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唯一500年興盛不衰商幫:潮汕商幫為何盛產首富?
2020年06月29日09:34

原標題:中國唯一500年興盛不衰商幫:潮汕商幫為何盛產首富?

原創 最愛君 最愛歷史 來自專輯中國商幫

當黃光裕假釋出獄,很少人意識到,這位出生於廣東汕頭的前首富,他背後鼎立著的,是一個默默無言的商幫。

俗話說,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有錢賺的地方就有潮商。

作為李嘉誠、黃光裕和馬化騰的故鄉,潮汕地區在地圖上就是祖國東南沿海一個狹小的帶子,自古就是“省尾國角”,邊緣得不能再邊緣。

就是這麼一個小角落,走出去的商人群體卻聲名極盛,財大氣粗。

在潮商最鼎盛的時期,香港股市40%的市值為潮汕人所有。東南亞、歐美各地華人首富幾乎全部是潮汕人。在泰國,潮人達到500多萬,掌控著泰國的主要經濟命脈···

潮汕人做生意這麼在行,好像天生的,原因是什麼?吃苦耐勞,勤勞勇敢,甚至喝工夫茶什麼的,都被當作潮商成功的基因。聽著就感覺很不著調。

還有其他各種原因,最愛君不一一列舉了,有的確實說的很有道理,但有的純屬外地人臆想出來強加給潮商的優良品質。

其實,做生意最講究傳統。找原因,去歷史上找,基本錯不了。

▲潮汕商幫一般指原潮州府所轄八縣(潮安、潮陽、揭陽、澄海、普寧、饒平、惠來、豐順)的商人群體。現為汕頭、潮州、揭陽3市及劃歸梅州的豐順等。

1

澄海人林道乾是個傳奇人物。他的生卒年不詳,大抵活躍在明嘉靖後期,公元1550年以後。

明朝中葉厲行海禁,片板不準入海。對於賴海為生的潮商而言,就是絕了生路。

要活,就得跟朝廷對著幹。

整個明朝,潮州府轄下各縣出了許多亦盜亦商的人物。他們擁有私人武裝,甚至佯裝成倭寇,照樣做著通番生意。

▲明代東南沿海倭寇其實多為“自己人”。

林道乾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少時務農,曾任潮州府小吏,因不滿禁海政策,索性辭了職,專營大米貿易,往返暹羅。相傳他與暹羅王歃血為盟,情義深篤。

後被朝廷擄獲,誣良為盜。林道乾一怒之下,乾脆做了海盜,存心跟朝廷對著幹。他以重金招募船員,一人給銀一兩,自己出任舶主,統率白艚船100餘艘,船員數千人,組成龐大船隊出洋貿易,橫行海上三十年。

他以武力反抗官軍的追捕,以武力保護自己的走私貿易,不接受官府的管束,甚至“攻城陷邑,殺戮官吏,朝廷為之旰食”。

後來,他又主動接受朝廷招安,幫助地方官軍平定叛民。然後自恃有功,大建宮室苑囿,出入、穿著都跟王侯公卿看齊。

他的威名甚至驚動了張居正。張居正去信廣東巡撫熊桴,要他注意約束林道乾,如其不受管束,就加個賊名除掉而後快。

林道乾知道官場中人始終容不下他,於是率眾再次出走異國,移民暹羅南部之北大年港,受到北大年王的熱情禮遇。北大年王並把自己的部分封地劃給林道乾。

林道乾感慨不已,仰天長歎:“道不行,乘桴浮於海。”於是下令放下武器,所屬人等,改盜為民,自號“客長”。

林道乾死後,泰國人民為了紀念他的功績,把北大年港改名為“道乾港”。

他的獨立自主精神得到明代著名思想家李贄的讚揚。李贄在《焚書》中稱讚林道乾“稱王稱霸,眾願歸之,不肯背離,其才氣過人,膽氣壓於群類”。

當其時,潮州大商人多屬於這類人——亦盜亦商。長期的海寇商人活動,使海寇商人的獨立自主意識浸淫後世,成為潮商的一種重要精神特徵。

後來的潮商,身上表現出來的開拓與冒險精神,以及不像晉商、徽商那麼貼緊官府,都可以從林道乾們身上找到原因。

2

大約在林道乾活躍的時代,潮州商幫已經形成。

土狹民稠,基本是中國各大商幫形成的地理因素。潮汕人向海外與內地經商的傳統,與當地山多耕地少,且耕地較為貧瘠有關。整個潮汕地區面積僅1萬平方公里左右,人口1千多萬,土地有限而人口日增,又加以風災、水災頻繁,迫使潮汕人向外謀發展。

在傳統社會,士農工商,等級有別。但凡有點出路,種地也好,不會去經商。到了明代中後期,資本主義萌芽,商人在現實生活中的地位明顯提升,但仍遠遠不如讀書做官出路好。

可以說,首富都是被逼出來的。

▲清雍正以後,潮汕人搭乘紅頭船出洋經商,蔚然成風。(電腦複原圖)

在清代的國內市場上,潮商已可媲美徽商和晉商。他們多年從事的季節性海運貿易,使潮州貨享譽大江南北,其中三種土產最出名: 潮白(蔗汁熬成的白糖),潮藍(揚州染房使用的藍色染料),以及潮煙(用澤蘭子拌製而成專供吸水煙之用的皮絲煙)。

近代以前,這些潮州貨都是名優產品。

嘉慶《澄海縣誌》記載:“邑之富商巨賈,當糖盛熟時,持重貲往各鄉買糖,或先放賬糖寮,至期收之。有自行貨者,有居以待價者,候三四月好南風,租舶艚船裝所貨糖包,由海道上蘇州、天津。至秋東北風起,販棉花、色布回邑,下通雷、瓊等府,一來一往,獲息幾倍,以此起家者甚多。”

一年之中,兩次季風,北上南下,一來一往,就賺了大錢。這種不事生產、低買高賣的貿易風格,堪稱潮商發家的看家本領。

▲廣州的潮州會館,現僅存中堂和禮亭。

舊上海的潮糖雜貨業基本被潮人壟斷,所以上海的潮糖雜貨業同業公會既是同鄉團體,又是同業團體。其中一部分潮商後來轉為進出口業。

潮商另一個較集中的行業是典押業。1930年代,上海的典押業中“十之八九為潮州幫”。時任上海潮州會館董事郭富生之子郭啟東說,上海全市約有800家押質鋪,翁姓潮州人開的就占300家,其中最多的一個姓翁的潮州人開了21家。

在潮州幫的極盛時代,上海銀錢業中,潮州人已經不輸寧(波)紹(興)幫,幾乎操有金融界一半勢力。

潮州煙土商在晚清民初也一度壟斷了上海的鴉片生意,誕生了一批潮州富商。杜月笙未發跡時,想進入鴉片買賣行業,所以跟潮州煙土行老闆很親近。潮州大煙土商陳玉亭50歲生日,杜月笙還上門拜壽。

徐珂在《清稗類鈔》中感慨“潮人善經商”,其他地方人尤不可及的是,潮人的商業冒險精神。一旦認定了有利可圖,就傾家投入,賭贏了立馬成巨商富賈。

3

潮商很長時間內信奉悶聲發大財。黃光裕成為全國首富那年,直接說出心聲:胡潤富豪榜是通緝令,誰上誰倒霉。

有人說是一語成讖。但不可否認,明清以來,低調就是潮商的共識。

所以,以前人們說起商幫,總是言必稱徽商、晉商,很少念叨潮商。

潮商的發家路徑與微商、晉商截然不同。從林道乾時代的海商集團開始,他們就與官府朝廷保持距離,甚至不惜以對抗的姿態遊走在灰色地帶,求取財富。

徽商、晉商則以紅頂商人、禦用商人聞名,全身心擁抱權力,利用權力為其商業經營謀取利益。可以說,這兩個商幫的繁盛都是權力的結晶。他們發家的鹽、茶專賣均由國家壟斷,因而必須維持與官府朝廷的特殊關係,把生意做成了“官商經濟”。

晉商創辦的票號——中國最早的銀行,一度使其有能力壟斷全國金融業的大半壁江山。然而,票號的大客戶無一不是清政府,為清軍餉銀的解運和墊款彙兌提供服務。

當清政府走到盡頭,依附其上的微晉二商幫亦隨之沒落。這就是過度依賴權力經商的風險。

▲紅頂商人胡雪巖是徽商的典型代表,威風時堪稱晚清首富,最後被革職抄家,鬱鬱而終。

這些風險,潮商天然具有免疫力。

辛亥革命後,汕頭和平光複。革命軍首領張醁村被廣東當局委任為第四軍司令,統領潮汕地區。潮汕紳商並不接受這名客籍首領,認為他不能代表潮商的利益,也沒能力整合地方軍民。

於是,潮汕商人公然抗命,採取自保行動扶植代表自己利益的軍隊。汕頭商人率先聯合香港潮商呈請廣東都督陳炯明撤換張醁村,由陳宏萼另組正式軍隊。

陳宏萼為澄海人,符合潮商自治的利益訴求。

陳炯明同意潮商訴求,抗命成功了。

1912年3月,惠軍統領林激真悍然率部來汕,陳宏萼軍隊敗逃。林軍隨後一番搶掠,商人損失慘重。當地紳商遂再次請援旅外潮商群體。各地潮商會館、公所於是致電孫中山、袁世凱、黃興等,向陳炯明施壓,要其出兵平亂。

此時,陳炯明部雖正與民軍王和順部在廣州打得如火如荼,但面對海內外潮商團體的共同呼籲,對潮汕危局不得不予以重視,調派吳祥達率部蒞汕驅趕林激真。

潮商善於與官方博弈,由此可見。

這種距離感,使得潮商無法像微商、晉商一樣嚐遍權力的甜頭,但也使得潮商避免了後二者隨權力更替而起落的命運。

▲李嘉誠是當代潮商的傑出代表。潮汕俗語“富過李嘉誠”形容一個人有錢。

經過500年的商業洗禮,潮商發展成為中國實力最大、影響最深遠,而且是唯一沒有斷代的大商幫,是華人世界中最富有的族群。

黃光裕的牢獄之災,說到底還是因為沒能守住潮商遠離權力的傳統。

其實,用一個最著名潮商的名字,足以揭示潮商興旺500年的密碼。那就是:產品一定要“嘉”,做人一定要“誠”。

除此,潮商的成功並無秘訣。

參考文獻:

1.黃挺、陳利江:《潮州商幫》,暨南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

2.張海鵬、張海瀛主編:《中國十大商幫》,黃山書社1993年版

3.郭啟東口述、宋鑽友整理:《舊上海潮商瑣談》,載《史林》2004年增刊

4.朱英、朱慶:《民國時期潮汕商人的跨域互動及其影響》,載《福建論壇·人文社會科學版》2016年第7期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新人文浪潮計劃簽約賬號【最愛歷史】原創內容,未經賬號授權,禁止隨意轉載。

原標題:《中國唯一500年興盛不衰商幫:潮汕商幫為何盛產首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