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地產|東莞有點熱
2020年07月01日20:20

  原標題 :東莞有點熱

  來源:壹地產

  子姨的好朋友、百子灣十大傑出租客劉二東前不久想買房。他搭上了離開北京的高鐵,路過深圳,不作停留,馬不停蹄直奔他心心唸唸的東莞。但像他五年前第一次到東莞一樣,他下車後不久,就發現了一件事情:

  蒼天呀,我來晚了。

  上個月,有網站發佈了《62城二手房漲幅排名》。排在第一位的,不是深圳,不是杭州,而是東莞。

  今年四月開始,東莞樓市進入暴漲模式。目前鬆山湖板塊的均價已達曆史高峰,接近3.75萬一平米,南城在2.2萬左右。

  5月底,鬆山湖片區內的虹溪諾雅、長城世家、錦繡山河等樓盤單價紛紛突破五萬,在南城區的華潤萬象府,項目還沒開始銷售就引來了諸多關注,有東莞朋友告訴子姨,這裏的樓盤已經六萬多了:

  揣著錢,都擔心自己買不到。

  萬象府位於東莞國際商務區核心位置,有十棟商業住宅樓和八棟住宅樓,去年11月底完成備案登記,總投資近75億元。

  今天,華潤公佈了一則《告客戶書》。主要內容是說,有人假借內部人士名義、以協助購買本項目為由,騙取客戶的高額茶水費,警惕客戶上當受騙。

  在北京消失三年的茶水費現象,現在在東莞出現了。五六萬的價格,也讓東莞和杭州一樣,讓北京竟然又一次成了價值窪地。

  自從大灣區規劃在去年二月份公佈以後,現在的東莞,就和以前的東莞分道揚鑣。

  去年東莞一共賣了三十塊地,收入囊中373億元。2018年慘遭流拍的土地,在一年的時間里基本都被各大房企搶得精光,保利更是幾乎參與了每一場土拍。

  前天,東莞虎門的一塊地王刷新了東莞土拍的兩項曆史記錄,搶下這塊66億元高價地王的,還是保利。這塊地的住宅部分的樓麵價是1.4萬,這地價,是2018年底東莞市的平均房價。

  子姨掰著手指頭算了下,上半年,東莞賣了二十多塊住宅用地,成交金額是376億。半年的時間,就趕上了去年一年的賣地收入。

  東莞曆史上曾曆過三次重大變遷。第一次是虎門銷煙。第二次是1990年的一場煙花大爆炸,讓煙花爆竹之鄉開始向製造業轉型,並順利成為世界工廠,當時坊間流傳:

  東莞塞車,全球缺貨。

  第三次,你懂的。

  1979年以前,深圳、東莞同屬惠州惠陽。1987年,東莞和順德、南海、中山一起被人稱為“廣東四小虎”。由於在經濟上的驚豔表現使得這座城市名震全國,一年後,破格升為中國僅有的四個不設區的地級市之一。

  夢想和荷爾蒙使這座城市成為很多人的夢中天堂。劉二東說那幾年,他有一個好朋友去東莞出差的時候,手機里經常會收到來自奇奇怪怪的短信:

  您好,尊敬的灰太狼先生。最近新引進了一批小綿羊……

  這種標籤一度成為東莞難以褪去的傷疤,以至於很多人都忘了東莞其實是先有工業,後有服務業。

  2014年成為這個城市的轉折之年。那年,東莞市的第二產業比第三產業少了將近500億元,後來,這個差距逐漸縮小。去年,第二產業對GDP的貢獻已經超過了一半。

  這是個洗盡鉛華的過程。東莞不再是當年的東莞,服裝、鞋、傢俱這樣的輕工業產品的增長率正在減少,去年增長率最高的,變成了電子計算機整機、顯示器。

  任正非曾抱怨深圳房價太高,導致企業競爭力減弱。他將終端總部遷到了東莞,然後,東莞的房價起飛了。

  還是張五常說得對,高科技帶來的回報,最終都會流到房地產。

  在天涯社區,一位博主在2016年寫了一篇自己悲慘的買房經曆。她語無倫次地說清楚了事情大概:自己是深圳上班族,承受不了那裡的高房價想去東莞買房。

  在東莞遠大城市廣場項目,她看到人山人海,衝動之下買了房。後來才發現,現場的人八成都是房產中介,他們低價買下房子,然後又轉手賣給了自己。她們拉起橫幅,控訴開發商:

  勾結中介,坑騙老百姓血汗錢。

  子姨查了下,這個項目當時的售價是每平方米1.5萬元,現在的二手房均價是:

  2.3萬。

  希望這些小姐姐當時在東莞沒有維權成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