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借網課向學生推廣網遊 專家:涉嫌違法
2020年06月24日03:54

  來源:法製日報

  多措並舉規範直播行業有序發展

  直播平台借免費網課推廣網遊涉嫌違法 專家建議

  本報記者  韓丹東

  本報實習生 尹玉雙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在線教育日漸火爆。今年2月初,虎牙直播響應“停課不停學”號召,開通免費網課渠道,在客戶端推出“一起學”版塊。鬥魚直播也推出“教育”版塊,上線免費網課。

  然而,近日有媒體曝光,打開虎牙直播客戶端,首先彈出各種網遊和興趣選項,學習欄目被放在最後。要進行網絡學習,先要瀏覽大量遊戲、交友信息。免費網課頁面中,也有大量精心包裝的遊戲廣告,用戶只需點擊即可進入遊戲。有學生上網課時玩起了遊戲,其中一名初中生花3萬餘元購買了虎牙直播平台上的遊戲裝備和打賞。

  虎牙直播回應稱,關於未成年人消費的投訴,平台已核實情況並退款。目前,虎牙直播“一起學”版塊的廣告已下線。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鬥魚平台。

  直播平台借免費網課向學生推送網遊廣告是否合法?未來該如何監管網絡直播平台,保護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直播平台充斥廣告

  網課成為引流工具

  《法製日報》記者對虎牙、鬥魚兩個平台分別進行了調查。虎牙平台已經下架了面對未成年人開設的網課“一起學”欄目,目前保留的“一起學”欄目內容主要面對成年人,包括心理學、歷史學、計算機軟件操作等內容。

  目前,虎牙也設置了專門的青少年模式,通過密碼啟用,青少年模式下對使用時間、使用功能、觀看內容都有所限製。時間上,每日22時至6時無法使用,單日累計時長超過40分鍾後需要監護人輸入密碼再次啟用。青少年無法進行充值打賞、購買兌換、彈幕評論、視頻直播等互動性操作。內容方面,青少年僅能看到平台精選後的教育類、知識類等內容。

  《法製日報》記者打開青少年模式進行驗證,發現青少年能夠接觸到的內容比較有限,原有的遊戲類、交友類內容確實無法觀看,僅留下了首頁中所推薦的有限內容可以瀏覽。推送的內容涉及裝修維權、疫情防控、農家生活、基層人物故事等內容,雖然內容比較正面,但對於中小學生來說,這些內容的針對性不強,教育意義並不大。

  在鬥魚直播平台中,其推薦版塊目前主要有“教育”和“成長守護”兩個子欄目,涉及教育類內容。“教育”欄目內容與虎牙類似,都是面向成年人的知識內容。而“成長守護”欄目下,目前仍然存在少量面向未成年人的課程直播,內容涉及小學數學、高中化學、初中英語等,但頁面中已經沒有網遊等不適宜廣告。然而,不管是面向成年人的“教育”欄目還是面向未成年人的“教育”欄目,其在推薦頁面中的欄目順序仍然是末位。也就是說,想要瀏覽相關欄目,首先要劃過英雄聯盟、和平精英、顏值等子欄目才能進入。

  鬥魚的青少年模式規則與虎牙差異不大,打開後的內容則與虎牙平台不同,僅展示上述提到的“成長守護”這一個子欄目下的內容,也就是線上教育課程。

  《法製日報》記者調查發現,上述兩個平台在經過媒體曝光後確實進行了整改,但就目前情況而言,其青少年模式的設置卻過於簡陋。

  4月13日,江蘇省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發佈的消費調查報告顯示,虎牙、鬥魚、嗶哩嗶哩、花椒、酷狗、TT語音等直播平台的青少年保護模式流於形式。上述直播平台均未推出強製實名認證規定,鬥魚、TT語音的用戶在個人資料中即使填寫了未成年人年齡信息,系統也不會自動跳轉青少年模式,必須手動設定。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未成年人缺乏辨識能力,網絡遊戲、菸酒等廣告可能會影響他們的身心健康。虎牙、鬥魚平台在“互聯網+教育”這一風口,利用未成年人對網課的關注來推銷不應該向他們推銷的內容,不利於保護未成年人。

  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鄭寧認為,青少年自我控製能力和辨別能力較弱,容易受到廣告的吸引和誘惑,從而將注意力從學習轉移到娛樂互動中,擠占學習時間,影響學習的效果,甚至可能致使未成年人“遊戲成癮”;部分網遊廣告可能誘導未成年人進行遊戲充值或者打賞,這不僅會造成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費,也會加重家庭的經濟負擔,損害家庭和諧,影響家庭氛圍。平台上的其他不良信息也有可能危害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發佈廣告涉嫌違法

  商業推廣忽視規範

  針對虎牙等直播平台的上述做法,鄭寧認為,其主要目的是追求經濟利潤,增加用戶粘性。一方面,廣告可以為其拓寬收入來源;另一方面,未成年人可能因此類廣告增加虎牙的使用頻率,不僅獲得廣告收入,也能拓寬用戶範圍。

  “虎牙等平台作為互聯網傳播媒體,必然知道遊戲廣告對未成年人會產生不良影響,但是其沒有對自身的行為進行規範和約束,違背了行業道德,也違反了法律規定。”鄭寧說。

  根據廣告法第四十條規定,在針對未成年人的大眾傳播媒介上不得發佈醫療、藥品、保健食品、醫療器械、化妝品、酒類、美容廣告,以及不利於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網絡遊戲廣告。

  “網絡平台的免費網課面向未成年人,發佈網遊廣告涉嫌違反廣告法的規定。虎牙、鬥魚作為網遊直播平台,出現網遊廣告是正常的,但在其決定為未成年人提供免費網課服務時,應當對自身平台的服務內容進行審查。”鄭寧說。

  朱巍補充說道:“廣告法中還有一條特殊規定,即中小學包括幼兒園中不允許出現任何形式的廣告,特別是對於一些教輔教材、校車、校服等上面絕對不能有廣告。雖然其中並沒有涉及互聯網平台,但是網絡教育平台實際上就是將未成年人的課堂從線下轉移至線上,線上教育平台就相當於小學、幼兒園等線下教育場所,因此線上教育平台也不應該做廣告,特別是有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網遊等廣告。虎牙和鬥魚的行為已經違反了廣告法中的相關內容。”

  在朱巍看來,疫情防控期間,線上教育成為學生的主要上課方式,很多平台轉換經營思路參與“互聯網+教育”,這本身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虎牙、鬥魚兩個平台在明知道網課的主體是未成年人的情況下,還在上課過程中推廣網遊廣告,這是一種知法犯法的行為。

  加強直播平台監管

  促進行業有序發展

  此前,虎牙、鬥魚等直播平台曾因涉黃、低俗內容等問題受到處罰,此次又因向未成年人推廣不適宜的廣告引發關注。

  對此,朱巍認為,首先,應該嚴格按照廣告法的相關法律規定,讓平台受到處罰,政府相關部門在此事件後也應該對這兩個平台做好事後懲處。雖然當下直播平台之間的競爭日益激烈,但這不應該成為個別平台為了獲得發展優勢而侵犯未成年人權益的理由。直播行業的秩序有必要進一步規範,這也需要相關部門進一步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加大監管力度,如開展專項活動等。

  “今後,平台方要做好各種類型廣告的管理,不管是廣告聯盟、媒介方還是平台成員等主體提供的廣告,平台方都應該加強內容審核,不面向未成年人推送不適宜的廣告。針對網友自主發佈的不良廣告或者商業性信息,完全依賴人工審核是不現實的,這就需要人工智能審核技術的介入。換言之,技術手段應該被更好地運用,落實到廣告內容審核上。”朱巍說。

  鄭寧則建議:首先,對政府部門而言,要從完善法律法規、加大執法力度等方面加強監管。不僅要依據當前《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對網絡直播平台進行監管,還應當考察網絡直播平台的規模和影響範圍,製定更高層級的法律法規,對其進行約束;同時,當前國家網信辦、全國掃黃打非工作組聯合其他部門正在開展為期半年的整治網絡直播行業專項行動,此類活動對於約束直播平台效果顯著,可以定期或長效開展此類活動。

  其次,直播平台應當對自身進行合規審查,取得經營資質,規範經營行為,出現問題,及時配合行政部門進行解決,防止損害後果進一步擴大。

  最後,公眾應當提高辨別能力,增強警惕意識,要認識到直播平台處在發展階段,在經營內容、提供服務類型等方面仍有待改善,因此對直播平台要進行辨別。同時,也要承擔社會責任,發現直播平台存在傳播不良信息等違法違規行為,及時進行舉報,協助直播行業有序發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