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米歇爾•渥克:新冠肺炎比金融危機對就業的影響更深
2020年06月23日13:31

原標題:專訪米歇爾•渥克:新冠肺炎比金融危機對就業的影響更深

新冠肺炎疫情尚未消失,部分地區甚至出現了反複,全球經濟的複蘇仍充滿不確定性。

對此,有觀點認為,要謹防“灰犀牛”事件的發生。“灰犀牛”,正是出自米歇爾•渥克所著且被外媒評價為影響中國高層決策的書《灰犀牛:如何應對大概率危機》。它和“黑天鵝”一樣,成為疫情之中提及頻率頗高的詞彙。“黑天鵝”比喻小概率而影響巨大的事件,而“灰犀牛”則比喻大概率且影響巨大的潛在危機。

米歇爾•渥克在接受新京報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下稱新冠肺炎)就是“灰犀牛”。同時,她指出,新冠肺炎的暴發範圍和規模比SARS要大。而與2008年的金融危機相比,它對就業市場的影響更快、更深。風險管理不僅僅涉及風險本身,良好的風險管理和減災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決策者識別風險並果斷做出響應的能力。

新京報:這次疫情和2003年非典以及2008年金融危機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米歇爾•渥克:新冠肺炎的暴發範圍和規模比SARS要大。而與2008年的金融危機相比,它對就業市場的影響更快、更深。截至目前,美聯儲採取的積極行動已使得金融市場保持運轉(我個人認為,甚至運轉得很好),金融體系保持穩定,但我想說,這並不意味著沒有系統的財政問題。新冠肺炎與其他已被忽略的“灰犀牛”糾纏得更加緊密,包括不平等、金融脆弱性和氣候變化,人們正在關注這三個方面的系統性變化。

新京報:人們可以從2008年的金融危機或2003年的SARS中吸取什麼經驗?哪些經驗可以用於解決當前新冠肺炎對經濟的影響?我們應該如何提高發現“灰犀牛”的能力?

米歇爾•渥克:我認為,問題的核心不在於發現“灰犀牛”的能力,而是要確保那些有能力對疫情採取行動的決策者能夠注意那些預警信號。這意味著,不要聽信那句“沒有人能提前預知未來”的藉口。當人們談論弱信號時,我會感到很沮喪,因為通常信號並不弱。

問題應該是有能力對專家的提示風險採取行動的人們故意選擇無視。當年,受非典直接影響地區的反應比沒有受到影響的地方反應更加迅速和果斷,更多市民選擇戴著口罩。同時,我認為許多經濟和金融政策的製定者都借鑒了2008年金融危機的教訓,即危機中最重要的事情是迅速採取行動,避免金融體系受阻而產生的多米諾骨牌效應。

同樣,政策製定者們也意識到了向公民和中小企業提供幫助很重要,但這件事情在美國進展得並不順利。我不認為,大多數經濟政策製定者能從2008年金融危機餘波之後瞭解到,以造成資產通脹的方式進行貨幣放水會導致嚴重的後果。希望現在他們能接受這一教訓,因為現在公司進入資本市場變得越來越容易。

新京報:2020年是美國的選舉年,新冠肺炎疫情會影響美國的總統選舉嗎?政治將在金融市場中扮演什麼角色?

米歇爾•渥克:傳統的政治觀點是,如果經濟強勁,在位者將擁有強大的優勢,並且很可能會再次當選。當經濟疲軟時,情況正好相反。特朗普目前的反對率非常高,部分原因是他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處理不善。現在的民意測驗和模型顯示,喬•拜登獲勝的可能性非常大。

目前,影響金融市場的主要因素是“印鈔機”美聯儲,它造成了非理性的繁榮,以至於投資者在宣佈破產後將資金注入像赫茲這樣的公司,這些股票毫無價值。但是,有些觀察者並不認為當前的市場優勢會持續下去,我也這麼認為。這一切就像處在風暴眼之中,天空暫時看起來很藍,殊不知更惡劣的天氣緊隨其後。我們需要進行市場調整以恢復常態,無論誰贏得總統職位,我們都會看到動盪的市場。

如果民主黨同時贏得總統職位和國會兩院的支持,那麼積極的財政政策干預和結構性改革發生的可能性將會增加,包括美國富人不喜歡的稅收政策。但我覺得必須這樣做,美聯儲仍需保持低利率,以防止聯邦預算赤字發展成為嚴重的危機。日後,我們將看到更多關於貿易問題的成熟討論,而不穩定的經濟政策製定也將減少。我真的希望大家恢復理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程子姣

編輯 李薇佳 校對 柳寶慶 楊許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