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全椒1.5億招商項目一路綠燈兩年後,遭縣政府“勸退”
2020年06月29日18:34

原標題:安徽全椒1.5億招商項目一路綠燈兩年後,遭縣政府“勸退”

2020年5月底,安徽省滁州市全椒縣一家倉庫門口,上海商人韓鎮傑面對著堆放了快3年的礦物油回收生產設備,發出陣陣歎息。這些設備已經生鏽。

2016年,韓鎮傑經全椒縣招商引資過來,準備在全椒縣建立一個年產5萬噸的再生潤滑油工廠,整個項目計劃投資1.5億元。2018年底,韓鎮傑各項手續辦妥準備入駐工業園區之際,當地政府卻一紙文函通知韓鎮傑:因“環保風險”問題,要他“主動放棄投資計劃”。

而這個被全椒縣發函稱之存在“環保風險”的項目,滁州市環保局、安徽省環保廳在複核後均認為沒有問題,滁州市環保局甚至駁斥全椒縣的做法“缺乏法律依據”。但全椒縣環保局的一位負責人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則表示,“難道上級做的決定都對嗎?”

全椒縣所在的滁州市一名處理此事的副市長專門為雙方開過協調會,認為“全椒縣政府理當執行”、“不能出爾反爾”,即便不能做也要“縣政府要拿出合法依據明確出文給企業”,然而在協調會開過後,全椒縣仍未就如何處理給出明確回覆。

另一方面,在韓鎮傑還在為環評問題與全椒縣政府交涉過程中,全椒縣卻悄然處理了當初承諾給韓鎮傑項目的46畝土地。2018年6月,全椒縣與江蘇華中氣體公司簽約,將這46畝土地給了該公司。彼時,韓鎮傑的項目正在接受安徽省環保廳的複核。

值得一提的是,在全椒縣工業用地價格翻了兩番的情況下,全椒縣政府仍以2016年給韓鎮傑8萬元一畝的超低價格,將這批土地賣給了華中氣體。

另一家公司已經拿下相關地塊開工。

一路綠燈後急踩刹車

2016年,韓鎮傑在上海從事廢礦物油再生循環利用的生意。

他告訴記者,“這樣的項目屬於環保危廢管理,在國家產業轉移指導目錄中,屬於鼓勵類產業,編號N7724。在以前,這類廢礦物油只能簡單加工成燃料油或者單脫水作調和燃料油用,我們經過多年研究,所掌握的核心技術可以從廢油回收歸類到初級生產處置到二次精製(基礎油)生產到潤滑油全系列成品,直至最後廢水、廢、氣廢渣的無害化環保處置達標。通俗理解,這些廢礦物油經過我們加工,可以製成達標柴油、減線油、瀝青或防水材料、潤滑油基礎油、全系列成品潤滑油等。”

2016年中,經人介紹,安徽全椒縣一位政府領導找到韓鎮傑。彼時,全椒縣正在全力招商引資,而韓鎮傑也有意擴張,雙方很快達成了一個在全椒縣“年產8萬噸廢礦物油回收再加工利用”的投資協議,整個項目投資1.5億元,年繳稅達1000萬。

全椒縣同時承諾,在當地的十譚現代產業園提供工業用地46畝,每畝價格為8萬元,只要韓鎮傑在規定時間內完成項目的安評、環評等後,這塊土地就可掛牌出讓。

事情剛開始很順利。

2016年10月,韓鎮傑與全椒縣簽約後,11月就在當地成立了安徽協通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協通新能源)。

之後開始了一系列相關申報工作。這中間,因安徽省環保廳暫停受理危廢環評手續半年,協通新能源直到2017年底才完成所有準備工作。

2018年4月,韓鎮傑正準備與政府商量把土地拍下來然後開始動工,全椒縣環保局卻發出一紙公函,要求協通新能源重新報批環評文件,理由是“工程分析不夠完善,汙染物產生環節分析不全面,部分汙染防治措施需要進一步論證,此外還有項目選址合理性不充分”。

這讓韓鎮傑頗感震驚。因為全椒縣環保局剛剛才批複了該項目,在批複過程中上述問題根本沒有被討論過。

溝通未果,韓鎮傑只能向全椒縣環保局申請行政複議。

2018年10月,全椒縣環保局對該份行政複議進行了批複。有意思的是,全椒縣環保局並沒有對上述“理由”作出直接回覆,而是稱因為“協通新能源未能向環保局提供公眾參與文本,無法判斷結論是否真實有效”。

事情一直拖到了2018年底,這才有了文章開頭的一幕。全椒縣政府一紙公函通知韓鎮傑,讓其“主動放棄投資計劃”。

縣環保局為何“反悔

”?

在這份公函中,全椒縣政府認為,協通新能源不能待在全椒縣的理由有三個:

一是該項目屬限製類項目,不符合其產業定位。

公函稱,滁州市環保局《關於全椒縣人民政府全椒縣化工集中區(一期)規劃環境影響報告書的審查意見》明確了全椒縣化工集中區產業定位為,“打造特色電子化學品和環保材料化工產業園區”,因此協通新能源的項目不符合這個產業定位。

記者也找到了這份意見書,但澎湃新聞記者發現,文件中的產業定位除了上面說的,後面還有一句“新型環保產品製造產業以及國家鼓勵類廢舊潤滑油再生產業”。

韓鎮傑告訴澎湃新聞,“這正是我公司所屬產業。就退一萬步說,如果我屬限製類項目,那麼我前期獲得的滁州市政府、滁州市環評函、全椒縣發改委、城鄉規劃建設局等多個部門批複函,難道是為了證明這些部門不作為嗎?”

二是,該項目存在重大環境風險。

全椒縣政府在函中稱,“該項目固體廢物數量多,處理處置難度大,同時該項目廢氣排放總量指標難以落實。”

韓鎮傑對此反問稱,“如果我的項目環保上有問題,縣環保局(一開始)為什麼要讓我的環評通過?”

對於韓鎮傑的疑問,全椒縣環保局一位負責人對澎湃新聞回應稱,“我們當時在會上提過意見,但鑒於上面的壓力,還是通過了。”

是否如該負責人所說,就在全椒縣環保局回覆了韓鎮傑的後,全椒縣政府再次向滁州市環保局就該項目提出複核。

在記者獲得的一份滁州市環保局批複文件中,市環保局對全椒縣的做法給予了措辭嚴厲的回覆稱,“該項目已依法通過我局環評審批,全椒縣政府申請對請求協通新能源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進行複核缺乏法律依據,難以實施。”

同時,滁州市環保局認為,“該項目建設符合產業政府要求、選址符合規劃要求、項目汙染防治和風險防控措施滿足現有環境管理要求。”

這個過程中,安徽省環保廳正在開展“2018年度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技術複核工作”,滁州市環保局或出於謹慎角度,還是將該項目送到了省環保廳複核。

2019年8月13日,安徽省環保廳就上述複核情況發了通報(安徽省環保廳皖環函【2019】785號文件),協通新能源的項目在複核中沒有任何問題。

不過,當記者將這兩份文件交給全椒縣環保局這位負責人看後,這位負責人表示“第一次看到”,甚至還表示,“上級的決定不一定對的。”

或許覺得用詞不當,該負責人又稱“下級不能否認上級的決定”,同時稱,“我們只是向縣政府建議,這個項目有風險。”

面對記者“如果一開始覺得有風險,不符合國家相關規範、規定,全椒縣環保局為什麼要批複同意環評”的反問,這名負責人沒有直接回應,僅表示“環評通過審批只是項目入駐我縣的條件之一,但並非通過環評審批的項目我縣必須採納”。

這名負責人之後又表示,主要是認為該項目在環評過程中存在造假,其稱“我們在事後調查中發現,環評公眾參與環節弄虛作假,因此項目環評審批過程不具合法性”。

那麼,如果涉及造假,是否有調查報告或相應的行政處罰決定?

對此,全椒縣環保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是有的,其後又稱報告丟了找不到,再三追問下,該負責人表示,這份報告是一份給滁州市環保局反映情況的。

韓鎮傑對此表示,協通新能源在2017年9月辦理環評手續時,前後三次公示公告,在法定公示期限內,沒有任何人任何單位提出異議,“而且我公司項目做的環評是請的第三方公司,按照相關規定,即便事後發現公眾參與調查表造假,也應該是處罰第三方公司,不能與項目方協通新能源掛鉤”。

一名其他城市環保系統人士在閱讀相關文件表示,“全椒縣環保局對項目環評報告書是沒有審批權的,這個權限在市局。其次,全椒縣環保局有事後監管權,在公函中也列了些數據,但這個數據並不是依據,從環保系統來說,某家企業排放存在問題,那也是要將樣品送到有資質的檢測機構後,得出嚴謹的數據才能說企業是否排放超標。最後,就是文件文末說‘我縣認為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審批過程不具合法性’,一個縣政府有什麼樣資質來質疑專業職能所做的決策決議,不能你認為是什麼就是什麼吧。”

市政府協調會未能解決問題

在韓鎮傑看來,項目被毀約,全椒縣政府是有意為之,最主要的證據就是,將承諾給自己的土地還在雙方就環評爭論時,就轉讓給了另一家公司。

2019年2月16日,全椒縣發佈《全椒縣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執行情況與2019年計劃草案相關情況》,其中就提到了要推進華中氣體等項目建設,這個項目建立的地址就是當初全椒縣與韓鎮傑簽訂投資協議所承諾給的土地。

江蘇華中氣體有限公司的官網顯示,2018年6月16日,全椒縣副縣長闞緒瑞一行5人到該公司考察指導工作,這個時間點,韓鎮傑正在申請環評行政複議階段。

也就在全椒縣副縣長闞緒瑞去華中氣體考察完後,全椒縣火速與公司達成了投資協議,而協議內容之一就是拿到這46畝土地。

2019年底,華中氣體已經在工業園區開始修建廠房等,這也意味著,韓鎮傑的項目徹底被“踢出”了全椒縣。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這個項目是新任縣長引進過來的,2018年就簽約的,當時給這塊土地的價格還是按8萬元一畝給的,但當時土地價格已經漲到30萬一畝了”。

上述知情人士所稱的新縣長2018年8月上任。

對於此說,澎湃新聞記者未能聯繫到當事人置評。

針對這一事件,滁州市政府也進行過協調。2019年9月17日,在滁州市政府的安排下,幾方進行了協調,處理此事的滁州市副市長給出了三條意見:

一是根據滁州市環保局代表彙報省環保廳文件,說明企業方環保沒有問題,滁州市環保局環評批復合法有效,全椒縣政府理當執行;

二是全椒縣政府既然把企業招來,就應對企業負責,不能出爾反爾,有一線可能都要給企業做,不能影響滁州市整體招商投資環境。

三是如果全椒縣政府不讓企業做,市里不能強行讓縣里給企業做,但縣政府要拿出合法依據明確出文給企業,企業也可以通過司法程式維權。

不過,在協調會後,全椒縣政府仍未給出合法文件給企業,只是讓企業“主動”退出。

韓鎮傑告訴澎湃新聞記者,“2017年時,我就已經購買了數千萬的設備放在全椒縣,現在這些設備仍在租的倉庫中。全椒縣政府從2018年12月28日發函到2019年9月17日市里開的協調會至今,未有相關官員與我建立溝通機製,也致使我每天都在蒙受巨大損失,目前損失已超過3000萬,或許下一步只能通過司法訴訟來解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