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無法去橫店開工 徐州小夥在家拍了部鄉村版《拳皇》
2020年06月25日07:48

原標題:因疫情無法去橫店開工 徐州小夥在家拍了部鄉村版《拳皇》

  火爆打鬥場面。

  “喇叭姐”和“鍵盤俠”小弟。

  自編自導自演的孫寧。

因為疫情無法去橫店開工,卻趕上短視頻風口,兩位熱愛表演的徐州小夥子拍的真人版《拳皇》火了。土味十足、拳腳生風的一分鍾視頻勾起了玩家們的童年回憶,感動之餘,粉絲們索性寄來遊戲機作禮物。

日前,紫牛新聞記者聯繫上兩位創作者,聽他們講,看武打片學功夫,當群演的辛酸經曆,以及從一部長虹手機開始的電影夢。

紫牛新聞記者 張楠 受訪者供圖

土味《拳皇》

真人演繹經典遊戲

配角“鍵盤俠”“喇叭姐”搶戲

最近走紅的鄉村版《拳皇》土味十足,兩位徐州小夥子拳拳到肉,讓人看得過癮。“廣大村民注意了,黑衣人和牛仔又打起來了!都給我看熱鬧去!”正在聊天、幹著農活的村民紛紛趕去看熱鬧,“喇叭姐”還不忘叮囑一句,“你們抓緊,我還得做飯呢!”開場時兩位搏擊高手身後,還有一群形態各異的吃瓜群眾擔任背景。

首先“舉牌女郎”舉“拳皇”的牌子出場,“喇叭姐”負責喊“預備開始”。有時她也會洋氣地喊“ready go!”眼神淩厲,嗓門超大,一喊就“飛沙走石”。偶爾“喇叭姐”也會發揮一句:“小姐姐我今天心情美美的。”但她也會抱怨,“氣死我了,有人說要把我換掉,是誰?”

還有關鍵角色——一個孩子掛著鍵盤上來,拍拍鍵盤,有時候還放話,“你們都不行”,這就是大家熟知的“鍵盤俠”了。“鍵盤俠”也會放狠話,“今天我來挑戰他!”結果被隨後上場的“喇叭姐”推走,“你挑戰誰,回家去!”“鍵盤俠”的出場方式也會不同,比如推倒門從門裡出來,然後對玩家說,“這次再輸,你就別回家吃飯了。”

說完配角,再說主角。對《拳皇》熟悉的觀眾發現,兩位小夥子會演繹遊戲中的經典人物來挑戰,比如拉爾夫、克拉克、特瑞。隨著兩人正式開打,屏幕上有血槽顯示其生命狀態。拳腳生風,騰挪躲閃,硬碰硬,再帶上閃電、火焰特效,直到有一方被一拳打倒在地,引發觀眾掌聲。加上特效,打到天崩地裂。吃瓜群眾也會評論一句,“這拉爾夫也不行啊,回家吃飯去。” 好玩的是,宣佈“ko”之後會頒獎,募捐箱上來,獎狀又會被捐出,大家感謝愛心人士。

哥倆好

小時候撿破爛攢錢玩遊戲

如今收到粉絲送的遊戲機

在互聯網普及度不高的年代,愛打遊戲的年輕人常去遊戲廳。《拳皇》對於經曆過街機時代的玩家來說,是一代人共同的童年回憶。故事背景為身經百戰的格鬥明星們以一種全新的對戰方式,結合成強大的隊伍進行對戰。

“二三年級的時候,週末偷偷摸摸出去玩。其實也是瞎玩,不懂什麼格鬥技巧。”自導自演自拍鄉村版《拳皇》的孫寧告訴記者,《拳皇》對他們哥倆的影響特別大,那時候,打遊戲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玩遊戲的錢,都是自己在家收破爛換來的。

現在孫寧拍的每個視頻都能引來數百條評論,數千點讚,有的甚至有幾百萬點擊量。不僅是80後90後,甚至還有00後10後給孫寧他們留言,“其實現在大家玩的王者榮耀和吃雞里也有《拳皇》的角色,比如八神、草薙京,也引起他們的興趣。”

有意思的是,看完鄉村版《拳皇》,來自廣東的粉絲直接淘寶送了他們一台遊戲機,所以孫寧有機會也開始重溫小時候的遊戲。

網友建議拍真人版《拳皇》

兩個好漢全家來幫忙

怎麼想到把遊戲化為短視頻作品呢?孫寧告訴記者,一開始拍的不是《拳皇》人物,自己穿一身牛仔服,哥哥穿一身黑衣,稱為“黑衣人和牛仔”。拍了十幾期之後,很多人就提意見。“後來根據大家的意見加了血條,還在網上定了幾身人物服裝。我哥為了演八神庵這個角色,還去染了紅頭髮。”在《拳皇》遊戲中,赤紅色獨特髮型的八神庵是無數年輕人COS(角色扮演)的對象。

最近孫寧的脖子受點小傷,疼了好幾天。“拍了好幾條,前面摔得不漂亮,沒想到最後一條沒控製住。”孫寧說,拍打鬥基本是大傷很少,小傷不斷。

挑戰不僅來自打鬥,還要設計並融入一些場景。“我倆打的時候,後面有一些村里的老人孩子給我們當背景,這就增加了一些鄉村土味。網友還注意到,背景里有個大哥在耍雙截棍,有人說他是高手。就感覺整個村子臥虎藏龍。”

出演“鍵盤俠”的小孩是孫寧的表弟,“喇叭姐”是孫寧的表嫂。在外公家取景,外公外婆也親自助陣。孫寧說,基本是看誰有時間就拉過來。“鄉親們也很喜歡,覺得好玩。一開始一鏡到底,一個段子十幾分鍾就拍完了,但現在拍得複雜了,拍個鏡頭得兩三個小時,分鏡頭拍,有時候會耽誤他們農忙、接孩子。”

闖“江湖”

闖蕩南北干群演熬日子

抗疫困在家拍短視頻反倒火了

27歲的孫寧來自徐州沛縣,十多歲開始練習武術。“我和哥哥從小就愛武術,去武校練散打,我們縣城也是武術之鄉。”由於練武的費用不低,家裡經濟條件不好,家裡一開始不想讓他們練,但功夫夢還是破土而出。

2011年,高中時,孫寧跟哥哥一起闖社會,成了北漂。“當時很天真,沒有一點社會經驗。但自我感覺很好,認為有武打片就可以讓我表演。”殘酷的現實是,干群演也拿不到什麼錢,大頭被群頭拿走。為了賺錢,他們轉而干保安、服務員。

哥哥孫雲濤告訴記者,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一點都不覺得苦。自己18歲到部隊,當武警,也想靠散打功夫有一番作為。“以為到部隊可以發揮我的特長,打散打比賽,但後來發現已經沒有散打的項目,也沒有什麼比賽。部隊更拍不了動作片。”理想無法實現,他覺得迷茫。

去年,孫寧還和朋友一起去橫店發展。四五點起床,到影視城門口等,吃完早餐,等機位架好開始拍,有時候會熬夜拍到一兩點。

“想要脫穎而出也不是沒有可能,但概率太低了。”孫寧說,當初在北京懷柔拍戲認識的群演朋友,後來賣房子、干廚師的都有,只有他們兄弟倆還從事影視行業。當群演的這段辛酸經曆,讓他更想拍自己的作品。意外的是,因為疫情回不了橫店,被困在家裡鼓搗鄉村版《拳皇》,竟一下子在優酷體育平台火了。

追夢

從一部長虹手機開始學拍攝

未來還想拍《拳皇》網絡大電影

初中時,孫寧和哥哥就對拍攝產生了興趣。“我哥比我大三歲,當時他有一個一千多元的手機,去工地搬幾個月磚賺來的。他去部隊後,這部手機就歸我了。”這部長虹手機就是他們最早的拍攝裝備了,他們先從身邊的生活拍起。

在懷柔拍戲的時候,孫寧也用手機請別人幫拍散打片段。明星夢受挫之後,2012年孫寧他們回到家鄉,經發小在工地上找到了工作。幹活之餘,孫寧買了卡片機,琢磨自己拍,賺錢後換成數碼相機。一開始不會拍、不會剪,他們就在網吧通宵,上網查怎麼拚接,不懂就自己瞎琢磨。從在工地上練手拍,到2013年,孫寧跟別人合開了工作室。“接一些當地的婚禮錄像,還有婚前拍的小微電影,還有當地的廣告,在不斷拍攝中慢慢學技巧。”

但當時生意並不好,基本上接不到活。“就天天自己拍,也跟家裡天天要錢。買設備是借的人家的錢,2014年人家催我們要錢,我就去工地幹兩個月,賺錢還人家。後來還剩幾千塊錢,就開始拍網絡大電影,一拍就拍十幾部。”2017年,還有人投資孫寧他們拍的武打片。

疫情下,不少“橫漂”都轉向短視頻和直播行業,孫寧他們在橫店也接了不少活兒。都是幫別人拍,一條可以賺幾百塊。“如果沒有疫情的話,可能還會想著去橫店。”

孫寧告訴記者,哥哥孫雲濤負責武打招式設計,加上特效,他們是三人團隊。目前三人組一週出一期《拳皇》,也會嚐試其他類型短片的拍攝。“做段子十來年了,我們也希望有機會贏得投資,嚐試更大的項目。別人打得再好,也是別人的。要拍出自己的打法和理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