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2020年07月01日07:14

原標題:荔枝: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原創 詩書畫 東方衛視詩書畫

荔枝,最初生長在我國南方,栽培歷史可以追溯到兩千多年前的漢代。

有關荔枝的記載,最早的文獻是西漢司馬相如的《上林賦》,文中寫作“離支”。什麼意思呢?是說這種水果不能離開枝葉,一旦離開枝葉,就會迅速變質,失去風味。

“離支”二字到了東漢,演變為“荔枝”。說起荔枝,很多人立刻就會想到風華絕代的楊貴妃。確實,楊貴妃愛荔枝是出了名的。

據說,唐玄宗為了讓愛妃楊玉環吃上新鮮的荔枝,想盡辦法,命人從南方快馬加鞭把新採摘的荔枝送到貴妃面前,只為博美人一笑。

唐代詩人杜牧那首膾炙人口的《過華清宮·其一》的內容,就與千里送荔枝有關。

《過華清宮》其一

(唐)杜牧

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這首詩是杜牧的組詩《過華清宮》當中的第一首。唐玄宗和楊貴妃經常遊幸的華清宮,位於驪山。後人將它與頤和園、圓明園、承德避暑山莊,並稱為中國四大皇家園林。

安史之亂以後,華清宮迅速衰敗、一片蕭瑟。詩人杜牧感懷於此,寫下了這首名作。

“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這兩句描寫了從山頂的華清宮俯瞰長安城。

“回望”一詞,表現出目之所及的遼闊壯美。“繡成堆”既是指驪山左右兩側的東繡嶺、西繡嶺,也是指唐玄宗在嶺上廣種林木花卉,鬱鬱蔥蔥的錦繡美景。

“次第開”三個字,展現了整個畫面壯麗的動態美。從山下到山頂,一扇扇大門依次打開,如同電影的長鏡頭般,讓人眼前一亮。

“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這兩句讓人立刻就明白了,為什麼上一句“山頂千門次第開”,原來是唐玄宗命人疾馳運送的荔枝到了。

《新唐書》記載:“妃嗜荔支,必欲生致之,乃置騎傳送,走數千里,味未變,已至京師。”

為了貴妃的嫣然一笑,唐玄宗派專使日夜兼程,把極其容易變質的荔枝火速送往華清宮,竟然能在變味之前讓貴妃嚐鮮。在那個時代,這是怎樣的人力財力能達到的目標?恐怕只有皇帝做得到。

唐玄宗和楊貴妃的故事家喻戶曉,卻也充滿爭議。實際上,杜牧在這首詩里也一語雙關地表達了對唐玄宗“千里送荔枝”一事的否定。

為了博美人一笑,不惜耗費國力,勞民傷財,最終落得悲劇收場,令人歎息。

在中國畫里,荔枝因為諧音“利枝”,有福利滿枝頭的吉祥含義,所以常被畫家們用作繪畫的題材。

在眾多與荔枝有關的繪畫作品里,我們今天選擇了明代畫家文徵明的《荔枝圖》,與您共同欣賞。

▲《荔枝圖》明 文徵明

絹本設色 296cm×119cm

湖北省博物館藏

荔枝向來生長在南方,北方很難成活。在明朝弘治十五年,文徵明與沈周共同作了《新荔篇》,文中說常熟的顧氏從閩中移植了荔枝,順利成活了。

因此他們不僅賦文記載,還作了圖。文徵明筆下的荔枝樹,枝繁葉茂、繁花碩果,欣欣向榮。畫面下方,靠近根部的樹幹盤虯臥龍,體態曲折而有力。

畫面中部和上方,密密麻麻的樹葉遮住了大部分枝幹,綠色的葉片和紅色的荔枝果實相映成趣,設色清雅,使整個畫面的色彩對比強烈卻不失和諧。

在畫法上,文徵明採用了“兼工帶寫”的手法,花、葉和果實用工筆細寫,而樹幹採取寫意畫法,大膽採用簡練概括的筆墨,刪減了繁瑣的細節,整幅畫看起來粗中有細,動靜結合,頗具匠心。

在中國畫史上,有“細沈粗文”的說法,意思是說沈周的畫大多飄逸奔放,因此他的細筆作品最為稀少;而文徵明的畫大多細緻秀婉,所以偶作粗筆的畫作十分珍貴。

自古文人喜愛借物抒情,荔枝作為深受人們喜愛的水果,自然也承載了不同的人文情感。

蘇軾在貶謫嶺南時,曾作詩:“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以此來表達自己的隨遇而安、心態豁達。

而明代丘浚的《詠荔枝》里,說荔枝是:“世間珍果更無加,玉雪肌膚罩絳紗。”如此美好,可惜“一種天然好滋味,可憐生處是天涯。”可見,荔枝向來與山高地遠相提並論。雖然遙遠,但它的鮮甜甘美仍然使人心嚮往之。

《詩書畫》同名圖書現已面世

原標題:《荔枝: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