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消防員做跑腿小哥:3年接了五千單,有一單與愛情有關
2020年07月01日16:56

跑腿小哥任青就像一個讓人傾吐故事和秘密的樹洞,他的生活就是始終在忙別人的事情,比如為遠道來南京的客戶送一隻 " 章雲板鴨 ",幫畢業生的行李臨時找個 " 家 ",幫外省的客戶到醫院掛號買藥 …… 這些都是他的業務內容。任青說:" 陌生人的信任讓我感到人生有了價值,我會用一生都來做跑腿工作。"

任青幫客戶送物品

3 年接到 5000 多個訂單,每個訂單背後都是一段故事

一件 POLO 衫,再加上一條休閑褲,還都是青綠色系,配上簡單的寸頭,任青顯得幹練又精神。記者初遇任青時,正趕上他去南京南站為客戶送一隻章雲板鴨。" 這樣的活兒經常有,大家來了南京都喜歡帶點特產。" 話音剛落,任青騎著電動車,消失在繁忙的車流里。

任青出生於 1990 年,今年 30 歲,老家在安徽蚌埠。18 歲那年,他到上海參軍入伍,成為了一名消防員,參加過滅火救援和安全保衛工作。23 歲退伍以後,他做過跑菜生、圖文印刷員,也開過餐館。2017 年,他開始從事跑腿工作。雖然離開軍隊多年,但是軍人的氣質仍深深刻畫在任青的身上。儘量幫別人解決燃眉之急,就是他給自己定的 " 小目標 "。

" 那會正流行《硬漢》這部電影,劉燁身上的那種正義感讓我非常崇拜。我就給自己起名叫硬漢跑腿小哥,還給自己買了同款的衣服。" 對於任青來說,跑腿小哥比送外賣和送快遞要有意思得多。 " 別人送的都是物質,而我做的則是情感服務。"3 年來,他接到 5000 多個訂單,而每個訂單背後都有一段特殊的故事。

任青在整理工作內容

疫情期間,幫助武漢一確診新冠肺炎的女孩與南京男友取得聯繫

疫情期間的一個訂單,任青至今難忘。2 月初,還在安徽老家的任青突然收到一條求助信息,一位武漢女生因為確診新冠肺炎即將入院隔離治療。臨住院之際,她想告知遠在南京的男友,可是對方電話卻一直未有人接聽。

" 她想讓我直接上門找男朋友,我聽到她的聲音都快哭出來了。" 女孩還特意交代:" 您放心我們兩個月沒見了,他肯定沒有生病。" 任青也能感受到女孩的著急,但是當時社區封控嚴格,外人並不能隨意出入,想要上門找個人,太難了。

就在此時,任青發現她男友的住址,正是他四年前住過的小區。他立即發了一條朋友圈,希望原來的朋友能夠替他上門找人。不到一會兒功夫,朋友圈陸續有人回覆。" 當時幾個朋友就在下面回覆可以過去。"

2 個小時後,任青通過朋友最終聯繫到了男孩的家屬,這才讓女孩放下心來。這中間,任青的朋友一直在和武漢女生視頻溝通。雖然相隔千里,但是他給她送去了安心。

任青通過手機和客戶溝通

訂單就是跑腿小哥的情感寄託,也讓他在陌生城市有了歸屬感

在任青眼裡,每段故事都是一筆財富。" 能獲得大家的信任,也讓我感覺生命有了價值。" 任青告訴現代快報記者,他一直都想有一份自己的小事業。

2019 年,他實現了第一個小目標,註冊了 " 南京硬漢跑腿公司 ",員工加老闆只有他一個人。" 有了公司,會讓大家覺得我更靠譜。"

成立個人工作室後,為了業務的便利,他從江寧搬到了新街口附近。現代快報記者注意到,近 20 平方米的房間被分割成兩個空間,一台電腦、一個打印機,還有一面貼滿了火車票和照片的文化牆,簡單的裝備組成了他的工作空間。" 這是我給自己創造的小天地,我希望給自己留個紀念。"

任青和客戶寄存的行李

與工作室一門之隔,則是任青的生活空間,並不大的房間被他整理得井井有條。屬於他的物品只有一個櫃子和一張床,床頭疊得像豆腐塊的被子還透露著軍人的氣質。剩下的空間則都是畢業生們臨時寄存的行李箱,每個箱子上面都用紙條標明了學校、聯繫人、電話等信息,一目瞭然。" 大家知道我是退伍軍人,都非常信任我,這個箱子都存在這裏一年了。" 任青指著眼前的白色行李箱說。

任青在介紹行李

因為信任,任青的訂單里累計了不少新老客戶,他們慢慢也成了任青的朋友。" 我也並不需要太多金錢,交朋友才是更重要的。" 這些訂單讓獨自在南京打拚的任青感覺自己是被需要的,客戶也成了他紓解孤獨感的出口。

雖然很辛苦,但是任青從來沒有想過放棄。未來,任青還想組織一支七八個人的小團隊,去幫助更多的人。

現代快報+/ZAKER南京 記者 李楠 / 文 王曦 / 攝

(編輯 王鵬)

原標題《退伍消防員做跑腿小哥:3年接了五千單,有一單與愛情有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