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金屬分析師李白瑜:金價仍處上漲趨勢 銅需求開始走弱
2020年06月22日15:26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6月19日下午,上海中期貴金屬分析師李白瑜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的採訪,針對近期貴金屬市場的價格波動及未來走勢分享見解。

  李白瑜指出,市場風險情緒的改善和全球經濟尚未完全擺脫通縮成為製約黃金上漲的主要因素。而黃金與美元從長期來看是一個反向的關係。因此黃金在避險的大環境當中能否有比較好的表現,還要取決於美元。

  以下為採訪實錄

  21世紀:您對貴金屬的價格走勢有何看法?

  李白瑜:對於貴金屬的走勢,我們整體認為在未來一年左右的時間還是處於一個上升的趨勢,這主要是基於我們對宏觀環境的一個判斷。在這個過程當里,由於市場多空力量的博弈,所以整體的上漲當中也會充滿一些波折。以貴金屬當中最具代表性的黃金為例的話,從去年5月份的這一輪牛市啟動以來,累計上漲了35%。我們覺得最近有兩個主要的因素製約了金價的上漲,一個是市場風險情緒的改善,另外一個在於全球經濟尚未完全擺脫通縮。

  當時市場對於宏觀經濟的預期比較悲觀,甚至有些機構會把這次的疫情跟大蕭條時期進行對比。主要是由於為了減緩病毒的蔓延,各國需要採取隔離和封鎖的措施。在這樣的情況下,不光本國的生產活動會中斷,也會阻礙到全球貿易往來,會使得世界經濟陷入停擺的狀態。但是自從3月以來疫情已經有了顯著的改善,國內的話3月開始復工復產,歐美5月開始陸續重啟經濟,其實現在已經恢復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我們看到表徵全球貿易活動的波羅的海指數,近期也是創出了年內的新高。美國近期的當週初請失業金人數也連續11周下降,可以看到事實上經濟最差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在市場對於未來經濟複蘇的重新定價的過程當中,市場的風險情緒得到了明顯的改善,因此這也製約了黃金價格的上漲。

  通脹方面,我們知道黃金它的一大功能是對抗通脹,今年我們會發現黃金和原油價格的同步性大幅地提升。比如說今年3月初,由於沙特單方面的撕毀了限產協議,使得國際油價創出曆史新低,黃金在這個階段從1700美金一路回落到1450美金。這主要是由於原油是大宗商品之王,它對於通脹具有非常顯著的一個指引作用。從目前各國的CPI的情況來看,美國5月的CPI同比僅增長0.1%,而疫情之前是維持在2%以上的水平。像國內的CPI本月增長2.4%,這是自1月以來連續4個月的回落。因此可以看到,雖然現在是處於流動性充裕,信用環境寬鬆的環境之下,但是全球經濟依然沒有擺脫通縮,這也是空頭打壓黃金的一個比較重要的因素。

  21世紀:在過去兩個月中,黃金期貨價格一直都在每盎司1670美元到1770美元的區間之內波動。使短線金價保持小漲走勢的原因是什麼?

  李白瑜:近期黃金始終是保持一個小漲的格局,確實看到最近它的走勢相對其他的大類資產來說沒有那麼亮眼,主要原因就是我們前面說的一個是風險因素的改善,一個是通縮預期尚未完全形成。但是目前市場的流動性非常寬裕,利率也維持在極低的水平,在這樣的宏觀環境下,大類資產包括權益類債券以及大宗商品,往往都是一個易漲難跌的格局。因此黃金在近期也是沒有一個很明顯的回落,對於未來我們依然還是看漲黃金。

  從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來看,08年的時候,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從2.2萬億一直是擴到了4.5萬億,而在本輪的疫情里,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表已經從4.2萬億左右的水平擴到了7.1萬億,幾乎是翻番,但是目前國際金價依然較前期的高點有10%左右的距離,那麼這當中就存在了一定的背離。我們覺得過剩的流動性最後終將會形成通脹,進而會驅動金價的上漲。

  21世紀:投資者在這些多重風險的不確定性之下戰戰兢兢,黃金在避險的大環境之下會有怎樣的表現?

  李白瑜:我們從各類的風險事件當中分析得出,黃金往往對於金融市場風險的對衝有比較明顯的作用。從曆史數據來看,在過去的30年當中,標普500指數的下跌每超過兩個標準差,黃金與美股的反向關係將顯得非常明顯。那麼另外一方面還是要看美元,因為美元也是主流的避險工具,而黃金與美元從長期來看又是一個反向的關係。因此黃金在避險的大環境當中能否有比較好的表現,還要取決於美元。

  21世紀:三月下旬以來,黃金、原油及銅三大商品龍頭相繼開始強勁反彈,尤其是銅自三月低點反彈以來上漲了32%,推動銅持續上漲的因素是什麼?智利國家銅業委員會預測,2020年全球銅需求量將下降41.7萬噸,明年將下降53.7萬噸,但歐美復工復產還在繼續,使銅的需求仍處於緩慢修復中,對銅價格的未來走勢有何看法,預測行情還能走多遠?

  李白瑜:我們覺得銅市基本面持續超預期,也是推動銅價上漲的主要因素。從3月中國復工,5月歐美陸續重啟經濟以來,我們看到像國內包括電網基建投資、汽車產銷以及房地產投資額同比增速已經轉正,再加上目前供應端還是存在一定的風險,因為銅精礦以及廢銅的來源國,目前的疫情依然是處在較為嚴峻的形勢當中,因此短期的一個供需錯配使得銅價已經修復到了疫情之前的水平。我們覺得未來尤其是進入三季度的話,銅價的上漲與下跌的風險會較為均衡。

  從宏觀面來說,我們覺得宏觀環境依然是偏暖的。雖然目前國內的經濟數據進一步修復的空間在不斷的收窄,然後再加上歐美其實經濟也是剛剛低位企穩,而市場又計入了太多的復工預期,但是流動性現在環境相對來說是比較寬鬆的,再加上國內外的刺激政策仍在不斷的推出,所以說宏觀環境整體還是有利於銅價繼續上行。但是從基本面來看,根據我們的瞭解,6月份開始包括秘魯、墨西哥這些銅礦的主產區,礦業活動將恢復到8成左右,因此未來供應將會重返增長。而從需求這邊來看,其實國內進入到6月份已經進入了一個需求的淡季。

  海外方面雖然海外持續的在復工復產,但是目前來看復工的情況並不是特別好,今年海外整體的經濟還是會陷入衰退,同時也會伴隨著疫情二次爆發的風險,因此總體的銅市再平衡以後,我們覺得需求的下降會超過供應的下降,因此越往後基本面對銅價的支撐會越來越弱。

  (作者:王英旭,馬婧禕,唐雪菀 編輯:曾婷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