

警方通報
警方通報

  7月1日,貴陽市公安局雙龍分局發佈通報稱,老乾媽公司已經報案,稱有不法人員冒充該公司名義與騰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導致被騰訊公司起訴。警方調查發現,有3名犯罪嫌疑人偽造“老乾媽”公司印章,冒充該公司市場部經理,與騰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目前3人因涉嫌犯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原本已經走到申請財產保全階段的訴訟,卻因為可能找錯了被告,而陷入“羅生門”。

  北京慕公律師事務所律師劉昌鬆告訴封面新聞,“騰訊在這一過程中,確實損失了上千萬元的廣告費,這一千多萬元也存在無法收回的可能性,自然是受害者。”

  劉昌鬆律師告訴記者,老乾媽公司同時也獲得了廣告服務,理論上存在不當得利的情況,“廣告性得利具有無形性,不好說得到多少利益,如果老乾媽公司描述屬實,騰訊公司確實無法從老乾媽公司處獲得賠償或補償的情況下,也可要求對三名嫌疑人進行侵權人賠償,提出賠償是一回事,沒有能力賠則是另一回事。”

  與此同時,四川凡高律師事務所林小明認為,如果最終確認三人偽造了老乾媽公司的公章與騰訊公司簽訂合同,且老乾媽公司確實不知情,那麼騰訊公司確實屬於受害者,“如果騰訊能證明其推廣行為,拉動或帶動了老乾媽的銷量,也可以以不當得利的理由來要求老乾媽給予一定補償,但是這種證據基本上無法固定或量化。”

圖據騰訊公司官方微博
圖據騰訊公司官方微博

  偽造簽訂的合同

  1000多萬損失誰來賠付?

  此前,廣東省深圳市南山區人民法院認為,騰訊公司的申請符合法律規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第一百零二條、第一百零三條之規定,裁定查封、凍結被告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名下價值16240600元的銀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財產。

  記者瞭解到,此前騰訊公司提到的《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在旗下一款名為《QQ飛車》的手遊中賽事、道具合作中有體現。從2019年4月份開始,就有類似關於“老乾媽冠名QQ飛車”的話題引發網絡熱議,而在2019年10月23日,QQ飛車手遊S賽官方微博中,也出現了與“老乾媽”合作的專屬遊戲道具。

  “如果印章是真的,三名嫌疑人用老乾媽公司蓋了章的空白合同去簽字,老乾媽公司即使完全不知情,也應承擔表見代理的責任,如果章也是假的,老乾媽公司則不承擔責任。”

  劉昌鬆律師提到,按照正常的法律手續,被拖欠廣告費一方應該向另一方發催款律師函,或者登門進行交涉,一般會給一個寬限期,期限到了還不還債的話,才會提起訴訟,“但是現在騰訊公司提起訴訟申請財產保全的做法也沒大問題,因為按照正常程序,騰訊公司在不知道三人偽造公章的情況下,確實應該向老乾媽公司進行核實再起訴,然後再說申請財產保全的事。”

  一個“撿了便宜”

  另一個“自認倒霉”?

  此前,有觀點認為,該案中存在“表見代理”的情況,認為老乾媽公司是“撿了大便宜”,而騰訊公司只能“自認倒霉”。

  這意味著,老乾媽公司需要先向騰訊公司支付廣告費,再通過刑事訴訟,向三人追償。但這一說法卻引發了爭議,有網友認為,是否可以理解成如果有個人或者企業,打著某公司的旗號,偽造該公司公章做違法之事,被“冒充”的公司還得為其違法行為買單?

  對此,劉昌鬆律師稱,表見代理是指外表見到好像有代理權,而實際上未獲得委託授權,本質上是無權代理,但發生有權代理相同的後果。

  “但表見代理有嚴格的適用條件,例如得有過硬的證據證明,存在委託授權的形式外觀。”假設三名偽造公章的嫌疑人,是老乾媽公司離職的銷售員,老乾媽公司未全部收回蓋了章的空白合同,那麼他們拿著這樣的空白合同,與騰訊公司簽訂廣告協議,就有“外表授權”的假象,在騰訊公司履行合同、老乾媽未收回空白合同的情況,對錶見代理情形的發生,確實是有過錯的。

  林小明律師告訴記者,目前由於騰訊公司在申請財產保全時,有擔保公司提供信用擔保,因此擔保公司有義務對老乾媽公司進行賠償,“至於擔保公司承擔賠償責任後,是否追償騰訊公司提供錯誤材料造成保全失誤,則是雙方之間的另一層法律關係。”

  林小明律師認為,到底是三人偽造印章實施了詐騙行為,還是存在表見代理的情況,還需要根據更多證據和材料才好判斷,“如果有證據或跡象表明,三人和老乾媽公司有合作等關係,而騰訊‘有正當理由相信’三人有代表老乾媽訂立合同的權限,那麼表見代理行為可能成立,老乾媽公司需要履行合同,在向騰訊支付廣告費後再向那三人追償。”

  封面新聞記者 宋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