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書記崇凱軍:老是覺得手機擱那要響
2020年07月01日00:17

原標題:社區書記崇凱軍:老是覺得手機擱那要響

新京報訊(記者 李玉坤)東城區和平里街道民旺社區是東城區最大的社區之一,常住人口有1.5萬人。社區的黨委書記崇凱軍是一名“70後”大姐,人們都叫她“暖心大姐”。“暖心大姐”很細心,也很能幹。

“暖心大姐”崇凱軍。受訪者提供

連軸轉3天,安排社區1萬多人核酸檢測

“您好,5月30日前去過新發地、京深和玉泉東市場嗎?如果有一定要報備。”這是民旺社區20多名社工前幾天說的最多的一句話。

“我們社區有15000多人,社區的20多名社工全出去了,還向周邊商戶借了8個人。雖然具體檢測時間沒通知,但是一天之內必須完成。”崇凱軍說,好在前兩次排查,給此次核酸檢測登記做基礎,“我們一天時間全通知到了,白天的時候可能有上班不在家的,但我們一直通知到夜裡12點。”

由於民旺社區有很多老年人,聽力普遍不好,每名社工都打幾百個電話,嗓子都啞了。

“暖心大姐”崇凱軍。受訪者提供

“第二天,我們一個社區就檢測1萬多人,從早上8點一直到晚上8點,工作量是很大的。”崇凱軍說,兩天的時間連登記到通知、再到做完1萬多人核酸檢測,她和社工每天幹到夜裡三點,第二天早上七點起來接著,就這樣連軸轉了三天。

在疫情期間,這種工作強度是崇凱軍的常態。

“微信基本沒斷過,有的時候兩三宿睡不好覺,老是覺得手機擱那要響。因為有事兒得時不常地關注著,有的通知夜裡兩點多才來,要求四點時候信息就得反饋上去。所以那兩宿就真是沒怎麼睡,手機一響就驚醒。”崇凱軍說。

“我是當家人,就得讓大家看到我”

其實,在這次排查的前兩天,崇凱軍已經連續很少休息。

“6月10號夜裡11點多鍾,有一家漏水,書記就過去了,折騰完都三點多鍾了。結果三點多鍾社區又發生一件突發事故,書記一宿沒睡。”社區社工李敬芬告訴記者,結果第二天,崇凱軍到的比大家都早。“我們那天跟書記說,你上午稍微晚點來,先歇歇,畢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書記當時也說行。結果第二天我們八點半到社區的時候,書記就已經到了。她跟我們說,‘沒事兒,我在家也睡不著’。”

緊接著,民旺社區就開始排查和核酸檢測了,崇凱軍幾天沒怎麼休息。

“孩子老是跟我說,‘媽您別幹了’。因為我回家沒點兒,一有事就得十一二點才能回家,孩子覺得我太辛苦。”崇凱軍說,“我是這麼想的,那段時間大家都特別疲憊,我得第一個來最後一個走,因為我覺得我是書記,我是一個當家人,我就得讓大家看到我。”

吃一次飯,要熱好幾回

崇凱軍為了工作,長期和愛人“兩地”分居。

“我自己家在歡樂穀那邊,離單位很遠,後來為了這個工作,我就住在我媽這。”崇凱軍說,這半年幾乎沒回過家,但愛人特別支持她的工作。

這些李敬芬都看在眼裡,她告訴記者,崇凱軍和愛人一禮拜都見不著一次面兒,忙的時候得一個月都見不到。“她自己說,住這離社區近,隨叫隨到,這個精神真是值得學習”。

崇凱軍的父母也住在民旺社區,年歲已經大了,母親已經73歲。

“有一次我在路上看見崇書記的母親,我說‘幸虧有您,要不我們書記回家連飯都吃不上’。書記的媽媽說,‘可不是嘛,吃飯得熱好幾回,吃飯沒準時過。吃完飯說幫我刷碗,這碗還沒刷呢,這電話就響了,我說你先裡邊兒接電話吧,指望你我們家連飯都吃不上’。”李敬芬跟記者複述,“我們都懂,她媽埋怨她,實際是表揚她”。

物資送到居家隔離人員家門口

整個抗疫期間,被居民稱為“暖心大姐”的民旺社區黨委書記崇凱軍工作沒少做。在“暖心大姐”崇凱軍的帶領下,全社區積極關愛居家隔離人員。社區工作者在大年三十當天全部上崗,對社區進行地毯式排查。針對在家的居民,進行入戶登記;不在家的居民,在居民家門上貼通知條,告知居民返家後盡快和社區聯繫,進行報備。

社區每天一個愛心電話,詢問隔離人員的身體狀況。根據隔離人員需求,還將日常生活物資主動送到家門口。1月26日,自行在家醫學觀察的姚先生打電話到社區尋求幫助。姚先生表示,家裡的鹽和食材都沒有了,隔離期間自己不敢出門。崇凱軍知道後,鹽第一時間送到姚先生家門口。姚先生表示,“在這段隔離的時間里,崇書記關心自己的時間比自己親人都多,我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她們很辛苦!”

此外,崇凱軍還利用街道疫情防控心理防疫資源,建立心理關懷機製。

“我們通過設立心理諮詢聯絡點,主動線上問需,瞭解轄區居民的心理狀況,為有需要的人員開通一對一線上輔導,講防控知識,緩解心理壓力。”

關心社區老黨員

除了關心社區居民,“暖心大姐”還對社區老黨員關愛有加,經常關心他們身體和家人健康。

“我們黨委領導下的黨支有八個,黨員是將近700人,老黨員就占70%多,都是上了年歲的,像我這歲數的還算小的。”家住民旺社區,已經78歲的李光印告訴記者,社區還有80多、90多歲的老黨員,崇凱軍擔任民旺社區書記以來,經常對他們進行慰問。

“我老伴身體不好,崇書記經常問我情況,‘好了沒有啊’,還特意到我家慰問過。這次疫情期間,我主動請戰。崇書記對我說,‘您這種精神值得我們學習’。然後當天,她跟我們一起盯到晚上八九點才走。”李光印說。

社區社工李敬芬也是社區黨委班子成員,前一段時間腰滑脫了。

“我是搬重東西閃了腰,吃不上力。我們是東城區最大社區之一,黨委班子就我們五個人,這段時間事兒又特別多、工作特別忙,我就覺的我的心裡急三火四的。書記天天給我打電話,讓我別著急,說‘李奶奶把腰養好,別著急,養好腰再上班,否則更該影響工作了’。那段時間工作特別忙,她都惦記我,我真是特感動。”李敬芬說。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編輯 李國君 校對 付春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