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公司網易和熱愛者丁磊
2020年06月30日18:00

黃山。2008年7月19日
黃山。2008年7月19日

  來源:微信公眾號 keso怎麼看

  6月30日,是網易在納斯達克上市20週年的日子。

  丁磊說:“全世界一共有一萬家上市公司,其中只有100家,也就是只有1%的公司,在過去的20年里,每年的資本回報率都超過20%。在中國只有兩家,一家是茅台,另一家是網易。”

  丁磊還是太謙虛了。上市20年來,網易股價增長超過100倍,跑贏大盤5倍還多,年化回報率高達28%。茅台的年華回報率是22.2%,股神巴菲特自1965年至2014年間,平均投資年化收益率為21.97%。如果在2000年以發行價購買1萬美元的網易股票,今天價值超過100萬美元,更不要說像段永平那樣,在網易跌破1美元時抄底了。

網易20年股價走勢
網易20年股價走勢

  互聯網行業一向推崇快,相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相信快魚吃慢魚,相信一快遮百醜。但20多年來,網易就這麼不顯山不露水,不緊不慢地存在著,卻始終保持在中國互聯網的第一陣營。它推出的每個產品,都把“品質”兩個字寫在骨頭裡。

  目前,網易是中國第六大互聯網上市公司。

  網易是中國現存最老的互聯網公司之一,由丁磊創辦於1997年6月。三大門戶中的新浪,1998年12月才成立,搜狐則誕生於1998年2月。BAT還要晚一點,騰訊創辦於1998年11月,阿里巴巴創辦於1999年2月、6月、7月或者9月(取決於你相信哪一個),百度創辦於2000年元旦。

  網易在這些公司中資曆最老,但也許是因為網易當時偏安廣州的緣故,加上個人性格的原因,丁磊從來都沒有成為互聯網行業的符號式人物。在上世紀末的互聯網泡沫時期,媒體更喜歡個性奔放的張朝陽,以及掌管當時頭號網站新浪的王誌東。

  直到2003年,32歲的丁磊猛不丁成了中國首富,媒體才赫然發現,這個小夥不一般。

  我跟網易最初的淵源,來自網易推出的中國最早的免費個人主頁。1997年,我在網易的個人主頁上更新我的相當受歡迎的“金蜘蛛軟件下載中心”,晝伏夜出,茶飯不思。那時的互聯網項目,你不知道能存活多久,你只能讓自己處於一種朝生暮死的瀕死狀態中,假設自己所忙碌的一切被早晨的太陽一曬就會消失。

  是的,如今世上基本上不存在個人主頁這種東西了,可是,我今天仍在使用的163郵箱,差不多是一個史前化石般的存在。

  網易運氣不算太好,它趕在科技股開始崩盤的時候流血上市。網易又是幸運的,它終究成為少數登上2000年上市末班車的互聯網公司之一,並因此儲備了幫它度過最冷寒冬的糧草。之後,網易股價長期徘徊在1美元上下。

  2001年,股價低迷讓網易多次成為傳聞中的被收購的對象,傳聞中的金主有新浪,有中華網,有Lycos Asia,有AOL,以及距離簽署併購協議只差一個晚上的香港有線寬頻(順便說,有線寬頻的市值如今不到4億港幣)。

  2006年,Donews在廣州辦活動,我當面問丁磊,為什麼一度那麼想把網易賣掉,跟有線寬頻的交易失敗後,為什麼又突然對賣公司沒有興趣了。

  丁磊答道,曾經有人問他(據說此人是段永平),賣掉公司後打算幹嗎,他說有錢了可以再開一家公司,專心做自己喜歡的事。那人說,你現在不就有一家公司嗎?你為什麼不專心把它做好呢?

  這當頭一棒打醒了丁磊,網易這家公司突然從一個隨時準備賣掉的生意,變成你終歸要做點什麼的那個意義。不再急於賣公司的丁磊,一下子淡定了下來。

  2001年,是那一代互聯網公司最苦悶的時期,資本市場已經崩盤,公司卻不知道怎麼賺錢,曾經蜂擁進入互聯網公司的各路人才,候鳥一般地飛走了。就在那一年,丁磊卻四處說,我知道怎麼賺錢。他說他發現了三個東西可以賺錢,一個是手機短信,一個是遊戲,還有一個——他賣了個關子——我不說。

  在無線增值業務上,網易推出過一些很有想像力的產品,比如史前陌陌“同城約會”。2003年,在丁磊成為首富的那年,無線業務和遊戲業務共同貢獻了網易八成以上的收入。

  網易是最早關注遊戲業務的互聯網公司之一,可能也是最早開發原創遊戲的互聯網公司。早在2001年初,網易就收購了Fishman創辦的天夏科技,及其所開發的圖形MUD《天下》,這個團隊為後來大獲成功的《大話西遊》和《夢幻西遊》,打下了最初的人才基礎和技術基礎。

  不過無線業務的錢,賺得卻讓丁磊不踏實。這個領域的競爭,跟技術、創意越來越遠,越來越成為一個拚下限的傳統故事。在遊戲收入穩定增長的情況下,2004年,網易選擇逐步退出無線增值服務市場。到2004年第四季度,原本占收入半壁江山的無線業務,只貢獻了不到10%的收入(約合290萬美元),作為對比,新浪當季無線收入高達3570萬美元,在總收入中佔比63%。

  “在賺錢之外,要持續地為世界帶來一些美好的改變;在理想和現實衝突之時,要儘可能對理想多偏袒一點。因為,美好的到來,總是緩慢而悠長的。”這是前些日子為了網易在香港的二次上市,丁磊寫給股東的信中的一段話。

  我相信這是丁磊的真心話,雖然丁磊一直都不怎麼理會風口,不怎麼在意外界的看法,堅持按照自己的理念,踩著自己的節奏做事,但你始終可以感受到這種自行其是背後的態度。

  我是“有態度”時期的網易新聞的鐵杆兒支援者,我知道“有態度”的背後是期望改變某些現狀、推動社會進步的態度。事先張揚的養豬事業,並不是真的要把畜牧業做成網易新的收入支柱,而是在表達對日益嚴峻的食品安全形勢的態度。

  至於第三個可以賺錢的東西,雖然丁磊不說,但從網易多年不懈的努力看,我猜是即時通信(IM)。

  早在2000年,網易就跟以色列的即時通信服務Odigo合作,推出了中文版Odigo,名為“口對口”。這個產品基本上連一圈水波都沒在中國互聯網的水面上留下,但卻在丁磊心裡埋下了一顆IM的種子。

  之後,通過網易泡泡和與中國電信合作的易信,網易對QQ和微信所把持的IM市場持續發起衝擊。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背後必定有一個頑固的執念。

  帶著那個頑固的執念,網易涉足了公開課、有道、音樂、電商等全新的領域,而且每一個新領域都必定做出跟別人完全不一樣的味道。

  網易有道最初是從搜索引擎切入的,很多人接觸有道是通過有道雲筆記和有道詞典,以及有道精品課、有道翻譯王等。今天有道已經是一家領先的智能學習公司,以及一家市值40億美元的上市公司。

  擁有超過8億用戶的網易雲音樂,在一個沒人看好的市場上,硬是把一個工具產品,做成了活躍的社區。

  以有道和雲音樂為代表的網易新勢力,正在接過網易未來增長的接力棒,引起投資者的關注。

  還是在那封致股東的信里,丁磊說:“風口會消失,風向會變化。只有人心不變,用戶需求長存。”網易看上去是一家慢公司,並不是它反應慢、動作慢,而是它對人心和用戶需求這些恒定不變的東西的持之以恒的追求,讓它顯得不同,而且不急躁。

  2001年,網易因為賬目問題被納斯達克暫停交易的時候,丁磊說:“我哪套現過一分錢?年初的時候本來股價3塊多的時候就可以賣了,我沒賣——又不是那麼缺錢。”接著他又補充說,“張朝陽不但沒套現,還自己買進了一萬股。”

  段永平在網易股票上賺了130多倍,最終還是賣掉了網易股票,他解釋賣掉的原因時說:“丁磊就是個大孩子,那麼多錢放他手裡不放心,雖然股價證明我可能賣錯了。”

  “成年人只講利益,小孩子才分對錯。”電影《後會無期》中的這句台詞紅遍互聯網,但總有一些成年人堅持只做對的事,並一意孤行地要把對的事做好,這樣的成年人大概就可算作是大孩子,不諳世故,童心未泯。

  丁磊在內部講話時曾這樣說:

  這幾年總有人問我,為什麼網易一會兒做遊戲,一會兒做音樂,一會兒養豬,一會兒做電商,這些業務的共同邏輯是什麼?

  我的答案很簡單,共同邏輯就是:通過創新,為中國人帶來更美好的生活,給用戶帶來更多的驚喜。我希望所有員工,都可以朝著這個方向共同努力。

  丁磊就是這樣一個大孩子,不世故,不犬儒,熱愛,有態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