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虧兩年的億邦國際海外上市首日破發 礦機商巨頭轉型路在何方?
2020年06月28日19:38

  來源:金融1號院

  日前,繼嘉楠科技之後,時隔半年,美股又迎來一位礦機製造商——億邦國際。和嘉楠科技一樣,億邦國際上市首日即破發,當日下跌4.4%。嘉楠科技股價同日下跌,股價已不到2美元,較發行價已跌去八成。這也反映出,礦機製造商接連上市也難以改觀境外資本對於此行業的看法,抱有疑慮成為普遍態度。

  隨著近兩年加密數字幣市場寒潮來襲,礦機經營愈加慘淡,製造商們紛紛轉向資本市場,尋求融資輸血緩解困境。國內資本市場上,礦機製造商曾一度衝擊A股未果,後來也再度折戟於港股市場。去年底,嘉楠科技轉戰美股成功,如今億邦國際再續前況,除了疲於“內憂”的比特大陸缺席,全球三大礦機製造商已聚齊兩位。

  三大礦機製造商先後铩羽於國內資本市場,根本原因在於主業礦機銷售難言可持續盈利。受加密數字幣價的高波動性、監管政策不確定性等多重因素影響,礦機銷售並不穩定,將直接影響到業績收入,嘉楠科技和億邦國際去年大虧即是例證。

  此種情況下,業務轉型迫在眉睫,嘉楠科技提出人工智能芯片方向,億邦國際則表示開拓虛擬幣行業內外的區塊鏈應用,毫無疑問,這兩條轉型之路難度頗大。這轉型到底是“講故事”還是基於行業積累的商業模式的深度挖掘,仍有待時間檢驗。

  億邦國際上市首日破發

  急切上市或為緩解資金壓力

  美東時間6月26日,億邦國際正式在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掛牌上市,股票代碼EBON,成為繼嘉楠科技之後,全球第二家上市的礦機製造商。

  “金融1號院”觀察到,億邦國際上市首日即告破發。據悉,億邦國際在本次IPO中共發行1932.36萬股A類普通股,募資規模約1.0075億美元,總市值6.85億美元。億邦國際發行價為5.23美元,開盤價僅為4.6美元,較發行價下跌12.05%;收盤價為5美元,當日股價下跌4.4%,跌破發行價。開盤後,股價一路下跌,長期徘徊於4.11美元附近,臨近收盤時驟然漲至5美元。從低開的開盤價以及收盤價可以看出,億邦國際的股票對於投資者吸引力稍顯不足。

  同樣的下跌行情也出現在嘉楠科技上,當日嘉楠科技股票報收於1.89美元,下跌2.58%。不同於億邦國際的是,股票下跌已成為嘉楠科技的日常狀態。公開信息顯示,嘉楠科技自去年11月底登錄美股後,股價長期下跌,已從發行價的9美元跌至如今的1.89美元,跌幅竟近80%。聯繫二者股價表現,可以看出,資本對於挖礦行業的前景並不樂觀。

  “投資機構對礦機製造商的看法一直抱有疑慮”,歐科雲鏈研究院首席研究員李煉炫對“金融1號院”表示,首先,這兩家上市公司的經營績效都不佳,相較於2017和2018年的高速增長營收和利潤,2019年後都出現較大程度的下滑,經營績效不佳,很難支撐起股價;其次是對礦機業務發展的疑慮,礦機業務的營收情況極其依賴加密幣價格走勢,而加密幣市場具有高風險特徵,導致礦機業務十分不穩定,投資者會對企業產生“可持續經營”上的擔憂,尤其是在比特幣價格十分疲軟的當下,加深了這種疑慮。

  實際上,挖礦行業的確正處困境,礦機製造商的日子並不好過。億邦國際已連續兩年虧損。招股書顯示,億邦國際在2018年和2019年的營業收入分別為3.190億美元和1.091億美元,淨虧損分別為1180萬美元和4110萬美元。嘉楠科技去年也由盈入虧。相關年報顯示,嘉楠科技2019年淨虧損為人民幣10.35億元,而2018年淨利潤則為人民幣1.22億元。

  在過去的2019年,正是由於比特幣的長期走跌,嚴重影響了礦機銷售,也直接造成了礦機製造商收入銳減。2019年,比特幣價格可謂冰火兩重天,大致經曆了由涼轉暖、急劇升溫、再由熱遇冷的過程。整體上,從走勢上可看出,比特幣價格上半年呈急速上升趨勢,由3000多美元低點攀升至近14000美元,下半年則跌勢明顯,自高點一路下滑至年底的6000多美元。總體上,比特幣也僅有在6月份和7月份在維持在10000美元以上的高位,其餘時間均低於此價格。

  此外,今年來億邦國際礦機銷售也難言樂觀。據億邦國際2020年第一季度未經審計的財務業績數據,截至2020年3月31日,億邦國際淨虧損達250萬美元,相較於2019年第一季度的60萬美元,虧損繼續擴大。

  業內普遍認為,慘淡的市場環境下,業績承壓的億邦國際仍謀求上市,或是由於急於融資緩解資金壓力。對此,某位不具名的業內分析人士對“金融1號院”解釋道,億邦國際選擇在這個時間點上市有兩點原因,一是目前億邦國際的現金流較為緊張,急需上市融資緩解資金狀況,二是要把握最後的窗口期,從財報上看,自2018年以來億邦國際的財務數據下滑比較嚴重,如果今年再不上市,以後恐怕更難上市,因此要把握住機會。

  主營礦機業務難言可持續

  礦機商轉型承壓

  對於礦機製造商而言,礦機銷售為最主要的收入來源,通常占到總收入的80%甚至90%以上。以億邦國際為例,據招股書,億邦國際收入主要有三個來源:比特幣礦機及配件銷售、礦機託管和維修服務和電信網絡費。2018年和2019年,礦機及配件銷售收入占總營收比例分別為96.3%和82.4%。

  高度依賴於單一的礦機收入也造成了難以預測加密數字幣市場的風險,前景並不樂觀。挖礦本身需要耗費大量的電力,但是挖礦行為本身並不能產生直接的經濟價值,中經社區塊鏈首席專家郭興華對“金融1號院”表示,“礦機製造商本身業務比較單一,收入情況主要依賴虛擬幣市場的情況,承受風險的能力較弱,而且以太坊一直在向權益證明過渡,虛擬幣過渡到混合證明和權益證明階段之後,加之抗ASIC芯片的算法的研發,都對礦機企業是致命的打擊。”

  不過,礦機製造商們也意識到單一的業務模式帶來的隱患,紛紛尋求轉型。

  嘉楠科技將人工智能芯片業務當成轉型出路。嘉楠區塊鏈總經理邵建良曾對“金融1號院”表示,嘉楠的主要收入來自於超算挖礦,人工智能是嘉楠的戰略發展方向,前期做了研發和投入,也在不同領域落地了不少應用案例,未來,能專注於芯片能力研發、進一步提升產品性能的礦機廠商也在市場中佔據有利位置。

  億邦國際則更側重於區塊鏈技術應用,包括金融服務和醫療保健等非虛擬幣領域。招股書顯示,億邦國際將拓展產品範圍,計劃將業務拓展到區塊鏈技術與虛擬幣行業價值鏈的上下遊市場,使產品多樣化,此外還包括探索將區塊鏈技術應用於非虛擬幣行業,如金融服務和醫療保健領域。

  目前來看,不管是轉型AI芯片還是區塊鏈應用,均面臨極大的挑戰。

  “礦機芯片積累的技術在AI的邊緣計算領域有一定用,但是現在AI芯片隨著技術升級要求越來越高,而且需要很高的投入,在AI領域真正做好的主要是比特大陸,但目前看比特大陸的AI之路也可能會陷入停滯狀態。”上述業內分析人士說道。

  “礦機廠商業務轉型AI芯片領域存在非常大的挑戰”,郭興華直言道,礦機芯片和AI芯片需要的資源有較大區別,其他礦機企業也都在積極向AI芯片領域轉型,但是目前來看並沒有成功的經驗。

  對於轉型區塊鏈應用業務而言,也是前路漫漫。現在,國內資本市場上大多數區塊鏈相關上市公司並無落地應用,僅有遠光軟件、精準信息等數家上市公司真正實現了區塊鏈實際業務收入。以遠光軟件最為典型,年報顯示,遠光軟件2019年區塊鏈業務實現營收1989.25萬元,同比增長3886.03%。

  由於區塊鏈仍處於早期發展階段,應用落地難仍普遍存在。究其原因,業內普遍認為,技術落地難也符合早期技術行業的發展規律,初期階段的區塊鏈本身存在技術難點,在一定程度上限製了應用落地。同時難以找到區塊鏈賦能實體經濟清晰的商業模式,這需要將區塊鏈技術與具體行業結合,對業務本身和區塊鏈技術都有較強的理解,需要人才、產品和資源的長期沉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