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精神病》又見“肉食女”,韓劇要變天?丨娛論
2020年06月29日13:59

原標題:《雖然是精神病》又見“肉食女”,韓劇要變天?丨娛論

近期的大勢韓劇非《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莫屬。該劇由退伍不久的人氣韓星金秀賢以及備受關注的潛力女演員徐睿知擔綱主演,因而在社交網絡上頗受關注。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男女主角。

平心而論,該劇在劇情及演技上並無過人之處,它的主要賣點在於人設:例如,女主高文英雖然事業極其成功,但卻是位性格孤僻、童年遭受過心理創傷的“暗黑系女作家”。在她與男主的感情線中,開啟了積極主動的“肉食女”進攻模式,甚至出現了向男主直接發問“你想要跟我睡一覺嗎”的名場面,#高文英硬核式表白#得以上榜。在這幾年,像她一樣主動出擊,把慾望寫在臉上的韓劇女主角越來越多了。

“肉食女”一詞起源於日本,形容的是那些像“肉食動物”一樣,聰明有個性、開放有活力、注重慾望體驗、在感情中懂得主動出擊的女生。日本文藝作品有塑造女性類型的傳統,和“惡女”、“魔女”一樣,“肉食女”的概念很快在影視作品中風靡。知名日劇《晝顏》中的出軌少婦利佳子,從某種程度上就是“肉食女”的典型。

日劇《晝顏》中的利佳子。

和日劇的百卉千葩不同,韓劇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為了表達出極致浪漫化的愛情內核,在女性形象的塑造上往往更熱衷於溫柔矜持、單純被動的“草食系傻白甜”。後者給觀眾營造的幻夢也十分受用——不用付出努力,就有高大帥氣多金的完美男主對你死心塌地,有幾人能拒絕這種共情呢?

事實上,2012-2015年間,韓劇在女性角色的塑造上掀起過一股反套路的浪潮。這股浪潮中,包括《野王》《需要浪漫》系列等韓劇中的女主角就漸漸有了“肉食女”的影子:她們往往擁有良好的受教育水平和經濟收入,社會地位高,美貌、心機與智慧並存。

《野王》的“非典型性女主”。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總是備受質疑。彼時觀眾對於“非典型性女主”並不買賬,這其中有人物類型陌生化的緣故,同時這些劇集在設定上往往步子邁得過大,塑造出的女性角色攻擊性過強,造成了觀眾的逆反心理。例如《野王》中,由秀愛飾演的女主竟然是不折不扣的“大反派”,將慾望明明白白地寫在臉上。

“肉食女”在韓劇中取得的第一次小勝利,是2015年的《哦我的鬼神大人》。它的成功之處在於選角和人物弧光——飾演“肉食女”羅奉仙的樸寶英長相清純可愛,毫無攻擊性,人物形象與其正視慾望、追求愛情的性格形成了一種微妙而有力的反差。不僅如此,奉仙由起初的軟弱到後來的勇敢,這種轉變過程與弧光營造,也讓“肉食女”的存在變得合理且易於接受。

《哦我的鬼神大人》海報。

自2016年起,“肉食女”在韓劇中的出現頻率逐漸增加。代表作便是《今生是第一次》《請輸入搜索詞WWW》兩部熱門韓劇。尤其是被譽為“韓版《傲骨之戰》”的《請輸入搜索詞WWW》,女主竟然和男主玩起了愛情推拉遊戲,劇情張力十足。更有甚者,今年口碑不錯的“小甜劇”《天氣好的話我會去找你》,也大膽地給女主安了個“要自己乘風破浪,不要王子從天而降”的性格。

“肉食女”的出現,表面上是韓劇全球化、多元化的顯著特徵之一,象徵著韓劇的百花齊放與欣欣向榮;但從隱性層面來看,其背景和出現原因卻耐人尋味:長久以來韓國女性慾望的失聲、女性社會地位的邊緣化,隨著近幾年東亞社會女性平權意識的覺醒與平權運動的崛起,與作為情感載體的影視作品一經碰撞融合,便產生了迅疾的改變與巨大的威力。

《請輸入搜索詞WWW》男女主角。

這其中也藏著深深的隱憂——韓劇高度市場導向,觀眾越喜歡某一類型,其出現的次數就越多——這些劇集所主張的,是觀眾最讚成的主張,它所教育的,恰恰可能是不需要教育的女性。

正如《乘風破浪的姐姐》中那首改編的《蘭花草》所唱,“我慕天地廣,花語意鏗鏘”——如果說,以“肉食女”為代表的韓劇多元化現象,給女性提供了天地廣的視野,那麼如何在廣闊天地裡真正讓鏗鏘玫瑰盛開,我們還需要回到現實生活中謙卑地去思考與尋找。

□沈持盈(劇評人)

新京報編輯 吳龍珍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