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啟幕
2020年07月01日01:13

原標題: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啟幕

特約撰稿 朱麗娜 香港報導

6月29日,市場翹首等待已久的“跨境理財通”終於出爐。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香港金融管理局、澳門金融管理局聯合公佈的理財通框架內容,粵港澳大灣區居民個人可跨境投資粵港澳大灣區銀行銷售的理財產品,按照購買主體身份可分為“南向通”和“北向通”。這意味著,零售投資者首次可以直接開設和操作跨境投資戶口。

在“理財通”的投資路徑方面,香港金融發展局(下稱“金髮局”)高級顧問、金管局前助理總裁李建英在6月30日金髮局的記者會上建議,以北上路徑為例(南下類似),可分為三步,首先,香港居民可在大灣區內地銀行開立專項投資賬戶;其次,由在港同名銀行賬戶彙入人民幣或外幣;第三,通過大灣區內地專項賬戶投資內地的金融產品。

隨著大灣區的發展,內地投資者對資產多元化投資的需求日益增加,“相關安排將參照‘股票通’的做法,實現資金封閉式循環。大灣區內地居民通過內地銀行在香港開戶,賬戶擁有人以人民幣直接或換成外幣進行投資海外金融產品,完成投資後只能換回人民幣現金,境內資金只在境內提取。”香港監管機構相關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透露。

公告並未針對具體的額度以及“理財通”涵蓋的產品作出披露。金髮局則建議,應參考“滬深港通”的做法,以50萬元人民幣賬戶資產僅作為合資格投資者的認定標準,允許賬戶資產高於50萬元的相對成熟的投資者首先參與。

香港金融業迎來大利好

粵港澳大灣區是國家發展藍圖的戰略重點,一直以來,香港資管機構普遍將大灣區視為進入內地市場的主要渠道,“理財通”無疑將為香港資管業在內的金融服務業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

“‘理財通’的參與主體主要是銀行,顯然香港銀行業能享受到這個紅利,同時產品的提供方如資管機構、投資銀行、保險機構都會受益,對整個香港金融業是很大的利好。”香港金髮局董事會成員丁晨6月30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表示。

作為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區域之一,粵港澳大灣區聚集了大批高淨值人群。根據胡潤2019年報告,廣東省千萬資產“高淨值家庭”有28.5萬戶;600萬資產“富裕家庭”達67.9萬戶,居全國第二,佔比達17.3%。

2019年2月出台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簡稱《綱要》)為香港、澳門和廣東省內九市協同發展、打造世界級城市群奠定了堅實基礎。《綱要》將香港、澳門、廣州和深圳定位為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四大核心城市,並將香港定位為全球金融和資產管理中心。

同時,中國香港金融業界對於拓展大灣區財富管理市場的呼聲高漲。香港私人財富管理公會與畢馬威中國共同編寫的《2019香港私人財富報告》指出,有三分之二的受訪者認為,進一步開拓中國內地市場是推動香港私人財富管理行業發展的首要動力。

上述報告指出,受訪成員機構預計,未來5年內,源於內地的資產管理規模將佔據私人財富管理市場的近半壁江山。60%的受訪成員機構則認為,允許在粵港澳大灣區內部提供在岸詢價將能進一步鞏固香港作為亞洲財富管理中心的地位。

自2012年起,香港已成功躋身成為亞洲財富管理中心。根據香港證監會的統計數據,截至2018年底,香港資產及財富管理行業管理的資產近24萬億港元。從資金來源來看,香港頗受內地和國際投資者的青睞,連續五年源自非香港投資者的資產比例超過60%,約有11%來自內地。在香港獲發牌提供資產管理服務(第9類受規管活動)的機構數量達到1643家。

事實上,早在2015年7月1日,內地與香港已經推出基金互認計劃,這意味著香港與內地的公募基金市場向彼此敞開大門。然而,自開通以來,基金互認一直呈現“北熱南冷”局面。根據國家外彙管理局今年2月公佈的數據,截至今年第一季度,香港北上基金累計流入資金152.75億元;相比之下,內地基金同期在香港的淨銷售額僅為3.24億元。

同時,自“股票通”啟動以來,南下資金流入港股的熱情持續高漲。今年以來,南向資金借道“港股通”加速流入港股市場,迄今淨流入規模已超過2019年全年。華興證券的研究顯示,2020年5月底“港股通”投資者交易量已進一步提升至香港市場總交易量的17.4%。2018年,香港股票現貨市場成交金額中的11.7%來自中國內地投資者,相比2016年大幅提高了超過3個百分點。

產品推出應循序漸進

然而,三地監管機構聯合發佈的理財通框架內容並未透露合資格的投資理財產品的細節。丁晨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理財通”推出初期,產品應以“簡單易懂、風險可控”為原則,循序漸進地推出,“南下產品可以先由結構清晰簡單的產品開始,包括分銷銀行評為中低風險的公募基金、香港證監會認可的債券公募基金、交易所買賣基金或產品、貨幣基金等產品。”

丁晨稱:“日後隨著‘理財通’逐漸運作暢順,投資範圍可考慮逐步擴大至公募混合型基金、私募基金、商品或掛鉤商品的基金或產品、首次公開募股、結構性產品等。而北上的產品,開始時可包括公募基金和中低風險的人民幣理財產品等。”

“在目前全球低利率的環境下,‘理財通’南北向都存在很大需求,若是傳言的1500億元的額度,那並不算大,很多內地保險公司、資管機構目前可能未必有足夠的額度投資離岸產品,他們對於來香港投資理財產品、債券、結構性產品的需求很大。同時,從北向來看,由於內地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比美國國債大概高出200個基點,一些內地企業債、結構性產品的收益率也很有吸引力,部分熟悉內地信貸市場的香港投資者,也會借此機會北上。”星展集團董事總經理兼集團財資及市場部總監伍維洪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坦言。

伍維洪認為,南向初期預計符合資格的理財產品主要包括與貨幣相關的外彙產品、香港證監會認可的單位信託(unit trust)、股票相關產品,“後期則可能將專業投資者的投資範圍擴展到結構化票據(structured notes)、私募基金等。而北向初期的產品則可能包括在岸的人民幣貨幣基金等。”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目前香港主流銀行的港元一年期的存款利率僅為1%左右,而且通常有一定的起存門檻,有些則要求客戶以新資金存入。同時,香港銀行的定期存款會鎖死資金一段時間。在定存期間,客戶如果提早取走資金,不僅會損失所有的利息收入,銀行還會收取數百港元的手續費。

伍維洪透露,為了把握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機遇,星展集團已於去年在內部成立大灣區的專門團隊,並計劃未來進一步增加大灣區團隊的人手,同時申請在中國內地成立合資的證券公司。

“粵港澳大灣區有7000萬人口、1.7萬億美元的GDP,有一大批的高淨值人士,我們預期(理財通)在南向可能有更多的需求,如果未來異地跨境開戶便利性方面有重大突破的話,將成為大灣區重要的金融舉措。”瑞銀中國證券業務主管房東明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指出。

華興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首席策略分析師龐溟則認為,雖然“跨境理財通”正式啟動時間和實施細則尚未公佈,但理財產品、公私募基金以及資管產品的互認,是大灣區跨境金融的製度建設的重點。考慮到內地結構性產品合同相對簡潔,而且在投資者保護方面得到監管機構的大力支援,預計香港居民較有興趣購買內地合資格理財產品。

跨境開戶與轉賬便利性

隨著大灣區內經濟往來的日益密切,每年香港居民到訪廣東高達7000多萬人次,社會公眾和金融機構對香港見證開立內地個人銀行賬戶業務有很大的實際需求。業內人士指出,在“理財通”正式推出之前,仍有一些跨境金融基建設施有待完善,從而為未來頻繁及多樣化的跨境資金往來需求奠定基礎。

金髮局董事會成員、海通國際副主席兼行政總裁林湧坦言:“粵港澳大灣區金融行業的融合,主要是資金的流動以及在金融系統中便利確認客戶的身份,因此進一步消除跨境開戶、轉賬服務方面的障礙,將有助於推動理財通的發展。”

李建英表示,應將香港現有的快速支付系統“轉數快”(FPS)拓展至大灣區內地城市,“這個系統實現了及時的跨行、跨系統轉賬,而且無需經過傳統的支付渠道SWIFT,目前尚未有一個支付體系聯通(粵港)兩地市場而又兼顧即時、穩定、低成本及高效等特點,將FPS拓展至大灣區內地城市,可支援大灣區內居民相互間即時轉賬,形成更為便利的生活圈。”

香港金管局於2018年9月17日推出快速支付系統“轉數快”,香港的銀行及電子錢包營運商均可參與此系統。客戶只需輸入收款人的移動電話號碼或電郵地址,即可輕鬆進行跨行/電子錢包支付,而收款人亦可即時收到款項。“轉數快”全天24小時運作,並同時支援港元及人民幣支付。

截至今年2月底,“轉數快”系統已經錄得440萬個帳戶登記,同期的交易量及金額亦持續上升,共處理5700萬宗交易,涉及總額約8980億港元,以及190億元人民幣。

據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目前中銀香港等某些銀行可以“見證開戶”的形式幫助客戶開立的內地銀行賬戶屬於II類及III類賬戶,但這兩類賬戶均不能購買投資理財產品。李建英指出,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的香港銀行提供異地見證開戶的服務,同時香港居民能以“見證開戶”的形式在香港銀行設立I類投資賬戶。

此外,李建英表示,隨著大灣區生活圈的逐漸發展,目前對於跨境彙款每人每日8萬元人民幣的限額將逐漸不能滿足居民的支付需求。“因此,建議與內地相關機構協調,逐步提升或取消每日跨境彙款限額。配合聯通大灣區的支付轉賬系統,這將為後續各類的金融產品聯通奠定基礎。”李建英說。

(作者:朱麗娜 編輯:李豔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