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法院如何以“嚴”禁毒?
2020年06月23日19:52

原標題:中國法院如何以“嚴”禁毒?

中新社北京6月23日電 題:中國法院如何以“嚴”禁毒?

中新社記者 張素

  近五年來,全國破獲毒品犯罪案件63萬多起,打掉製販毒團夥3萬個,抓獲犯罪嫌疑人78萬名,繳獲各類毒品406噸。“總的看,當前毒品犯罪案件數量仍處於高位。”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李少平說。

  如其所言,儘管近年來法院一審審結的毒品犯罪案件數量有所下降,但禁毒形勢仍然嚴峻複雜。

形勢嚴峻:毒品走私入境犯罪保持高位

  李少平從四方面分析禁毒形勢之嚴峻:首先,境外毒源地對中國的滲透加劇,邊境、沿海地區毒品走私入境犯罪仍保持高位;其次,國內製造合成毒品犯罪較為突出,製毒物品流入非法渠道的形勢較為嚴峻;第三,涉案毒品種類多樣化,新類型毒品犯罪在上升;第四,販毒活動科技化、智能化手段增多,毒品犯罪隱蔽性更強,加大了打擊、監管難度。

  最高法23日發佈的2020年十大毒品(涉毒)犯罪典型案例反映出上述趨勢。西南政法大學國家毒品問題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石經海分析案例時概括出“常、大、新、特”四個特點:

  第一,10件案例中有6件涉及走私、販賣、運輸、製造毒品罪,說明此類犯罪仍是中國當下常態性毒品犯罪;第二,儘管這6件案例都不是毒品犯罪集團和毒梟所實施,但4件為毒品數量“特別巨大”或“數量大”,側面反映出中國吸毒群體仍然龐大,對毒品的需求量很大;第三,案例展示了“通過手機網絡僱用無案底的年輕人運毒”“非法利用信息網絡販賣毒品”等新型行為方式,並涉及芬太尼等多種新型毒品;第四,犯罪主體具有“特殊性”,其中有夥同父親種植、販賣大麻的“95後”卞晨晨,有容留十餘名未成年人吸毒的在校生陳德勝,還有販賣毒品的國家工作人員劉彥爍。

  “既表明我國當前毒品問題治理形勢依然嚴峻,也意味著我國當下禁毒工作面臨不少新問題,需要研究製定新對策。”石經海說。

從嚴懲處:對罪行極其嚴重者判處死刑

  “依法追究刑事責任能夠取得懲處、遏製毒品犯罪的效果。”李少平指出,近五年來,各年度毒品犯罪案件中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上刑罰的重刑率均明顯高於同期全部刑事案件重刑率。對罪行極其嚴重、主觀惡性極大、罪證確實充分的毒品犯罪分子,堅決依法判處死刑。

  最高法此次發佈的10件典型案例中有3件死刑案例。罪犯吳籌、吳海柱糾集多人參與犯罪,在選定的製毒工場製出毒品後組織運輸、聯繫販賣,形成“產供銷一條龍”式犯罪鏈條,且所涉毒品數量特別巨大;罪犯周新林夥同他人專門購車用於運毒、專門租房用於藏毒、出境查驗毒品、聯繫上家接取毒品,涉案毒品數量特別巨大,且其曾因犯罪被判處重刑,假釋期滿後又迅即實施毒品犯罪,係累犯,主觀惡性深,不堪改造;罪犯張偉長期吸食毒品致精神障礙,殺害無辜兒童,致其屍首分離,犯罪手段殘忍,情節特別惡劣,罪行極其嚴重。這些罪犯均已被執行死刑。

  “依法嚴厲打擊製造毒品、大宗走私、販賣、運輸毒品、規模性非法生產、買賣、運輸製毒物品犯罪、吸毒人員嚴重肇事肇禍犯罪以及其他嚴重毒品或者涉毒犯罪。”李少平補充說,對於毒梟、職業毒犯、累犯、毒品再犯、暴力抗拒查緝、武裝掩護犯罪、利用未成年人犯罪、國家工作人員犯罪以及具有其他嚴重情節的,依法從嚴懲處。

  法院還加大對毒品犯罪的經濟製裁力度,依法追繳違法所得,用好罰金、沒收財產刑並加大執行力度,確保從經濟方面有效懲處犯罪並剝奪再犯的條件。

嚴格落實:利用審判參與禁毒綜合治理

  李少平坦言,如果不能有效減少吸毒人數進而減少毒品需求,刑罰遏製毒品犯罪的效果必然受到影響。因此,要將遏製毒品犯罪與治理吸毒問題結合起來。

  石經海認為,從做好毒品犯罪案件審判這一本職工作,到製定多部司法規範性文件,發佈《人民法院禁毒工作白皮書(2012—2017)》和典型案例,以及採取其他形式的禁毒宣傳,法院正在以種種行動落實禁毒工作責任製。

  “人民法院的禁毒工作還存在一些薄弱環節。”李少平表示,下一步要推進新時代人民法院禁毒工作取得新成效。比如,積極參與國家禁毒委組織的“淨邊”等專項行動,與相關職能部門加強溝通配合,充分發揮刑事審判職能;又如,突出針對無業人員、輟學青少年、流動人口等易感群體,重點宣傳毒品特別是合成毒品的嚴重危害以及人民法院對毒品犯罪堅決嚴懲的政策立場,警醒社會公眾尤其是青少年遠離毒品。

  石經海建議劃分出毒品問題嚴重、易發和防控地區,採取不同側重的“防治打”措施,形成多空間、多層級、立體化的毒品治理體系,擠壓和縮小毒品問題嚴重地區的存在可能,從根本上遏製毒品犯罪。(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