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丨趙粵:在創造營變身“鬥戰勝佛”的日子
2020年06月30日16:14

原標題:專訪丨趙粵:在創造營變身“鬥戰勝佛”的日子

去年夏天,“吃瓜群眾”趙粵在追《創造營2019》的時候,大概不會想到自己會成為下一季節目的學員之一。當時,她很羨慕這個節目的舞台那麼華麗酷炫,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是每一個48 GROUP成員都渴求的。

從站在角落的二期生小透明,到精英小分隊7SENSES的一員,趙粵在SNH48磕磕絆絆地走過了7年。此次出戰《創造營2020》的隊友中,她的總選排名最高,成團潛質最被看好,希林娜依·高更表示,趙粵是她心中爭奪第一的有力對手。然而在前半賽程,她一直徘徊在成團位的邊緣,直到第三次順位發佈才站上最高處,說出自己想要守住中心位的野心。

趙粵在《創造營2020》最新排名中位列第一

趙粵不否認,自己參加《創造營2020》的確擁有粉絲數量上的優勢,但一切都源於厚積薄發的“值得”:“我們的粉絲是通過早年的努力積累的,大家都吃了很多苦。‘河妹’(SNH48的成員)的學習能力很強,雖然跑通告比較多,訓練時間比其他學員少,但大家都很有團魂和信念感,會在短時間內拚命努力達成目標。”

1

入營之前,趙粵自認把賽制摸得透透的。“我內心大概有個路線,一進來先評級分班ABCDF,評完級後開始學主題曲,考完主題曲又要評一次ABCDF ,然後再公演……”趙粵對記者頭頭是道地掰扯了一番,沒想到今年節目啟用了全新賽制,她一下就懵了。跑去5天班學主題曲,原因也很簡單:“求個穩,反正主題曲MV有得拍就行。”很快她便發現,金牛座的小心謹慎在“敢,我有萬丈光芒”的號召下根本行不通:“我那麼佛系的人,就這樣被逼成了 ‘鬥戰勝佛’!”

趙粵一公《神奇》直拍備戰《River》,是趙粵參加節目以來壓力最大的時候。SNH48主打“養成系”,每年劇場上演百場公演,為吸引觀眾、也怕粉絲看倦,成員會花很多心思讓舞台更新奇有趣,在唱跳這一硬實力上反而有所鬆懈。入營後,趙粵像塊海綿一樣拚命學習專業課程,一直被稱讚進步很大。但當老師點她可能不太適合表演《River》時,她還是心態崩了,爆哭三個小時。

“我真的超後悔,當時沒有舉手”“我一個25歲唱跳女藝人,如果現在不說出自己的夢想,還等什麼時候”……趙粵一邊大哭一邊瘋狂吐槽,感覺身上的包袱也隨著這次發泄被拋開了,現在她已經可以很輕鬆地回憶起那丟臉的三個小時:“哭著哭著一抬頭,就看到編劇姐姐在攝影機後面超開心地看著我。”

2

與流傳在外的“盛名”相比,趙粵並不算是鋒芒外露的人。她性格溫吞慢熱,不笑時五官帶點酷酷的冷感,憨笑起來又會露出一雙眯眯眼。可鹽可甜的舞台魅力與踏實低調的沉穩個性,一直是她圈粉固粉的重要因素。

長髮時的趙粵

得知自己入選《創造營2020》時,趙粵其實是有點迷茫的,她問自己:“節目組到底看上我什麼?”事實上,個性鮮明又身懷“十八般武藝”的絲芭學員,走到哪兒都是出了名的人緣好,趙粵和她的新朋友還衍生出多對熱門CP。

“一開始還是會有點寂寞。”趙粵坦言,自己過去在SNH48一直備受關照和保護,遇事也習慣先問別人“我該怎麼辦?”此番作為隊長帶著後輩上節目,既有壓力,也有種薪火相傳的責任感,“妹妹們有情緒波動或者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就回想之前姐姐們是怎麼幫助我的,然後也那樣幫妹妹們調節心情。”

趙粵和絲芭學員在一起“我發現,分團成員跟我在上海的隊友性格挺不一樣的。有的妹妹出了事也喜歡硬撐,我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也不一定會跟我講,只說‘沒關係,我自己可以’。可是過了一天我發現她又在哭,哭完還是不肯說自己怎麼了。”趙粵為此花了不少心思為後輩排憂解難。由於河妹經常集結在宿舍或者衛生間開小會,還屢次被懷疑是不是偷藏了手機,“冤啊,我們真的沒有手機,我排位都掉了好多了。”

“她是誰呢?”澎湃新聞記者問。

“還是不說名字了,我怕她打我。”趙粵笑道。

經過三輪告別,趙粵成為絲芭傳媒挺進決賽僅剩的獨苗。臨走前,“固執的蠻牛”陳倩楠收到了她的親筆信:“以後給你的意見請你上個心,別再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等我下次看到你還天天胃痛,我就親手做個手術給你縫上。”“你是成員中讓我難過生氣次數最多的人,不過還是感謝你,如果沒有你在我身邊的話,我估計又是一個自閉的人。”

這位讓趙粵“操碎了心”的學員是誰,想來已不言而喻。

3

在飯圈,趙粵的家庭並不是什麼秘密。父親是醫生,母親是老師,工作向來繁忙,出道後她一直在遠離家鄉武漢的上海工作,也逐漸養成了報喜不報憂的習慣。

以往“創”系列中,都會安排學員聯繫家人的環節,趙粵對此又期待又糾結:“我有想過是打給家人,還是打給SNH48的隊友?因為給家人打電話,我怕自己會哭,我一哭他們也會跟著難過。”

“有一次我拍東西拍到很晚,覺得很累,但第二天還要排練。媽媽打來電話問‘最近怎麼樣’,我一邊哭一邊說‘沒事我很好,我在上海吃得好喝得好’。”彼時趙粵才入團沒多久,但她對那個電話至今印象深刻,“即使知道我很難過,他們也沒法過來看我。我不想讓他們太擔心,所以更多時候還是會靠自己調整心態。”

為了錄製《創造營2020》,她今年依然沒能回家過年。新冠疫情開始蔓延後,趙粵的父親在第一時間奔赴金銀潭醫院,趙粵本想叫母親離開武漢,但遭到了拒絕:“疫情還不太明朗,要對身邊的人還有路途上遇到的人負責。”在作出留守的決定兩三天后,武漢便封城了。

看到父親發來病床上的VCR,趙粵落淚

身在海南奶奶家,趙粵每每看到新聞報導就揪心不已,怕被父母說矯情,與家人視頻時她都儘量藏起內心的不安,還把壓歲錢拿去捐款,並向粉絲呼籲“過年不要亂竄,注意防護,不要給一線的朋友添亂”。入營後,即便擔心家人,她也只能通過工作人員詢問疫情的進展。在最新一期節目中,學員們的家人前來探班,趙粵的父親卻是躺在病床上發來VCR。趙粵先是堅強地說“我家人要拯救世界”,最後還是忍不住落淚的樣子,令人既驕傲又心疼。

“25歲唱跳女藝人”,是趙粵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感受到不同培養模式下女團實力的差距,她直言心裡有過焦灼,但更多的還是坦然:“SNH48的養成形式,重視和粉絲互動、一起成長。如果我去別的公司做練習生,可能實力會更強一點,但舞台表現力和鏡頭感應該不會像現在那麼好。我相信之前的7年我沒有浪費,我收穫的不僅僅是粉絲,還有更多。”

從“一無所有,有夢而已”到“敢拚敢闖,目標中心位”,《創造營2020》於趙粵也可謂一次成長。“25歲唱跳女藝人”又如何?只要胸口熱血還滾燙,她的征途便會通向萬千星光。

趙粵寄語粉絲

【對話】

澎湃新聞:之前你提到“來到節目以後沒有想像中那麼順利”,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觸?

趙粵:其實我去年就有看《創造營2019》,當時特別羨慕他們的舞台很漂亮。但那時主要是為了放鬆心情、吃瓜看戲,後來我才發現《創造營2020》的賽制真的讓我非常頭痛。我一直以為賽制會和之前的一樣,結果入營以後一會兒選歌拔河,一會兒反差萌小劇場,甚至我自己也不會想到二公會去“不敢”戰隊。

《創造營2020》錄製期間,我一直倍感壓力。比如主題曲考核,我們本來想選三天班,因為絲芭學員扒舞的能力還是挺強的,但按照賽制規則如果沒能在時間內完成就不能拍主題曲MV,考慮到大家實力參差不齊,於是最後都去了5天班。後來才發現,在這裏不能抱著求穩的想法,我們的Slogan就叫“敢,我有萬丈光芒”,不敢去拚可不行。

到了二公時,據說即使在舞台上唱崩了、跳砸了,也會不剪輯不修音地播出來。本來加入《River》我心裡就還有點猶豫,先上了一節舞蹈課,我覺得自己狀態很差,聲樂課上老師又說我的嗓音條件可能不太適合這首歌,我頓時就崩潰了,那天下午哭了將近三個小時。那三個小時里還有攝影機對著我拍啊拍,我忍不住把入營以來的壓力通通都發泄出來,說“我真的超後悔,當時沒有舉手”“我一個25歲唱跳女藝人,如果現在不說出自己的夢想,還等什麼時候”等等等等……哭著哭著一抬頭,就看到編劇姐姐在攝影機後面超開心地看著我。

那次哭完,我也算是徹底卸掉了包袱,也更願意表達內心的想法了。我有個口頭禪“我反正也就爛人一個”,雖然聽上去有點喪,但其實是有種積極向上、絕地反擊的感覺在裡面。

趙粵參與初評級舞擔battle

澎湃新聞:在SNH48你是排得上號的舞擔,但在初評級的舞擔battle中,你落敗了,當時有對你造成打擊嗎?

趙粵:其實是有受到打擊的。競爭最強舞擔如果贏了,就有機會帶著團隊去首發成團位。營里有很多舞蹈實力超強的學員,妹妹們也很體貼我,說如果感到壓力很大不舉手也沒事。她們知道我性格比較佛系,過去在SNH48成員和粉絲們一直保護著我、不讓我接受太大的壓力。但橫豎我們都在板凳隊,不如放手一搏,結果上台後一看,哇哦,大家真的好強!我一下子就緊張起來。

我的心態不算特別好,屬於在舞台上會好好表現、但不適合考試的人,有點“人來瘋”。黃子韜教練有非常嚴厲地給出意見與建議,我也告訴自己,現在沒辦法做到的事不代表我以後也做不到,這個節目也算是養成系,我會讓大家看到我的轉變。

趙粵二公《River》直拍

澎湃新聞:《創造營2020》讓你得到了哪些鍛鍊與成長?

趙粵:更沉穩了,抗壓能力也變強了,而且我會更多地傾聽內心的想法、為自己做決定。在SNH48我們的活動以團體為主,每個人都會分好各自的擔當,也要學會讓步,我習慣了先把個人的想法拋開,先去考慮團隊的事情。過去我還有個習慣,就是遇事先問別人“我該怎麼辦”。比如分組到《River》,如果在以前我會先去問別人“我該不該選這首歌”,哪怕我內心想選,但是別人說我不適合的話,我就會放棄。現在在營里待了那麼久,我變自主了很多,也敢拚敢闖。

澎湃新聞:包括你也有爭中心位。

趙粵:對,《River》我有嚐試去爭中心位。其實是因為那天黃教練晚上來看我們訓練,他說我們很慫,給我們加油打氣時突然衝到我面前喊“趙粵,你敢不敢,你有沒有勇氣!”,那個時候我們所有人都被震懾到了,所有“不敢”戰隊的人要都舉手錶示要爭中心位。本來胡嘉欣她們還很欣慰“趙粵終於成長了,都會爭中心位了”,結果我只是弱弱地爭了下中心位然後馬上縮在後面,還是有點點慫,她們又說“不,趙粵並沒有成長”。但是當時我敢舉手說想當中心位,其實也是一個很大的進步。現在我也已經立了目標,我在節目里說,我想要中心位出道。

“我的目標是成團位的中心位”澎湃新聞:和其他學員之間有什麼趣事可以分享?

趙粵:我這次在節目里交到好多新朋友,最早接觸到的公司就是嘉行新悅,初評級首秀時正好抽到和她們battle。記得那時田京凡一直默念“不要抽我不要抽我”,很多學員都怕抽到SNH48,但我們並沒有感覺,我們覺得自己就是一群可愛的小女生哈哈。後來學主題曲去到5天班,又碰到了嘉行的學員,關係變得特別好,經常一起打鬧。張藝凡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來找我們玩,我們也會經常分吃的給她們。(記者:零食沒有被節目組收走嗎?)有的學員告別城堡後會把零食傳承下來,河妹人緣好,傳承到的零食也特別多。

澎湃新聞:你出道7年了,看到00後學員會不會感到一絲年齡上的壓力?

趙粵:還好啦,那些小妹妹一直以為我比她們還要小呢。我們經常會熬夜訓練,她們雖然很年輕,但是熬到後半夜也會撐不住,但我們絲芭學員仍然精神抖擻,大家都說我們太熱血了,問我怎麼做到熬完夜還能充滿工作熱情?我想說,我雖然是25歲唱跳女藝人,但是我一直保持年輕的心態,在SNH48里也經常跟小朋友待在一起,自然而然心態就非常年輕熱血。

2月12日,趙粵在微博發表親筆信

澎湃新聞:大家都知道,你是武漢人,在這次對抗新冠疫情中,家人也一直奮戰在一線。

趙粵:因為有《創造營2020》的行程,年前我爸爸就跟我說先不要回武漢了,去海南奶奶家住。後來疫情爆發,看新聞和網上實時消息感覺很嚴重,一不小心就會被感染,那段時間我非常擔心,但也不敢和爸媽講,怕他們覺得我太矯情。

我爸爸是一名醫生,工作很累、壓力很大,但還是有一些不理性的聲音和人存在,我看到就很難過,甚至還有點怨恨,想為什麼我爸爸偏偏是醫生?為什麼自己一點用也派不上?有一天晚上我實在是忍不住了,上網說了一些話。我媽媽一直很關心我的動態,馬上跟我說沒關係,讓我不要太關注網上那些過分的言論。

澎湃新聞:《哪吒鬧》的舞台,你看了應該會感觸挺深的。

趙粵:對,看了真的很感動,因為我們沒有手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疫情是過去了還是更嚴重了基本都是聽選管姐姐說的。當時聽到表演《哪吒鬧》的學員說武漢的花開了,我內心就有一種很安心的感覺,想著自己終於可以回家了。我已經一年多沒有回去,再拖下去怕是要兩年了,我真的很想念家人

澎湃新聞:如果可以成團出道的話,你希望自己是什麼擔當?

趙粵:可能是,氛圍擔當?河妹都挺會抓鏡頭的,我希望能在舞台、MV、廣告中釋放自己的魅力。

趙粵三公《對心》直拍

澎湃新聞:對接下來的演藝之路,你有怎樣的期待?

趙粵:我之前是一直很想拍古裝戲,但現在我還是想以唱跳女團為主,因為我已經25歲了,可能再過幾年就跳不動了哈哈。當然如果有合適的機會我也很想拍戲。

澎湃新聞:如果有機會在《創造營2020》的舞台表演SNH48的歌,你會選哪首?

趙粵:我會選《春日》,它非常好聽而且很有特色。如果想要更有團魂一點,我會選《光之軌跡》,但是其他妹妹不是TEAM N2的,會不會跳起來有點奇怪(笑)。

澎湃新聞:《創造營2020》結束後,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

趙粵:太累了,我先在房間躺個三天,再打三天遊戲。然後跟這次在營里新認識的朋友也約好了,出去後要一起吃火鍋、玩密室逃脫。我之前還老跟粉絲說,許願環節能不能讓我跟蘇芮琪一起打一盤?我排位都掉了好多了(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