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光裕歸來:膽識、勇氣、謀略還剩幾分?
2020年06月24日17:51

原標題:黃光裕歸來:膽識、勇氣、謀略還剩幾分? 來源: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 韓大鵬

在電影《英雄本色》中,傷痕纍纍的小馬在黑夜中喊道:“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個機會,我曾經失去的,我一定要拿回來”!——這句話用來形容剛剛出獄的黃光裕,再恰當不過。

闊別外界12年之久,江湖早已風雲變遷:

12年間,昔日的老對手張近東、張繼升等人已走向幕後,馬雲、劉強東等都已退居二線,如今站在鎂光燈下的,是黃崢、王興等那些“籍籍無名的新秀”……

12年間,市場亦經曆了多次劇變:經營實體愈發困難、賣場模式客流稀少、電商賽道水洩不通、新零售大潮反撲未果,相反,電視購物模式卻搖身一變,化身直播成為了當今主流……

雖然妻子杜鵑曾放豪言:“等老公出來時,要給他一個更好的國美”。但國美年均虧損幾十億,掉隊已成事實。

如今,51歲的黃光裕正式歸來,能否掀起行業的血雨腥風?“更好的國美”又在何方?

捲土重來:監獄時光會磨平棱角嗎?

外界最關心的是出獄後的黃光裕,將給國美帶來怎樣的影響?

“很難”,財經評論家馮忠易對新浪科技直言不諱地說道,即便黃光裕曾經有著不俗的勇氣和決心,但是很難讓國美再現輝煌。

第一,企業一把手需要充足的知識儲備、經營理念、營銷意識和把握大局的能力。這種模式在互聯網時代尤其突出,競爭也是尤其殘酷,“他能不能適應這種變化?在與其他巨頭合作的過程中,還能不能有著足夠的話語權和議價空間?能否能跟隨主流玩法?這些都是不能確定的。更重要的是,行業需要創新,創新面臨試錯,國美是否有足夠的資金去試錯?”

第二,坊間傳言,黃光裕在獄中一直“遙控”國美,但是國美於2018年才開始改革,不久前才與其他巨頭聯手,“慶幸的是,國美終於看清了自己的定位,擺正了心態,但是太慢了,這是否也與他(黃光裕)的決策落後有關?”

第三,獄中生活會讓人變得平靜,很多人被時間磨平了棱角,黃光裕當年的膽識、勇氣、謀略還剩幾分?“牛電科技創始人李一男,當年也是個牛人,出獄後也漸漸沒有聲音了”。

馮忠易認為,黃光裕出獄後會有一些舉動,但大概率會遵循穩定的步伐,無論是電商還是零售,都已“眾神歸位”,“求穩”可能是國美未來兩三年甚至更長的定位。

互聯網分析師蔡胡敏告訴新浪科技,黃光裕仍然是國美的一張王牌,短期內如何出牌將決定國美的未來。“他(黃光裕)在獄中,會讓外界忌憚三分。如今出來了,需要看國美近期的佈局,如果達不到預期效果,國美將會變得更加被動”。

式微之勢:近3年虧損已達80億

回顧曆史,在2008年,手握零售王牌國美的黃光裕風光無限。這一年,阿里巴巴銷售額剛夠30億,劉強東還在為突破10億尋求解決之道。而國美的銷售額已達到1200億。

樂極生悲。同樣在2008年下半年,因涉嫌內幕交易罪、非法經營罪、單位行賄罪,三罪並罰,黃光裕被判刑14年。

自此,國美的良好發展勢頭被戛然而止。

牢獄之日,黃光裕開始思考國美的戰略問題。2012年,新浪科技曾報導,儘管黃光裕尚在獄中,但國美的重要決定和戰略決策,都來自於黃光裕的直接意誌。據悉,黃光裕與外界的溝通,除了通過常規渠道申請定期探監之外,還有一條特殊通道,比常規的書信溝通更為快捷。

儘管黃光裕“遙控”國美多年,但國美式微之勢明顯。

根據國美零售發佈的2018年度公司財報顯示,其銷售收入同比下降10.09%,歸屬公司擁有者虧損額達48.87億人民幣,同期該數額僅為4.5億人民幣。

而在2019年年度財報中,國美零售營收為594.83億元,同比下降7.57%;歸屬母公司擁有者應占虧損約25.90億元,較2018年虧損大幅收窄。

最令人擔憂的是現金流。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國美零售總資產為718.72億元,總負債為637.11億元,淨資產僅剩81.61億元,資產負債率高達88.65%。

兩頭忙活:邊擴張邊收拾“爛攤子”

持續虧損的同時,國美也在忙著擴展新業務。

2018年被國美定義為“家生活”戰略轉型的元年,眾多業務都是從零開始。例如在2019年4月,國美宣稱將在國內落地第一家與歐洲最大的櫥櫃廚電零售連鎖品牌IXINA的門店,試圖通過合作拓展家裝業務;再如國美希望通過與互聯網企業,諸如百度、愛奇藝、海康威視等聯合創辦新的佈局,並計劃在未來打造專業的智能綜合體驗廳。

不過,國美的發展並不順利,它還有很多“爛攤子”等著收拾,例如永樂電器,2018年永樂電器銷售同比降落了23.2%,利潤同比降落了48.2%,並關閉了14家永樂電器的門店。

在大眾心中,國美仍是那個看似老舊的實體店品牌,它渴望流量。

於是,國美藉著自己在供應鏈中的優勢,牽手了拚多多和京東。很明顯,國美要發揮自身供應鏈優勢補充電商的短板,電商則會向國美傾斜流量加速其零售增長。

但是,這種“閃婚”是給電商業務引入活水的長遠之道,還是解燃眉之急的紓困之舉呢?

更值得玩味的是,這次組合與曾經阻擊阿里的“騰百萬”有著相似之處。2014年,騰訊、百度和萬達推出的飛凡電商,被寄予厚望但終究未能成功,而拚多多、京東和國美匆匆組成的臨時戰線,能否達到真正協同也是個未知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