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用毒品治失眠 卻被暴利迷了眼
2020年06月26日11:47

  原標題:女主播用毒品治失眠 卻被暴利迷了眼

  來源:北京青年報

  隨著社會的發展,毒品犯罪的形式日益多樣化,從最初的海洛因、冰毒,到現在有多種多樣的變身。毒品的名稱也更具迷惑性,比如“奶茶”“跳跳糖”等。目前流傳甚廣的“藍精靈”“犀牛液”等均是新型毒品。

  北京青年報記者6月26日獲悉,北京二中院近期審判了兩起販賣新型毒品案。

  用毒品“藍精靈”治療失眠

  “藍精靈”屬於新精神活性物質,是第三代毒品,它的主要成分為氟硝西泮。氟硝西泮在日本屬於治療失眠症的處方藥,管製十分嚴格。在我國主要成分為氟硝西泮的“藍精靈”屬於毒品。

  張某今年26歲,畢業於南方某“211”大學,面容清秀、受過高等教育的她在某網絡平台做簽約主播,通過直播引導粉絲到指定的整形醫院做醫美,掙取相應報酬。張某長期晝夜顛倒做直播,有時會失眠。偶然間,她在朋友圈看到有人代購“藍精靈”,號稱可以治療失眠。她便買了一些,嚐試之後覺得效果不錯。同時她經過搜索發現該藥物其實是毒品,但因感覺該藥物藥效較強,能夠緩解她的失眠症狀,便無視該藥物是毒品的事實,萌生利用她直播結識的網友販賣該藥物賺錢的念頭。

  張某開始大批量的從代購手中購買“藍精靈”,然後向她通過直播結識的網友盧某進行販賣,兩次共計6板“藍精靈”。盧某在購買後加價轉賣。期間張某也曾想過收手,但是僥倖心理和毒品犯罪所帶來的暴利讓她還是繼續了犯罪行為,最終在再次向盧某販賣毒品時被警方抓獲,並在她的暫住地內起獲“藍精靈”119粒。經鑒定,上述“藍精靈”中含有氟硝西泮。張某在被抓獲後,經過教育,主動檢舉揭發代購“藍精靈”並向其販賣的人員,但由於張某與該人僅靠微信聯繫,已經無法再聯絡。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張某無視國法,為牟取私利多次販賣毒品,情節嚴重,其行為觸犯了刑法,構成販賣毒品罪,依法應予懲處。關於被告人張某檢舉揭發他人犯罪尚未查證屬實,故無法認定其有立功情節。鑒於被告人張某歸案後能夠如實供述基本犯罪事實,當庭認罪、認罰,對其依法從輕處罰。故判決:被告人張某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罰金人民幣五千元。

  法官提示:新型毒品層出不窮,甚至某些毒品(例如此案中的“藍精靈”)在某些國家為嚴格管控的處方藥物。但是無論是在我國還是他國,這樣的藥物均是不可隨意買賣、任意使用的。我國對於毒品犯罪向來秉持嚴厲打擊的原則,因此,如果在國外代購某種處方藥物時,務必要仔細瞭解該藥物的情況,是否屬於涉毒藥物。同時在面對毒品犯罪時更應該有堅決遠離的態度,不能被毒品犯罪的暴利所矇蔽雙眼,殊不知毒品犯罪所帶來的除了暴利,還有失去人身自由的懲罰。

  沉迷毒品“犀牛液”產生的幻覺

  “犀牛液”的主要成分為5-MeO-DiPT,其在產生的最初是作為麻醉劑來進行使用,由於發現了其不良副作用,才停止使用。後來被不法分子利用,製成了毒品。

  曹某今年26歲,幾年前從老家來北京務工。在京工作期間其認識了一個“朋友”,該人手中有一種他從沒聽說過的東西——“犀牛液”。出於好奇,曹某向該人少量購買並服用。服用後產生的致幻作用讓曹某感覺很神奇,便開始頻繁和該“朋友”接觸。在一次購買後,曹某產生了向他人販賣該物品進行牟利的念頭。於是就私下裡詢問其朋友是否需要購買,並讓朋友幫其宣傳其可以拿到“犀牛液”,有需要的可以找其進行購買。

  在曹某的宣傳之下,李某利用網絡和曹某進行聯繫,想從曹某處購買“犀牛液”。曹某與李某在網絡上溝通了毒品價格及交貨時間地點。後曹某通過他人在約定的時間地點向李某交付了毒品,在交易時被警方抓獲。在警方抓獲相關毒品犯罪人員後,曹某隨後向公安機關主動投案。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曹某違反國家規定,向他人販賣含有5-MeO-DiPT成分的液體,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應予懲處。鑒於被告人曹某犯罪後自動投案,並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對其予以從輕處罰。故判決:被告人曹某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罰金人民幣二千元。

  法官提示:目前出現的很多新型毒品的形式與傳統毒品海洛因、冰毒等完全不同,但是所有的毒品都有共同的特性——致幻性、成癮性。只要是具有這兩種特性的物品,在接觸時就要多想想具體是什麼。在不能確定其是否是毒品時就不能貿然嚐試,更不能生出利用此類毒品牟利的念頭。

  在“626國際禁毒日”到來之際,北京二中院向每一個人呼籲:遠離毒品,做一個合格守法的公民;珍愛生活,享受每一天的自由時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