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帶你回100年前的上海
2020年06月30日19:16

原標題:今天,帶你回100年前的上海

原創 路人甲 魔都小哨兵SH

人生若只如初見,再回首已是百年身

01

客從遠方來

想看一下不同的世界

我祈求一種富於變化和刺激的生活

要實現這一目的

上海是最理想的地方了

上面這段話,源自日本作家村鬆梢風。

他不遠千里來到上海,用文字記錄下了當時的上海。

混沌疊合,暗流湧動。

他又創造了“魔都”一詞。

那是上世紀三十年代。

1923年3月

蘇州河乍浦路橋段1920年代影像

02

溯洄從之 道阻且長

時至今日,可能連村鬆梢風自己都不曾想到,“魔都”真的成了上海的代名詞。

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樓,高速發展的城市經濟,行色匆匆的人群。

上海這座城市,用百年時間,接納了許許多多來自五湖四海、世界各地的人。上海,被稱為夢想實現的城市。

人人都有人生出彩機會

人人都能有序參與治理

人人都能享有品質生活

人人都能切實感受溫度

人人都能擁有歸屬認同

人們總是慕名而來。

可也不知是從何時開始,名利場、奢侈品、國際化、五光十色、璀璨繁華,成了人們眼中的上海。

魔都,好像從來都不會跟曆史掛鉤。

但哪一座城市沒有過去?

魔都也有。

公共租界工部局1904年繪製上海地圖

03

開天闢地 敢為人先

這裏是中國共產黨的初心確立之地。

中國共產黨在這裏誕生,從這裏出征,從這裏走向全國執政。

1947年地圖上的新業路76號及周邊房屋

100年前的仲夏。

1920年6月,南昌路老漁陽里2號,見證了中國共產黨發起組的成立。

沒有一個先進政黨的領導,一切將無從談起。

1920年11月7日,在十月革命三週年紀念日,《共產黨》在上海創刊。刊首《短言》宣稱:“我們只有用階級戰爭的手段,打倒一切資本階級”,“一切政權歸勞動者執掌”。

《共產黨》創刊號

1920年3月至4月間,陳望道翻譯《共產黨宣言》如癡如醉,大道真理令其深嚐“信仰的味道”。

1920年5月,毛澤東來到上海,住在安義路。他後來回憶說:1920年夏“我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是曆史的最正確解釋,從此以後,從沒有動搖過。”

《共產黨宣言》第一版

在開展黨的創建工作的同時,中國共產黨發起組還著手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的創建,為黨培養青年幹部。成立中國共產黨第一個早期組織、第一個社會主義青年團組織、第一個受共產黨領導的工會組織,創辦第一所幹部培訓學校、第一份工人刊物、第一份黨刊……

中國共產黨發起組開創了黨史上的多個“第一”,更為重要的是,籌備召開了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1921年7月23日夜,中共一大在上海法租界李公館開幕,宣告中國共產黨正式成立。

這是開天闢地的大事變,中國革命面貌從此煥然一新。

中共一大會址

04

百折不撓 篳路藍縷

中國共產黨不是一創即成的,主義真還需熱血澆灌。

因遭法租界巡捕房的衝闖與搜查,中共一大被迫中斷大會議程,部分代表轉移至嘉興。對於一個偉大政黨面臨的偉大鬥爭,如此挫折考驗,只是一個開頭。

正如章士釗所說,共產黨起家不易。

從地方早期黨組織到建成全國統一性的政黨,從小團體發展成為大的群眾黨,曆經大革命、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無數腥風血雨的考驗,方始建成新中國。

大革命失敗後,形勢尤為凶險,全國共產黨員由近六萬銳減到一萬人。毛澤東在中共七大預備會議上曾比喻說:“被人家一巴掌打在地上,像一籃雞蛋一樣摔在地上,摔爛很多,但沒有都打爛,又撿起來,孵小雞。”

幸福都是奮鬥出來的,中華複興之路從來不是一片坦途。共產黨人前仆後繼,篳路藍縷、接續接力,探索中國革命的道路。

苦難孕育輝煌。

粟裕、張震電報中央軍委圍攻上海部署圖

05

敢於犧牲 敢於勝利

黨的創始人李大釗遭奉系軍閥絞殺,不憚為真理獻身。《毛澤東自述》提到,“新民學會七八十會員,大部分在1927年國民黨‘清黨’時期被殺了”。

王盡美積勞成疾,英年早逝;鄧恩銘慷慨赴死,留下“壯誌未酬奈何天,不惜惟我身先死”的豪氣;何叔衡為不拖累同誌轉移,在與敵激戰中跳崖自盡,為革命流盡最後一滴血;陳潭秋在新疆,遭到盛世才的毒手;離開黨組織但仍為黨工作的李漢俊,在大革命失敗後被以“共黨首要分子”罪名遭到屠殺。

從上海石庫門走出來的13位中共一大代表或犧牲、或脫黨、或開除,只有毛澤東、董必武登上天安門城樓,成為新中國的締造者。

為有犧牲多壯誌,敢教日月換新天。

1949年5月28日《解放日報》在上海創刊

頭版發刊詞《慶祝大上海的解放》

06

加強紀律性 革命無不勝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有組織無紀律一盤散沙。

中國共產黨發起組自1920年6月在上海成立後,各地共產黨早期組織及海外組織在此後大半年間先後成立,為中共一大召開奠定了組織基礎。

中共一大召開後,在京滬之外獨立開展建黨活動的湖北利群書社聞訊後,很快停止活動,惲代英等一些先進分子加入中國共產黨。建立一個全國統一的無產階級政黨來領導中國革命,是當時中國革命者的共同願望。

維護共產黨的統一,是全黨上下長期奮鬥的基點。

中共一大通過了黨的第一綱領,規定黨的組織要採取“蘇維埃管理製度”,初步體現了民主集中製的原則。

中共二大通過了《關於共產黨的組織章程決議案》,強調:“個個黨員須記牢一日不為共產黨活動,在這一日便是破壞共產主義者。”

大會通過的第一部正式黨章將黨的製度建設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下級機關須完全執行上級機關之命令”,“少數絕對服從多數”。其專設“紀律”一章,規定了黨員違反6項組織紀律“必須開除之”。

中共三大後,毛澤東等入住上海三曾里中央局機關,嚴守紀律,不照相、不看電影、不留宿外人,為後人作出了表率。

圖為解放上海期間在街邊休整的解放軍某部

“別發印書館”英文告示意為“照常營業”

07

初心化力 換了人間

政黨的誕生總是與時代緊密相連。

百年時光,彈指一揮間。始終葆有革命初心和激情的中國共產黨,成長為世界上最大的政黨,黨員人數由58人變成了9000餘萬人。

上世紀20年代,《紐約時報》記者哈雷特·阿班來到中國,他在當時曾感歎:“作為國家的中國已然不複存在,留下的只有成千上萬的中國人生活在苦難之中。”

1948、1979、2006年

太平橋地區(局部)航拍地圖對比

向歲月深處回望,總是能讓人心潮澎湃。

上海是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地、初心始發地,是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家園。紅色,是這座城市的基因;人民,是這座城市最偉大的創造者。

曆史已經並正在證明:全心全意相信人民、依靠人民、為了人民,人民始終是價值的起點、實踐的主體、創造奇蹟的動力源泉。

欲窮大地三千界,須上高峰八百盤。

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為人民。時刻把“以人民為中心”放在心裡,有形之手、無形之手、勤勞之手同向發力、久久為功,就一定能共同譜寫出新時代“城市,讓生活更美好”的新篇章。

“趕考”仍在繼續。明日上海,未來可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