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院員工生存調查:有人月到手600元,有人多份兼職“熬過寒冬”
2020年07月01日16:07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作者:陳潔 吳淑萍

  能撐住嗎?

  吳麗(化名)不止一次的問自己。作為一家電影院的播音員和檢票員,她從大年初二開始就一直停工,收入只剩下一點基本補助。

  她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現在就是在微信上做微商,賣點護膚品掙零花錢。和吳麗相比,趙勇(化名)的日子更為難過,作為電影院的值班經理,5月份,他發現每個月基本的3800元底薪“消失”了。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目前靠送外賣養活自己。

  美團數據顯示,2020年1月1日至5月25日,美團平台上新註冊且有收入騎手的總數已超過107萬。這其中,就有不少像趙勇一樣從影視行業“改行”的。

  吳麗和趙勇們最為關心的是:究竟何時能復工?

  當收入只剩幾百元

  由於感覺工作輕鬆,收入也不低,吳麗在兩年多以前進入了河南許昌一家電影院工作,但是今年的情況急轉直下。

  吳麗表示,大年初二那一天,她值完班之後,一直到現在都沒上班。她們影院的幾次復工計劃也都夭折了。“我也聽說有影院復工過,然後就是有了疫情,然後就停業。前段時間也說過電影院要準備開業,然後北京又出現了疫情,又上不成班了,現在誰也不知道什麼會上班。”

  在這樣的影響之下,吳麗的很多同事離開了電影院。“我們目前分成兩類,有的同事覺得休息時間太長了,等不下去了,就直接找別的工作,這也算是自動離職吧。有幾個像我一樣,一直想著電影院復工然後工作。”

  和吳麗相比,徐軍(化名)在電影院工作的時間更久,已經達到5年。作為一家連鎖影院的市場營銷,他最初是因為喜歡電影行業,才會一直選擇在這個行業工作的。

  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遼寧這個小城市,他此前的收入並不低,平時根據績效,基本到手能有六千左右。但現在只有基本保障工資。

  “以我為例,我這邊是可以拿到咱們最低保障工資,具體是多少錢,我還沒問人事,反正是2000多塊錢,但我的五險一金是1500多塊錢,扣完之後我每個月就是工資卡里的工資只有600多塊錢。”談到錢,徐軍覺得很無奈。

  但是,他認為,和一些小影院相比,他們的情況還算比較好。雖然收入暫時影響比較大,連續幾個月都是幾百塊錢,但是社保依然給交,他的一些同事也會選擇去做一些其他不影響工作的兼職,保障日常生活開銷。不過,他也有一些同事主動離職了。

  “我們是會按照國家規定的製度去進行一定賠償。有兩條路,要麼繼續在這兒待著,要麼就是離開公司,獲得一些賠償,之後再去擇業。”徐軍說。

  和徐軍一樣,趙勇也在電影院工作超過4年,是電影院的老員工,一路從放映員走過來的他,已經成為一位值班經理。

  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正常是月工資在3800,每季度發獎金,平均一個4300左右,提升加班就另外算。但今年到5月份開始連底薪都沒了。

  怎麼辦?他表示,停業至今,他打過很多份零工,包括到口罩廠打工,送外賣,連搬磚都去做了。“4月份,口罩廠特別需要人手,當時開到300元一天,我做了13天。搬磚300一天, 5車磚,搬上2樓,特累。外賣5.5一單,跑多得多,勉強的維持生活。”

  現在,他主要靠送外賣來維持生計。“我2萬積蓄都用完了,包括還信用卡、花唄,此外還有這半年的家用和個人花費。”

  報復性消費會來嗎?

  問起對未來的計劃,所有接受採訪的電影院員工異口同聲:想要復工。

  德信影城重慶時光城店總經理祝俊文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他從兼職到全職,已經在電影院這一行業待了11年。

  正常情況下,這個時候他們應該在準備暑期檔的工作了,包括影片排映比例分析計劃、員工納新培訓、賣品促銷計劃、影城設備維護、安全培訓、員工排班等等事情。但現在沒有明確的復工時間,大家都感到很迷茫。

  “這次因疫情,電影院從1月23號開始停工至今,雖然3月底街道通知可以復工了,但是很快就叫停。因為影城沒了收入來源,我們的工資也有所影響,但老闆也沒有說裁員。雖然現在按照城市最低工資發放,我還是想陪著公司一起熬過這個嚴冬。”祝俊文表示。

  但是,為了“熬過這個嚴冬”,除了一些影城事務處理之外,祝俊文也做了很多兼職,包括幫朋友送送貨,做做統計,兼職幫朋友處理一下店舖線上電商平台等。

  “當然收入對比之前差距還是很大。”他表示,“目前生活還能夠維持,但是底線也只能是明年過完年之後吧。畢竟要養家,兩個孩子要消費。老婆的工資也不高,不可能長期這樣以臨工來維持生活。還是希望能夠盡快復工,同時希望相關部門能夠出台更多有利政策,也希望租賃物業的業主能夠從長遠考慮影院的生存問題,在房租上給更好的讓步,不然即便通知可以復工了,一些影院依然會因為這些事情而無法承擔而倒閉掉。”

  他表示,接下來他的工作也應該是往這個方向去側重,即爭取更多對影城復工有利的條件。

  徐軍表示,他們電影院之前說到6月8號想要復工,還有一次時間結點是4月30號要復工,結果都是沒有得到許可。現在這個階段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復工了,還是等國家的通知。

  而且,他們不僅僅期待復工,還期待復工後的“報復性消費”。徐軍認為,在正式復工之後,應該會有觀影人次的小爆發,但應該只是個“小報復性消費”吧。

  “我們這邊是個小縣城,人口基數小,但影迷人數多。和影迷聊天互動,也經常在聊復工的事。對於影迷來說,他們真的是特別支援我們電影院。從長遠來看,只要一線步入正軌,其它問題也會解決的。疫情總有結束的一天,只要一結束,電影院總會恢復的。”展望未來,他還是充滿信心。

  祝俊文則認為,對於影城的未來還是很看好的,因為它是大眾精神文化娛樂的主要場地。“影院肯定能更加輝煌,只是這個過程在這次疫情下變得艱難,但是我相信經過千千萬萬電影人的努力,影城肯定可以實現。如果迫於生活的無奈短暫離開的人,我相信也會隨著影城的複蘇重新回歸,並為影城的發展壯大添磚加瓦。”

  趙勇也表示,復工後,只想這行業盡快回到軌道上。“而我也會在這個行業上繼續走下去。”

  (作者:陳潔,實習生吳淑萍 編輯:周上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