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冠肺炎確診逾1000萬,意味著什麼?
2020年06月29日01:04

原標題:全球新冠肺炎確診逾1000萬,意味著什麼?

  專欄

  人與疫情進入反複拉鋸膠著階段,政策選擇更應注意精準有效、張弛有度。

  北京時間6月28日下午,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佈的疫情統計數據顯示,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已超過1000萬。其中,美國的確診數超過1/4,達251萬。

  1918年大流感歷史悲劇不會重演

  確診病例破千萬,世人可以更清晰地認識到這場新冠肺炎疫情的規模和破壞力。半年多時間蔓延全球,沒有明顯的地理氣候屏障;感染千萬人,百分之五的死亡率,新冠現階段的表現,堪比1918年-1920年大流感的第一階段,感染人數低於後者,但死亡率略高。1918年大流感為禍3年、奪走了至少2500萬生命,那是一場讓人不寒而慄的歷史悲劇。

  當然,沒有理由悲觀地認定歷史正在重演。迄今為止的抗疫情況說明,100年來人類社會維護公共衛生安全的決心和能力,技術條件、國際環境今非昔比。

  1918年大流感的暴發正值一戰末期,歐洲主要國家忙於戰事,不僅未能及時應對疫情,且在其暴發初期隱瞞了相關信息——1918年大流感也並非西班牙首發,只不過在中立國的西班牙沒有新聞管製,首先公開報導了。

  今天的國際環境總體上是和平的,雖免不了個別國家甩鍋抹黑的醜態,但比起當年,國際公共衛生合作機製還在發揮作用,全球共同防控疫情是大勢。

  更重要的是,技術進步帶給了人類更多希望。最為直接的無疑是醫療技術的進步。面對神秘的1918年大流感,人們自始至終沒有找到病原體,檢測預防、有效治療更是無從談起。而這次疫情,科學家很快找到了罪魁禍首,隨著深入研究,診斷和治療方案不斷更新,大大提升了控製病毒蔓延、挽救病人生命的效率。

  在公共政策層面,得益於信息技術的革命性進步,各國政府收集和處理疫情信息的效率大大提高,為正確製定和有效執行公共政策提供了有力的支援。

  相信歷史不會重演,但也要看到歷史會“押韻”:100多年來的發展遠沒有到無所不能的程度,抗疫成功的代價依然高昂,其中的關鍵在於選擇正確的公共政策。

  疫情防控常態化高度考驗執政能力

  疫情暴發初期採取“放任”政策的意大利等西南歐國家,成為疫情重災區,就是教訓。英國也曾試圖走群體免疫路線,但國民反應激烈,加之首相染病,很快就轉向了加強管控力度的政策。由此可見,抗疫政策的有效性必須符合本國國情。

  另外一個明顯特點是,疫情之下,政策決策和執行能力對抗疫成果的影響甚至超過了科技能力。美國作為世界上科技最發達、經濟實力最雄厚的國家,在此次抗疫中的表現令人失望,主要問題就是出在了政治層面。特朗普總統本人缺乏執政經驗,初期決策遲緩猶豫,是原因之一。

  而兩黨紛爭也讓抗疫政策受到嚴重干擾。在這方面,以佩洛西為首的民主黨人也難辭其咎。特朗普要“宅家抗疫”,佩洛西呼籲上街抗疫;特朗普要復工,佩洛西又要出手阻撓。這種無原則的“對著幹”,令美國抗疫失去了準星。

  與之相比,日本政府的抗疫政策由鬆到緊,還有奧運因素的干擾,但基本上保持了朝野一致的政治團結,發揮了正常水準。

  各國的國情不同,抗疫政策的選擇要綜合考慮經濟實力、國民心理、政治環境等因素,稍有不慎就可能付出慘重代價。而總結迄今為止的各國抗疫得失,則是為了面對疫情後續發展做出正確決策找到準星。

  這樣百年一遇的全球疫情,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結束——黑死病、霍亂反複折騰了百年以上,1918年大流感流行了3年左右。新冠肺炎疫情的長期化將是人類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威脅,決不能掉以輕心。

  根本解決疫情,只能是疫苗和特效藥研發成功。而在此之前,全球累計確診病例超1000萬,很可能意味著人與疫情將進入反複拉鋸的膠著階段,政策選擇應注意精準有效、張弛有度——既要強化局部的重點防控,又要兼顧經濟民生的正常運作。這將會高度考驗各國執政者的決策能力。

  在疫情期間保持社會穩定尤為重要,這需要各國社會各方團結合作,尤其是要做好充分準備防止疫情在今冬第二波暴發。各國需利用夏季窗口期,盡快達成抗疫共識並建立完備的應急預案,避免再一次措手不及。

  新冠肺炎疫情不會是人類社會的末日,但是全人類還要在疫情的陰影下負重前行,直至科技的曙光在天際亮起。

  □關不羽(專欄作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