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爬山嗎?我當導遊
2020年06月26日19:17

原標題:秦昊:爬山嗎?我當導遊

原創 毒眸編輯部 毒眸

秦昊身上的標籤,正變得“複雜”起來。

時間如果倒回到十多年前,電影愛好者們聽到“秦昊”的名字,首先想到的或許是孤傲的文藝片男神,足夠倔強,也始終生活在“主流”之外。

然而到了最近幾年,在《歡樂喜劇人》《無證之罪》《聲臨其境》等一系列大眾化的內容里,人們卻意外地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秦昊;而近期熱播的《隱秘的角落》,更是讓他和“爬山梗”成為了時下網絡上最熱門的話題。

是什麼改變了這個曾經的文藝男神?有人說是他在向世俗妥協,有人覺得是成為父親讓他長大成人。而在2019年5月,毒眸(ID:youhaoxifilm)曾就“改變”和秦昊有過一次對話,關於這個“不一樣”的秦昊,他本人是這麼解釋的——

(本文首發於2019年5月10日)

文 | 江宇琦

編輯 | 吳燕雨

“我真的是把臉面看得比錢重要,這麼多年來接戲我都是以這個標準來接的。”

熟悉秦昊的人,大概在過去無數篇關於他的專訪里讀到過這句話,而“任性”、“執拗”,也一直被圈內看做是他最顯著的個人標籤。儘管婁燁曾很多次表示,“昊子是個很逗的人”,但這些特質交織在一起,使得秦昊一度看起來和他在眾多藝術片里塑造的邊緣人物一樣,有些難以言說的距離感。

然而,曾經棱角分明的他如今卻有了明顯的改變。從2016年開始,他陸續出演了《火鍋英雄》等與他過往銀幕氣質不太搭邊的電影角色,也越來越頻繁地在一些綜藝上露面;等到2017年之後,他甚至出現在《無證之罪》《沙海》等網劇中,做著十年前的秦昊絕對不會做的事情。

《沙海》中的秦昊

5月4日傍晚,第13屆FIRST青年電影展啟動儀式開始前夕,作為本屆FIRST競賽單元評委團成員的秦昊接受了毒眸的專訪。那天陸陸續續前去採訪秦昊的媒體有很多,但聊到最後很多人的問題都回歸到了同一個疑惑點上:秦昊為什麼會做這樣的轉變?

“你覺得這是一種妥協嗎?”毒眸問道。

“妥協也好,寬容也罷,其實只是一種說辭,但結果都是一樣的,退一步海闊天空,看到更大的世界。”秦昊表示,之前他所處的狀態是“世界不搭理他”、“他也不搭理世界”。“我選擇戲的標準還是沒變,還得是導演、劇本角色要好。只是我現在不再和外界較勁、不再非文藝片不拍,開始學著和自己、和周圍的人和解,我覺得這是一個人成長的過程。”

跟世界較勁

18歲之前,秦昊還不懂得什麼才是演員。

上中學的時候,偶然看到了薑文執導的《陽光燦爛的日子》和主演的《北京人在紐約》,給年輕的秦昊帶來了很大的觸動,對他來說,這些作品里演員們的表現,是能打到他心裡的表演。“薑文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帥哥,但他的表演居然會這麼有魅力。這些作品改變了我對很多東西的看法,甚至改變了我的審美,從那時候開始,我的夢想就成了要做一個特牛的演員。”

曾觸動過秦昊的《陽光燦爛的日子》

當時的秦昊第一時間做了一個任性的決定,高三那年臨時從理科轉向了文科,誌願書上也只填了“中央戲劇學院”——那是薑文的母校。命運在這時候第一次垂青了“演員秦昊”,在連表演課都沒上過的情況下,秦昊考上了中戲表演系,和章子怡、劉燁成為了同學。

大學期間,秦昊遇到了中戲有名的嚴師常莉,她給學生們灌輸的思想是“要好好學習、把基礎打牢,除了史匹堡,只有陳凱歌張藝謀的戲,你們才可以出去拍,否則就要在學校排話劇”。96級的同學們聽了老師的話,老老實實演了四年話劇。等到畢業時,章子怡接到了張藝謀的《我的父親母親》,劉燁也得到了出演關錦鵬執導的《藍宇》的機會。

只是這一次,命運的天平沒有向秦昊傾斜,畢業前後他雖然也得到了不少戲約,但並沒有張藝謀這樣的大導演或大項目向他拋出橄欖枝。無奈之下,秦昊只得先從一些他並不夠喜歡的項目中的配角開始演起,可結果卻令他大失所望。

畢業後的秦昊並沒有大紫大紅

“演完後我再回過頭去看,心裡很不是滋味,心想‘這都是什麼啊’。我覺得這不是我想要成為的演員,這不是演員要演的東西。”秦昊坦言,當時他覺得要像章子怡、劉燁一樣,和優秀的導演合作、拍好戲,才是他上中戲、做演員的真正目的。

堅定了這一想法的秦昊,心中的那股倔勁湧了上來,第一年連著拒絕了8部不滿意的戲,第二年又拒絕了3部。第三年之後,開始有人都問他:“你還在演戲嗎?”無奈之下他只得做生意、炒股票來維持生計,但結果也賠得一塌糊塗。被焦慮包裹著的他,甚至有過放棄做演員的想法:“我不理解,為什麼我在學校那麼用功,可為什麼沒成功?是不是只有我自己覺得我是一個好的演員,別人卻不這麼認為?”

好在命運的轉折來得十分及時,2003年前後,秦昊遇到了正在籌備《青紅》的王小帥,並得到一個配角的試鏡機會。曾被《十七歲的單車》所打動的秦昊,知道“這就是我要拍的電影”。當時,雖然也有朋友介紹了戲份不少的項目,但秦昊放棄了那個“更好的機會”,選擇在《青紅》這部小成本文藝片中演一個小角色。

在《青紅》中飾演李軍的秦昊

最終,《青紅》在第58屆康城電影節上大放異彩,秦昊也跟著劇組走上了康城的紅毯。但比起聚光燈,對他而言更有價值的,是他有了重新認識電影表演的機會。他告訴毒眸:“從那時候開始,我才慢慢瞭解什麼是新浪潮,什麼是電影表演,並開始思考電影演員和話劇演員在表演方式上有什麼不同。”

王小帥對這個年輕的演員頗為賞識,開始帶著他出入各種活動、飯局,在某一個飯局上,秦昊結識了他的另一位伯樂婁燁。儘管當時二人並無太多互動,可秦昊的言行氣質還是給婁燁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幾年後,婁燁在籌備《春風沉醉的夜晚》時,想到了這個有些不羈的年輕人。

當時的婁燁也在職業生涯的相對低穀期,而《春風沉醉的夜晚》又是一部邊緣人群題材的作品,家裡人知道後,紛紛前來勸阻秦昊,讓他不要拿自己剛有起色的職業生涯賭博。秦昊雖也擔心可能面臨的風險,但當時他心裡只有一個聲音:“如果錯過這次機會,或許就再也沒辦法和婁燁合作了,所以愛咋咋地吧。”最終,他還是不顧家人的勸阻接下了這部作品。

《春風沉醉的夜晚》

拍攝過程中,婁燁找到秦昊,很認真地對他說:“昊子,拍這部電影是你做了一件特別偉大的事,很多人會感謝我們。”秦昊說,自己並不確定是不是做了一件偉大的事情,但是拍《春風沉醉的夜晚》卻是他人生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不僅得到了更多認可、也找到了滿意的創作狀態。“我又可以每年推掉很多自己不喜歡的作品,任性地一年只接一部戲,不用很累,表演狀態又很好。”

如果說出演《青紅》是一個巧合,那麼,《春風沉醉的夜晚》之後,秦昊就開始有意識地只拍自己喜歡的藝術片、推掉了大量商業作品。其中也包括一些後來大熱的電視劇,可即便是日後那些作品的男主角大紅大紫時,秦昊也從沒有因此而表達過任何的後悔。

他坦言,當時自己確實有些賭氣、較勁的意味在其中,,既然早些年主流電影市場不認可他和婁燁等人的片子,那他也“不把他們當主流”,“我玩我的,你請我我也不來”。

“我開始學著和自己和解”

《春風沉醉的夜晚》後的幾年里,是秦昊在表演上最肆意的日子,他接連出演了《日照重慶》《浮城謎事》等經典的文藝片,並累計取得了四次康城影帝提名,和他有過多次合作的王小帥,更是直接稱呼他為“康城的無冕之王”。

早年的王小帥和秦昊

秦昊也覺得,當時自己是處在一個很舒服的狀態里,不管怎麼演都不會出錯,都能差不多達到80分。可在舒適區里待了幾年之後,隨著年紀的增長,他逐漸感覺到自己的演員生涯進入到了“死胡同”,有時只是在重複過去的自己,似乎總是沒有辦法觸及90分、95分。

“追求90分”這種想法的出現,也讓他再一次思考演員這個身份的意義、並試圖尋找突破的方式。

拍《推拿》時,他放棄了一開始最想演的王大夫,選擇了沙複明這一角色,原因是王大夫自由發揮的空間小,而沙複明有更多可供他去嚐試的新方向。秦昊告訴毒眸,這也是他喜歡和婁燁合作的原因。“我想有更多的嚐試和突破,而婁燁是一位我可以放心把自己交給他的導演,他能幫我拿捏好那個尺度,不至於說因為演的太過火而出錯。”

《推拿》中秦昊所飾演的沙複明

而就在秦昊試圖找尋突破的同時,青年導演楊慶找到了他,邀請他出演《火鍋英雄》。這是一部用重慶方言表演的黑色喜劇片,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都與生在東北的文藝片演員秦昊搭不上聯繫,但楊慶卻這麼解釋自己想用秦昊等人的原因:“(一個導演)不能總做別人賴以成名的部分,這是對演員和表演的不尊重,你得看到人的多種可能性,沒有人想看到那種一直演下去的演員。”

秦昊曾直言,他並不喜歡楊慶上一部作品《夜店》,最初會選擇加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陳坤的邀請。但當他和楊慶接觸後,看到楊慶拍攝的一些視頻、聽了他的想法,才意識到這位年輕導演其實很有才華,這些都是看劇本時不曾瞭解的。

演了十多年文藝片的秦昊最終接下了這個本子,並專門去學了重慶話。2016年《火鍋英雄》上映後,取得了7.2分的豆瓣評分和3.7億元的票房,成為了秦昊從業後出演過的最成功的商業片之一。

參加《歡樂喜劇人》意外獲好評

也正是從這時起,秦昊對自己之前的一些執拗、偏執的想法,有了些許動搖。或許是因為這樣一次嚐試,之後的秦昊放開了自我,2016年里他還破天荒地參加了喜劇類綜藝《歡樂喜劇人》,跨界演起了小品,令許多喜歡的影迷都吃了一驚,感慨秦昊“人設大變”。可秦昊倒是毫不在意,反倒是直呼“玩得挺開心,演得挺過癮”。

但在2016年,秦昊人生最大的轉變不在於商業片成功或是參加了綜藝,而是當年孩子的出生。

如果說此前的十多年里,個人經曆使他對外界充滿了對抗和不信任,孩子的降生則很大程度上改變了秦昊看待世界的態度。他向毒眸表示,做了爸爸之後,想問題的方式開始變得不一樣了。“我慢慢覺得自己以前有些太剛愎自用了,自己看世界的方式、對世界的認知未必是對的,開始有和自己和解的意識,對周圍事物的寬容度也在變高。”

孩子出生後有人問秦昊,如果他的女兒將來愛看荷李活動作片,他會選擇去拍那樣的電影嗎?秦昊笑著回答道:“我接受啊,不接受不行啊。婁燁也面臨這個問題,他兒子看各種漫威的影片,還問他爸什麼時候拍一個這樣的電影。”

心境發生變化後,秦昊逐漸看到了一個自己當初未曾察覺到的世界。

在拍陳凱歌的《妖貓傳》期間,秦昊結識了來探班的韓三平。韓三平告訴秦昊自己正在當一個網劇的製片,並硬把這個劇本發到了秦昊的手機上,叫他一定得看一看。就這樣,長期對國產劇有著一絲不屑的秦昊,有些“無奈”地讀起了《無證之罪》的劇本。

“我被這個劇本打動了。坦白來說,之所以接這個項目,也是因為當時沒有好的電影劇本給我選,我一看這個劇本實在太豐滿了,很多電影劇本都比不上。”再加上好友周迅也在不斷勸他,秦昊最終決定“越界”、拍起了網劇。

《無證之罪》

這一次,他又幸運地走在了對的路上:2017年前後,正值台網關係扭轉的初期,大量精品化的網劇開始湧現,觀眾也越來越多向流媒體轉移。《無證之罪》上線後,迅速成為了當時最熱門的劇集之一,收官階段豆瓣評分達到了8.3分、網播量接近5億。

而也正因為那些年找不到好劇本,秦昊慢慢感覺到了行業需要更多人才、更多新鮮的血液,於是他在今年做出了另一個當年的秦昊不會做的決定:到FIRST青年電影展當評委。

“早些年很多年輕的導演找到我,我基本上是不會看他們的劇本的,因為我認為那不是我要的東西、對他們更多是不信任。可是時間教會了我很多東西,現在回過頭來看,很多年輕導演其實很不錯的。所以到了今天,我特別希望知道這些年輕人在做什麼、拍什麼,看看我們有沒有合作的空間。並且我現在也有一定的資源,可以給予一些有才華的年輕人更多的幫助。”秦昊表示,現在來當FIRST的評委是一個特別合適的時間,此時的他對於和年輕人交流、合作“有特別大的渴望”。

對於演網劇、當評委這些外界以為不“秦昊”的事,他稱之為“秦昊會做的選擇”——不考慮自己之前是否做過,只要喜歡就去做。就這點而言,此時的秦昊還和18歲那年、希望成為演員時的想法一樣,只不過此時的他對於什麼是演員、要當怎樣的演員,有了不同的理解。

“總是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嚐試和世界和解,不擔心會出錯嗎?”採訪的最後,毒眸問道。

“會有這樣的擔心,往後退、退多了可能就是懸崖。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會不會掉下去,想要不掉下去一定得靠實力。”職業生涯中一直在遇到貴人、常常和好運站在一起的秦昊告訴毒眸,這也是他想要走出安全區的原因。“因為靠運氣只能暫時規避風險,而我想要走到最後。我不知道我有沒有不掉下去的實力,但我覺得我走在一條正確的路上。”

原標題:《秦昊:爬山嗎?我當導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