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強勢VS美元弱勢 邏輯何在?
2020年06月22日10:55

  作者:中國外彙投資研究院 薑偉男

  今年伴隨美國牛市與熊市階段差異鮮明之間,目前有關美股漲跌前景的預期爭論分歧較大。作為新經濟特殊國家和新經濟個性優勢明朗的美元資金和資產動態呈現出與眾不同的形態與走向,其中美股收複3月熊市暴跌顯著,尤其納斯達克股指6月初一度突破10000點水平令人矚目,面對疫情緊張和恐慌局面的創新高令人不解。

  隨即更疊加美元下行逼近年內低點95點邊緣,兩者負相關性顯著的搭配與策劃令市場琢磨不透。縱觀美元特性和規律週期,我們可以發現一方面在於美元、美股分別象徵著市場信心與經濟態勢,美國經濟優勢和個性戰略週期超乎尋常是重點,美股反彈高漲的經濟基礎無可否認,也令人難以置信。尤其眾所周知的蘋果公司股價已經躍上300美元,大大超出預期的260美元,這凸顯美國科技水平和企業優質週期的特性與個性。

  另一方面則是股市作為經濟晴雨表的持續高漲吸引市場資金湧入,疊加美聯儲寬鬆推動美股高漲勢極大加大繁榮泡沫和風險泡沫,輿論煽情美股、美元雙崩盤的恐慌預期渲染而起。然而,美股調整與美元迂迴實則相配而行,這不僅對美國經濟穩健具有支持意義,並且再次顯示美國經濟應對風險的戰略擺佈和格局控製性和操縱性,兩者波動週期交錯推進是美元高端和優勢以及美股穩健和持續的未來風險的關聯重點與特性。

  美股上漲的動力與節奏轉化。美國三大股指自2月中旬開始主動實施技術修正與調整,隨後3月疫情爆發加深調節。尤其經濟不良深化跌幅均達到28%的牛熊界定,僅僅3個月就收複跌勢,納斯達克指數甚至再創新高。當前美國經濟表現雖不及年初,通脹下降至0.1%,第一季度經濟同比下降5%;反之美股強勢則達到年內最高水平,美股與美國經濟相悖存在困惑與疑點。

  首先,美聯儲在疫情蕭條期從零利率到無限量化寬鬆的背景下,資產負債表的債券與其它資產增至近7萬億美元,美國廣義貨幣M2從2月的15萬億上升至5月的18萬億,這直接導致貨幣市場的高能貨幣過分充裕。疊加美國重啟經濟的樂觀預期,原本加速美股調整的疫情因素也有所改善,市場開始逐漸淡化風險要素,這就催化大量的資金流入美國股市從而刺激上漲加快。其次,經濟蕭條對企業與產業較大沖擊,美國中小微企業破產數量顯著上升。

  然而,美聯儲定向小微企業扶持計劃仍起到重要的保護性作用。相對比來看,美國的大型優質企業受損程度明顯較小,如第一季度美股企業財報中,過半企業利潤率不及當時預期但仍然保持營收,而目前第二季度的利潤率預期普遍較好。最後,美股上漲是由納斯達克率先啟動。其中Facebook、亞馬遜、蘋果、微軟和Alphabet等主體企業為主要驅動力,美國側重高新科技產業與優質企業的經濟結構調整發力點顯而易見。美股深化調整本質具有企業、產業整合的目的。

  美元與美股關聯嫻熟技術擺佈有效。2020年美元與美股的關聯關係與2019年表現的截然不同。2019年美國經濟偏穩定時期,由經濟支撐股市,再由股市支撐美元的遞進關係比較清晰,加之美聯儲利率較高,美元整體呈現偏強走勢。而2020年3月前後,美元跟隨美股快速下行之後,美元隨即開啟快速走強,與美股完全表現為負相關。這是由於美股暴跌造成市場流動性短暫緊缺,經濟不良的負面預期發散造成市場心理恐慌,也因此居民更願意持有美元現金與避險資產,美元指數則快速攀升,這在2008年金融風暴時期也出現類似現象。

  現階段,美元下行的根源來自此前美聯儲大規模量化寬鬆釋放3萬億流動性,而歐元區僅釋放約1萬億歐元,這也是美元基本方向。觀測曆史指標發現,4月美元100點糾結凸顯,5月美元下行正是美股高漲時點。由此可見,股市作為經濟晴雨表用以衡量當前美國經濟現狀,而美元作為全球商品、彙率的定價貨幣亦有穩定市場信心的重要作用,更有美國經濟需求和利益訴求的擺佈,兩者在經濟不良時期走勢此消彼長,佈局相配而行,直到經濟企穩複蘇。

圖1:2020年美元指數與美股走勢對比
圖1:2020年美元指數與美股走勢對比

  美元相配美股調整勢在必行。縱觀曆史,美股與美元之間的協同性一直是美國可控的重要手法與策略。股市快速上漲的風險也在隨之上升,對比2008年金融風暴時期,後者下跌與修復上漲的速度明顯與美國經濟關聯更為緊密。2020年疫情特殊性引起蕭條表像是短期因素,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多次強調美國經濟複蘇的週期與前景具有不確定性;雖然不能排除美方過度悲觀的嫌疑,但美國暫時處於經濟萎縮的環境是事實。

  因此,當前股市的暴躁正是市場心理不安逸的體現。尤其需要注意,本輪美股上漲散戶明顯高於以往,且部分問題較大甚至是已經破產的企業股票也在逆市上漲,負債大於利潤的美股企業約占有20%,這也是最大的風險之一。美聯儲大規模量寬對股市而言是把雙刃劍,畢竟貨幣超發直接催化杠杆的使用,部分投資者將利用抵押債券等方式放大資本以投機股市進行更大的收益追逐,這將催生美股泡沫的膨脹;另外,資金流入具有投資性的大型優質企業以追求紅利收益,而其餘資金流入即將退市的“垃圾級”公司更多的在於投機股價,這也是未來美股如何消化泡沫的難題,並伴隨二次調整的風險來源。

圖2:美國上市企業還債成本高於利潤的企業占比
圖2:美國上市企業還債成本高於利潤的企業占比

  綜上所述,此次美股反映出美國經濟依託大型企業為主,中小企業為輔;高科技產業為主,工業製造業為輔的主次結構;美股高漲的基礎夯實、策略有序、循環有根、運行有謀。尤其疫情蕭條影響和經濟萎縮是客觀而被動的突發因素,但美股根基的主體企業依然穩定。然而,當前市場環境之間股市暴漲甚至部分高風險企業的股價也隨之而上的風險較高,未來美股待美國經濟穩定之後調整、休整的調結構勢在必行。如若美股風險提前發酵,美元大概率會再度走強以穩定市場信心。因此,預計美元、美股雙“崩盤”的模式將不會出現,低估美元勢力與美股實力是判斷誤區與盲點,美元與眾不同與美股高人一籌則是關鍵和重要支撐和論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