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26歲男子之死:節食54天 每天只喝三次水
2020年06月24日19:46

  原標題:黑龍江26歲男子之死:住康養中心節食54天,每天只喝三次水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該康養中心學員節食期間,只喝水,不吃飯,李某燃此前進行過5天、7天的節食,當時身體未出現異常,但在此次節食的第52天,出現了癡呆症狀,2天后出現抽搐症狀後死亡。

6月23日,日月峽森林康養中心大樓,李某燃在這裏去世。新京報記者 向凱 攝
6月23日,日月峽森林康養中心大樓,李某燃在這裏去世。新京報記者 向凱 攝

  6月21日,節食54天的黑龍江26歲男子李某燃死於鐵力市一老年康養中心。家屬表示,事發前,該中心一氣功大師曾建議節食70天,稱可治癒李某燃的“病”。

  新京報記者瞭解到,該康養中心學員節食期間,只喝水,不吃飯,李某燃此前進行過5天、7天的節食,當時身體未出現異常,但在此次節食的第52天,出現了癡呆症狀,2天后出現抽搐症狀後死亡。

  這家康養中心的創辦者名為劉尚林,是黑龍江當地知名的“氣功大師”,其創辦的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集團,擁有包括這家康養中心在內的龐大商業版圖,業務囊括健康諮詢、保健食品、林業產品批發等。

  6月22日,鐵力市公安局通報稱,2020年6月21日6時許,鐵力市公安局接到報警,稱“李某燃在鐵力市日月峽老年森林康養中心死亡”。接警後,鐵力市公安局相關警種立即趕赴現場對李某燃死亡情況進行調查。目前,調查工作正在進行中。

  6月23日下午,日月峽鎮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案件正在辦理中,對於劉尚林是否接受調查他表示“不掌握情況”。

  同日下午,在康養中心大樓內,一名該公司工作人員稱,“在警方得出調查結論之前,我們不便回應。”

  對於李某燃停食後死亡一事,營養學專家提醒,停食幾十天從科學角度來講是不現實的,會導致器官萎縮,影響全身機能,嚴重的話甚至可導致死亡。新京報記者檢索公開信息發現,過去曾發生過多起停食致人死傷的案例。

  26歲男子節食54天后死亡

  6月23日,李某燃的大伯李誌新告訴新京報記者,李某燃生於1994年,是黑龍江伊春人,曾就讀於哈爾濱一所高校。2017年6月,李某燃大學畢業,此後在家待了一年沒出去工作。

  “當時考的大學有點不理想,他心裡老是不得勁兒。”李誌新說,在家的一年,身高182釐米的李某燃體重增長到260多斤,並且“不時出現自言自語的症狀”。

  李某燃的舅舅趙金福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家人聽說鐵力市(註:伊春市下轄縣級市)有一位“氣功大師”劉尚林能治百病,便將李某燃送到鐵力市日月峽老年森林康養中心(下稱康養中心)治療,劉尚林正是這家康養中心的創建人。

  李某燃一住就是近兩年,連春節也不回家。李誌新說,李某燃每天的住宿費是100元,吃飯另外收錢,李某燃的母親也陪他同住。

  一位康養中心的工作人員對李某燃有印象,“總是自言自語,不知道在說什麼,見了人也不打招呼。”

  李某燃母親此前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李在康養中心期間,每天通過學習森林瑜伽、金剛經、打坐等,病情有所好轉。趙金福說,李某燃還花幾千元買了一本經書進行學習,該經書內頁印有“劉尚林”的名字。

  “起初是為了幫助他減肥、調養,到後期性質就變了,不是減肥了,聽說又是發功又是辟榖治病。”李誌新說。

  趙金福告訴新京報記者,事發前,該中心一氣功大師曾建議李某燃停食70天治 “病”,去世當天是李某燃停食的第54天。

  李誌新曾經去過日月峽老年森林康養中心,他瞭解到,“停食期間的人什麼也不吃,光喝水。”在他的印象中,李某燃此前進行過5天、7天的節食,“沒出什麼事兒。”

  而在這次長達數十天的停食中,李某燃沒能撐住。2020年6月19日下午,李某燃節食的第52天,身在伊春的李誌新接到李某燃母親電話,稱李某燃因身體不適被送往鐵力市人民醫院,他約一小時後趕到醫院,“當時李某燃出現了癡呆症狀。”

  李誌新記得,當時李某燃已經無法行走,需要輪椅推送,兩天后的一大早,李某燃的母親發現其有抽搐症狀,“趕緊去找醫生,但是來不及了。”

  據6月22日鐵力市公安局通報,2020年6月21日6時許,該局接到報警,李某燃在鐵力市日月峽老年森林康養中心死亡。接警後,該局相關警種立即趕赴現場對李某燃死亡情況進行調查。

  6月23日下午,日月峽鎮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該案已有刑警介入調查,案件正在辦理中,對於劉尚林是否接受調查他表示“不掌握情況”。

  同日下午,在康養中心大樓內,一名該公司工作人員稱,目前警方正在調查中,“在警方得出調查結論之前,我們不便回應。”

  李誌新表示,李某燃遺體目前在殯儀館,“必須得做屍檢找出死亡原因。”

6月23日,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旅遊集團有限公司位於鐵力市的辦公地點,當地人稱為“氣功樓”。新京報記者 向凱 攝
6月23日,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旅遊集團有限公司位於鐵力市的辦公地點,當地人稱為“氣功樓”。新京報記者 向凱 攝

  日月峽商業版圖

  6月23日,康養中心的一位管理人員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康養中心是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旅遊集團有限公司旗下的企業。

  根據日月峽大森林旅遊集團官方網站介紹,該集團公司的前身為“東方養生科學研究所”,隸屬鐵力林業局,是全民所有製單位。2001年,企業改製,東方養生科學研究所從國有企業行列退出,經鐵力市工商局註冊“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旅遊有限公司”,為有限責任公司。2016年,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旅遊有限公司將註冊資本擴充至6600萬元,更名為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集團。

  目前,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集團設有五家從事森林食品、山珍、森林瑜伽等產業的全資註冊子公司,一個森林養老中心,以及兩個分支機構——日月峽國家森林公園和大森林旅行社。擁有註冊有效商標52個,包括“日月峽”“大森林”“日月峽LOGO”等。該集團經營範圍有43項業務,包括健康諮詢、保健食品、林業產品批發等。

  本次涉事的康養中心業務範圍包括招收自理、半自理、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精神慰藉等服務,登記機關為鐵力市民政局。鐵力市民政局工作人員此前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民政局掌握的材料顯示,上述康養中心只是一個養老機構,“不清楚它為什麼會招收一個27歲的學員。”

  天眼查信息顯示,劉尚林是日月峽大森林集團的法人代表、最大股東、總經理。日月峽森林公園公號發佈的一篇文章中介紹劉尚林,“對儒釋道醫武的各類養生法都有深入研究和實踐,尤其對道家內丹術和無上瑜伽氣脈明點有獨到成就。”

  今年6月15日,某林草行業專業網站上發表了一篇名為《“日月峽”傳奇故事》的文章,作者署名為劉尚林,講述了日月峽國家森林公園以及康養中心的建設曆史。

  該文稱,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小興安嶺林區陷入了資源危機、經濟危困“雙危”境地。在這樣的情況下,劉尚林提出建立森林養生療養所,獲得了鐵力林業局的批準與支持。1995年,劉尚林正式確定了養生療養所的選址。1998年,在大批義工的捐建下,養生療養所正式動工,於2001年正式開園。

  該文還稱,建成的養生療養所被命名為日月峽國家森林公園,並獲得了當時的國家林業局森林公園管理辦公室驗收。

  6月24日,國家林業局國家公園旅遊管理辦公室的一位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表示,國家林業局從2016、2017年起就著力發展一批森林養生基地重點建設單位,打造森林養生品牌和產品。2019年,日月峽國家森林公園被確定為森林養生基地重點建設單位,“希望他們能充分利用自身森林資源,打造出老百姓喜歡又有效的養生產品。”

6月23日,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旅遊集團有限公司辦公樓內。新京報記者 向凱 攝
6月23日,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旅遊集團有限公司辦公樓內。新京報記者 向凱 攝

  在森林公園的日常運營中,有大量的義工參與,曾在康養中心工作20多年的李琴(化名)就是其中一員。她對新京報記者表示,自己在20年前森林公園剛成立時,就參與了劉尚林主辦的森林瑜伽課程,課程結束後留在森林公園擔任義工。

  森林公園每年6月到9月開園,開園期間義工團體維持在一兩百人,“好多人排著隊報名”,李琴說。報名的義工一般是身患疾病或是學習過劉尚林治療方法的人,自主報名後一般要經過劉尚林的同意。

  義工們自主管理,主要從事公園建設工作,擔任園林、木工、機械、烹飪等多種工作。工作期間分文不取,每天還要交10元左右的費用作為餐費。工作之餘,義工們會自主練習功法,鍛鍊身體。

  6月23日上午,新京報記者來到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旅遊集團有限公司,該公司位於鐵力市鐵力鎮站前社區,一棟灰色建築,當地人稱之為“氣功樓”。據日月峽大森林集團官網介紹,“氣功樓”是劉尚林多年前所建。

  公司內部牆上貼著不少活動的照片,包括“養生文化節”“拍手健身廣場舞大賽”等以及劉尚林出席的各種活動。此外,一間辦公室門口還有“鐵力市拍手運動健康協會”的牌子。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因為疫情影響,目前日月峽森林公園已經關閉,不再接待遊客。

日月峽國家森林公園的義工們正在勞作。受訪者供圖
日月峽國家森林公園的義工們正在勞作。受訪者供圖

  爭議停食療法

  日月峽國家森林公園公眾號“日月峽大健康”的一篇文章中,記錄了劉尚林對於停食療法的介紹,“主動停食,是使自身產生能量並進行科學維護的過程,通過主動引導停食,可以全面清理身體內環境,排出體內垃圾,提高肌體免疫機能,一些患有癌症、高血壓、心臟病、神經系統疾病、瘙癢症、皮膚病等疾病的學友,身體狀況得到了有效改善,取得了良好的養生效果。”

  新京報記者檢索發現,日月峽大森林集團此前發佈過一次辦班通知,招收學員參加森林瑜伽養生講習班,培訓內容中就包括停食養生。該通知顯示,招生對象包括由於工作、學習、生活而導致身心疲憊的亞健康者,各類疾病康複需求者。

  6月22日,劉尚林曾向媒體表示,停食療法是他本人發明的,一個學習班學習週期為10天,停食時間一般為5-7天,具體需要根據學員身體情況決定。“停食期間學員不吃飯、沒有水果,只喝水。”劉尚林說,“其他人正常吃飯的時間,學員是集體喝水。”

  李琴向新京報記者證實,學員在節食期間完全不吃東西,只喝水,“每天三頓飯就喝三次水,一次差不多一個飲料瓶那麼多,按照老師所教的方法,喝完水就有一種像吃飯的感覺了。”

  另外,節食時還需要練習功法,但是要注意休息,“最好不要出去見風”。節食結束後,第一頓要吃特別軟的麵條,喝豆漿,不能吃太硬的東西,一個星期後能正常吃飯。

  李琴介紹,每個人的停食時間並不統一,有7天、10天不等,根據所上學習班的時長以及個人身體情況來定。曾有最高紀錄的停食時間是80多天。

  上述公號文章中稱,有多位學員通過停食療法取得了良好的療效。如:來自七台河市的王某患重型再障性貧血,雙眼失明。他在2009年參加了森林瑜伽養生講習班,主動停食21天后,“感到從未有過的輕鬆,經檢查,各項指標恢復正常,再生障礙性貧血康複了”。

6月23日,位於鐵力市的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旅遊集團有限公司辦公室內。新京報記者 向凱 攝
6月23日,位於鐵力市的黑龍江日月峽大森林旅遊集團有限公司辦公室內。新京報記者 向凱 攝

  關於此次李某燃意外死亡,劉尚林曾向媒體表示,是李某燃私自延長了停食時間,是在療養中心監管之外。

  然而,實際上,在醫學界,停食療法一直以來都飽受爭議。

  武漢市一家三甲醫院主任醫師告訴新京報記者,人體需要多種元素,如果停食者只喝水的話,電解質、碳水化合物、脂肪、維生素等物質無法得到補充。“如果不攝入碳水化合物,身體為了維持所需量,就會分解體內的脂肪和肌肉,器官也會出現萎縮,影響全身的功能。”

  上述醫生還表示,停食幾十天從科學角度來講是不現實的,他舉例道,臨床病人需要通過補液來補充氯化鈉、氯化鉀,否則會出現低鈉血症與低鉀血症,嚴重的話甚至可導致死亡。

  中山大學附屬第六醫院中醫科住院醫師、中山大學禁食療法研究組成員邱超平此前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適合停食。患有暴食症和厭食症、營養不良、嚴重高血壓、糖尿病以及心臟病、精神病、嚴重肝腎功能不全等病症的人都不適宜。

  新京報記者檢索公開信息發現,過去曾發生過多起停食辟榖致人死傷的案例。2016年7月,山東日照人費某參加辟榖後死亡,判決書顯示,辟榖療法尚未經國家正式準許,該療法直接導致了費某的死亡。日照市嵐山區人民法院最終判決費某參與辟榖活動的療養院賠償16萬餘元。2016年,南陽一名男子辟榖7天,引發嚴重的糖尿病併發症,最後被迫截趾。

  文 | 新京報記者向凱 海陽 實習生 卓曼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