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爆炸後的良山村
2020年06月24日06:11

原標題:再訪爆炸後的良山村

再訪爆炸後的良山村

馬宇平

6月23日,浙江溫嶺大溪鎮良山村,人們忙著為受損的房屋安裝窗戶。受訪者供圖

  6月14日,浙江溫嶺,航拍受槽罐車爆炸衝擊後的大溪鎮良山村。人民視覺供圖

  良山村幾乎每家每戶的窗戶上,玻璃正在一塊塊歸位。

  一場劫難之後,浙江省溫嶺市大溪鎮良山村正在努力恢復。損毀嚴重的廠房和民房廢墟已被清理,建築廢料運出了村外。燒黑的電線杆上架起了新的鏡頭。一家香菸店恢復營業。每隔百米就有一個臨時帳篷。除了到村委會登記房屋情況、諮詢救治報銷問題,未受傷的村民回到自己的房屋附近查看,他們試圖拉住“看上去像爆炸事故調查組工作人員”的陌生人,操著當地方言激動地講著自己家房子的情況——他們關心房屋的修葺和後續賠償。

  6月13日下午,良山村緊鄰的一條高速公路上,一輛運輸天然氣的槽罐車發生了爆炸。事故造成20人死亡,醫生和護士們忙著救治住院的傷員。在良山村,測量和修復玻璃窗的工人隨後忙了起來。一位村幹部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要搶在颱風季到來前完成這項工作”。

  良山村幾乎每家的玻璃門窗都遭到了破壞。嚴重的,門窗“片甲不留”,遠遠望去,4層小樓由框架和8個窟窿組成。離爆炸核心區較遠的民房,窗戶也會掉下玻璃。爆炸那天,槽罐車衝出高速公路匝道,罐體和車尾在空中劃了一道弧線,砸向良山村的民房。良山村與鄰村交界處的一家工廠發生了爆炸。

  這是一個夾在高速公路與山之間的村莊,唯一的村道呈南北走向,西側倚山建了成排的民房,東側有一條水渠,水渠旁分列著小塊的農田、健身廣場、綠化帶,綠化帶外便是高速公路。

  “飛來橫禍”打破了村子的平靜。一家機電公司的廠房頃刻之間變成廢墟,良山村前兩排民房的房頂被掀翻,房屋垮塌,周圍停放的車輛受到殃及起火,濃煙很快裹住了現場。事後,這裏被視作爆炸核心區。

  28歲的吳晶亮是第一批趕到核心區的人。他是村里的“網格員”,爆炸發生時他在隔壁村的家裡,他開車到現場附近花了5分鍾。“當時看到這個場景也挺害怕,比較恐怖。”他回憶,那時本能的反應就是先去救人,“把人背到救護車旁”。

  在離爆炸點最近的地方,吳晶亮背出一個人。他沒能分辨出對方的性別,也不願向別人描述傷者的情況。“太慘了,要尊重傷者,”他一字一頓地說。

  離爆炸核心區約50米的位置,一排紅色帳篷下,幾張簡易的桌椅曾構成現場救援指揮部。窗簾與門板都曾被臨時製成擔架運送傷員,村支書盧林兵把自己的車鑰匙交給了一位陌生人,讓對方開車送傷員到醫院。逃出廠房的一名工人回憶,自己背部受傷,當時只聞到血的味道;有村民給妻子的手機打了76個電話,救援隊員尋到手機響鈴的位置,用手和器械刨挖瓦片碎石,但最終只找到了一隻覆蓋著土的女士手提包。

  從第三排民房開始,屋頂保住了,房子受到的損害隨著距離增加而降低。村民李丹家的房子門窗防護欄被“擰”變形,玻璃被衝碎,門也掉了。幸運的是,事故發生時,她正帶著孩子在外上補習班,家中無人。

  爆炸事故發生時正值週六,李丹擔心週末留在村里的孩子們。她鄰居家的孩子被破碎的玻璃紮傷,至今仍在住院。在受損最嚴重的第一排民房,一名16歲的孩子當時在家寫作業,後來被證實在這次事故中遇難。

  村民盧源家離爆炸核心區約八九百米。他聽到第一次爆炸聲便從家裡3樓跑下,本能地向事故發生地的反方向跑,“感覺好像一架飛機墜毀到村子裡”。後來灰色的蘑菇雲升起,濃煙讓他覺得“辣眼睛”。他家受到的影響不大,只有二樓臥室的幾塊玻璃碎了。

  據盧源回憶,爆炸發生當晚,電力中斷,他和一些村民聚到村委會前的廣場等消息。旁邊活動中心的落地窗只留下窗框,屋頂的燈管牽扯著幾塊板材懸到半空中。廣場距爆炸核心區四五百米,對面是第五排民房。往常晚上八九點鍾,這裏被廣場舞愛好者佔據著。颱風來臨時,一些住在老屋的村民也會臨時被安置到村委會。對於大部分村民而言,颱風是他們此前經曆過的唯一“災害”。

  良山村有戶籍人口2072人,外來務工人口400餘人。因房屋受損,良山村與鄰村鎮西村被安置到酒店的有700餘人,他們的住宿和一日三餐由政府提供保障。住在自家房子裡的村民可以到村委會領免費的盒飯。

  李丹記得,大約從6月18日起,村民開始在工作人員陪同下按順序回到家裡取東西。年輕人陸續返回到工作崗位。李丹的兒子囑咐她,“媽媽你一定要把我的書包‘救’出來”。6月23日這天,這個男孩如期參加小學升初中的考試。

  救治與重建都在繼續。溫嶺市政府部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截至6月23日,那場爆炸事故造成20人遇難,175人受傷住院,已出院105人。24名危重傷員中,3名已轉為非危重。

  當地住建部門介紹,颱風季節即將來臨,溫嶺市和大溪鎮爭分奪秒,加快推進受損房屋修繕工作。目前,最為迫切的門窗修復工作開啟了加速模式。

  在良山村,重建正在進行。曾經的廠房和兩排民房處變成了空地。盛夏,村道旁十幾棵燒黑的樹木、高速公路匝道上被撞毀的護欄,提醒著人們10天前的事情。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馬宇平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6月24日 05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