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射科物理師人才奇缺
2020年06月29日06:02

原標題:放射科物理師人才奇缺

放射科物理師人才奇缺

王燁捷

  這是一個異常關鍵卻少有人知的重要崗位。每一名癌症患者在接受放療前,醫生都會在患者的CT影像上勾畫出需要治療的腫瘤病灶,隨後由放射科的物理師設計具體的治療計劃、確保放療設備精度和“靶向”打擊精度,實現對腫瘤病灶的精確打擊。

  在普通三甲醫院,放射科物理師進行的放療操作多為針對“光子設備”的操作。但上海市委市政府經過10多年的籌謀,2015年在全亞洲第一個花費10多億元引入了被譽為癌症患者“救命稻草”的質子重離子設備。在針對腫瘤的精準打擊方面,這台昂貴的儀器被世界各國專家認為“不易傷及病灶周邊正常細胞組織”。

  這台設備的到來,對本就奇缺的物理師隊伍,提出了重大挑戰——“救命”設備,會熟練操作的、高智商物理師卻不夠用。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瞭解到,在我國,放射科的物理師處於“奇缺”狀態。

  “全國大約有4000名物理師,其中不少是由技術員、護士轉崗而來的。”複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放療中心副主任、研究員胡偉剛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我國現有1萬多名放療醫生,按照醫生與物理師的最佳配置比例,現在全國還缺少6000餘名物理師。

  其實,早在2013年,在上海市委主要領導的提前過問、佈局下,上海方面就開始著力填補國內這一緊缺人才培養的空白。結合國內首家質子重離子醫院——上海市質子重離子醫院對物理師人才的需求,複旦大學上海醫學院牽頭,聯合其他部門和院系,共同籌備並啟動了生物醫學工程(醫學物理方向)碩士培養項目,至今已培養6屆52名碩士生。

  行業新、專業新,目前從事物理師工作的“科班”高材生,幾乎都是85後、90後青年人。但據記者瞭解,由於缺乏專業等級評定、收入不高等原因,物理師相關專業的招生、招聘都存在一定的困難,“這個行業吸引優秀人才的能力非常有限。”胡偉剛說。目前,擺在他們面前最大的問題是職稱晉陞“無門”。據悉,物理師尚無專門的中、高級專業技術資格(職稱)序列,他們的晉陞之路只能“借道”走技術員或工程師路線,或者通過做科研走研究員路線。

  對這些物理師而言,他們大多會選擇聽起來“含金量”高,晉陞難度也相對較高的研究員路線,但這需要供職於一家背靠大學、有科研任務的醫院,白天製訂大量的治療方案、為複雜的放療設備做質控,工作之餘還要擠出時間做研究、寫論文。胡偉剛告訴記者,在這種情況下,物理相關專業的畢業生只有大約50%會選擇進入醫院從事物理師工作。

  今年,是上海市質子重離子醫院建院的第五個年頭,一系列治療數據的出爐,使得質子重離子設備成為國內各大醫學中心的“香餑餑”。據不完全統計,國內在建質子/重離子中心31家,擬建47家。

  “即便有一流的高端設備,如果缺乏專業物理師,就無法達到一流的應用效果。”上海市質子重離子醫院青年物理師趙靜芳說。比如,放療中產生的副作用,有可能是物理師治療計劃設計不夠完善,或設備質控不到位,從而導致“打靶”不夠精準。“為了確保質子重離子治療質量,一例腫瘤患者的個性化治療,從方案設計到質量控製、驗證,再到可以安全實施,至少要1-2周時間”。

  這意味著,對具有高技術水平的、非單純操作光子放療設備的放射物理師專業人才的需求進一步增大。

  “事關這個領域專業人才的職業發展,我們必須拿出決心來。”在上海市質子重離子醫院院黨委書記、副院長吳曉峰心目中,醫院的物理師隊伍培養和能力建設與臨床放療醫生同等重要。為了更好地培養國內“本土化”粒子放射物理人才,經過反複醞釀、論證,該院近期為這些青年高材生送上一份“大禮”——請經驗豐富的外籍首席物理師專家團隊擬定了五級物理師職稱等級評價體系。

  吳曉峰對這套體系進行修改時明確提出:在某個方面表現突出的高水平青年物理師,還應當予以破格提拔,“如果按照國外的人才評價模式,培養一個高級物理師至少要10-15年,對這些年輕人來說就太慢了。”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按照這套晉陞製度,醫院中、高級物理師有兩個專業側重:一是側重臨床和質控的物理師序列,二是側重技術和設備研發的物理師序列。製度對每個職稱序列、每個等級的崗位資質要求、專業能力水平、培訓及考核標準等都進行了分類量化,為物理師個人的成長成才和職業發展提供了對標,給他們吃下一顆“定心丸”。

  但目前的現實是,五級物理師職稱晉陞“糧票”目前僅停留在上海市質子重離子醫院內部。吳曉峰認為,如果從全面提升物理師專業水平,穩定和培養高素質物理人才隊伍並建立與之相適應的物理師專業技術資格(職稱)評估體系的角度考量,還需要政府相關部門也跨前一步,做更多的通盤謀劃。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燁捷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6月29日 05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