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博士夫妻帶一歲娃拍畢業照:約會就是泡實驗室圖書館
2020年06月25日11:14

原標題:90後博士夫妻帶一歲娃拍畢業照:約會就是泡實驗室圖書館

“哢嚓”一聲,定格下華東理工大學2020屆博士畢業生金庸和譚慧玲這對90後雙優博士夫妻和15個月大女兒的一張特別的合照!和過往的小家庭全家福不同,這一次,這對年輕爸媽身著博士學位服,懷揣著順利畢業踏上工作新崗位前的無比喜悅。

科研和愛情,對他倆來說,從來沒有“先來後到”,有的只是“正正好好”。做科研、發論文、優秀畢業、共育新生命,就連簽約單位還是同一家化工集團,活成了別人眼裡“開了掛的人生”。

約會

就是泡實驗室和圖書館

這對90後夫妻,都是中共黨員,又雙雙摘下了“2020年上海市優秀畢業生”,青春最美好的9年時光,都在華理度過。

本科時代,兩人並不是同一專業,彼此也只是點頭之交。“我們到了研究生階段,因為部分選課在一起,一來二去慢慢就熟了,感情從研二開始就迅速升溫了。”金庸,是化工學院化學工藝專業2015級碩博連讀生。

妻子譚慧玲在他眼中,那顯然更要膜拜一番——美麗的外表千篇一律,但智慧的靈魂萬里挑一。“她是化工學院化學工程專業2015級直博研究生,本科就直博的那一種!”

之後,從研二至今,相戀、相知、相伴的四年里,從梅隴校園到婚姻殿堂,在愛的催發下他們共同成長。與別人戀愛的花前月下不同,他們兩個的戀愛秘笈就是相約泡實驗室和圖書館。沒那麼多時間看電影逛街,他們就把日常學習當作培養感情的約會,一起上課、一做實驗、一起寫論文。

譚慧玲回憶,“剛開始學習儀器,兩個人都不會,遇到了很多問題,就一起研究說明書,然後一起解決問題,樂此不疲。在讀文獻、做實驗、感受學術魅力的同時,科學的精神也在改變著我們。”

一場沒看到西湖日出的旅行,一次想走就走的雲南之旅拉近了他們的距離、增進了他們的關係。在2016年12月5日金庸24歲生日那天,金庸非常“心機”地向譚慧玲求婚了。相知相伴的日子裡,他們彼此之間教會了堅強、學會了成長、帶來了歡樂,讓對方的世界里充滿陽光。

2018年5月1日,在他們的幸福婚禮上,金庸激動地發表了“長篇大論”,聲情並茂地勾勒了兩人的未來:“……未來,我們有一到兩個聰明、可愛、漂亮的寶寶,然後再養一隻貓和一隻狗。大學有你,餘生都是你。”

科研和愛情

沒有“先來後到”,只是“正正好好”

科研的道路,從來都需要披荊斬棘和踰越一座座險峰。一邊是組建新家庭,一邊是有限的用於科研的時間,如何平衡好,著實也讓導師們“操碎了心”。

對於學生提出要從學校搬回家住,又要在博士畢業前的關鍵時刻準備迎接新生命,導師有點擔心,一度天天跟金庸談心,甚至拿出曾經一些因為在關鍵階段因處理不好新關係而導致學業路曲折的“前車之鑒”,就是希望兩個博士生夫妻“千萬想清楚”。

金庸和譚慧玲倒是沒什麼慌張和糾結,在他們看來,科研和愛情,沒有“先來後到”,有的只是“正正好好”,情感到了那一步,那就別猶豫,繼續向前走!

搬回家後,每天的往來車程增加了1個小時,他們就用午休的時間全部補回來。譚慧玲懷孕前的日子,倆人會在實驗室泡到晚上10點多才離開。後來,即使是懷孕早點離開實驗室,家裡寫字桌前的燈光也沒有一天在淩晨12點前就黯淡過。

性格上的互補與生活上的互助,讓他們在科研上收穫了豐碩成果。金庸一人7篇SCI,譚慧玲有5篇SCI,那可都是被一些同齡人“高山仰止一般”的成績!

兩人告訴青年報·青春上海記者,科研成果不僅是用汗水澆灌出來的,也是背後兩人“互懟”激勵出來的。每當各自有靈感的時候,他們都會找對方講述自己的創新點和思路;寫完論文後也會讓對方“找茬”,找論文中的語法和單詞拚寫錯誤,以及表述不清不當的地方。經過一遍又一遍的“互懟”後,才將論文拿給各自的導師看。

為了及時掌握前沿信息,譚慧玲養成了一個習慣。她每天都會打開微信,看一下每個科研公眾號的推文,瀏覽一下當天的內容,檢查看是否有跟自己課題相關的研究。若有相關,就會下載下來,仔細研讀。在那段時間里,譚慧玲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實驗方案,做的最多的便是實驗試錯。譚慧玲說:“科研就是一個把自己一點點打破然後又慢慢重塑的過程。”

去年3月18日,他們的女兒出生了。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上天賜予的珍貴禮物。寶寶的第一次笑,第一次翻身,第一次喊“爸爸”“媽媽”,第一次長牙……給他們帶來了無窮的歡樂和動力!

大學9年,他們展現了科研愛情最美好的模樣!站在畢業季,如果要給彼此分別說一句話,他倆給出的回答分別是——

“老婆,你辛苦了!”

“謝謝陪伴,請多包容!”

【對話】

開掛般的人生效率是如何煉成的?

記者:人生總是充滿了選擇,對於“繼續深造”和“直接就業”,兩位有什麼建議分享給學弟學妹們?

金庸:我倆都是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科研這條路,當然,前提是跟隨自己內心指引。如果不清楚自己為何考研考博,而是出於隨波逐流、逃避壓力,或者只是證明自己是一個好學生,抑或認為讀研深造可以給職業發展帶來強大助力等等,那麼,請務必謹慎考慮、三思而後行。

記者:做科研,發表論文,光做好這件事就非易事,你們還要管娃,是如何做到高效行事的?

金庸:高效談不上,就是每天列好每天的“to-do-list”,不做完就不休息。同時,計劃好第二天要做的事。我和我愛人都有點強迫症,不做完就心裡不舒服。如果有什麼突發事情或者安排,那就先做完了再把自己的任務做好。

記者:媽媽要生寶寶,坐月子,還要休產假,停掉手頭的實驗。面對科研壓力,可能更為不易,這如何調適呢?

金庸:我們覺得,要互相信任,共同成長,成為更好的自己。剛開始,我的科研成果出得早,老婆不免有點焦慮。這個時候,就要不斷地鼓舞和激勵她,陪她一起做實驗。終於,譚慧玲的兩篇論文成功發表於ACS AMI上,這還讓我有點小“嫉妒”,因為她的一篇論文影響因子是其已發表兩篇論文的影響因子之和。但在老婆的支援下,我也更加堅信自己的能力,力爭在自己的研究領域里發表高水平論文。付出終有收穫。去年年初,我的論文陸續被化工類頂級期刊接收。特別有意義的是,在2019年3月18日,寶貝女兒誕生的那天,我的一篇論文收到AIChE Journal的返修郵件。

科研路上,我們一直亦師亦友。在科研上遇到困難了、被導師批評了、論文寫煩躁了,我們也會找彼此傾訴,相互寬慰,擺正心態,重整再發!正是因為有了相互的陪伴,才讓科研生活不會覺得枯燥,很多困難都有勇氣一起去面對。

記者:畢業後,你們是去一家集團就業嗎?

金庸:大集團的確是一個,朋友也開玩笑地說,你們真的不膩歪嗎?可就是不啊!我們分別簽約上海華誼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和上海華誼集團技術研究院。對於未來,希望把在華理的所學所得,全部用在工作崗位上,希望我們還能延續學生階段的默契配合,相互扶持,成為彼此的助力,共同奮鬥。

文中照片由受訪者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作者 | 青年報·青春上海記者 劉昕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