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暴跌超過三成、兩個月完成絕地反彈:美股憑什麼?
2020年06月24日09:36

原標題:一度暴跌超過三成、兩個月完成絕地反彈:美股憑什麼? 來源:澎湃新聞

本文由微信公眾號蘇寧金融研究院原創,作者為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劉師雨。

在經曆了三月的連續四次暴跌熔斷之後,美股投資者們惴惴不安地觀察著事態的發展:在美國,新冠肺炎的感染人數每日以萬遞增,上市公司一季度普遍虧損,失業人數居高不下,黑人男子慘死街頭引發全美範圍內的騷亂,再加上,總統先生認真地建議民眾注射消毒液來殺死病毒。

現實看起來離奇而慘淡。

更加離奇的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一度暴跌超過三成的美股竟在短短兩個多月裡完成絕地反彈。以納斯達克指數為例,在經曆了三月超過32%的暴跌之後,其隨著疫情的發展一路高歌猛進,並於6月10日曆史性的觸及10086點的新高度。

面對這樣狂熱的市場,我們不禁還是要問一問:美股憑什麼能這麼漲?

美聯儲政策

提到這一輪美股上漲行情,無法避開的話題就是美聯儲不遺餘力的政策支持。在疫情開始之初,美股還未開始暴跌的時候,美聯儲就已經祭出了非常激進的救市政策保障市場流動性。雖然在最開始的大幅降息政策出台時,其一度把市場嚇到熔斷,但隨著3月23日無限量寬鬆政策的出台,市場逐漸企穩並開始反彈。

在此之後,美聯儲主要採用了如下政策工具:

擴大一級和二級市場企業信貸融資和定期資產支持證券貸款融資的規模和範圍;

美聯儲將開始買入部分垃圾債,美聯儲企業債便利工具將納入BB級債券;

市政流動性融資機製:將通過直接從各州、郡和城市購買短期票據;

啟動“薪資保護計劃”流動性融資:通過以小企業PPP貸款為後盾的定期融資向參與的金融機構提供流動性。

總結來說,這些政策一方面用充足的流動性滋潤市場,預防流動性風險,另一方面則是為經營可能出現問題的企業兜底,給市場以“出了事情我兜著”的暗示,並喊出“無限量QE”這樣的口號,從而進一步增強市場的信心。

在上圖里,美聯儲本輪政策的激進程度可見一斑,其資產規模已經由2月末的4.2萬億美元激增至6月中旬的7.1萬億美元,三個多月的增幅達到了驚人的69%。市場很自然的讀出了美聯儲決心,於是也順理成章的把股價推至高位。

美元霸權

但如此天量的放水就真的毫無問題麼?對於大多數經濟體來說,這樣激進的貨幣政策極有可能帶來惡性通貨膨脹等一系列經濟問題,為什麼美聯儲就可以這樣有恃無恐呢?

問題的根本在於美元在當今世界經濟中獨一無二的霸權地位。

自二戰之後,佈雷頓森林體繫在美國的主導下建立以來,憑藉美國在戰後的經濟實力與聲望,創立了美元與黃金掛鉤,其他各國貨幣與美元掛鉤的國際彙市準則。美元在世界範圍內的霸權從此時開始就已經逐漸形成。

在1971年佈雷頓森林體系解體之後,由於前期貿易慣性已經形成,美元實質上成為了世界貿易的硬通貨。加之其長期以來幣值相對穩定,又有極強的主權信用,所以被世界各國作為主要的外彙進行儲備並且作為大多數國際貿易的結算貨幣。

據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發佈的信息,截止2019年底,美元在國際支付結算中所占的比例高達42.2%,而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法定貨幣的人民幣的相應占比僅有1.89%。如此一來,即便美國政府不斷擴大赤字規模、美聯儲大規模放水,其超發形成的貨幣會通過購買別國的產品、服務乃至資產,最終會被世界其他經濟體消化——換言之,整個世界都在為美聯儲的印鈔買單。

另一方面,隨著美聯儲大規模放水,美元指數反而迎來一波強勢上漲,預示著全球資本回流美國。這其中,一方面因素可能在於流動性緊張的前提下,美國的海外資金緊急回國救險,另一方面因素則體現全球其他主要流通貨幣的疲軟,市場仍然認為美元才是避險資產。

在全球主要的可自由流通的包括歐元、英鎊、日元等(人民幣暫不滿足自由流通條件)在內的貨幣,其相對應的經濟體都長期以來處在衰退或衰退的邊緣,利率水平也都接近於0甚至處在負利率區間內。

兩相比較,美元反而擁有更好的實體經濟支持,美國的預期經濟恢復速度也快於歐洲與日本。於是,這些資本又回流美國並且進一步推高美元資產的價格,順便給美股提供了又一個上漲的理由。

散戶入場

資產價格的變化是伴隨著自我強化的。當因疫情而賦閑在家的民眾收到1200美元的支票卻又無處消費時,面對一路上漲的股票市場,用政府補貼來進行投機似乎也成了美國韭菜們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互聯網證券交易平台Robinhood在報告中指出,其一季度每日交易量比去年同期高出了300%,金融服務商schwab也在其季報中披露,僅2020年前三個月就有六十多萬人選擇在其平台新開設交易賬戶。

數據公司Envestne Yodlee在對接收財政補貼的賬戶進行追蹤後發現,在收入3.5萬-7.5萬美元的人群中,相比於沒有獲得補貼的賬戶,獲得補貼的賬戶中股票交易量平均上漲90%。而收入偏高的10萬-15萬美元的人群中,交易量也上漲了82%。而他們的交易形式主要包括通過銀行賬戶直接買賣股票、買賣ETF或給401k養老金賬戶打款等。

如此一來,股市的價格就被這一批增量用戶的增量資金進一步推高。在這樣一輪上漲超過20%的技術性牛市中,自然有投資人或者投機者賺的盆滿缽滿,於是他們開始嘲笑早在5月就宣佈清倉航空股並虧損500億美元的股神巴菲特。

比較典型的案例是美國體育論壇Barstool Sports的創始人兼網紅Dave Portnoy,他原本與金融市場並沒有太大的聯繫,但因為最近在市場中重倉被巴菲特所拋棄的航空股而名聲大噪,其在自己的推特上這樣表示:

“我確信巴菲特是個厲害的傢伙但是他在股票市場里已經過時了。我才是現在的(股票)大佬。”

Dave Portnoy的例子雖然比較極端,但絕不是個例。受疫情影響的美國租車公司Hertz資不抵債提交破產申請保護,其破產申請之後的股價卻在超過10萬散戶的炒作下從0.56美元/股上漲至5.53美元/股,上漲幅度達到1000%。

而另幾家近期申請破產保護的公司如JC Penny、Chesapeake等股價也在近幾週迎來上漲。

在如此狂熱的情緒帶動之下,極度危險的破產公司尚能實現股票價格大幅增長,美股整體的上漲也就不足為奇了。

盛宴何時終結

瑞·達利歐在文章《疫情戰爭來臨時,經濟的運行機製》中指出,疫情時期的市場與戰爭時期的市場類似,人們其實是在為未來下注。美股上漲的部分根本原因也許正源於此——人們相信疫情總會過去,生活總會回歸正常,消滅的財富總會被重新創造,世界總會重新變好。這樣的樂觀著實令人欽佩和感動。

樂觀固然重要,但回到市場的範疇里,理性也同樣可貴。秉持著理性的精神,我們也必須意識到,在當下,我們所面對的現狀與前景並不比半年之前甚至一年之前更好。如果那時的股價是經濟情況的真實反映,那現在我們所面對的則很可能是整體股價的高估。

這一輪美股的上漲是美聯儲金融維穩的需要,是國際資本規避風險的選擇,是投資或投機者順勢而為的潮湧。

而潮水總有退去的那一天。在那一天到來的時候,誰還能保持著與此刻同樣的樂觀、理性與謹慎,誰才可能成為真正的勝利者。

原標題《美股再創曆史新高,憑什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