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P主的賺錢之路:平台補貼是零花錢,廣告價根據粉絲量“明碼標”
2020年06月28日11:31

  作者/ 陳潔 康婉瑩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王群(化名)還記得她將第一條視頻上傳到小紅書的時候,是在今年2月份。

  她之前在廣州,自述“吃美食吃胖了”,差不多快130斤,加之疫情的緣故,就想著利用這個時間,一方面記錄自己的減肥和生活,另一方面本身就具備剪輯這些技術,就想實驗一下,萬一火了呢?

  就這樣,她就踏上了UP主(uploader)之路。

  王群是幸運的,儘管做UP主不到半年,但在小紅書上的粉絲量已經超過1萬人。“大概是8000到1萬粉絲量的時候,就不斷有人來找我發廣告了,但是我也是有選擇性的。跟我分享的內容相關,符合我受眾的需求,我才會去考慮要不要接這個廣告。”

  她坦言,純粹的“為愛發電”很難長期堅持。“所有的人都會面臨經濟上的選擇,我感覺不存在那種純粹的。就算是李子柒,你想想她是不是後面還有著很多工廠,淘寶店,她需要你為這種美好的東西去買單。”

  “平台補貼就像零花錢”

  要問起UP主的變現方式,在B站上擁有超過50萬粉絲的林煜(化名)很有發言權。

  她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她們團隊收入來源主要是廣告、電商、平台扶持。她主要做美妝博主,所在的領域容易變現,因此收入的第一來源是廣告,其次是電商賣貨,“平台補貼就像零花錢,有好過沒有。”

  截止到目前,林煜的入行之路已經走了三年,最初,還是一個“就業變創業”的故事。她表示,在2017年年中,需要在外面找工作。考慮之前實習過一些工作,明白了如何利用有限的時間去創造最大化的價值,加上對這個行業感興趣,專業也對口,她就決定入行“試水”。

  在做了一段時間之後,林煜獲得了非常豐厚的回報。她表示,作為UP主,盈利情況得根據商業化的程度來定,同領域同量級的UP主如果商業化程度很高的話,一年大概是可以做到1200萬以上的營收。

  她們的客戶是基本所有一二線美妝時尚品牌,例如:Dior、Chanel、蘭蔻等等,以及國內知名的4A廣告媒介公司。

  那麼,作為最重要的廣告收入,林煜究竟可以拿到多少錢?

  對此,她並沒有細說。不過,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其他渠道獲得了一份微博的廣告商報價,裡面的微博粉絲數從最低5萬到上千萬不等,當然價格也各不相同。

  以一位粉絲量5萬的美妝博主來看,報價有直髮價、轉發價、原創9圖文、原創長圖文、原創視頻5類,分別為3070元、2050元、33400元、33400元和44500元。

  值得注意的是,儘管粉絲量有所不同,很多人的報價基本上就是拿到這一檔次,算是微博中的廣告收入“相對低檔”。而一些微博的廣告收入更高,甚至轉發價都有超過3萬元的,和上面這位美妝博主的轉發價格差距15倍,不過卻並不完全以粉絲量為最關鍵的“決定量”。但是,如果粉絲量超過100萬,就普遍能拿到更高價格。

  一位時尚公眾號的實習編輯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現在市場上自媒體的價格都是明碼標價,不同粉絲量的商單價格差異還蠻大的,大號的波動更大。品牌方、折扣力度、轉化量、銷售量的影響也很大,主要還是看廣告主想做什麼效果。

  “我是被投放方,如果要選擇的話。一般會看你的自媒體的調性和內容是不是和品牌相符,比如說我的公眾號是時尚生活方向的,偏高端向。所以彩妝大牌,奢侈品,還有生活方向的產品會多一點,然後我們也會反向對品牌產品進行選擇,因為要把控品質。”她表示。

  此外,還要看轉化量,廣告商當然很關注這一篇文章發出去能帶來多少的轉化量。“當然乙方價格也很重要,但因為我們是高端的,所以那些品牌來找我們都不差錢。”

  和他們相比,王群的廣告費用就有點“小打小鬧”,她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在1萬多粉絲量的基礎上,她接一條視頻廣告的話,可能是800塊錢,此外再送產品之類的,差不多就價值1000元。

  “但是如果現在粉絲漲到10萬了,甚至更多,它對應的金額肯定也是翻倍上漲的。我之前跟一個比較大的博主交流過,他應該有10萬多粉絲,他接一條視頻廣告的話就是5000,每天都會有人去給你發消息,你要對他們進行篩選,想想它的價值應該是很可觀的。”她表示。

  平台優劣之辨

  王群發現,不同的領域,變現的能力差別很大。之前有過一款護膚品找過她,同時他們也找了小紅書另外一個幾十萬粉絲的博主,就會發現這種美妝品類的變現相對來說就會更加容易些,畢竟消費群體更廣,產品又太多。

  然而,平台對他們“變現”的影響也同樣不可忽視。

  林煜表示,她之所以長期在B站待著,是因為這個平台更看重內容的質量,社區氛圍也是其他平台暫時不能比的。

  一開始,林煜是一個人做,在粉絲量漲起來之後,已經有一個團隊合作,有負責內容(策劃、剪輯),有負責運營(增長、留存、分發),有負責商務合作,有負責長遠規劃的。

  王群則在小紅書之外涉足了抖音,但她認為,來小紅書的人跟去抖音的人,包括去快手的人,目的其實是不一樣的。

  “快手的主陣地可能是在北方,比較偏大眾化,搞怪化,比較接地氣。抖音就是全民化,但如果你現在從一個平民號開始做抖音的話,火的幾率太小了,跟剛開始做抖音的其實是差別特別大的。尤其是抖音現在不愁流量和用戶,所以說如果你想火是需要花錢的。”她這樣描述對不同平台的理解。

  但是,她認為抖音比較適合那種爆火性強的內容,一些很另類很吸引人的眼球的內容,一下子就火爆了。但它有時段性的,不會讓一個人火爆太長時間。相對來說,小紅書是一個一直不太火爆的平台,大家去小紅書都是有目的性的想去獲取知識的。

  上述公眾號的實習編輯則認為,每個平台的受眾群體、風格、作用都不一樣。微信屬於強關係的網絡,而且定向性非常強。而且公眾號以文字為主,這就意味著了很多公眾號,它的受眾是有限製的,文化水平也好,文章風格也好,限製度會比較強。但很多看公眾號的相對理性,很多時候它是直接引流的。

  而b站它以視頻為主,年輕化程度非常強,玩法也不一樣。像有一些產品它會選擇B站投放,有一些產品它壓根就不會去考慮B站,因為那個群體根本就它消費不了,或者不是受眾對象。

  這就導致廣告投放的不同,每個平台UP主的賺錢之路也有所不同。王群表示,她未來會涉足B站,以後發展肯定是多平台發展,不會純粹“為愛發電”。

  “有些可能本來一開始是沒想這麼多,但是一旦開始有變現途徑之後,就會變現。其實我現在特別能夠理解這種變化,因為你想,坐擁六七十萬的粉絲,有人拿著錢去找你,說你只要幫我出一條視頻,我可以給你這些錢,換任何一個人,我感覺對這個真的會心動。”她說。

  王群認為,說到底,這個也是一個工作,也是一份職業,不可能要求別人純粹“為愛發電”,因為做視頻付出了很多,如果說一點回報都沒有的話,很難堅持。

  林煜也認為,一開始沒有粉絲基礎或者公司團隊培養,當然就是“用愛發電”,因為做視頻在許多個人UP主身上是基於興趣去初步嚐試,但隨著時間推移如果這份興趣一直得不到價值反饋,絕大部分人因為生存問題會放棄“用愛發電”,除非平台的補貼政策進一步加大,所以目前考慮變現是符合邏輯的。

  (作者:陳潔,實習生康婉瑩 編輯:周上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