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輪豬週期可能將進入下降通道 拐點或將到來
2020年06月23日13:31

原標題:本輪豬週期可能將進入下降通道 拐點或將到來 來源:經濟日報

本輪豬週期或迎來拐點

  專家認為,只要不發生對產能明顯影響的突發事件,本輪豬週期可能將進入下降通道,拐點或將到來。受疫情影響,未來我國生豬養殖門檻將會提高。在規模化提升的同時,機械化、智能化和產業化養豬帶動的工業化生產方式已經起步,未來我國生豬產業將加速進入工業化生產時代,雖然生產主體仍呈多元化,但一體化企業、龍頭企業將會加速發展,成為影響市場發展的主力軍

  農業農村部監測數據顯示,6月18日,全國農產品批發市場豬肉平均價格為42.72元/公斤,這比2019年6月18日的21.36元/公斤高了一倍。全國豬價自2018年6月份轉入上升通道,至今已經24個月。

豬市冰火兩重天

  “目前毛豬收購價34元/公斤,如果自繁自養,每賣一頭豬,利潤大約有1600元。如果不是自繁自養,每賣一頭豬,利潤只有300元。主要是仔豬太貴了,一隻仔豬要1000多元。”6月19日,湖北省蘄春縣劉河鎮蓮花村養殖戶黃鵬程說。黃鵬程是獸醫出身,十年前建了一個小養豬場,自繁自養,常年存欄肉豬200頭。

  儘管豬價持續“高燒”不退,“牛市”持續時間很長,行業里感受卻極其不同,用“冰火兩重天”來概括可謂恰如其分。

  黃鵬程這樣的小養殖戶就屬“冰”。從今年起,黃鵬程已經不養豬了。之前的非洲豬瘟疫情,讓他至今心有餘悸。“別看現在養豬利潤高,風險也很大。如果發病,本來好好的豬,幾天時間一個一個都死光了。”黃鵬程說。今年開春,他轉行嚐試養雞,目前養了200只,如果效益可以,計劃再擴大規模。

  全國生豬養殖龍頭企業則屬“火”。溫氏股份年報顯示,2019年淨利潤139.06億元,同比增長251.38%。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淨利潤50.4億元,同比增長195.78%。牧原集團成功經受了非洲豬瘟的嚴峻考驗,2019年淨利潤增長1075.37%。

  “本輪豬週期疊加了新冠肺炎疫情、環保政策、生豬產品調運政策和生產週期性因素,與前幾個週期有極大不同之處。”中國農業科學院北京畜牧獸醫研究所副研究員朱增勇說。他告訴記者,2006年以來,我國經曆了3個完整的豬週期,分別是2006年6月份至2009年5月份、2009年6月份至2014年4月份、2014年5月份至2018年5月份,時長分別為36個月、59個月和49個月,從波穀到波峰的上漲時間分別為23個月、28個月和26個月。本輪上升週期從2018年6月份至今已24個月。

  在朱增勇看來,本輪上升週期區別於前幾個週期,首先就是生豬存欄和能繁母豬存欄量深度下降,且所有養殖主體生產均受到了不同程度影響。如果沒有非洲豬瘟疫情,預計2018年豬肉價格將持續下行,2019年上半年可能出現週期性低位。然而,非洲豬瘟疫情,打亂了豬週期的正常波動節奏。2018年10月份以來,能繁母豬存欄同比降幅超過了5%的預警線且降幅持續加大。到2019年9月份,全國能繁母豬存欄同比降幅達38.9%,生豬存欄降幅超過41%。

  產能大幅下降造成豬價持續快速上漲,漲幅遠高於上一輪週期,且上漲週期短。從月均價來看,2006年以來豬價高點分別為16.87元/公斤、19.68元/公斤、20.45元/公斤和37.11元/公斤,2020年2月份豬價較2016年6月份高點上漲81.5%。從波穀到超過上一輪價格高點,僅用了14個月時間,前兩輪週期分別是25個月和24個月。

拐點可能正在到來

  “只要不發生對產能明顯影響的突發事件,本輪豬週期可能將進入下降通道,拐點或將到來。”朱增勇說。

  豬價拐點的主要影響因素是供給和需求。從供給來看,生豬和能繁母豬存欄量是判斷豬價拐點最重要的指標。自2019年10月份開始,全國能繁母豬存欄量連續8個月回升。從生產週期來看,生豬供給量最快10個月出現恢復性增長。生豬存欄和仔豬供給量連續4個月恢復性增長,預示著生豬供給最快5個月後環比明顯增加。

  從消費來看,今年上半年豬肉消費需求預計降幅在30%至40%,高於豬肉供給降幅。下半年供給恢復速度預計將大於消費恢復速度。因此,綜合來看豬價高點或已過,後期將會逐漸回歸合理價格水平。預計2021年全國生豬供給將會明顯增長,進一步帶動豬價加快恢復至合理的價格水平。

  “受生物安全水平、資金、技術、管理等因素影響,中小散戶補欄擴產速度、時間和規模,較規模企業和大型養殖戶慢不少。龍頭企業通過‘公司+農戶’方式快速擴張,同時飼料、屠宰等養殖產業鏈上下遊企業也加速進入養殖領域。”朱增勇說。

  以牧原集團為例,非洲豬瘟疫情發生以來,該公司加速在全國各地佈局,預計2020年全年生豬出欄量可提升到2000萬頭。

  朱增勇認為,受疫情影響,未來我國生豬養殖門檻將會提高。在規模化提升的同時,機械化、智能化和產業化養豬帶動的工業化生產方式已經起步,未來我國生豬產業將加速進入工業化生產時代,雖然生產主體仍呈多元化,但一體化企業、龍頭企業將會加速發展,成為影響市場發展的主力軍。

政策引導要跟上

  “豬週期是市場產物,並不是中國特有的。提高生豬生產穩定性、競爭力,降低每輪豬週期豬價波動幅度,是有關部門應該做的。”朱增勇如是說。

  首先,要立足國內豬肉供給,合理利用國內外兩種資源。豬肉進口是調控我國豬肉市場供需的有效手段。尤其是當前產能還處於恢復過程中,合理進口豬肉有助於防止豬價過度上漲。有關部門要持續完善國內生豬產業預警體系,為生產者提供更多獲得市場信息資源的渠道,及時向社會發佈豬肉進口預警信息,合理引導市場進口豬肉,達到既能平抑豬價,又可防止過度進口衝擊國內市場的目的。

  其次,運用中長期貼息貸款、保險等金融工具,穩定生豬生產。

  朱增勇表示,政府部門如果有針對性地發放中長期低息、貼息貸款,可幫助養殖戶解決融資難題,保障豬價低迷時產能溫和調減。對中小養殖戶,可引導其建立養殖合作組織,或者實行“公司+農戶”模式,從而形成規模優勢,保障生產資料供應,有效建立產銷對接,降低經營風險。(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黃俊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