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秘的角落》火了,恐婚的人又多了
2020年06月29日08:10

原標題:《隱秘的角落》火了,恐婚的人又多了

原創 格十三

文|十三姐

最近很多人在看國產懸疑劇《隱秘的角落》,連一向不關注網劇的十三姐夫都問我:“聽說最近有個講女婿殺了老婆全家的網劇挺火的?”

我告訴他:這個女婿最後死得很慘......

我沒告訴他的是:比這個女婿更可怕的是一個缺乏父愛的兒子......

唉,這一天天的,日子已經夠驚心動魄了,又來這麼一部壓抑陰暗還犯罪的網劇,不但掀起了犯罪心理研究熱潮,還觸發了全民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沒什麼人罵殺人犯,倒是都覺得那些被殺的人好像該死......

說到主角朱朝陽,很多人高呼:“教育!又是家庭教育的問題!原生家庭的禍根!”

有父母開始緊張了:啊啊啊啊啊!我好像和朱朝陽他媽有點像,我兒子會不會也這麼陰暗啊......

不否認,家庭教育非常重要,但站著說話不腰疼,我們如果是朱朝陽他媽,我們能做到多好啊?我們都是教育專家?我們保證自己是完美的母親?

恰恰相反,我覺得它想表達的正是“壞人的養成並非單一的原因”,從小到大每一步,家庭,學校,社會,朋友,路人甲乙丙丁,蝴蝶效應,層層相疊,都會對一個人造成不可逆的影響,又豈是“家庭教育”一張牌打好就能全盤皆贏呢?

環環相扣的因果,其實都在教育我們“別隨意貼標籤”。就像這部劇中,從一開始就黑化的張東昇,到逐漸黑化的朱朝陽,每撒一次謊、每裝一次傻、每死一個人,背後都有一連串因果關係。

這個劇的原著叫《壞小孩》,很明顯指的是朱朝陽。就連殺了老婆全家的張東昇,最後也發現自己玩不過這個少年。

順便說一下,數學特別好的人惹不起。

朝陽,東昇,就像互為前世今生。他倆一個殺人於角落,另一個殺人於無形,手段不同,內心一樣。朱朝陽長大後,也許就成了張東昇。

他們倆都是生活在壓抑、陰暗、缺愛的家庭,為追求某種東西而不擇手段,但平時看起來他們極其正常,溫和、隱忍,謙卑,甚至優秀。

嘖嘖,這種反差是如何形成的?

很多人總結出來了:失敗的婚姻啊!犯罪的溫床......

不要衝動結婚,你可能會變成張東昇。

也不要衝動離婚,你的孩子可能會變成朱朝陽。

一.毀掉張東昇的,是他的婚姻

我們先看看張東昇這個倒霉蛋的生活吧。

他看起來很溫和,每天回家面對的是一個冷若冰霜的面癱臉,同時這個面癱臉早已給他戴上了原諒色小帽。

不光老婆天天要離婚,丈母娘一家七大姑八大姨都把張東昇當作窩囊廢,飯桌上對他說“男人沒有野心就不算男人”。

張東昇在少年宮教奧數,多好的工作呀!那個年代的人格局不行,殊不知只要再耐心等幾年,補習班就會成為全社會最吃香的單位。

可見張東昇的老婆及全家無遠見,心胸狹隘。

丈母娘說“我們在物質上從沒虧待過你”,使張東昇起了殺心。

有時候讓一個人崩潰的並不一定是多麼兇惡或毒辣,只需要一份不對等,不善良,不溫暖,就夠招來殺身之禍了。

殺人前的最後一刻,他還是那麼謙遜,溫和,笑臉相迎,不卑不亢,有求必應,不厭其煩......典型的“好人”樣子。

殺完老兩口沒多久便實錘了老婆劈腿,於是他又殺老婆。

接著又被拍下他殺人視頻的三個小孩勒索,陰差陽錯中他又陸續殺了幾個人。

張東昇喜歡數學,對學生認真,對工作負責,對老婆細心周到忍讓,但是得不到任何尊重。

這樣的一個男人,被職場打壓不見得崩潰,卻容易被一段無情的婚姻摧毀。他“特別害怕失去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是他那個面癱老婆嗎?不是,也許是他沒有得到過的尊嚴。

結婚是一場修行,修行不好就要被修理,修理不好就直接升天修仙去了。每一對能白頭到老的夫妻,真的是修行到位,應感謝對方不殺之恩。

二.毀掉朱朝陽的,是父母的婚姻

朱朝陽他媽確實不太會教育。

但作為一個普通的離異單親老母,有時候身不由己,有時候無可奈何。

還記得《小歡喜》里的英子她媽嗎?她一心撲在女兒身上,也是錯。朱朝陽他媽經常不關心孩子的情況,也是錯。

但實際上,朱朝陽媽媽生活的重心還是兒子,永遠第一袒護的是兒子。

比如同事無意間說了一句“孤兒寡母”,她立刻懟上去:“我是寡母,但我兒子不是孤兒”。

當前夫的老婆在景區喇叭里罵她兒子是內心醜陋的殺人犯時,她暴跳如雷,聲嘶力竭地說:“我兒子就是我的優秀我的驕傲!”
確實,兒子就是她的驕傲,每次都考年級第一,生活完全自理,從不讓媽媽操心,這不是驕傲是什麼?但朱朝陽在學校性格孤僻,經常受排擠。老師跟媽媽反映他人緣不太好,媽媽對老師說:“你是不是也應該找打小報告的學生家長談一談?”

朝陽媽媽的教育確實失衡了。

但這位老師看不到那些同學在籃球場欺負朱朝陽,也沒有調查他不幫同學作弊的事情,種種細節並未洞悉就下了結論,也加劇了朱朝陽的孤立感。

朱朝陽的性格形成有家庭的原因,也有校園暴力的原因......這些複雜的因素,不能只簡單歸咎於“媽媽不懂教育”。

再說說朱朝陽的媽媽。

她可以說是劇里第二張冷面孔,經常是一副焦躁、憂鬱的神情。

老公出軌,離婚,獨自帶兒子,工作地點很遠兩頭奔波,造成孩子很早獨立,過於早熟。但她除了兒子並沒有其他寄託。

遭受過生活打擊的朝陽媽媽,內心極度需要關愛,所以她和同樣是離異狀態的單位主任偷偷約會。

二人相約賓館,廢話不多,只爭朝夕。

只有在這種時刻,朝陽媽媽的面癱臉才會泛起紅光,微露淺笑。

離異獨自帶娃的女性,身心壓力之大,大多數人無法想像。雖然他倆可以光明正大談戀愛或結婚,但她始終以照顧兒子感受為由拒絕求婚。
可惜,媽媽對孩子的無限犧牲,孩子不一定感受得到,而讓兒子感到不悅的那些事,他記得很牢。比如:私生活的曝光,兒子會和媽媽彼此感到難堪。
媽媽和主任的“密會”一沒偷二沒搶,但必須偷偷摸摸的,因為要考慮孩子感受。離異的女性,個人情感也要排在親子關係之後。再比如:媽媽的強勢和霸道(要求兒子每晚按時按量必須喝光牛奶)
唉,霸道嗎?霸道,能理解嗎?能理解。因為一個日夜忙碌的媽,誰不希望孩子利索點,早點完成任務睡覺。只有孩子睡了,媽媽才能獲得一絲安寧和放鬆......這些小事也就算了,她最錯的地方,在於不斷地在兒子面前黑化前夫。
其實夫妻離婚後,不應該在孩子面前相互詆毀。夫妻關係可以斷絕,但親子關係不能斷絕。朱朝陽極度渴望的父愛,在媽媽嘴裡變得一文不值。
她多次反複強調:“是你爸爸不要我們,拋棄了我們母子”。

單親媽媽心裡苦,生活累,輿論壓力也大,這一切造成了她內心壓抑,苦悶,一有機會就歇斯底裡地發泄。

媽媽的態度和教育方式是有問題的,但造成媽媽今天這個局面的卻是複雜的歷史問題。

每個家長都不是聖人,如果社會對離異母親有更多的關懷、包容、體諒、幫助,世俗的眼光能夠變得寬厚溫暖,朱朝陽的媽媽勢必不會像現在這樣壓抑和躲閃,朱朝陽人生軌跡會不會也將改變呢?

如果每段失敗的婚姻之後各自都能釋懷,不把大人之間的矛盾強加在孩子身上,共同努力維護孩子的感受,那麼朱朝陽的性格會不會更陽光一些呢?

再說說朱朝陽這個小孩。

他是主角,但他這個角色並不張揚,有一種“暗戳戳的早熟”,這才是最嚇人的地方。

從一開始就能看出這個小孩的“心思縝密”或者說“內心陰暗”。

嚴良和普普第一天住在他家時,他出門前藏起了媽媽的首飾袋,並用頭髮絲在門縫上做了記號,用來檢驗那兩個孩子會不會偷東西。

oh my god,這是個什麼小孩啊!可以說他聰明,但這種聰明用於猜忌和算計,令人毛骨悚然。

一個小孩能做到這樣,絕對是習慣於自我保護。他生活能力強,獨立,自律,不用父母管,每個人都誇他好。

當每個人都誇一個人的時候,這就叫捧殺。

一個人如果表現出每件事都是完美的,那麼他定有致命的缺陷,藏在隱秘的角落。

即便對自己的媽媽,平時可以表現得像個乖寶寶,一百個順從,但只要偶爾拋出一句,就能把人紮死。

他的致命傷是父愛。爸爸離婚後二婚生了個妹妹。這個叫晶晶的女孩,在這座小城里和同父異母的哥哥狹路相逢,又碰上哥哥的野路子朋友亂髮俠義之風,結果出鏡僅兩次的小演員就去領盒飯了。
這可以說是全劇最可怕的劇情。

小女孩死得非常懸疑,到最後也沒告訴觀眾真相(朱朝陽沒有救她,是否等於朱朝陽殺了她)。

朱朝陽對妹妹的嫉妒,讓他的“不救”變得順理成章。

於是朱朝陽和張東昇,成了同一類人。

百因必有果,這裡面所有“壞人”,都是環環相扣,從一個正常的人變成壞人有時候只差一次“衝動殺人”。

原生家庭時常把人擱在好壞分水嶺之間,婚姻是加速劑,它可以改變一個人,有些把一個壞人改造成好人,有些則能把一個好人逼成壞人。

最後的這一幕,朱朝陽一個白眼告別了知道他底細的朋友,其實是告別了過去。回歸校園後的朱朝陽,又繼續做他的好學生。

對朱朝陽來說,他只要考第一就能成為“媽媽的驕傲”。他懂得投其所好,懂得迂迴,知道進退和隱忍。這些生存技巧使他長大後就成了張東昇。
張東昇和朱朝陽這類人,平時相安無事時,看起來謙和,善良,努力,溫和,進取,是好學生,好同事,好鄰居。

在看不到的地方,他們可能會暴露他們的陰暗,自私,逃避,鑽營,充滿謊言,心狠手辣……

看這部劇有點像看美劇,其中有大量細節,伏筆,推理,也有很多簡單粗暴的情節,比如每一場死亡都不拖遝,說來就來。

劇情不想多劇透了,大家自己去細品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