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崗哨”模式引爭議 墨西哥會是下一個“震中”?
2020年06月25日08:57

  原標題:拉美疫事|“崗哨”模式引爭議,墨西哥會是下一個“震中”?

  [編者按]

  截至6月23日,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已超過900萬例。而拉美地區累計確診病例排前四位的巴西、秘魯、智利、墨西哥四國的病例總和達180多萬,幾乎占到全球確診病例的五分之一。而墨西哥還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疫情“震中”。

  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外交學人”近日推出“拉美疫事”系列文章,探究拉美疫情何以至此,如何得解。

  墨西哥作家富恩特斯(Carlos Fuentes)曾經說過:“死亡對勇敢懦弱、富貴貧賤、英俊醜陋的人都一視同仁,人人都要面對另一個世界的未知。”在疫情肆虐的時刻,當我們將目光轉向墨西哥,這句話頓時增添了別樣的意義:在新冠病毒面前,平時汲汲以求的許多東西都變得毫無價值了,唯一無法逃避的是對另一邊的未知。這裏的另一邊既可以指已故者的世界,也可以指病毒的世界。人類很渺小,我們未知的世界還有很多。

  對於墨西哥人而言,他們此刻最大的未知是什麼時候能迎來疫情的拐點。墨西哥總統洛佩斯(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6月21日言之鑿鑿說“最糟糕的時刻已經過去”,墨西哥疫情已經進入平台期,不久後就將逐漸下降。但6月22日的疫情數據卻並沒有支持總統的說法。截至6月23日,該國累計確診病例超過18萬,死亡人數突破2萬,日均新增確診也在5000人上下,並沒有好轉的跡象。

墨西哥總統佩雷茲(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
墨西哥總統佩雷茲(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

  而且,根據拉美通訊社(AIL)的消息,隨著即將到來的雨季和寒流,新冠病毒很有可能會與登革熱和流感在墨西哥混合爆發(syndemic)。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UNAM)的教授龐澀(Samuel Ponce)認為應該至少準備5000萬支疫苗來防止多種病毒的交叉感染,這對於財政已經捉襟見肘的墨西哥而言無異於是天方夜譚。

  相反,為了恢復經濟活動,墨西哥政府推出了“安全復工計劃”(Regreso Seguro),讓各地根據自身具體情況來決定復工程度。下面我們以蒂華納為例來觀察一下墨西哥式的復工復產。

  蒂華納的黎明

  蒂華納(Tijuana)位於墨西哥版圖的西北角,是一座美墨邊境的海濱城市,觀光旅遊業是這座城市的支柱產業。一方面,陽光、沙灘和美食是蒂華納閃亮的名片;另一方面,毒品、賣淫和黑幫也是這座城市真實的組成部分。從疫情開始至今,蒂華納已經有1586人患新冠去世。但就在6月21日,蒂華納所在的下加利福尼亞州衛生局局長裡克(Alonso Rico)表示最近一日蒂華納新增確診僅5例,可以逐步解封,讓許多失業的當地人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戴口罩的墨西哥居民在街邊
戴口罩的墨西哥居民在街邊

  根據規定,從這周開始蒂華納的上百家餐廳可以恢復30%的產能,博物館、商場和教堂也再度開門,但工作時間只有平時的25%。之後,健身房和沙龍將可復工到平時營業時間的50%。城市中心俱樂部Las Pulgas的門前又掛出了“正在招聘”的牌子,穿著黑色製服的高大保安又出現在店門口,讓人感受到了複蘇的氣息。《聖迭戈聯合報》採訪了這傢俱樂部的經理,發現雖然還沒有正式演出,但是演員們已經開始回到劇場排練了。

  所有的店舖都急著開門營業,因為前段時間的封城嚴重影響了他們的生意。蒂華納還有一些重要的邊境加工企業,專門對美出口,如今美國對墨西哥的邊境封鎖令還沒有解除。無論是服務業還是加工業,想要真正複蘇都離不開美國顧客。蒂華納是一個縮影,墨西哥這樣的地方還很多。旅遊業為墨西哥提供了1100萬個就業崗位,是大部分沿海城市的支柱產業。而今年第一季度,旅遊業收入僅為去年同期的6.3%,數十萬家酒店不得不關門歇業。

  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墨西哥的復工復產透著一絲絕望的氣息。上週坎昆的月亮宮酒店迎來了為數不多的幾個遊客。酒店方面除了列隊歡迎之外,還邀請了墨西哥民俗瑪利亞奇樂隊(Mariachi)為遊客們接風助興。在旅遊業這條產業鏈中,上遊的酒店集團尚且如此,下遊的小攤販、服務生和街頭歌手的悲慘生活就可想而知了。唯一因禍得福的是墨西哥沿海的自然生態。科學家們首次在墨西哥灣沿岸發現了會發光的浮遊生物,據推測這與人類活動的減少有一定關聯。

  “崗哨”抗疫模式

  為了支持復工復產,墨西哥政府逐步放棄了“封城”,改為採取“崗哨(centinela)”的抗疫模式。所謂“崗哨”模式就是不進行大規模核酸檢測,而是發放調查問卷,通過問卷獲取的信息來計算假設模型,推斷感染人數。不得不說這一模式非常新穎,在其它拉美國家,甚至世界各國都很罕見。但至於有效性,就必須畫一個大大的問號了。墨西哥媒體透露,以此方法推斷出的感染人數為現在確診人數的八倍,不由讓人背脊發涼。

  對於“崗哨”模式,墨西哥國內醫學界的爭論就非常激烈。墨西哥國家流感應對委員會的負責人馬西亞斯(Alejandro Macías)認為,最好還是以實際核酸檢測結果為準,“崗哨”模式用在全球流行病上並不合適,也不準確。泛美國家衛生組織主任埃提內(Carissa Ettienne)也認為只有進行真正的核酸檢測才是正道。但是墨西哥疾控中心負責人加特爾(López Gatell)堅持認為在墨西哥進行大範圍核酸檢測在技術上很難做到,首先就沒有那沒多檢測試劑,其次核酸檢測試劑的可靠性也存疑。他說,通過小範圍檢測加上大範圍問卷調查,可以將誤差率控製在2-3%。

  “崗哨”模式從2006年開始在墨西哥推廣,在防控季節性流感上確實發揮了比較好的作用。但是此次新冠疫情與流感有本質不同,醫學家們對流感已經非常瞭解,能夠設計出有針對性的問捲髮放到易感染地區。但對新冠病毒的傳播和特點目前全世界都還有很多未知的地方,很有可能許多生活在傳播病毒地區的人並沒有機會填寫“崗哨”問卷,造成大量的防疫盲點。

  56%的確診率

  就在大家為“崗哨”模式爭執不下的時候,哈佛大學一位名叫Eric Feigl-Ding醫學博士發了一條石破天驚的推特。他研究發現,墨西哥核酸檢測的確診率高達56%,也就是每兩個人檢測,就有一人以上是陽性。這樣的確診率已經大大超過了峰值時期的馬德里和紐約,因此他推斷,墨西哥很有可能是目前全世界潛在實際病例人數最高的國家之一。Feigl-Ding博士在推文中大聲疾呼,他要為墨西哥哭泣。

哈佛大學Eric Feigl-Ding博士
哈佛大學Eric Feigl-Ding博士

  這條推文發出後在墨西哥社交網絡上引起了軒然大波,有人認為他揭露了真相,有人認為他危言聳聽。Feigl-Ding博士是哈佛大學公共醫學院傳染病專家和經濟學家,是美國科學家聯合會會員,美國新冠應對委員會成員,在《柳葉刀》等期刊上發表多篇論文。

  從推文發出者的專業履曆看,他並沒有為了吸引注意力而危言聳聽的必要。更有可能的是這是他通過研究數據而得出的獨立推斷。考慮到墨西哥在疫情上升期依然力推復工復產和“崗哨”模式,這樣的結果並非不可想像。如果被他不幸言中,擁有1.23億人口的墨西哥勢必將繼美國、巴西之後成為下一個疫情的“震中”。

  (王瓏興,複旦大學外文學院西班牙文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