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麟汽車危局:賬戶被凍,中高層離職,工廠辦公樓遭全面查封
2020年06月29日09:18

原標題:賽麟汽車危局:賬戶被凍,中高層離職,工廠辦公樓遭全面查封

2019年7月20日還豪擲重金在鳥巢舉辦發佈會的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賽麟”),今年6月被曝資金鏈條斷裂,公司賬戶被供應商凍結,公司資產被法院查封、拖欠一千多名員工工資,疑似無力繼續支付上海辦公場地租金。

6月22日下午的工作時間,江蘇賽麟上海公司的員工三三兩兩地聚集在公司樓下,商討著如何討回工資。6月23日工作時間,江蘇賽麟位於如皋的兩個工廠生產車間大門緊閉,除了幾名員工留守看廠,整個工廠鮮少有員工出入。

6月22日,由江蘇賽麟副總裁Frank Sterzer主持的溝通會上,江蘇賽麟上海公司員工還得知,除公司聯合創始人、董事長王曉麟、Frank Sterzer等少數幾個高管外,其餘大部分高管都已遞交離職申請。Frank Sterzer還表示,公司位於上海的辦公樓將於6月底關閉,不願離職的上海員工可以選擇去南通如皋辦公,但也不能保證如皋辦公地之後能正常運作,在家辦公公司是不會發放薪水的。

還未到6月底租金到期,江蘇賽麟上海公司就在6月23日等來了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查封公告。一週前,江蘇賽麟如皋工廠也被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貼上了查封公告。多名江蘇賽麟上海和如皋員工均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本該在6月10日發放的5月工資,目前仍未發放。

曾經財大氣粗的江蘇賽麟,為何如今會難以為繼?江蘇賽麟聯合創始人、董事長王曉麟稱,這是因為公司前法務經理喬宇東在今年4月對其涉嫌虛假技術出資及貪汙巨額國資的舉報,還有喬宇東此後直接致電投資人,導致原定於5月份到位的30億資金被擱置。

不過,喬宇東卻對澎湃新聞記者矢口否認,稱這是王曉麟的捏造,他從來沒有致電過投資人,“我連有30億投資的事都不知道,哪裡能打電話。”

2020年4月27日,自稱江蘇賽麟前法務人員喬宇東的微博用戶,實名舉報王曉麟涉嫌虛假技術出資及貪汙巨額國資。此後,南通當地官方介入調查。

難以為繼的江蘇賽麟:上海分公司、江蘇工廠遭查封,中高層離職,拖欠工資

江蘇賽麟上海員工李一(化名)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公司在北京、江蘇如皋和上海三地的所有項目已經全部停掉,員工已無工作可做。“公司內部都在傳我們的辦公樓租期6月底就要到期,很快我們連辦公場地都沒有了,讓大家去如皋辦公都是推脫。拖欠的工資都未必能要得回來,誰還敢繼續跟公司耗著。大家現在都在忙著找工作和想辦法討要工資。”

6月23日,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資產汶水路299弄7-8號樓1-5層17-18號樓1-5層遭到查封。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出的查封公告提及,該查封是在執行南通嘉禾科技投資開發有限公司與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等企業借貸糾紛一案中作出的。

同一天,澎湃新聞記者在江蘇賽麟如皋二廠發現,該廠同樣遭到了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的查封。查封公告的落款日期是6月16日。偌大的廠區未見生產工人,廠區辦公室幾乎全部閑置,僅剩幾個員工看守工廠;工廠生產車間的排班表停留在2020年1月,此後再無更新;生產設備被塑料布密封起來,可以看得出,已有段時間未使用;兩三百輛裝配好的邁邁汽車隨處散落在工廠的各個位置,散落在外的邁邁汽車只能承受風吹日曬、霜打雨淋。

江蘇賽麟如皋一廠,停車廠里也停放著幾百輛裝配好的邁邁汽車。不同於二廠生產過近兩千輛邁邁汽車,2018年底就已建好的一廠建立至今仍未真正進行過生產任務。

值得一提的是,龐青年的青年汽車工廠和與江蘇賽麟如皋一廠僅一牆之隔。同樣的,青年汽車工廠也大門緊閉,廠區未見員工走動,僅大門口有一名保安留守看廠。

江蘇賽麟如皋一廠建設監理公司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整個一廠建設耗資過十億,工程建設基本完成,工廠設備年前就已調試好。該工作人員還表示,目前江蘇賽麟還拖欠一廠建築公司、監理公司好幾個億的工程款。“現在公司突然不行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辦,也沒有人給我們個說法 。”

江蘇賽麟如皋員工韓非(化名)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江蘇賽麟一廠原規劃生產SUV車型邁客,不過該工廠還處於設備調試階段,並未真正進行過量產;二廠原規劃生產邁邁汽車和S1跑車,二廠在春節前不久關閉,截至目前仍未能復工,“兩個廠里一共堆了一千多輛邁邁汽車。”

“不止高管,中層也幾乎都離職了,將來要工資都不知道找誰。明明一家公司,如皋員工還能選擇因拖欠工資而非自願離職,上海員工就沒有這個待遇。”李一說。

6月10日,王曉麟曾發佈致江蘇賽麟全體員工信,其中提到,受喬宇東“誣告”事件在網絡傳媒發酵的影響,部分供應商通過法院全面凍結了江蘇賽麟賬號。如皋市政府已組織工作組就喬宇東誣告的事項進行調查。

王曉麟稱,原來和投資人達成共識的30億元融資本應在今年5月分步到位,由於喬宇東的“誣告”和他直接致電投資人破壞融資的行為,導致了投資人在政府作出調查結論前擱置投資的決定。“如果股東之間不能達成一致,解決公司的運營資金,公司將無以為繼。”

“今年3月我和史蒂夫·賽麟先生、瑪麗安女士,馬春野院長安排完邁邁的美國認證和市場佈局後,幾個月來買了十多張機票回國,均被航空公司取消,最近一張6月3日到上海的機票又被取消。”王曉麟在致員工信里這麼解釋自己為何沒及時回國。

舉報導致資金鏈斷裂?舉報人否認致電投資人:

我連有30億投資的事都不知道,哪裡能打電話

6月17日,王曉麟再次發佈致江蘇賽麟全體員工信,再次重申喬宇東“誣告”導致公司難以為繼。

王曉麟表示,喬宇東直接致電投資人,使得原定於5月份到位的30億資金被擱置。

對此,喬宇東對澎湃新聞記者稱,這完全是王曉麟的“捏造”,“我從來沒有致電過投資人,我連有30億投資的事都不知道,哪裡能打電話。”

王曉麟還稱,國有股東不提供資金,他要求召開股東會,由股東們共同協商解決目前的問題,但至今沒有得到國有股東的回應。而根據公司章程,對於公司重大決策,必須有三分之二以上的股東同意。所有非國資股東加在一起也不到三分之二,因此,沒有國有股東參加會議的股東會無法做出決議。

對於公司賬戶被凍結,王曉麟稱,這也是舉報人的“鍋”。他稱,江蘇賽麟的資產負債率不到40%,如果不計入國有股東提供的流動資金借款,公司資產負債率僅為8%。目前的不正常狀態是不應該出現的。公司一直到5月份僅有兩家供應商和公司有付款爭議和訴訟,且該訴訟並不影響公司的正常運營。喬宇東舉報的再次調查和巨大的媒體負面,讓江蘇賽麟供應商在5月突然凍結公司賬戶,導致了公司運營的全面停頓和員工工資社保等款項無法支付。

對此,喬宇東表示,他只進行過一次舉報。此外,根據財務謹慎性原則,由於邁邁電動車的慘淡銷量,必須對對應的11億技術出資的資本金減值計提損失,但是,由於實際虛假技術出資涉及的66億都要減值計提損失,賽麟肯定資不抵債了。“員工工資未能按時付出的根本原因是:南通嘉禾要求王曉麟追回其挪用給深圳金弘元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巨額資金用於支付員工工資,但王曉麟不同意。”

喬宇東表示,深圳金弘元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實際控製人也為王曉麟朋友。

天眼查資料顯示,深圳金弘元是一家法定代表人為李朝暉。參股了慧托幫(上海)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35%。江蘇賽麟也持有慧托幫(上海)企業管理有限公司30%股份。

南通嘉禾全稱南通嘉禾科技投資開發有限公司,是江蘇皋開投資發展集團全資子公司。江蘇皋開投資則全資隸屬於如皋市政府(授權如皋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履行出資人職責)。

天眼查信息顯示,江蘇賽麟前身為如皋市高新技術創業服務有限公司,註冊資金50萬元。2016年3月14日,公司註冊資本增至96.5863億元,並改名為 “江蘇賽麟汽車投資有限公司”,股東變更為南通嘉禾、南通威蒙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通威蒙”)、如皋薩林混合動力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如皋薩林”)、南通獅邁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通獅邁”)、如皋積泰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如皋積泰”)。2016年6月12日,公司再次更名為“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註冊資本增至100億元。

目前,江蘇賽麟的股權結構為:南通嘉禾持股33.42%,南通威蒙持股17.76%,如皋薩林持股18.95%,南通獅邁持股18.8%,如皋積泰持股11.07%。

南通威蒙、如皋薩林、南通獅邁均為資富控股全資子公司,如皋積泰為威蒙工業集團全資子公司。據媒體報導,資富控股和威蒙工業集團均為外國法人獨資的有限責任公司,實際控製人都是王曉麟。據人民網報導,南通嘉禾對江蘇賽麟實際投資現金31.705億元,另外4個外方股東以無形資產出資。

這樣的“無形資產”出資,讓江蘇賽麟飽受爭議。

飽受爭議的66億技術出資和套取國有資產質疑

喬宇東對江蘇賽麟的舉報主要分四點,江蘇賽麟在2016年未履行國有獨資企業變更的國有資產改製審批程式;王曉麟實際控製的江蘇賽麟公司的4個外資企業股東,系以“虛假技術出資”作價66億取得江蘇賽麟公司股份;江蘇賽麟唯一國有股東南通嘉禾實際總計已提供資金66億元,包括負擔了全部江蘇賽麟日常運營和工廠基建費用、向江蘇賽麟股東提供借款等,實際上王曉麟根本就不應該享有賽麟公司的控製權;南通嘉禾作為國有資產出資人,其職責的履行在江蘇賽麟公司卻因王曉麟的極力阻撓而根本無法開展。

喬宇東提供給澎湃新聞記者的由萬隆評估和中環鬆德(北京)資產評估有限公司資產出具的評估報告顯示,如皋積泰作為技術出資的車型“積泰·邁邁MyCar”估值為11.0692億元,其餘3款註明為賽麟品牌的B級SUV車型估值分別為18.8042億元、18.9452億元及17.7627億元,總計約為為66.5813億元。

喬宇東表示,估值11.0692億元的“積泰·邁邁MyCar”車型真正價值只有2000萬,也只是一款低速電動車,跟王曉麟口中的車型不符。而另外估值55億的3款賽麟品牌的B級SUV車型,王曉麟也只花費50萬美元取得技術授權,並未真正掌握該技術,“這個授權還不是單一授權,怎麼能作為技術出資?”

王曉麟在今年6月兩次接受訪問時均表示,美國開發一款新車(整車)的投入一般是十億美元。“相比之下,我們四款車66個億,已經是非常低廉的一個價值。並且經過了三家獨立的評估公司進行的評估作價,所以我對技術出資的解釋是絲毫沒有迴避的。”

南通嘉禾於4月29日曾發佈聲明稱,會一如既往地支援賽麟汽車的發展。對於喬宇東“實名舉報”所涉的內容,南通嘉禾稱已於去年10月就開始進行相關核查,並將核查進展情況與喬宇東進行了多次溝通。此外,南通嘉禾表示,江蘇賽麟組建所涉的技術出資,業經相關專家考察討論及權威人士評價,業已由獨立的、具有資產評估資格的評估機構評估,出資程度符合國家法律規定及賽麟汽車公司章程規定。

去年“賽麟之夜”舉辦後,就有“江蘇賽麟實際上只有國企出資,國企是否遭遇空手套白狼”的質疑?馬金華去年10月在接受人民網採訪時稱,外方擁有的專利、車型、技術等知識產權折算了66億多元。“有人認為以知識產權入股存在問題,那麼,什麼叫科學技術就是第一生產力?”他說,外方出資金額的認定是經過有證券評估資質的專業機構按照規範程式評估的,且該技術出資已經得到商務部的確認,這是利用外資的一種形式,符合國家要求和《公司法》等相關法律規定。

不過,被多方引用作為“合規”依據的評估報告“發出方”萬隆評估,卻在5月20日發聲明稱,公司從未出具過《如皋積泰擬以其持有的無形資產出資項目評估報告》,也從未對“如皋積泰所持有的委估無形資產”出具過任何資產評估報告,且從未接受過江蘇賽麟4個非國有股東的委託就“擬以其持有的無形資產出資項目”出具過任何資產評估報告。

對此,江蘇賽麟回應稱,萬隆評估聲明不實,並要求萬隆評估刪除相關聲明。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7月-11月,南通威蒙等江蘇賽麟四個外方股東向南通嘉禾進行了股權質押,換取20億借款。2019年7月,江蘇賽麟還以動產抵押向南通嘉禾借貸12億。因此,王曉麟被指套取了32億國有資產。

對此,王曉麟在今年6月接受訪談時表示,外資股東沒有拿走一分錢。“其實為了基地順利投產,外資股東把股權質押給另一方股東,貸款來的錢又投入到幾方股東共有的公司。我覺得作為外方股東來講,我們已經盡了所有的職責來把這個公司做好。”

但從產品銷路來看,江蘇賽麟的諸多設想似乎仍是空中樓閣。

截至目前,江蘇賽麟只在2019年上線過一款城市電動小跑車邁邁,該車售價在15.88-16.88萬元。銷售邁邁的邁邁汽車天貓旗艦店也於去年12月底就關閉,11月也僅售出9輛汽車。

“賣不出去主要是定價太貴,該賣幾萬的車賣十幾萬。”李一表示。

江蘇賽麟還曾表示,賽麟S1將於今年年初上市,SUV車型邁客將於今年下半年推向市場。截至目前,並未有新車上市消息傳出。

“本來以為公司至少還能撐一兩年,我們還能等到新車量產上市,完全沒想到1000多人的公司說不行就不行了。”多名員工均告訴澎湃新聞記者。

如皋已針對舉報成立調查組,查封、凍結資產早已展開

6月23日,澎湃新聞記者試圖就江蘇賽麟被舉報一事,前往如皋經濟開發區管委會進行採訪,但被告知領導未在家。記者留言給管委會相關人員,截至發稿前,未收到其回覆。

如皋市政府相關人員回應澎湃新聞記者稱,如皋已針對江蘇賽麟被實名舉報一事成立了調查組,目前調查結果尚不清楚,其餘細節目前還不便向媒體透露。

相關的查封行動已經啟動。

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信息顯示,南通威蒙等江蘇賽麟四個外方股東的股份全部已於6月17日被凍結。

江蘇賽麟如皋工廠外張貼的查封公告顯示,6月16日,南通中院在執行南通嘉禾科技投資開發有限公司作為申請人,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南通獅邁汽車科技有限公司、南通威蒙汽車科技有限公司、如皋積泰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如皋薩林混合動力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作為被申請人的保全(企業借貸糾紛)一案中,已依法對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廠區內的廠房含車身聯合廠房、淨裝廠房、總裝廠房及實驗廠房和配套的食堂,廠房內的生產設備含衝壓車間的開流水線、兩條生產線,一台研壓機、車身車間、銲接生產線及淨裝車間、汽車噴塗完整生產線、一條總裝車間完整生產線,一條試驗車間進行了查封。

此外,南通中院在執行南通嘉禾科技投資開發有限公司與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等企業借貸糾紛一案中,已依法對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名下位於如皋經濟技術開發區海洋北路東側人才公寓9幢共計144套住宅進行了查封。

值得一提的是,澎湃新聞記者瀏覽中共如皋市委新聞網發現,原如皋市委常委、經濟開發區黨工委副書記馬金華,目前職銜只剩如皋市委常委,工作分工也變成分管農業農村工作、服務業和科技工作。此前,馬金華的在經濟開發區的工作分工為負責日常工作,主管規劃、開發開放(載體平台建設)、幹部管理、體製機製創新、重大投資論證、預算管理等工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