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推動ATP和WTA合併 加速機構裁員網球急需賺錢
2020年06月30日15:08

  同一個體育項目,男女賽事分屬兩個各自獨立的管理機構,這是網球和許多體育項目不同的地方。

  ATP和WTA合併成一個機構的願景,歷史上也已經數次被提出,但沒有哪次比當下的這一次更加接近現實。

  合併後增強版權的議價能力、提升對讚助商的吸引力、減少總體的運營成本……在全球體育都陷入低迷和經濟危機的當下,這些合併後的潛在好處擁有了前所未有的吸引力。

  費達拿和細威玩自拍,瑞士天王已表達了對合併的支持。

  合併之後,好處多多

  今年1月1日,剛剛成為ATP主席的安德烈·高登茲,從上任以來就把和WTA的深度合作看成了自己的工作長期目標之一。

  在正式上任之前,他就已經提出了職業網球巡迴賽之間加強商業合作的願景,並在成為ATP主席後繼續對外“推銷”這一想法。背後的原因也很簡單——這可以帶來直接的利益。

  最容易預料到的後果,自然就是賽事版權的合併。

  相比以前男子和女子賽事分別進行銷售,合併之後,男女賽事的版權將可以得到整合,並且以更為有利的“壟斷”方式進行打包銷售,一些原本只打算單獨購買ATP或者WTA版權的轉播商,或許將不得不以打包方式購買更多版權。

  據統計,ATP在六大洲227個國家和地區有75家轉播機構,WTA則有30多個持權轉播方,兩者差距明顯,因此也有了不少的提升空間。體育媒體顧問埃德·德塞爾也分析稱,合併將賦予ATP和WTA話語權,並在協商中擁有更強的地位。

  而對於轉播方來說,同時買入男女賽事版權也有利於抓住網球粉絲群體。2019年,美國Tennis Channel在原本就有的ATP轉播上增加了WTA的賽事轉播,結果觀眾人數就大幅度增加,比此前增加了33%。

  除此之外,如果ATP和WTA合併,對於營銷和吸引讚助商也可以起到積極作用。

  體育營銷公司Leverage Agency的首席執行官本·斯端拿就在接受《體育商業雜誌》採訪時表示,ATP和WTA更緊密地結合起來,意味著為讚助商提供平“一站式服務”——只需要一次讚助行為,就可以覆蓋到男子和女子兩個部分的網球觀眾。

  “作為一名營銷人員,你將不必在這兩者之間做出選擇,可以花更少的錢獲得更大的回報,就算價格提高一些也是划算的。這可以吸引更多的讚助商和更多的活動。”

  疫情危機下,這是最好的時機

  事實上,早在上世紀70年代,WTA還未正式成立之時,女子網壇就考慮過和男子網球管理機構合作成立全球網球管理機構。

  就像女子網球名宿、WTA的創辦者之一的比利·簡·金所說,“我從上世紀1970年代就開始這麼說了,男女網球合二為一是我長久以來的願景。”

  但彼時女子網球的商業價值相比男子差距極大,這一想法未能成為現實,因此女子網壇才不得不選擇了另立門戶建立WTA的“B計劃”。

  隨後在2008年,在時任CEO拉里·斯科特的倡議下,WTA再度提出了與ATP建立更緊密關係的可能性,但依然沒有成功。

  男女賽事之間的商業化程度及關注度差異,一直以來讓ATP對更深的合作踟躕不前。但如今,新管理層對於合併的開放性態度,以及當下疫情對兩個機構的衝擊,都讓合併的可能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更大。

  因為新冠疫情,ATP和WTA從今年3月就宣佈停擺,至今沒有恢復正常比賽。據統計,2020賽季,兩項巡迴賽已經有65項比賽被取消、暫停或推遲。隨著疫情的繼續,這一數字還可能繼續擴大。

  這意味著兩個機構都將遭受巨大的經濟損失。加拿大網球協會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唐尼的態度代表了當下很多業內人士的想法,“現在,他們可能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對方。”

  從“開源”角度看,如果合併,ATP和WTA可以在版權銷售和商業營銷領域得到增強。而從“節流”的角度看,合併對於雙方也有益處:

  一旦合併,兩家機構中重疊的工作部門可以裁撤人員減少支出,位於全球的分支機構也可以在合併中進行裁撤。相比各自為政,合併後的機構成本有望得到可觀的減少。

  合併,這將是一場長期“戰役”

  看起來,在危機之下,合併對於兩家機構來說都有不錯的回報,但想要真正達成這一願景,也並不是那麼容易。

  今年4月,費達拿曾在社交媒體公開呼籲ATP和WTA合併,“我們可以在一個更強勢、有力的機構帶領下渡過難關,而不是分成兩個更弱化的機構。”這一呼籲得到了男女多名球員的積極回應,但仍然並非所有人都對此持支持態度。

  英國女將勞拉·羅布森就謹慎表態,“我不知道未來該如何解決類似獎金平等這樣的問題。”雖然當下已經有包括四大滿貫在內的多項賽事實行男女獎金相同,但仍有一些球員對類似男女同工同酬的問題表示質疑。

  英國名將梅利就對此透露,“有些人甚至寧可自己少賺錢,也不希望自己和女球員們掙得一樣多,所以(合併)會遇到一些難題。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能單從男人的角度看待這件事情,而是讓更多女性參與到決策層面的事務,這樣大家都能得到同等的保護。”

  此前接受英國《電訊報》採訪時,WTA主席史蒂夫·西蒙也說,如果真的和ATP合併,立刻實現男女球員收入平等仍然不太可能。

  在他看來,合併的總體願景值得期待,男女薪酬相等也是未來的願望,只是過程需要時間,“我認為這是個長期目標,這些事情是可以慢慢解決的。”

  的確,如果ATP和WTA合併,將牽涉非常多的工作——除了男女球員薪酬的問題之外,還有兩家機構已經銷售的版權處理,兩個不同賽事體系和賽曆的合併,新的統一宣傳營銷體系設計,人事的變動等……這將是一場長期“戰役”。

  ATP主席高登茲也抱有類似的態度,“我們對每個問題都有解決方案嗎?沒有。我們做出決定了嗎?沒有。但想法和意願肯定是存在的,而且會繼續下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