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億國資投入如今卻掏不起水電費?實地調查賽麟汽車如皋兩工廠現狀
2020年06月28日13:03

原標題:數十億國資投入如今卻掏不起水電費?實地調查賽麟汽車如皋兩工廠現狀

號稱投資百億元、產值兩千億元的賽麟汽車,竟然連水電費都交不起了。

6月23日,南通市中院一紙查封公告,將江蘇賽麟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賽麟汽車”)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資產進行查封。

消息一出,網友一邊努力回憶這家“名不見經傳”的造車新勢力,一邊為其被舉報涉嫌“騙取國資數十億”的傳聞所震驚。

令人震驚的不止如此。6月25日,上證報記者奔赴位於江蘇如皋市(南通市代管)經濟開發區的賽麟汽車兩個製造工廠——賽麟汽車一廠(下稱“賽麟工廠”)和賽麟汽車二廠(下稱“邁邁工廠”),發現這裏早在6月16日就被南通中院查封,並因拖欠水電費而被貼了催繳單。

兩個工廠均已人去樓空,或許是因為查封突然,員工的飲水杯還放在生產線一旁的桌子上。廠房外,近千輛“邁邁”堆積停放,車與車之間已經蜘蛛結網生塵埃,刹車片表面鏽跡斑斑。

與蔚來、小鵬等造車新勢力相比,賽麟汽車頗為另類:其號稱打造全球超跑,卻在鳥巢發佈了一款“老頭樂”;宣佈投資百億元,卻連“老頭樂”都賣不出去幾輛。

如今,賽麟汽車的國資股東南通嘉禾出手,訴諸法律途徑查封公司諸多資產,讓這個曾經很光鮮的造車項目橫生變數。

事情真相究竟怎樣?

看了上證報記者發去的採訪提綱,賽麟汽車董事長王曉麟通過微信回覆稱,今日(6月28日)將在如皋市的時代大廈舉行公司股東會,屆時他本人會以視頻方式參加。

弔詭的是,時代大廈正是“拿起法律武器”的南通嘉禾的辦公地。

工廠早被查封

即將停水斷電

從如皋市花城大道向西拐入301縣道,一塊寫有“聯合國氫經濟示範城市、江蘇省新能源汽車產業集群”的巨大招牌豎立在路邊。不遠處,賽麟工廠碩大的白色車間映入眼簾,車間外立面上點綴的紅色裝飾線條尤為醒目。

園區內有陸地方舟、楓盛汽車、青年汽車、賽麟汽車等 拍攝:周健

沿著301縣道繼續行駛1.4公里,記者到達賽麟工廠,沿途經過了陸地方舟、楓盛汽車、青年汽車等多個整車製造基地。

賽麟工廠一名保安告訴上證報記者,目前除了留守的三名保安,工廠已經空無一人。至於賽麟工廠的運營情況,該保安表示,自己是第三方委派的員工,並不知曉具體情況。

賽麟工廠正大門 拍攝:周健

在賽麟工廠門衛室的玻璃窗上,記者看到一張南通中院出具的查封公告,落款日期為6月16日。

黏貼於玻璃窗上的查封公告 拍攝:周健

公告內容顯示,南通中院在執行南通嘉禾作為申請人,賽麟汽車等5家企業作為被申請人的保全(企業借貸糾紛)案件,依法對賽麟汽車廠區內的廠房等進行了查封。

記者隨後在邁邁工廠也看到同一案由和落款日期的查封公告。 這意味著,在6月23日查封賽麟汽車上海分公司的前一週,南通中院已經查封了賽麟汽車在當地的兩個工廠。

除查封公告外,賽麟工廠的大門處還張貼著如皋自來水廠、供電公司出具的催繳通知單和停電通知書,落款日期分別為6月23日和6月24日。

張貼的停電通知書 拍攝:周健

催繳通知單顯示,賽麟汽車(鎮南村)欠水費19643.61元,逾期不繳將拆表停水;停電通知書明確要求賽麟汽車在6月28日前繳清276929.22元的欠費,若未能按期結清,將從6月29日起中止供電。

考慮到水電費從拖欠到催繳有一定的時間間隔,賽麟汽車或許在一兩個月之前就無法支付水電費,如今已經到了要被拆表的境地。

進度大幅拖延

員工倉促離廠

賽麟汽車一度銳氣逼人。2019年7月20日,賽麟汽車在北京鳥巢召開“賽麟之夜”發佈會,邀請傑森·斯坦森、吳亦凡等明星現場站台。

在這場打著“全球超跑典範”旗號的發佈會上,賽麟汽車卻向公眾推出了一款名為“邁邁”的微型電動車,從尺寸、巡航、動力等各方面來看,都與超跑不沾邊,更像是穿梭於大街小巷的“老頭樂”。

鮮明的對比也出現在了賽麟汽車位於如皋市的兩個公司身上。

先看賽麟工廠,現場除了鳥叫聲,空無一人的廠區格外寂靜。據當地媒體此前報導,賽麟工廠項目總投資規模為178億元,其中第一期投資60億元,占地面積958畝,建設面積達23萬平方米。

賽麟工廠內大致可以分為衝壓、焊裝、塗裝、總裝、交驗等車間,辦公樓、食堂、試車場等相關設施也一應俱全。

從現場設備來看,賽麟工廠的自動化水平較高,且大部分已完成安裝。 整個流水線採用了高速滾床,車間與車間之間建有連廊;焊裝車間內,百餘台KUKA(庫卡)機械手臂靜靜矗立的場景蔚為壯觀;總裝車間內,流水線上佈滿可升降的電動自行吊具,數台AVG停放一旁。

焊裝車間內林立的KUKA機械手臂 拍攝:周健

總裝車間的一角,停放有兩輛貼有偽裝紙的SUV,疑似賽麟汽車的“邁客”車型。從車窗看進去,內飾齊全,旋鈕式檔位和中控大屏幕頗為吸引人。 奇怪的是,一輛全新的福特探險者停放在一旁,其中控和前保險被整體拆下,不知所蹤。

總裝車間一角 拍攝:周健

塗裝車間現場遺留的一份塗裝車間設備問題清單顯示,部分問題在2019年11月得到解決並形成閉環。同時,調試計劃表上,電泳、前處理的調試計劃從2019年12月23日開始,於2020年2月29日完成。

員工遺留在現場的水杯、紙質材料等 拍攝:周健

有些車間已進入調試階段,可有些車間卻還沒動工。上證報記者發現,在廠區內還有一塊被藍色鐵皮圍住的施工區域。 據施工銘牌,此處為賽麟汽車發動機曲軸項目,該項目引起美國賽麟公司自主研發的整套發動機及零部件技術,原計劃在2018年10月正式動工,建設週期10個月,於2019年8月建成投產。

無明顯進展的發動機曲軸項目 拍攝:周健

然而,目前該項目內已雜草叢生,近乎人高,若不細看,很難發現被雜草遮蔽的地基和鋼筋。

邁邁資質屬於“青年汽車”?

賽麟工廠在調試階段就被查封了,那廠房旁邊停放的近千輛“邁邁”從何而來?答案是:邁邁工廠。 不過,和賽麟工廠的現代化和自動化比起來,邁邁工廠幾乎是個“手工作坊”。 不大的廠區內排列著6間難言高大上的車間,其中,兩間是“邁邁”的生產車間,兩間是用於存放車身、零部件的倉庫,另外兩間只建成了鋼結構,內部還是一片狼藉。

根據公司此前披露,賽麟汽車唯一在售的一款車型名為“邁邁”。這是一款NEDC標準下最大續航里程可達305千米的A00級電動車,賽麟汽車稱其為“城市電動小跑車”。

可只要看到實車便知,邁邁更像是一台“老頭樂”。

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賽麟工廠仍在調試,而邁邁工廠像個手工作坊,卻能產出近千輛汽車,畢竟,“老頭樂”壓根不需要現代化的汽車流水線。 2019年11月11日,邁邁定製版正式開始在天貓平台開售,共推出了運動定製版和櫻桃小丸子定製版兩款車型,補貼後售價分別為15.88萬元、16.88萬元。

自2019年11月1日正式開店到12月23日正式申請關店,邁邁天貓旗艦店共收到31個訂單。 事實上,邁邁的產量遠大於旗艦店銷量,只是絕大部分都變成了庫存。

上證報記者在賽麟工廠內看到,數百輛“邁邁”停放在內部的停車場,由於停放密集,車與車之間已經結出蜘蛛網,長期的風吹雨淋讓刹車片表面鏽跡斑斑。

露天停放的“邁邁”上蜘蛛網隨處可見,刹車盤鏽跡斑斑 拍攝:周健

露天停放著數百輛“邁邁” 拍攝:周健 與此同時,狹小的邁邁工廠內也停放著數百輛“邁邁”,甚至車間之間的過道兩側都停滿了“邁邁”。粗略估計,停放在上述工廠內的“邁邁”已接近千輛。

有意思的是,賽麟汽車唯一面世的產品“邁邁”,車尾竟然打著“青年汽車”四個漢字。

“青年汽車”的尾標 攝影 周健 賽麟汽車的生產資質問題一直為外界所關注。在工信部此前公示的申報信息中,金華青年汽車製造有限公司註冊了外觀與“邁邁”如出一轍的邁迪牌電動汽車,生產地址為江蘇省如皋市城北街道雪袁線168號,便是與賽麟工廠一牆之隔的青年汽車如皋工廠。

據悉,正是由於青年汽車的龐青年牽橋搭線,賽麟汽車才最終選擇落地如皋市。 據當地媒體的報導,"2015年,威蒙工業集團決定在中國設立生產基地,採用賽麟的品牌和技術降級生產中高端SUV和轎車,預計年產值可超1000億元。作為威蒙集團的合作夥伴,來如皋投資創業的龐青年第一時間將這一消息告訴了如皋開發區相關負責人。

最終,如皋以顯著的區位優勢、優越的產業基礎和優質的服務,令舉棋不定的威蒙集團吃下定心丸,賽麟汽車最終決定落子如皋。"

“國資流失”結局如何?

面對賽麟汽車急轉直下的現狀,多位剛剛離職的公司員工向上證報記者表示“想不通”。 而這一切,都源於一份實名舉報信。 4月27日,賽麟汽車前法務人員喬宇東在社交平台上發佈實名舉報信,稱王曉麟“實際控製”的4個外資股東,涉嫌以“虛假技術出資”作價66億元取得賽麟汽車的控股權,導致數十億國資流失。

資料顯示,賽麟汽車股東分別為南通嘉禾、如皋薩林混合動力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如皋薩林”)、南通獅邁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南通獅邁”)、南通威蒙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南通威蒙”)、如皋積泰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如皋積泰”),對應的持股比例為33.42%、18.95%、18.8%、17.76%、11.07%。其中,南通嘉禾為如皋市政府100%持股的江蘇皋開投資發展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其餘4家被視為王曉麟“實際控製”的外資股東。

面對實名舉報信,身在美國的王曉麟稱之為“受誣告事件”,並在致全體員工的內部信中表示,部分供應商通過法院全面凍結了公司的賬號,如皋市政府已組織工作組就其相關事項進行調查,期間公司員工的正常薪資發放或將受到影響。其本人也多次購買機票試圖回國,但航班均被取消。

與此同時,公司的國資股東南通嘉禾發佈聲明稱,對於喬宇東舉報的內容,已於2019年10月開始進行核查,並表示“江蘇賽麟組建所涉的基礎出資,已經相關專家考察討論及權威人士評價,業已由獨立的、具有資產評估資格的評估機構評估,出資符合國家法律規定及賽麟汽車公司章程規定。” 就在內部信和聲明發出後不久後,賽麟汽車的兩家工廠、上海分公司等就被南通中院查封,案由便是公司在國資股東南通嘉禾與賽麟汽車及外資股東的企業借貸糾紛。資料顯示,除查封固定資產外,南通中院在6月17日凍結了如皋薩林、南通獅邁、南通威蒙和如皋積泰所持賽麟汽車的股權,數額分別為18.95億元、18.8億元、17.76億元和11.07億元。

事實上,南通嘉禾在2019年一直扮演著賽麟汽車“輸血者”的角色。

從2019年7月5日至11月12日之間,如皋薩林、南通獅邁、南通威蒙和如皋積泰4家公司先後向同一位質權人——南通嘉禾出質了所持有的部分賽麟汽車股權,合計出質股權數額為20億元。 與此同時,2019年7月8日,賽麟汽車與南通嘉禾簽訂抵押借貸合同,抵押28套設備,抵押物價值為12.12億元,保單數額為12億元。

如此看來,僅股權質押和設備抵押兩項,南通嘉禾提供借款總額為32億元。

據悉,6月28日,賽麟汽車將在南通嘉禾的辦公地——如皋市時代大廈舉行股東會,屆時王曉麟會以視頻方式參加。 王曉麟將說些什麼?當地國資將採取什麼行動?賽麟汽車將何去何從?會有白衣騎士來拯救嗎?

(編輯:吳桂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