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都驚訝!騰訊老乾媽案疑點重重,假合同的鍋誰背
2020年07月02日07:09

  原標題:律師都驚訝!騰訊老乾媽案件疑點重重,假合同的鍋誰來背?

  本報記者 李靜 北京報導

  騰訊狀告老乾媽拖欠廣告費一事再度迎來反轉。

  在老乾媽連夜回應和騰訊沒有任何合作之後,7月1日貴陽警方通報,3人偽造老乾媽印章與騰訊簽訂合同,已被刑拘。

  7月1日下午,戰火再度引向搜索公司。網傳“騰訊狀告老乾媽拖欠廣告費提及某搜索引擎”一事,百度搜索同日下午發佈微博稱,“手裡的瓜突然不香了……有一說一,這事與我無關,請大家不傳謠不信謠,理性吃瓜”,以表示此事與百度無關。

  目前案件依然撲朔迷離,截至《中國經營報》記者發稿,騰訊方面未有更多回應。騰訊公司在官方微博上則回應“被騙”一事,稱一言難盡,並為了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以1000瓶老乾媽為禮品徵求類似線索。

  該案當中出現的假合同尤其引人關注,一些律師對騰訊和老乾媽兩家大公司出現的假合同糾紛也感到驚訝,本報記者採訪多位律師探討該案當中的責任歸屬問題,以及如何在企業運營當中規避假合同問題的出現。

  騰訊訴錯對象?

  裁判文書網6月29日公示的一條民事裁定書將兩家著名的中國企業——騰訊和老乾媽推上了風口浪尖。

  裁定書顯示,原告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向法院提出查封、凍結老乾媽公司1624.06萬元財產的請求獲得法院支持,擔保人新疆前海聯合財產保險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和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聯合為本案財產保全提供信用擔保。

  法院認為,原告的申請符合法律規定,裁定查封、凍結被告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名下價值16240600元的銀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財產。如不服本裁定,可向該院申請複議一次,複議期間不停止裁定的執行。

  國浩律師(北京)事務所律師段鬆告訴記者,針對騰訊公司與老乾媽公司糾紛的裁定書,是法院依據騰訊公司申請,在騰訊公司正式提起訴訟前作出的程序性裁定,並未對雙方之間的實體問題進行審理和裁判。

  6月30日騰訊方面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此事系老乾媽公司在騰訊投放了千萬元廣告,但無視合同長期拖欠未支付,騰訊被迫依法起訴,申請凍結了對方應支付的欠款金額。”

  在此前的2019年3月,騰訊與老乾媽公司簽訂了一份《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騰訊側投放資源用於老乾媽油辣椒系列推廣,騰訊已依約履行相關義務,但老乾媽公司未按照合同約定付款。騰訊方面稱,多次催辦仍分文未獲,因此不得不依法進行起訴。

  根據搜索可以發現,2019年4月,老乾媽和騰訊開始了跨界合作,老乾媽成為了電競賽事《QQ飛車手遊》S聯賽的冠名商。

  2020年6月30日晚8點,老乾媽通過官方微信公眾號發出聲明稱,從未與騰訊公司或授權他人與騰訊公司就“老乾媽”品牌簽署《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且從未與騰訊公司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

  老乾媽方面進一步表示,公安機關已經於6月20日決定對此案予以立案偵查。並且對該事件給公司造成的不良影響,保留追究相關主體法律責任的權利。

  7月1日,貴州警方通報:“經初步査明,系犯罪嫌疑人曹某(男,36歲)、劉某利(女,40歲)、鄭某君(女,37歲)偽造老乾媽公司印章,冒充該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其目的是為了獲取騰訊公司在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網絡遊戲禮包碼,之後通過互聯網倒賣非法獲取經濟利益。”通報進一步表示,目前,曹某等3人因涉嫌犯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根據貴州警方公佈的資料,兩個事實浮出水面:老乾媽公司的公章是偽造的;3名嫌疑人不是老乾媽公司的員工。

  假合同的情況逐步浮出水面,騰訊是否會改訴目前沒有回應,老乾媽方面也沒有作出更多回應。

  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律師歐陽昆潑告訴記者,如果警方通報的情況屬實,這份合同對老乾媽公司則無效,責任由3個詐騙嫌疑人承擔。

  北京誌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對記者表示,警方通報中所述3人的犯罪行為包括私刻公司印章和合同詐騙,私刻公司印章是手段,目的是通過虛構事實、騙取騰訊簽訂合同、贈送遊戲禮包碼,法律上屬於牽連犯,應以合同詐騙罪定罪量刑。

  對於案件涉及到的,騰訊配套贈送網絡遊戲禮包碼,有觀點認為如果不是向老乾媽公司贈送,則騰訊可能涉嫌商業賄賂。

  趙占領對記者表示,根據修改後的《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定,商業賄賂的第一種情景是向交易相對方的工作人員賄賂。“該案件涉及到的是贈送,如果根據合同規定是贈送給老乾媽公司,就談不上商業賄賂。具體還要看合同規定。”

  對於這次事件的起因的凍結財產裁定書,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史金國表示,騰訊公司的訴訟和查封老乾媽相關財產,若給老乾媽公司造成了名譽上、財產上的損失,老乾媽公司有權要求賠償損失。

  不過,在該案當中騰訊公司採取了保全措施,凍結了老乾媽公司的財產。

  段鬆告訴記者,法律要求訴前財產保全必須提供擔保,是為了防止由於申請人申請財產保全錯誤給被告造成損失而無力賠償的情況。是否查封錯誤,取決於法院如何認定老乾媽和騰訊簽的這個合同的真實性。

  歐陽昆潑表示:“如果騰訊真的被騙,那麼其申請保全,也是被騙的延續,相當於騰訊也是受害者,很難認定其主觀上具有過錯,即使因此給老乾媽造成損失,也無須承擔侵權賠償責任。”

  當前案件仍然有眾多疑點。為什麼2019年簽署的合同到如今才浮出水面?騰訊“多次催辦無果”是催告了誰?騰訊做得熱火朝天的廣告,老乾媽是否知情?以及警方通報的3人假冒老乾媽名義簽訂推廣合作協議的目的是為了獲得騰訊贈送的遊戲禮包碼,但是其價值與推廣合作協議所約定的推廣費差距很大,3人的犯罪動機不合常理等等。

  如何規避假合同?

  不容置疑的是,騰訊公司在審核老乾媽合同的流程當中出現了紕漏,才最終導致了今天的局面。

  “近年來,因‘蘿蔔章、假合同’引發的糾紛頻發,連很多大公司也未能倖免。這一現象暴露了部分公司在合同審核時對於相對方主體資格方面存在的問題和不足。”上海漢盛律師事務所律師李旻說道。

  史金國指出,大公司法務部門是維護公司規章製度戰略運作的法務核心樞紐,從此假合同案件中,可以窺見一斑的是,該公司的合同審核流程和法務管理製度都存在著重大的製度紕漏或管理隱患。“也就是說,作為世界有重要影響力的大集團公司的合同審核把關部門流程如銷售部門、法務部門、投資部門、辦公用章部門、分管領導、總經理、董事會領導等層層把關不嚴格,導致本案假合同訴訟的發生。”

  據瞭解,規範的合同審核流程應當包含各相關業務部門,最基本的流程為:業務部門發起→項目主管部門→財務投資部門→法律部門或風控部門→相應公司負責人。

  史金國對記者表示,比較完善的“合同審核審批流程製度”包括:公司在法務部門設置專門的合同審核部,專門對公司以書面形式體現的規範性文件進行審查、審核,對於市場營銷部門、投資部門、銷售公司及其他部門需要簽訂的對外合同(協議)進行把關、核實合作方信息真偽、監督執行、對合同內容根據不同的合作要求進行不同目的的修改完善,然後由本部門確信合同真實可靠無誤的情況下,才能再向辦公用章部門、分管領導、總經理、董事會領導等不同部門申報,由不同權限的部門再審核、審批、簽字和蓋章。

  對於案件涉及到假公章問題,從事廣告的胡先生告訴記者:“在實際工作當中,很難辨別公章真假。”

  “真人假章”“假人真章”等“人章不一致”的情況往往使得合同效力存在瑕疵,但在簽訂合同時,要辨別出對方使用的公章是不是備案公章非常困難。

  李旻告訴記者,對於金額較大的合同來說,為避免上述情況,建議做到以下幾點:

  1。要求對方在蓋章的同時,由法定代表人或授權代表簽字,其中,授權代表還需提供相應授權書;

  2。簽約前對公司進行實地考察;

  3。簽約前要求公司提供營業執照、房屋產權證明或租賃合同、社保繳納證明、銀行資信證明、相應許可文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證明等材料。

  對於上述案件,資深廣告從業人士鍾女士對記者表示:“很難理解騰訊會出現這個情況,作為廣告媒體,騰訊廣告在業內的地位是非常強勢的,廣告投放是需要預付的,或者有代理商給廣告主進行墊付。這次涉案的金額超千萬元,實在超出了我們對騰訊合作的常規理解。”

  鍾女士認為,騰訊出現這麼大的烏龍事件,可能也只有老乾媽這麼大的品牌才能拿到這麼大額度的授信。“由此可以判斷,涉案人員應該對行業也非常瞭解,利用了互聯網行業與品牌之間異業合作的需求,繼而從線上對接的流程漏洞中找到可乘之機,才有這次事件的發生。”

  趙占領認為,騰訊在簽訂推廣合作協議之前,通常會要求對方提供公司營業執照,甚至包括銀行開戶信息等材料,先在合同系統中將對方錄入為供應商;在協議簽訂過程中,應該也會根據對方進行郵件等形式的溝通,通常也會根據對方的郵箱、名片,結合營業執照等證件來判斷對方身份。“如果老乾媽公司並非真的被人假冒,則應該能找到相關證據。目前還有待騰訊提供進一步的信息和相關證據。”

  鍾女士也指出,規避此類風險的方式包括客戶資質審核,關鍵環節的溝通使用官方的聯繫方式,也需要必要的線下拜訪與溝通。如果在合作初期能雙方兌現部分合作承諾,比如收取小部分定金來確認公司賬戶真實性,確認後再擴大合作的規模,這樣就不會讓不法分子有可乘之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