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AI構建醫療資源聯動機製,平安智慧醫療怎麼答“醫改”這道題?
2020年06月30日20:15

原標題:用AI構建醫療資源聯動機製,平安智慧醫療怎麼答“醫改”這道題?

過去十年,無論是重點藥品監管目錄的製定,還是合理用藥考核,或是醫保支付方式的變革,目標都有一個——以“價值醫療”為導向,踐行“健康中國”理念。

在這個大背景下,中國的醫療行業經曆了深遠變革,與之相伴的也是平安集團醫療健康戰略的轉型升級。

近二十年,平安集團一直在突破人們固有印象中的金融巨頭形象:以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為核心技術支撐,覆蓋診前、診中、診後疾病全生命週期,實現患者、醫療機構、政府的協同創新。

而誕生於平安集團“大健康”戰略下的平安醫療生態圈,也正在通過信息化和智能化的方式,構建端到端的醫療生態,將醫院、醫生和病人這三個主體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在這次疫情“黑天鵝”事件之後,賦予醫改更多的建設思路。

打破醫療信息孤島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一張核酸檢測結果陰性證明成了無數旅客的通行證。但由於區域之間醫療信息不互認,部分旅客不得不接受多次核酸檢測。

實際上,突發公衛事件時出現的信息互認難,其核心在於醫療行業固有的信息孤島。不只是區域之間存在醫療信息割裂的問題,同一區域內的醫院之間,甚至是醫院內的科室之間也存在醫療信息不互聯互通的問題。

平安智慧城市智慧醫療事業部總經理、平安金融安全研究院醫療信息安全研究所所長謝震中認為,信息孤島的成因主要有三點:一,公立醫院存在多頭管理的問題,在服務協同和監管方面存在困難。尤其是部分大型三甲醫院,市區不具備直接管理權,且其數據化起點高,管理模式起點較為特殊。二,在早期醫療信息化建設中,醫院根據自身情況選擇了眾多不同的信息廠商以及不同的平台。三,我國公立醫院一般運營時間較長,數據沉澱多,數據遷移難度高。

受製於這三點,衛健委現存的早期建設的信息平台,建設目標大多是滿足監管部門的統計和分析需求,亟需從區域衛生平台向全民健康信息平台乃至當下的智慧醫療一體化平升級,以滿足患者獲取醫療信息的需求。

而平安智慧醫療則通過深入全國範圍內的醫院,為醫院提供數據整合服務,打破醫院內部以及醫院之間的信息壁壘。目前,平安智慧醫療業務已橫跨中國和東南亞70多個城市,與國內近20個省市的醫療行政主管單位開展緊密合作“AskBob衛健”,“AskBob醫生”、“AskBob影像”、“AskBob慢病”應用於超過14000家醫療機構。

推進快速檢測

武漢作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震中”,在疫情暴發的早期面臨著醫療資源擠兌、防疫物資奇缺、檢測試劑供應不到位的嚴峻形勢。儘管中央以及地方各級政府高度重視,但由於對病毒傳染特性不瞭解,早期新冠肺炎死亡率較高,民眾普遍感到恐慌。

武漢平安健康(檢測)中心首席醫療官金朝林意識到,中心作為一個以影像診斷、醫學檢驗、精密檢查三位一體的醫療機構,擁有能夠完成新冠核酸檢測的P3實驗室以及移動CT設備,或許能在新冠肺炎的早期篩查和診斷中發揮作用。

在平安集團總部的努力下,經湖北省抗疫指揮部批準,武漢平安健康(檢測)中心實驗室於1月19日進入湖北省第一批核酸檢測定點第三方機構名單,提供免費的核酸檢測。此外,中心積極與合作方日本SRL公司協調,從日本籌集7.5萬份防疫物資運往武漢,緩解前線物資緊張問題。

根據武漢平安健康(檢測)中心提供的數據,中心在疫情早期每天核酸檢測量達1000餘份,在“10天檢測大會戰”時期,檢測量提高至2萬至3萬份/天。

另一方面,武漢平安健康(檢測)中心從全國各地調集移動CT設備前往武漢,開展影像篩查。

根據《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第四版)》,肺部影像學特徵成為新冠肺炎的確診標準之一。1月18日,武漢平安健康(檢測)中心的移動CT室進駐湖北省人民醫院,在7天內完成了大量檢測工作。2月4日,武漢第一座方艙醫院江漢方艙醫院開始接收病人,該移動CT車又在兩週內,完成江漢方艙醫院共1000餘人的肺部篩查工作。

從2月10日開始,武漢平安健康(檢測)中心派出一輛CT車,晝夜不停地為武漢7萬餘名幹警、輔警提供CT影像檢查,最多時一天的檢測量達340例。此外,武漢平安健康(檢測)中心的醫療團隊還隨同移動CT車前往監獄、看守所、養老機構等人員聚集場所,並在復工復產後為部分企業員工提供肺部影像篩查,疫情期間,武漢平安健康(檢測)中心共完成4萬例影像學檢測。

提起武漢抗疫的點點滴滴,金朝林很感慨。在得知可以參與一線抗疫工作後,中心團隊成員在武漢市公共交通全面停擺的情況下,想盡辦法回到工作崗位。4月10日,武漢下了一場大雨,氣溫驟降,金朝林在工作群中看到一張照片,照片中是幾位參與復工檢查的護士背著核酸檢測的樣本箱,在屋簷下躲雨。

金朝林說到,“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英雄,此時此刻,迎戰而上的醫護工作者,他們值得被世人讚美。”

同時,在疫情期間,平安智慧醫療“AskBob影像”新冠肺炎智能閱片系統覆蓋全國1500家醫療機構,幫助當地醫生開展智能CT閱片,累計輔助篩查出2萬多名疑似患者,累計閱片量超400萬張。

實際上,除了這次疫情,平安已經將醫療能力持續地輸出到中國廣袤的基層地區。

自2019年9月開始,平安智慧醫療團隊陸續前往全國西部地區以及各省市基層社區開展眼底篩查活動。官方數據顯示,我國的眼底病患數接近9000萬,是視覺損傷及致盲人數最多的國家之一。

在海拔近4000米的青海部分地區,眼底疾病陽性率很高,但疾病知曉率卻非常低。平安智慧醫療團隊借助與複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北京市同仁醫院及其他國家級平台一同開展科研合作的“AskBob影像”智能眼科篩查系統,對20多種眼科病症進行一次性識別,為偏遠地區患者提供國內頂尖的醫療服務。

謝震中表示,如何實現“健康中國2030”目標,讓小病不變大病,大病不變重病,數字化醫療還任重道遠。而慢病管理是尋求突破的重點。依據《“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的目標,到2030年,要基本實現高血壓、糖年病患者管理干預全覆蓋,實現全人群、全生命週期的慢性病健康管理。基於互聯網和AI輔助的健康服務將是我們未來持續佈局的方向。

互聯網解決溝通鴻溝

疫情,讓互聯網醫療此前並不活躍在大眾視野中的互聯網醫療迅速升溫。

眾多互聯網醫療企業積極抗疫,多家公立醫院也紛紛搭建互聯網醫院平台,為患者提供服務,大大緩解了醫療資源緊張。

作為互聯網醫療第一股,平安好醫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第三方大數據平台易觀近期發佈的“2020年新冠疫情期間互聯網醫療企業社會責任指數榜單”中,肯平安好醫生因為抗疫期間在線上“雲”義診方面的突出表現,位列榜單第一。

平安互聯網醫院院長謝紅曾任南京市第一醫院分院院長,有21年呼吸科的從醫經曆,2014年她從公立醫院辭職加入平安好醫生。謝紅表示,整個春節期間,平安好醫生訪問數高達11億人次,工作量激增,但在AI自助診療系統、全職醫生的幫助下,平安好醫生儘量為所有用戶提供具有針對性的指導和幫助。

據瞭解,平安好醫生的AI輔助診療系統包括四大板塊,即智能重症監控系統、AI智能輔助問診系統、合理用藥監測系統和智能醫療安全監控平台。

根據多年公立醫院從醫經曆,謝紅認識到,我國分級診療的概念普及程度較低,這導致大量患常見病或是輕症的病人蜂擁至省會城市的三甲醫院就醫。

儘管國家通過調整醫保報銷比例,鼓勵患者前往社區醫院就診,但因為沒有家庭醫生,缺乏基礎的分級診療概念,大多數患者寧願高價求購“黃牛號”,舟車勞頓也要到大醫院就診,而對於真正需要手術、會診等治療的罕見病、重症患者而言,他們的就診空間就被大大擠壓。

謝紅表示,實際上30%的疾病都是常見病,因此互聯網醫院完全可以聯動三甲醫院的醫療資源,在線為患者提供診治,從而避免病人奔波,減輕病人的經濟負擔和焦慮情緒。

在傳統的醫療模式中,醫生與病人的關係是以疾病為中心,而在互聯網醫療模式中,是以疾病和健康為中心。依託互聯網的醫療平台可以為患者建立健康檔案,提供24小時的診斷服務以及有針對性的健康計劃,從防治結合的角度,提高病人的疾病知曉率。

5年前,平安好醫生以30億資金投入AI Doctor。AI Doctor能做大量基礎性工作:語音和圖文交互、引導用戶準確描述病症,形成結構化病史,提供智能診斷方案供後端專科醫生參考。

謝紅認為,借助這樣的AI能力,平安好醫生可以梳理出適合線上診治的疾病種類及場景。可由供需端進行日常預防、診斷、治療以及康複的常見病和慢性病複診可在線上完成,且AI診療系統可保證線上問診、健康諮詢工作的標準化,從而分擔線下醫院的壓力。

平安新醫改

“新醫改”是國家的戰略性工作,國家先後頒布一系列指導文件,進一步明確了以“醫保”為核心,促進醫療、醫藥、醫保的“三醫”聯動。

此前,平安智慧城市聯席總經理兼CSO高孟軒曾表示,醫療行業的構成十分複雜,上有承載著服務職能的監管方,中有醫院和醫生,下有患者。外圍還有第三方檢測,還有藥廠、器械商。”平安智慧醫療提供了AskBob衛健、AskBob醫生、AskBob影像、AskBob慢病四大服務場景。

可以看到,用AI構建醫療資源的聯動機製,打破既有的醫療信息孤島、盤活產業鏈上的各類資源、強化技術的輻射基層能力、讓更多用戶享受醫療均質化的便利,平安走出了一條深遠的道路。

(作者:唐唯珂 編輯:徐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