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打王者榮耀,月入8000,賺到房子首付,誰說玩遊戲不掙錢?
2020年06月24日11:39

原標題:陪打王者榮耀,月入8000,賺到房子首付,誰說玩遊戲不掙錢? 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兩年前,比心陪練CEO林嵩第一次意識到,遊戲陪練對年輕人來說是一份“有價值”的新職業。當時,比心全職遊戲陪練嘉嘉,開著自己新買的車,特地從崑山來到上海徐彙區的比心總部,找到林嵩表達感謝。

嘉嘉原本是崑山當地一支二線電競戰隊的教練,25歲的年紀,在電競職業賽場上算是“高齡”了,職業發展不進則退。2018年,王者榮耀是當時最吸金的遊戲,嘉嘉就在比心App上註冊了賬號,做起了遊戲陪練。

每天平均10個小時的在線時長,從一局5元開始,隨著段位、訂單量的提升,單價逐步上漲,月收入穩定在1萬-2萬元,而且有了自己的固定“老闆”,定期給遊戲陪練新人做分享和培訓。

嘉嘉這樣的遊戲陪練,在比心陪練上超過300萬人,通過平台認證擁有接單資質,被統稱為“大神”。他們的平均年齡是23.27歲,年齡最大的39歲,不乏當紅電競職業戰隊的選手、教練,直播平台遊戲主播、各大短視頻平台的頂流網紅。

定價最高的遊戲陪練大神,是IG戰隊退役選手王思聰,時薪高達666元。2019年,平台消費金額最高的用戶,一年的陪練花費超過300萬元。

比心陪練成立於2015年,業務模式看上去非常簡單,一端是具備一定遊戲技能的陪練大神,一端是需要找人陪自己打遊戲的用戶玩家,通過平台的技術算法匹配促成訂單。根據比心陪練的公開資料,2018年平台的月流水已超過2億元。

一個全新的職業機會正在迸發。

聚焦陪練

2015年,比心陪練的團隊剛成立時,我們原本想做的是針對網魚網咖等網吧,提供類似電影院訂座服務的App,遊戲陪練只是其中一項增值服務。但在實踐中發現,網吧的消費用戶在遊戲陪練方面的使用頻次遠高於預訂占座,團隊就順勢將其作為新的業務突破口。

遊戲陪練是一個年輕人的消費市場,80後遊戲用戶相對保守,在遊戲中主要是買道具,所以2014年的時候,市場尚小,算上貼吧、淘寶等不同渠道的“散戶”需求,只有6億-7億元規模。

90後、95後消費觀念放開了,願意付費找人陪自己一起打遊戲的比例高了。我們覺得這是個機會,得把握住年輕人的趨勢,隨著年輕人份額的增加,未來的空間放大。

就像我們現在看B站,曾經的“小破站”在今年一季度的月活已經破1.7億了。B站之所活躍,核心就是把95後、00後把握得特別牢靠,每年不斷有年輕用戶湧入,用戶池越來越大。

遊戲陪練也一樣,基於年輕一代的“遊戲用戶整體佔比”“遊戲陪練付費用戶佔比”兩個基礎數據維度的提升,遊戲陪練行業有機會成為電競生態中的下一個“百億市場”,並在未來3-5年,有望佔據電競市場15%-20%的份額。現在平台三分之二的用戶(大神與付費用戶)都是95後,印證了幾年前團隊的判斷。

看好業務方向後,我們思考了商業模式到底對標怎樣的互聯網公司。原本大家覺得遊戲的社交屬性更強,可玩家和陪練大神通過遊戲陪練訂單交易的連接,底層訴求其實是電商邏輯,因此更多對標淘寶天貓的電商模式:櫥窗展示,通過平台撮合交易,平台營收則來自訂單交易額的抽佣。

陪練的遊戲品類分端遊、手遊等,包括英雄聯盟、王者榮耀、和平精英等熱門遊戲。在定價方面,根據遊戲陪練大神的遊戲段位、技能情況、服務評價等分為不同檔次,也會根據遊戲類別不同,區分按小時或按局收費。

手遊基本是按局收費,剛入門的新大神,根據遊戲段位和技能情況,基礎定價區間大概在5-10元/局,後續根據“大神分”體系,價格會上浮或調整,比如接單情況、接單服務評價和遊戲技能段位變動、其他方面技能綜合情況。

接單量增加、好評累積、遊戲段位不斷提升,或者拿到電競陪練師資質認證等其他技能標籤,價格區間可以上浮,比如15-20元/局,大神可以在平台的指導區間裡面選擇自己的最終定價。

2020年的春節假期,比心陪練APP日均新增用戶是平日的1.6倍,日均訂單量是平時的2倍。今年一季度,申請成為平台遊戲陪練大神的人數達到102萬人。平台累計註冊用戶已超過3000萬人,並為300萬遊戲陪練大神提供了就業機會。

數字還在不斷攀升,平台上,陪練大神與玩家並沒有明確界限,用戶遊戲技能足夠,就可以申請認證成為陪練“大神”。我們希望“陪別人一起玩遊戲”能成為一個受年輕人熱捧、能掙錢的新職業。

佈局電競

儘管比心陪練對標的是電商平台模式,但不論遊戲用戶還是陪練大神,相比購物場景,都有特定的生命週期。

電商用戶的獲客成本非常高,但值得投入,因為用戶整個一生或者整個家庭的消費行為都有可能在平台上產生,分攤下來是合理的。

我們在投放上也學過電商平台的做法,在百度、微博上做過信息流投放,上千萬元的投入,最後發現基本無效,算是交了學費。

我們理解到,遊戲陪練的消費週期短,每個年齡段的遊戲用戶或陪練大神,會在5-10年內達到增長瓶頸期,比如年輕用戶在進入工作或者中年後,就會降低遊戲頻率和時長。

平台只抽取訂單交易額的10%作為收入,燒錢買流量是走不通的,最後只會燒死自己。我們需要控製獲客成本,因此,在用戶獲取上,我們集中尋找遊戲用戶聚集的地方進行合作。

初期,我們的種子用戶來自網吧以及線上的信息流投放。後期,信息流投放等渠道仍然有效,同時,在遊戲用戶聚集的鬥魚、B站等遊戲直播平台和社區平台,我們會主動與平台、主播、UP主開展合作。

同時,比心陪練也通過簽約多家頂級電競職業戰隊,提升品牌影響力。頂級戰隊的背後,有大量忠實的粉絲群體會因此成為比心用戶,頂級戰隊的職業隊員也會入駐平台成為陪練大神。

2019年,我們簽約IG戰隊,在S8拿下世界冠軍併成為官方代言後,平台英雄聯盟的用戶數和訂單量當月翻倍增長。

在電競佈局維度,合作圈層也延伸到了遊戲廠商。我們與遊戲商的合作並非單純商務合作,更多的是資源互換。

以網易風雲島為例,遊戲上線初期即在比心開設陪練專區,以內容或者廣告推送為輔,一方面為遊戲本身獲得更多用戶,另一方面延長了用戶在比心平台的生命週期,是個雙贏局面。

遊戲,最終需要依靠電競賽事、直播、遊戲陪練等多元化的方式提供持續熱度,用戶或許階段性不玩遊戲了,但可以通過這些形式拉長用戶使用時間。我們對遊戲廠商來說,是精準的用戶流量池,新遊戲不斷湧入,對平台用戶則是增加新鮮感。

陽光職業

仍然有人對電競遊戲的看法停留在“玩物喪誌”階段,實際上,2019年初,人社部已發文,電競陪練成為一個新的正規職業工種,有專業的平台空間,可以依靠自身遊戲技能分享賺取收入。

在比心陪練上,獲得資格認證並不難,低段位的大神祇需要上傳遊戲操作視頻,或者像王者榮耀這樣的遊戲,提供段位截圖即可。如果申請中高級別或者希望取得高定價的,我們會有內部人員或者職業選手進行對戰,驗證實力水平。一些青訓隊或者職業隊員,免試認證。

做遊戲陪練到底能賺多少錢,要看在線時長和接單量。從2019年的數據看,比心平台上全職陪練大神的月收入平均7857元,兼職的平均月收入2929元,可能對一線城市來說並不可觀,但對於三四線城市的用戶來說,是一筆不小的生活補助。

很多遊戲陪練大神來自各行各業,有從體製內出走的公務員,有參加過中國好聲音的歌手,有海外兼職的留學生等。

早期,平台上陪練大神稀缺,大家覺得這個職業不夠光彩,如今收入提升甚至有大神以此支撐起家庭主要開支,存的錢夠支付小城市的房款首付,家人逐漸認同。

現在大神與用戶在供需上已經達到平衡,甚至有時候是用戶稀缺。

收入之外,平台還能為用戶提供職業上升通道。對於平台上的陪練大神們來說,我們簽約的專業隊伍可以提供一個職業通道,通過平台與電競戰隊合作的電競青訓招募活動,有機會成為職業選手。

我們也為那些有電競職業夢想的年輕人提供檢測自己實力的機會。我們遇到過有高中生想放棄學習,希望通過電競成為職業選手,可事實上這個行業是個金字塔,能夠進入職業隊的寥寥無幾,需要天賦、勤奮、溝通力和良好的心理素質。

有家長找到我們,希望安排真實測試。我們平台每年有青年訓練隊,大量選拔比賽,只要測試幾次,就知道自己的水平了。

我們在2019年舉辦了近30場青訓選拔賽,報名人數超過10萬,只有不到10人入選了俱樂部的青訓賽,最終通過訓練,真正晉級成為職業選手的,更是鳳毛麟角。

用戶和遊戲陪練大神通過遊戲建立社交關係之後,確實存在脫離平台交易的情況。平台一直以來的態度都是嚴厲打擊。

遊戲陪練市場的進入門檻其實不高,但先發優勢、對模式的選擇和理解會影響未來的發展。

3-5年內,我們希望平台的註冊用戶達到2億。當然,這個過程中需要相關政策對電競市場的扶持,也需要遊戲行業不斷湧現像王者榮耀、和平精英這樣的爆款級遊戲,來推高整個遊戲用戶的數量級。

來源丨21世紀商業評論

記者丨韓璐

(編輯:謝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