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壇復工要保持安全距離 中式檯球給德約做示範
2020年06月26日15:13

  祖高域新冠檢測呈陽性,如一顆炮彈引爆世界體壇。NBA掘金球星約基奇、網壇名將迪米特洛夫、丘里奇以及祖高域的妻子伊蓮娜和體能教練都中招。原本的復工,以這樣讓人震驚和錯愕的方式結束。那,體壇還能復工嗎?

  祖高域不是體壇第一個復工的,桌球、籃球、棒球、足球等都已經復工,但與這些復工的比賽不同,祖高域舉辦的比賽有觀眾,而且很多觀眾沒有戴口罩。更致命的是,他們還去打了有肢體接觸的籃球,還去了空氣流通性不好的夜店……

  事情發生之後,祖高域多番道歉,也有人站出來力挺這位世界第一,認為其是好心辦了壞事。網壇太需要比賽了,三個月了,無論是運動員還是觀眾都太需要比賽了。又何止是網球呢?哪個項目不是如此呢?

  但是,這不能成為引發疫情的理由!

  在各界復工復產的熱情一浪高過一浪的時候,檯球的比賽一直在如火如荼進行。桌球賽場,冠軍聯賽、巡迴錦標賽閉門進行,包括頗多抱怨的奧蘇利雲都登場亮相,人氣小天王卓林普更是堅定的支持者。從目前來看,桌球世錦賽也大概率會在7月31日在克魯斯堡舉行,當然也是閉門,沒有觀眾。

  桌球復工小心翼翼,國內的CBA順利復工,中超也已經無懸念。其實,當這些賽事尚未復工的時候,國內中式檯球就已經熱火朝天的進行了。決金第二季風生水起,雖然選手的安排受到了疫情的影響,但線上整體火爆程度、球員參與熱情都空前高漲。隨著疫情的好轉,多人同時參賽的呼聲也越來越高。近日,《2020中式檯球大師賽規劃公告》公佈,賽事組委會表示,由於疫情的影響,今年的分站賽將從四站減少至三站,其中計劃10月15至25日間在武漢舉行第二站分站賽。

  武漢,對於組委會來說並不陌生。今年年初,疫情最嚴重的時候,喬氏向武漢捐贈了大量口罩等物資。喬氏當家人喬冰介紹說:“當初武漢疫情最嚴重的時候,我們就想過等武漢解封的時候,一定要去武漢辦一站比賽--讓全世界都能看到的比賽。”喬冰希望,武漢站的比賽能向全世界展示一個全新的、健康的武漢,更要展現出中國人的面貌。

  由於疫情的影響,上半年一直沒有進行大師賽的比賽,喬氏的賽事比往年也有所縮減。據悉,今年2020中式檯球大師賽將由3站分站賽、1站中國精英賽、1站國際精英賽(視國家政策而定)及1站年終總決賽組成。分站賽將分別在上海(9月1-11日)、武漢(10月15-25日)和秦皇島(11月26日-12月5日)舉行。中國精英賽於2021年1月7-11日在秦皇島舉辦;目前外籍精英賽及冠軍獎金達到100萬人民幣的總決賽的舉辦日期和地點尚未完全確定。

  賽事定了,賽事的獎金不僅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獎金總額從四百多萬提升到了六百多萬。比賽少了,獎金反而多了,在疫情影響下企業收入減少的情況下,為何還要增加獎金呢?對此,喬氏展現出了擔當。“之所以逆勢增加獎金總額,就是要在經濟寒冬里把火點得旺一些,讓大家看到信心”,喬冰表示。

  從2006年開始,從最早的中式8球排名賽開始,喬氏就一直在力挺這項民間運動,將其打造成了一個賽事IP,並不斷把盤子做大。從一項球房內進行的賽事,發展到在體育館內進行的賽事;從國內業餘選手參加的賽事,辦成了國際大師雲集的賽事;近年來,賽事冠軍更是高達100萬元人民幣,創造了中式檯球的獎金紀錄。賽事從求人直播到如今在各直播平台紛紛落地,從花錢買直播資源到銷售直播版權,日新月異!

  從2012年簽約亨特利,到後來的波茨、範博寧,賽事在國際化的開拓之路上一直大踏步前進,分站賽早已經辦出了國門,如果不是疫情原因,中式檯球世界盃今年已經在南非舉辦。疫情對賽事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特別是出國辦賽以及外國選手來中國參賽的影響尤為明顯。亨特利不久前曾在社交媒體發文,表達了對中國的深深思念,在和喬氏合作的八年時間里,他每年都要多次來到中國,甚至對孤獨咖啡館等網紅地標唸唸不忘。

  在國際賽事停擺的情況下,喬氏也開拓了新的陣地。今年,他們打造出了“百城大戰”,這是一項地區性的賽事,也是中式檯球大師賽向下延伸的一個渠道。5個區域聯賽享有向大師賽分站賽第二階段輸送選手的權利,給更多選手參加大師賽拓寬了門路,給了更多人展示技藝的機會。

  根據《2020中式檯球大師賽規劃公告》顯示,大師賽分站賽獲獎人數增加到160名,大師賽全年總獎金也有提升(400餘萬);“百城大戰”各區域賽事也加大了獎金投入,年度累計約200萬元。大師賽分站賽冠軍可以獲得15萬元的獎金,百城大戰各站賽事的獎金,從千元到幾萬元不等,百城大戰某些區域的賽事,單站冠軍獎金3萬、5萬或10萬元。

  喬冰說:“我們永遠也不可能丟棄那些希望邁入專業領域的人,以及所謂的二三線球員,中式檯球大師賽始終要給他們一個入場的機會,同時在半專業,包括梯隊建設方面打造中國自己的特色,讓這些半專業球員今後向上的通道更加通順。”

  14年以來,在不斷髮展壯大的路上,喬氏和中式檯球始終在一起,可以說是篳路藍縷,互相成就。當行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困難時,展現出企業的擔當,回饋這項運動是他們做出的選擇。

  在《2020中式檯球大師賽規劃公告》中有一段話十分感人:

  我們相信,疾風最是識勁草,越是艱難時刻,越需要大家團結一致,共克時艱。中式檯球,需要頂尖運動員的精彩奉獻,但二三線球員和廣大球迷更是這項運動發展的源動力。喬氏深深感念無數知名與不知名的球員球迷一路上對喬氏、對中式檯球事業的支持,大疫之時,願以微末之力,反哺行業,為世界檯球事業貢獻中式檯球的積極抗疫方案。我們更相信,路遙方能知馬力,大師賽與中式檯球,終會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下大興於世界。

  那時候,若你我有幸目睹,當自豪地對後輩們說:中式檯球,風靡全球的中國運動,有我一份努力!

  14年前,當賽事初創的時候,喬氏就展現過行業擔當。當時看到丁俊暉、潘曉婷等桌球和九球選手紅遍大江南北的時候,喬冰的父親喬元栩就有過思考,為什麼中式8球的選手不行?這才有了後來的中式8球排名賽、中式檯球大師賽。這不是一種簡單的傳承,這是一種使命的傳承,一種扛起行業的擔當。

  喬氏要將比賽做大,在特殊時期,他們通過短視頻等傳播模式,不斷跨界。先是將美女裁判王鍾瑤打造成了網紅裁判,隨後又邀請小品演員程野跨界來決金賽場當裁判。當“劉能”王小利現身總決賽賽場,當象牙山打比火爆上演,當林依輪和亨特利切磋檯球,當施瓦辛格在南非為比賽站台,出圈的概念已經深入到賽事的血液里。學會運營,嬌豔的花不能孤芳自賞,要牆裡牆外都開花,要牆裡牆外都芳香。

  疫情讓年輕的賽事獲得了更多的學習和成長機會,打破了固有的辦賽模式,拓展了二三四線的城市辦賽矩陣,同時夯實了已有的傳統體系,並期待疫情好轉之時再次宴請八方來客。

  採訪中喬冰被問到如果現在辦比賽,可以有觀眾嗎?喬冰回答:保持安全距離沒問題。這點《公告》中也有提及,在嚴格落實國家體育總局和中國檯球協會有關疫情期間辦賽相關規定的基礎上,組委會將第一階段限報名額由以往352人減少至本賽季的160人,鼓勵各地選手先行參加附近的百城大戰獲得大師賽第二階段晉級權和相關獎勵。

  目前,百城大戰已經在華北、華東等多個賽區開戰,賽事運行順利。與此同時,決金也在如火如荼進行,端午大戰備受好評。有了這群可愛的人們,相信中式檯球的明天一定會更好。既然沒有太多直播可看,大家將視線快轉移到中式檯球上來吧,真的很好看。築夢的人一直在路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