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人偽造老乾媽公章“簽約”騰訊:倒賣遊戲裝備這事這麼賺錢?
2020年07月02日00:25

  原標題:3人偽造老乾媽公章“簽約”騰訊:詐騙巨頭就為倒賣遊戲裝備,這事這麼賺錢?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朱萬平 許戀戀 每經編輯 文多

  騰訊狀告老乾媽公司一事出現戲劇性進展。7月1日,貴陽市公安局雙龍分局通報稱:近日,接老乾媽公司報案稱,有不法人員冒充該公司名義與騰訊簽訂合作協議,導致被騰訊起訴。

  貴陽警方通報稱,經初步查明:系犯罪嫌疑人曹某(男,36歲)、劉某利(女,40歲)、鄭某君(女,37歲)偽造老乾媽公司印章,冒充該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簽訂合作協議。其目的是為獲取騰訊在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網絡遊戲禮包碼,之後通過互聯網倒賣非法獲取經濟利益。目前,曹某等3人因涉嫌犯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針對警方的上述通報,7月1日午間,《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聯繫了老乾媽方面。一位公司內部人士表示,目前警方正在核查調查中,具體情況以警方調查結果為準。

  7月1日傍晚,騰訊公司官方微博回應“老乾媽事件”,稱一言難盡,並為了防止類似事件再次發生,以1000瓶老乾媽為禮品徵求類似線索。

  7月1日,貴陽警方通報,曹某等3人偽造老乾媽印章,冒充老乾媽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簽訂合作協議,目的是為了獲取騰訊公司在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網絡遊戲禮包碼 IC photo圖

  老乾媽“背鍋”牽出3人詐騙

  前日,騰訊狀告老乾媽索要逾千萬廣告費成為新聞焦點。

  中國裁判文書網6月29日信息顯示,廣東深圳南山區人民法院裁定查封、凍結被告貴陽南明老乾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等名下價值1624.06萬元的銀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財產。該裁定結果在今年4月24日作出。

  對此,騰訊方面6月30日對外稱,此事系老乾媽在騰訊投放了千萬元市場合作,但無視合同長期拖欠未付款。騰訊被迫依法起訴,申請資產保全,法院裁定凍結對方企業賬戶。

  但此後事件出現反轉。6月30日晚,老乾媽發佈聲明稱,公司在6月10日接到法院送達的法律文書後,立即開展調查,得出了從未與騰訊公司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的調查結論。

  老乾媽稱,經核實,公司從未與騰訊公司或授權他人與騰訊公司就“老乾媽”品牌簽署《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且公司從未與騰訊公司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針對上述重大事件,公司及時採取法律手段維護企業合法權益,已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於2020年6月20日決定對此案予以立案偵查。

  而據貴陽警方7月1日的通報,曹某等3人偽造老乾媽印章,冒充老乾媽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與騰訊簽訂合作協議,目的是為了獲取騰訊公司在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網絡遊戲禮包碼,之後通過互聯網倒賣非法獲取經濟利益。目前,上述3人已被刑拘。

  針對上述情況,7月1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亦詢問了一位老乾媽內部人士,不過該人士並未作出正面回應,僅稱“這些警方都在調查,以警方調查結果為準”。

  QQ飛車曾推老乾媽套裝

  老乾媽作為貴州當地的明星公司,一直有著較為獨特的行事風格,始終堅持不上市、不融資的風格,也極少接受媒體採訪。

  在外界看來,騰訊方面所稱合作以及警方通報的網絡遊戲,可能是QQ飛車遊戲。

  2019年4月底,騰訊互動娛樂事業群QQ飛車手遊運營總監趙斯鵬曾對外宣佈:“老乾媽”將成為QQ飛車手遊S聯賽最新的行業年度合作夥伴。為此,QQ飛車活動期間也曾推出多款老乾媽專屬套裝。

  如今,在貴陽警方通報初步查明印章系偽造的情況下,後續事件將如何演繹?對此,一位不願具名的律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若經鑒定,印章的確屬於偽造,老乾媽與騰訊的合同就是無效的。

  “不過,刑事訴訟(上述曹某3人詐騙案)與民事訴訟是分開的,這看後續騰訊如何處理了,是否選擇撤訴等。”該律師稱,騰訊也可選擇狀告詐騙的那三個人。

  據澎湃報導,老乾媽公司相關負責人稱:暫不清楚騰訊是否會撤訴。

  據記者瞭解,倒賣遊戲裝備獲利的情況,在遊戲界一直都有,也一直是一個“灰色”地帶,多會遭到遊戲公司的打壓。

  一位遊戲行業從業者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遊戲賬號、禮包碼等虛擬財產都是可以交易的,是一門‘古老’的生意。渠道主要有官方平台和第三方交易平台,已經是一個較為成熟的產業鏈。”不過,該人士也表示,這次只是為了遊戲禮包就偽造公章騙騰訊,也太奇葩了。

  記者注意到,遊戲幣倒賣的案件近年也時有發生。

  2019年,深圳市檢察院就公佈過一起倒賣遊戲幣的案件。某“德州撲克”網絡遊戲玩家鄭某利用玩家想將遊戲幣兌現的心理,以單個遊戲幣低於官方的價格從玩家手中回收遊戲幣,然後再以略高於回收價但低於官方價的價格賣出,從中賺取差價。在短短兩年間,老鄭獲利1500萬元,最後被深圳市檢察院以涉嫌賭博罪起訴到法院。

  今年,浙江也曾出現類似案例,有犯罪團夥成立了相關工作室,24小時輪班製地倒賣“銀子”,每天進行交易的流水從幾萬元到十幾萬元不等,盈利可觀。

  低成本高利潤的倒賣業務不僅誘惑了業務人員,甚至令部分遊戲公司內部人員也參與其中。這甚至催生了許多專業有組織的倒賣團隊,他們在閑魚、朋友圈等網購、社交平台發佈交易信息,分享倒賣經驗,招攬團隊成員。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閑魚上的QQ飛車禮包價格大多在10~50元左右,禮包一般為衣服、頭髮等角色裝扮,如果是賽車皮膚的禮包,價格則高於角色裝扮禮包,價格大多在100元以上。

  QQ飛車是騰訊旗下“元老級”的一款遊戲,和騰訊其他遊戲一樣,QQ飛車的主要“氪金”點在車,車的等級很大程度上決定了玩家的遊戲體驗。而在倒爺手中,A級車禮包只需幾百元,這遠低於官方價格。

  (實習生彭泠溪對此文亦有貢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