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天和周杰倫的粉絲,誰更長情?
2020年06月27日08:38

原標題:五月天和周杰倫的粉絲,誰更長情?

原創 追星的 GQ情感研究所

2020,追星很忙。前有婧創,後有浪姐,樂隊的夏天2也蓄勢待發中。

如今每一年娛樂圈翻湧出的新老面孔少說也有二三百號,只愛三個月的“三月劇粉”和見一個愛一個的“牆頭追星”早已不是新鮮事,甚至在這個偶像井噴的年代,靠這種即時迷戀的方式才能消耗掉這麼多新鮮血液,男孩女孩們追星的熱情不滅,只是被分成了很多份,分給了很多人。

但是,依然有這樣一批長情的粉絲,認定了一個偶像,一愛就是十年二十年。

2005年的夏天我13歲,幾乎所有人都在討論《超級女聲》,我為了合群,假裝自己也看了比賽,也喜歡周筆暢。

但事實上,沒有聽過她們的歌,沒有看過一場比賽。

直到那個夏天結束的時候,我用4塊錢零花錢買了一張《超級女聲》的盜版卡帶,聽到了《阿根廷別為我哭泣》。

那是我第一次對一個女生產生好奇,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才會選擇唱這麼一首歌。

高中畢業後不久,我第一次見到了活生生的張靚穎,哪怕距離現在已經過去了10年,我還是能清楚地想起來那天她和我握手時候的樣子。

也是從那一次開始,我正式成為一名涼粉,加入歌友會,直到現在成為會長。會長的工作內容倒也算輕鬆,就是更新歌友會的微博、公眾號、粉絲群,打榜之類的,還有機會和張靚穎工作室做一些活動上的對接,這一點還是很容易讓人有幸福感的。

現在的我,其實應該算是那種“佛系粉絲”。

大部分老粉都很佛系,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有時間就一起參加活動,沒時間也不會強求。追星在我生活中的佔比也從以前的30%降到了現在的10%左右。

不是因為不愛了,而是在我看來,一個歌手出道15年,有代表作,有國民認可度,上過國際舞台,又是實力唱將,早就不再是流量了,也不需要像剛出道的新人一樣瘋狂應援。

我們彼此陪伴,而不是互相消磨,這種狀態,就足夠了。

喜歡周杰倫的這20年里,總有人問我:

你這麼喜歡他,專輯肯定買全了吧?演唱會都會追著去看吧?

而我的回答總是驚掉他們的下巴。

是的,這20年里,我只買過一張專輯《哎喲,不錯哦》,就連演唱會,我也只看過2013年北京首體那一場魔天倫。

兒時的零花錢只夠買幾張盜版磁帶,工作後時間不允許我去連追演唱會,可縱然如此,不影響我喜歡他這麼多年。

按現在追星的標準來說,我應該算是假粉絲吧?

但是,喜歡一個人難道只有為他花錢這一種方式嗎?也許我不是那種始終追逐著偶像身影的傳統意義上的粉絲,但周杰倫的音樂確實陪伴了我走過人生中大大小小的重要場合:高中畢業、大學畢業、戀愛結婚(我和我老公認識就是因為我們都喜歡《晴天》)……

我或許不是一個合格的“粉絲”,但周杰倫對我這樣一個對娛樂圈幾乎沒有什麼瞭解的人來說,已經是唯一的“偶像”一般的存在了。

不過,上個月他出了新歌《Mojito》,我很喜歡,不僅學會了怎麼買數字單曲,還成功安利給了我兒子。或許等疫情結束,周杰倫再辦演唱會的時候,我會買三張票拖家帶口去看!

我從它09年還在宣傳期的時候就關注了,幾乎是一直看著它出生長大的。

最開始關注它是因為,古劍的團隊有一部分是原來做仙劍奇俠傳的,我小時候是仙劍的粉絲,仙劍四做完之後他們的團隊因為太窮解散了,一部分員工出來創業了古劍奇譚。

這個故事很悲情,很虐粉,我就關注了他們的新單機——當時《古劍奇譚》這個名字甚至都還沒有起好。十年了,他們只出了三部單機作品,但每一部和上一部相比,都在立意和玩法上向前跨了一大步。他們一直在做很創新的事情,就憑這一點,我覺得他們是可敬的人。

我追這個遊戲就跟一些人追養成系愛豆一樣,你看著孩子出息了,就很開心。

古劍三是2018年出的,距離上一作已經五年,但出來之後口碑就很好,那些原來罵國內單機恨鐵不成鋼的人都來誇了,說這是“中國最靠近國際3A水準的作品”,我覺得很驕傲。

這一年我也工作了,有錢了,就買了四五份數字版送給朋友當安利。我不在乎他們玩不玩,就是那種給偶像買數字專輯的感覺。

但比起追星粉,遊戲粉更悲情一些,因為愛豆們再怎麼不會過得很差,但遊戲公司太窮了,總給人一種隨時在倒閉邊緣的感覺(我自己覺得)。

小時候想要但買不起,現在有錢了就使勁買,我希望可以幫助好好做遊戲的人走得更遠。我畢業的時候還差點投過他們的校招,因為工資太低,且竟然要求我用 word 交網審表而放棄了。

2014年的時候古劍奇譚拍成電視劇,我作為遊戲粉絲去了發佈會。

我端著一台相機,別人都以為我是記者,也沒人管我,我就坐在舞台前面的地上拍了好多照片。這些人包括當時還沒什麼名氣現在已經大火的迪麗熱巴、高偉光,當然還有李易峰。

這些圖完全沒有磨皮修圖,打光也很可怕,現在的站姐們看到估計要打人,但當時我把這些圖都發微博了,也沒有人說什麼,大家還來感謝我來著,那時候飯圈還沒有這麼嚴格。

當年電視劇火了其實我也很開心。但說實話,劇情實在太狗血了,遊戲粉沒有幾個買單的,但我就覺得:“挺好,這個遊戲又能多活幾年了!”我就是這麼博愛。

總之就是只要掛著古劍名頭的東西我都會去支援一下的。我,一個扶貧式玩家。

今年剛好是喜歡五月天的第10年,我最喜歡的是團里的吉他手怪獸。

2010年我還在上高中,那時的追星方式就是一張專輯一張專輯地循環聽他們的歌,上大學後,錢和時間都更自由了,這才算是正式開始追。

上大學的第一個十一假期,我就一個人跑去上海看他們的演唱會了,那也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出遠門。

第一次站在場館里,哪怕只是張看台票,我還是非常激動,每一首歌都站起來跟唱,螢光棒因為無數次打在前面坐著的大哥頭上,最後直接裂了(感謝大哥不殺之恩)。

門票上的印章,那時候可是要排隊才能按到的

很多粉絲都知道五月天有“Just Rock It!”為主題的演唱會,但很少人知道,他們還曾經辦過名為“Just Love It!”的慈善演唱會,門票是免費的,但是要搶。

那是我第一次去網吧,翹課在網吧里等了一下午,搶票開始的那一瞬間,我清楚記得我太緊張腦子斷線了,點擊搶票按鈕慢了一些,心想:完蛋了,肯定搶不到了。

搶票成功彈出來的時候,我在網吧鬼吼鬼叫半天,火速買了硬座車票,連夜吭吭哧哧去了廣州。

後來有一場昆明的演唱會,那時候傻乎乎的,就想讓怪獸能看到我。

於是我拉了一個小橫幅,上面寫的:“君王巨龍騰飛”。君王和巨龍這個梗怕是真的只有足夠老的老粉才知道了。結果他在延伸台跑來跑去的時候,真的看到了我的小橫幅,還用手指了一下。

那場我還帶了他之前最喜歡的玩偶

追了這麼多年演唱會,唯一一次搶到內場第一排的票,是在呼和浩特,我們四個小姐妹穿了一樣的衣服坐在那邊。

唱到《乾杯》的時候,我們手拉手舉過頭頂,阿信看到了,也跟我們比了一個乾杯的手勢,唱:“和你再乾一杯,乾一杯永遠”。

就算是現在去看他們的演唱會,只要結尾那首《憨人》的前奏一響,我依然會馬上爆哭。這首歌曾經在我大學時無數個不眠夜陪伴過我。他們是五個憨人,我們是一群憨人。

還有些演唱會的票都不在手邊了

不過其實,現在的我已經進入一種佛系階段了,開演唱會了,有空就去看看,出專輯了買來聽聽。

過去追,最誇張的時候,買硬座坐通宵,第二天直接去場館。演唱會結束都遲遲不願意走——“萬一再出來唱一首呢?”

過去從上大學起,持續了好多年,我每天都會去怪獸的微博下評論一條小日記,跟他講今天在我身上發生的事,哪怕從來沒得到過回應,空間說說也都是關於他們。

不過現在回想,過去也做過很多迷惑的事兒。

最迷惑的莫過於在演唱會結束後,跑去找工作人員,求他們把自己的工作證留給我做紀念。

不過也因為追他們,我認識了很多全國各地的小夥伴,有的早已經發展成了線下的朋友,看著她們戀愛、結婚、生子,偶爾一起約出來吃個飯,感覺就像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一樣。

當然,也有很多早已不再聯繫的。

但她們曾經給過我的溫暖也都有好好保留。

希望80歲的時候,我們還能拄著枴杖在五月天的演唱會上相遇。

我最開始喜歡易烊千璽的點挺奇怪的。

TFboys 剛火那陣,千璽是空降的,人氣遠遠比不上兩位隊友,簽售會沒人找他簽售握手,機場出街沒人給他拍圖,別家粉絲還要讓他讓一讓,不要擋其他兩位隊友的鏡頭。

但是他也就是笑笑,默默地挪開。

我就是被這些瞬間戳中了。

他出道七年,我追了六年,我陪他走過很多第一次。

2017年,他終於有了第一個單人代言人 title,還是在他生日那天官宣,我覺得這是很有紀念意義的事情,當時一下子買了很多,買到自己都忘了買了什麼,後來才發現居然買重了。

也是2017年,他拿下了第一個單人封面,這個封面讓他的時尚表現力第一次被認可,也是從那時開始,我會收集他登封的每一本雜誌,而且通常是一本拿來切頁,把有他的那幾張裁下來,再另外收藏一本。

裁下來的幾頁,我會和海報一起貼在家裡的牆上,牆上貼滿了,我就把最愛的幾張貼在屋頂上,每天睜眼就能看到。

但是搬家的時候就很痛苦了,就這麼些海報我活活撕了三個禮拜,就怕撕壞了。

到了2019年,他的第一部主演電影上映,其實平時我蠻佛的,基本不加入什麼粉絲組織,但這種重要時期,我也會在微博群裡助一份力,大家一起集思廣益出主意,做了很多很好玩兒的事情。

比如學生黨就在宿舍樓下的公告欄貼宣傳——“如果你喜歡易烊千璽就請去電影院看他,如果你不喜歡易烊千璽就請來電影院看他挨打”,有媒體資源的就做媒體場。

還有各種小妙招,比如把微信步數刷到第一,登頂封面放電影海報,還有人把家裡的 Wi-Fi、個人熱點的名字也改成“少年的你1025上映”,每個人都鉚足了勁想讓他的這部電影被更多人看到。

愛了這麼多年,要說心態其實變化也蠻大的。

一方面孩子長大了,雖然大部分時候我還是一種護雛的媽粉心態,看到千璽拿了金像新人獎,就會“母憑子貴與有榮焉”,但偶爾看到他成年後很撩很 A 的造型,母愛還是會有些微的變質,就是一種“今天誰愛當媽誰當反正我不當”的感覺哈哈哈哈。

另一方面,我也從學生過渡到了上班族,人生也步入了新的階段,我不再是聽到一點風吹草動就像打了雞血一樣衝在最前面的那批粉絲了。

做粉絲這麼多年,人也會變得平和,有的事情,別人罵就罵唄,反正不是真的。

在和長情粉絲們交流的過程中,會發現他們身上有一個很明顯的共同點——喜歡這個偶像,已經成為他們生活中的一種習慣。

情感和時間的沉沒成本必然也是慣性的來源之一,但更大的原因是,他們愛著的這些人,這些年人生的沉浮和沉澱下來的作品,是足夠讓他們覺得,這一切值得的。

你追過星嗎?你是長情的粉絲,還是博愛的粉絲?歡迎在評論區分享你的追星故事。

策劃:Rocco

原標題:《五月天和周杰倫的粉絲,誰更長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