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稅|補稅冷冰冰,請讓納稅人感受更多的稅之溫情
2020年06月29日21:04

原標題:中國的稅|補稅冷冰冰,請讓納稅人感受更多的稅之溫情

6月30日,個人所得稅申報截止日。這一天,對需要補稅的個人來說,是個重要的日子。滯納金、納稅信用等等一系列關聯的事都可能因不能及時補稅而發生。

突然接到需要補稅的電話通知。很是納悶,以及選擇了最笨的個人所得稅App預設申報方式並補了稅,怎麼還需要再次補稅?通知說勞務報酬、稿酬等需要手工導入,才能計算準確。經這提醒,我才想起之前按照個稅App預設登錄時就有需要更新數據的提醒。我還以為只要重新啟動,就可以自動導入相關數據。

原來,App的設計沒那麼“聰明”。我不明白:既然有App補稅的傻瓜選項,為什麼還要採取手工導入?那些數據App上都有,為什麼就不能不預設直接計算呢?App這樣的設計太不友好了!

既然有這樣的手工選項,那麼由於扣繳義務人導致的工資、薪金所得分類錯誤,為什麼就不能直接在個人所得稅App上手工調整呢?我以為,更需要手工調整的,是那些可以自助改變分類的按鈕。工資、薪金所得分類錯誤,直接導致20%的此類收入多計稅。當然,分類問題有線下的解決渠道,比較麻煩,但既然App可以解決,那麼為什麼就不能通過App直接修改呢?這對納稅人來說,方便很多,而且可以更輕鬆地準確完成納稅義務。對稅務部門來說,也可以減少登門辦稅的工作量,疫情期間不接觸辦稅也是優化納稅服務的要求。技術上改進很簡單,

希望個稅App的補丁盡快打上,以方便個人通過App辦理相關的所得分類變更手續並獲得應有的退稅。

今年的個稅補稅有點難。多數行業受到疫情影響,個人收入也相應受到影響。雖然說這是就去年的所得進行彙算清繳,但到手的收入或者已經花掉,或者還得準備未來過緊日子用,補稅增加的負擔,不是所有個人都有能力承受。在短期內籌集補稅款,我相信多數人有辦法,但還是有些人需要費心費力。對已經補過一次稅款,以為已經完成納稅義務的個人來說,再導入數據,補一次稅款,確實有點睏難。如果需要補的稅款較多,那麼個人可能更多感受到的是稅之冷。

被通知還要補稅到30日的截止日,很短的時間內,我別無選擇,最後通過信用卡支付了新的補稅款。我想,

對那些6月30日不能補足稅款的個人,稅務部門能不能適當遞延或根據情況減免一些呢?畢竟今年大不同於以前。

稅法規定了稅務局和納稅人都應該遵守,這沒有任何問題,但稅製的執行可以不那麼冷冰冰。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是稅收。稅收事務之於國家治理,就不能不多考慮社會因素。

疫情所帶來的情況變化,整個社會都在大規模減稅降費,個人補稅能不能適當給點緩衝期或減免呢?我想從國家治理的靈活性來看,有這個必要,而且有這個可能,畢竟個稅收入占稅收收入之比總體上較低。

最近,有地方下達稅收任務,讓企業繳納“過頭稅”。(過頭稅是指稅務部門為完成稅收計劃任務而向納稅人多徵稅和提前徵稅。過頭稅加重納稅人的負擔。有點魔幻的過頭稅如電影《讓子彈飛》中鵝城的稅,縣長提前收了90年的稅。)這實屬不應該,明顯不符合國家稅務總局的要求,事實上也得到了國家有關方面的糾正。身子進入新時代,思想還停留在過去那種按稅收計劃任務徵稅的時代,這怎麼可能帶來稅收的現代化呢?

須知,

沒有企業,沒有市場主體,稅收收入就沒有了源頭。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如何操作?治稅還是要從培育稅源抓起。理想的社會應該是稅源豐富稅負輕的社會。

再想到有地方借助電商平台,要求相關企業補足之前未充分繳納的電子商務交易未申報稅款。在這個互聯網上,任何人都無處藏身的時代,每一筆電商交易都可以被挖掘出來,補稅依據的獲取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稅務操作就這麼簡單嗎?稅務在國家治理中,需要服務於政策需要。舉國上下在落實“六保”,如果企業因此倒了,那麼保市場主體、保居民就業工作都會受到影響,相應地,居民通過就業解決基本民生問題也會受到影響。一系列連鎖反應,決定了稅務操作需要和下棋一樣,走一步看三步。局部正確,可能從整體上看是錯了。特別是,由於本來對中小微企業就有各種減免稅政策,再加上較高的增值稅起征點,

即使那些電子商務交易數據挖掘出來,所要補繳的稅也不見得多,但因補稅而引起的社會影響,可能就得不償失。

稅收的現代化不是一蹴而就的。形式上的稅收製度現代化不難。難的是骨子裡徵納雙方的現代稅收理念。個稅繳納本來所建立起的是稅務機構和自然人納稅人之間的聯繫,但現實仍然是稅務機構通過單位(就業機構)找人,這說明自然人稅收管理的現代化還有待時日。

納稅是每個公民的應盡義務。即使有再大的困難,個人都應該努力克服,去完成公民的義務。但

一個現代化的社會,徵稅方以及相關的政策製定者,也應該有因應形勢變化的準備,讓納稅人在納稅的同時,感受到更多的個性化服務和稅之溫情。

(本篇為澎湃商學院獨家專欄“中國的稅”系列之二十七,作者楊誌勇為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