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疾控流病科科長馬建新:疾控人就應該衝到疫情第一線
2020年07月01日00:01

原標題:朝陽疾控流病科科長馬建新:疾控人就應該衝到疫情第一線

新京報訊(記者 應悅)從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到2019年的輸入性肺鼠疫,北京市朝陽區疾病預防控製中心流行病與地方病控製科科長馬建新一直堅守在首都傳染病防控工作的第一線。新冠疫情發生之後,馬建新再一次奔赴一線。截至目前,馬建新已親自參與了近百例流調工作。

帶隊完成朝陽區第一例確診患者的排查工作

作為流行病與地方病控製科科長,出於專業敏感,在武漢疫情初現之際,馬建新就特別關注疫情的發展。不僅主動蒐集各方面資料,還組織科室所有人進行學習。

1月21日,馬建新接到地壇醫院報告的一例來自朝陽區的“疑似病例”。這名患者臨床表現具備新冠肺炎發病特徵,經地壇醫院排查,由朝陽區疾控中心核酸檢測呈陽性,隨後確診。

“這就是朝陽區第一例確診的患者。”馬建新說。

有了病例,接下來的工作就是進行“流調”,這也是疾控中心最重要的工作之一。馬建新介紹,“流調”全稱為流行病學調查,調查的目的在於尋找病毒傳播鏈,判定密切接觸者,採取隔離措施以及劃定消毒範圍。

疫情期間,最讓馬建新印象深刻的一次“流調”,是2月底疫情最為嚴重時,在北京某事業單位的一起單位聚集性疫情。“當時接到病例報告的時候,我們就立刻到單位所在地進行‘流調’。去的時候我們也沒有達到嚴格的二級防護標準,就在那家單位的樓里待了大概24個小時。”

馬建新告訴記者,“流調”過程中,樓內的物業主管一直陪同協助,在“流調”結束後,這名主管被確診為新冠肺炎患者。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工作多年的馬建新也不免“心裡一沉”。“我們的距離特別近,就是面對面那樣,而且還一起待了24個小時,說實話,當時確實有點擔心。”

但好在雙方都佩戴了N95口罩,馬建新又很快放下心來。“只要做好防護,那就問題不大。”在這次的“流調”,馬建新和團隊劃定首批126名密切接觸者,其中出現多個病例。

疫情發生以來,馬建新幾乎每天都在工作中度過。數月以來,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而像這樣高風險的“流調”,馬建新親自參與的次數已有近百次。

疫情反複,我們的工作就是做好“排頭兵”

4月20日,全國疫情風險等級查詢系統顯示,北京市朝陽區為高風險地區。在當天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佈會上,北京市疾病預防控製中心副主任龐星火表示,這是由於近期朝陽區出現一起境外輸入病例引發的聚集性疫情所導致。

“那段時間北京一直都控製得很好,突然在我們這出現一例,真是讓我們都有點震驚。”馬建新表示,4月的疫情為境外輸入病例引發的聚集性疫情。患者先是經過小湯山醫院的排查,又經過了14天的集中隔離。“那時很擔心會不會是病毒變異了,或者是防控工作有什麼漏洞。所以我們就加強了管控,還對病毒進行測序,發現並沒有產生變異。”

6月11日,北京市在連續56天無本地確診病例的情況下,突然報告了1例本地確診病例。隨後,北京市多個區報告了確診病例,疫情防控再次拉響警報。朝陽區疾控中心重新對相關工作人員進行排班,對於馬建新來說,疫情的反複讓自己工作再次回到了2月底的狀態。

“我們的工作就是做好疫情防控的‘排頭兵’,只有等我們這邊的‘流調’都做完,後續的消毒、隔離等措施才能跟上。”馬建新坦言,自己最初也曾以為新冠肺炎會像流感一樣有季節性特徵,夏季到了,可能就會消失。“但現在應該清醒地認識到,新冠病毒可能會長期地存在。低風險不等於零風險。”

現在,馬建新仍處在疫情防控的一線。目前,朝陽區還有3個高風險人群集中醫學觀察點,隔離點內還有病例陸續發現。“但總的來說,目前整體的防控工作做得很好,也沒有引起周圍地區的傳播擴散。對於北京的疫情防控,我很有信心。”馬建新說。

新京報記者 應悅

編輯 李國君 校對 張彥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