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ympus不再是相機廠商 談談我心中的Olympus
2020年06月29日15:25

前兩天Olympus正式發佈公告,稱已與日本產業合作夥伴股份公司(JIP)簽署了協議,將在今年年底前把以“數碼相機+IC錄音機”為代表的映像業務轉讓出去。這意味著剛剛度過百歲生日的Olympus將不再是一家相機廠商,從此更專注於它們的醫療/產業設備領域。

有很多朋友發消息詢問我這是什麼情況,甚至連同事@陳京cheji 老師也問“春捲你作為一個‘奧炮’,不打算說些什麼嗎?”我當時回答,沒什麼可多說的:

一方面這幾年Olympus的映像業務一直業績不佳(特別是對比賺翻了的醫療業務),逐漸邊緣化是事實;另一方面我們認為這次出手對映像部門而言或許並不是什麼壞事,反而是一個新機遇。至少從目前來看,Olympus映像中國還會繼續開展業務,因此短期內銷售和服務都不會有什麼變化。當然,由於在映像業務出售後,新公司可能不會再使用“OlympusOlympus”的品牌而啟用新名字(或許會學習VAIO,直接把系列/型號名作為新品牌,比如OMD什麼的?),因此我們熟悉的Olympus相機確實是要告別歷史舞台了。

說不痛苦那是假的 畢竟我的心也是肉做的。

儘管我以“奧炮”(比‘Olympus槍手’更進一步的‘炮手’)自居,卻只能眼看著曾經心愛的品牌打包出售的結局內心自然滿是唏噓和黯然。我們總不禁要想:如果當年Olympus能在某些重大決策時換一個方向、如果Olympus能在做轉型時能更堅決一些、如果我們作為媒體和用戶能更積極的對廠商施加一些影響,是否就能避免今天這一切的發生?但市場沒有“如果”,現在我們能做的唯有面對現實,然後祝願映像部門能複製VAIO的成功,在JIP的幫助下獲得重新起步的機會。

我特意去Dpview的相機Timeline網頁上(文末‘閱讀原文’)按時間排序重溫了一下Olympus數碼相機的發展,從中選擇了一些曾經特別關注的機型做個簡短的回顧——這幾乎也成為我自己使用數碼相機的歷史回顧。由於Dpview所記錄的型號和發佈日期可能與日本本土/中國大陸有所不同,因此以下數據僅做參考。

Olympus於1997年推出了它們的第一台數碼相機D-300L,而我個人是99年-00年開始接觸數碼相機的。不過,我的第一台數碼相機不是Olympus而是來自富士(MX1500)。當時我手捧著那台定焦的150w像素富士卡片機,內心卻是對擁有變焦(Zoom)功能的機型非常憧憬。於是,在2001年我通過“海淘”的方式購入了一台OlympusC-700UZ——這台相機名字裡的“UZ”,實際是“Ultra Zoom(超長變焦)”之意。從定焦相機一躍跨入“十倍變焦”時代,可見我當時對變焦是有多麼癡迷。

不過由於當時的C-700UZ存在“紫邊嚴重”、“長焦端畫質偏軟”等問題,我很快又把它轉手出掉而入了一台發佈稍早但定位更高端的C-2100UZ。當時,我已經成為了PChome攝影論壇(DC CLUB)的版主,並於2002年正式被PChome“招安”成為他們的全職編輯負責數碼頻道,所以在我和幾位同仁的共同努力下讓很多論壇網友也購入了C-2100UZ相機,以至於它一度和富士S602並稱為“壇機”。

應該說,C-2100UZ雖然並非是我最早使用的數碼相機,但它絕對是對我產生最大影響甚至改變了我人生軌跡的一款產品。當年那台C-2100UZ早已經被我出掉了,但前兩年我又買了一台同型號回來做永久收藏;

2003年,Olympus發佈了他們的首款4/3規格數碼單反相機E-1。在當時來看,Olympus選擇只有全畫幅1/4大小的4/3元件有其獨特考量:機身和鏡頭都可以做得更加輕巧,而比全畫幅更短的法蘭距能提供更好的光線入射角度以提升邊緣畫質等等。但更重要的一點是,當時的全畫幅元件(CCD)的價格還很高,選用更小規格的元件有利降低成本/售價。Olympus認為,4/3規格實現了“(機身/鏡頭)體積”與“畫質”的最佳平衡,這實際也是此後Olympus始終堅守4/3規格(後來演變成無反用的M4/3規格)的根本原因。而且,E-1所具備的三防、超聲波除塵、機身防抖等特性也體現出其優於Canon/Nikon入門APS-C畫幅DSLR的專業定位。於是,E-1很快就成為了我自己擁有的第一台數碼單反;

再此之後,Olympus就開始了消費數碼相機與數碼單反共同發展,“兩條腿”走路的格局。這也是當時Canon、Nikon、柯尼卡美能達(後被Sony收購)等大廠的共同選擇。

在當時,隨著“膠片黃色巨人”柯達的轟然倒下,數碼相機時代進入了真正的蓬勃發展時期:一邊是傳統消費數碼相機進入了所謂的“旗艦”時代和“個性”時代,Olympus先後推出了具有極高畫質的C-8080 WZ(廣角變焦)和至今依然讓人覺得美不勝收的μ [mju:] mini DIGITAL(國內型號)/Stylus Verve(海外型號)系列;一方面則是入門級DSLR售價降入萬元內,開啟了所謂“全民單反”時代。Olympus在當時推出了E-300等普及型號,雖與Canon300D之類大熱型號相比略顯小眾,但同樣贏得了市場的熱烈歡迎;

在此期間,我個人比較留意的一個機型是OlympusE-30。這款定位中端的單反首次加入了“藝術濾鏡”功能,能讓用戶無需後期PS,直接拍出能表達情緒的各種“特效照片”。值得注意的是,當時的這種藝術濾鏡是只能在拍攝前選擇而非拍攝後再做處理。廠商的願景是讓用戶在按下快門前就想好用哪個濾鏡而非後期“碰運氣”。應該說,這是一個非常有創意且文藝氣息十足的設計,只可惜後來Olympus自己也通過RAW圖像處理的方式“繞開”了這種設定。今天,每當我看到一些手機反而擁有了這種不能通過後期、只能在拍攝前設定的濾鏡模式時,就會想起E-30早早邁出去的那一步;

2009年6月,Olympus緊跟著Panasonic的G1推出了E-P1。這是Olympus的第一款無反(無反)相機,也是世界上第一款類旁軸取景樣式(PanasonicG1是類單反取景)的無反。即使用今天的眼光來看,這款相機也具有輕便小巧、美觀實用等等特性,並且確立了M43的發展前景。E-P1和此後的平價機型E-PL1一時成為市場寵兒,人們驚喜的發現這種和消費DC相近尺寸的新相機卻能提供與DSLR相同的畫質!E-P1的成功也使得Olympus消除了傳統4/3 DSLR銷售下降的陰霾,並為Olympus的無反長期霸占日本、港台相機市場銷量榜首位置做好了準備;

2010年10月推出的OlympusE-5是Olympus4/3規格單反的最高旗艦機型。但此時的Olympus在傳統4/3規格道路上已經越走越遠,甚至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步。

E-5機身本身沒有什麼問題,但Olympus同時期推出的一系列所謂“神頭”、“牛頭”卻讓我這個“奧炮”在對其強悍指標(動輒全程F2光圈的全程大變焦)欣喜之餘心懷隱憂——這些玩意實在太大太重了!它們已經完全失去了當年開發4/3時機身/鏡頭都要更輕便的初衷。儘管這些鏡頭在光學性能上近乎無可挑剔,但真的有用戶願意用這樣大的鏡頭外拍嗎?

畢竟它們的體積和重量都與全畫幅鏡頭相去不遠且此刻全畫幅元件在畫質(主要是高ISO畫質、寬容度、背景虛化)上的優勢變得越來越明顯!事實上,E-5也因此成了Olympus4/3規格的最終絕唱,Olympus開始轉身專心搞無反了;

在整整等待了三年後,2013年9月Olympus終於推出了他們的無反旗艦E-M1。我曾經滿懷激情的為它寫下一篇題為“一個交代,一次別離”的稿子,原因是這台新機能通過轉接環方式最後支援一把4/3的鏡頭群組。它的出現也正式宣佈“M43”徹底取代“4/3”,Olympus用這台旗艦給了4/3一個“體面退出”的機會。

然而,在當時我其實並不非常看好新旗艦——因為它的體積和功能看起來還是太大、太專業了一些且價格也非常高。畢竟,2013年的數碼相機市場已經受到了來自手機拍照的巨大沖擊,傳統卡片數碼相機已經步入消亡而廠商們都在拚命搞小型化輕量化的無反。更可怕的是,隨著時代的發展與技術的進步,曾經高不可攀的全畫幅元件(已從CCD轉成了CMOS)價格正一路走低,Olympus吃驚地發現M43原本在成本上的優勢已經變得越來越小?

此後的Olympus可謂是進入了一段發展的迷茫期。誠然,2015年初推出的E-M5 II和2016年初的PEN-F都是“既叫好又叫座”的機型,但我們一邊在欣賞OlympusE-M5 II超強的“搖搖樂”(高像素解析)功能與PEN-F近乎完美的外觀設計與做工時,一邊也在哀歎“怎麼還是只有這麼點像素?!”先是所謂“1200萬像素夠用論”說了好幾年,然後才艱難提升到1600萬。等PEN-F出來後,M43的像素記錄就停滯在2000萬級別再也不動了!

如果說在2016年這個像素問題還不算太明顯的話,但到了2020年情況就顯得嚴峻了:

目前Olympus的兩款旗艦機型,E-M1X原本是為了應對東京奧運會而推出的一款不惜成本、不計代價的“超級機型”。用@陳京cheji 老師的話來說,“它簡直是光學巨匠的執著與頑固的完美體現!”而E-M1 III則是集Olympus各項“黑科技”於一體的大成之作。

兩者都有著業內最強大的防抖系統(只受地球自轉影響的7.5檔防抖,可以輕鬆4秒手持!)、它們都有可以售出輸出超高像素照片的“搖搖樂”系統,它們還有諸如星空對焦等絕活以及其他絕不輸於任何一個對手的機身性能。但此時競爭對手卻掏出了高達5、6000萬素級別的全畫幅元件...

我們不是唯像素論者,我們也認為像E-M1X這樣的高速旗艦其實2000萬像素足夠(畢竟Canon、Nikon的速度旗艦也是相近解像度),但我們也要客觀的承認奧巴在像素方面停滯太久了。原因何在?畢竟Olympus自家並不生產CMOS啊,而Sony傳說中的那塊4000萬像素M43元件也遲遲沒有下文。

殘念啊!我始終認為,當Panasonic開始調轉船頭,放下M43而和適馬Leica搞L卡口全畫幅“馬拉松”聯盟的時候,Olympus依舊堅守M43是一個“以不變應萬變”的妙招。正如他們所做的那個比方,馬路上有各式各樣的車輛:有超跑、有頂級越野車,但實際也會有輕便小車或者實用的家用車。Olympus堅持認為用戶的需求是多樣化的,而M43作為一種實現“體積”與“畫質”平衡的規格同樣能夠滿足用戶的需要——畢竟不是人人都要大而全的全畫幅,畢竟也不是人人都背得動那些重達數公斤的鏡頭的。不過令人遺憾的是,我們還沒有來得及看到Olympus證明M43的優勢,市場形勢就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在未來,原Olympus的映像部門將會和JIP產生怎樣的化學反應我還不好說,但作為一名“奧炮”我覺得它們未來可能有這樣幾條路:

1、首先是否還要堅持M43?說實在的,如果決定要轉全畫幅恐怕對JIP而言負擔太大(畢竟要換掉整個架構從頭做起)。或許JIP也加入某一陣營(比如‘馬拉松’)會是比較現實的做法?

2、如果依舊維持M43,那我覺得應該把“輕巧隨行”發揮到極致。去開發更小巧的機身,同時,將一些決定性的性能如7.5X防抖和手持搖搖樂下放到入門機身上,提升系列整體實力;

3、或者走精品化復古道路?以重啟PEN-F為切入點,主打情懷牌。推出機身工藝更精緻,復刻意味更加濃厚,配件更豐富的PEN-F系列新品...總之,這樣的相機買回來就是收藏的而不是用的(笑);

4、對現有產品暫時不做變化,但原先規劃一些高端鏡頭如1.2大光圈定焦旗艦先暫時放一放?學習騰龍E卡口無反鏡頭群的做法,推出一批相對廉價的M43鏡頭群(比如能掛機的F1.8系列)以及充分發揮M43在長焦方面的優勢;

5、等待和積極推動行業技術發展,讓高像素的CMOS元件早日就位,然後再決定發展方向...

總之,正如我前文所說Olympus出售映像業務給JIP並非是什麼壞事,更不像一些網友所悲觀認為的“天塌了”。所謂“危機”,就是雖遇“危難”但“機遇”同樣蘊含其中。在成立新公司後,原本被不斷邊緣化的映像部門反而可以獲得一個先停下來反思和重新確定方向的契機。同時,雖然不能再用“Olympus”的金字招牌可他們也因此卸下了歷史包袱,獲得了“輕裝上陣”的先決條件。

當然,這一切還都是我們的猜測,我們還在關注Olympus與JIP披露更多未來合作的細節,但我相信我所熟悉和喜愛的“Olympus相機”(雖然以後未必是這個名字)並不會就此沉淪,更大的可能是學習從Sony抽身的VAIO那樣,獲得重塑自身價值的可能。

附:本文中談到的部分產品發佈時間

1997年 D-300L

2001年5月19日 C-700UZ

2000年6月15日 C-2100UZ

2003年6月24日 E-1

2004年2月12日 C-8080 WZ

2004年9月3日μ [mju:] mini DIGITAL/Stylus Verve

2008年10月16日 E-3

2008年11月5日 E-30

2009年6月16日 E-P1

2010年9月14日 E-5

2013年9月10日 E-M1

2015年2月5日 E-M5 II

2016年1月27日 PEN-F

2018年1月24日 E-M1X

2020年2月12日 E-M1 III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