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企合作:新藥“種子”賣出1億元的背後
2020年06月22日02:23

  高校在研抗腫瘤創新藥擁有全球專利 新藥“種子”賣出1億元的背後

  來源:科技日報

  “此次校企合作,達成1類新藥項目成果的轉讓開發,構建以市場為導向的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機製,是推動重大科技成果加速轉化的重要舉措。”

  國內1類新藥項目成果轉化6月初傳出重磅消息:暨南大學與廣州市力鑫藥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力鑫藥業)正式簽約“雙一流”學科產學研合作暨化1類新藥項目轉讓。力鑫藥業以1億元獲得暨南大學藥學院院長、藥物化學生物學研究所所長丁克教授研發的“抗腫瘤新藥多激酶抑製劑JND32066”的全球市場獨家開發權利,雙方將進一步推動該創新藥物的開發上市,造福全球腫瘤患者。此外,雙方還共建藥物研發聯合實驗室,力鑫藥業將投入1000萬元人民幣打造腫瘤免疫新藥研發技術平台。

  “此次校企合作,達成1類新藥項目成果的轉讓開發,構建以市場為導向的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機製,是推動重大科技成果加速轉化的重要舉措。”廣東省科技廳二級巡視員周木堂評價道。

  抗腫瘤藥“種子發芽”後,合作水到渠成

  此次暨南大學和力鑫藥業的合作,主要聚焦在抗癌新藥研發和技術平台搭建上。

  多激酶抑製劑JND32066緣何能被力鑫藥業的“繡球”命中呢?“這是針對引發發生腫瘤的基因而研發的一個靶向藥,具有全球專利。”丁克介紹說,“腫瘤在發生、發展過程中,人體會產生許多基因變化。該藥物主要是抑製變化的基因,從而阻斷腫瘤的發生、發展進程,讓腫瘤生長得更慢。”

  丁克專注於抗腫瘤藥物研發。“目前抗腫瘤的藥品還做不到‘藥到病除’的效果,它最主要是延長患者的生存壽命,並減少臨床痛苦。”丁克現階段的夢想是希望通過藥物,把嚴重威脅生命健康的腫瘤疾病變成像高血壓、糖尿病一樣的慢性病。

  此次簽約,並非是雙方的首次“牽手”。2017年,暨南大學和力鑫藥業合作共建實驗室,主要在基礎研究方面,開展以腫瘤免疫靶向治療藥物產品為主攻方向的合作。“現在轉讓的科研項目正是前期實驗室的一個早期研究項目。”丁克說。雙方早期合作研究表明多激酶抑製劑JND32066具有顯著的體內外抗腫瘤活性,且預示了其廣泛的瘤譜應用空間。

  “前期的合作相當於我們播了一顆種子,現在種子發芽了,丁教授把發芽的種子賣給我們。”力鑫藥業研發商務總監劉恩桂打了個比喻來描述雙方水到渠成的合作關係。

  雙方此次合作的另一內容——共建藥物研發聯合實驗室,打造腫瘤免疫新藥研發技術平台,正是前期共建實驗室的“升級版”。雙方希望通過校企深度合作,進一步深化產教融合,加快重大科技成果轉化,計劃在未來3—5年內產出5—6個全球首創的1類新藥項目,推動粵港澳大灣區生物醫藥產業發展。

  丁克表示,希望在此平台基礎上,通過3—5年的努力,能夠針對腫瘤治療打造一個真正的藥物產品鏈。

  不謀而合,科學家與企業家坐到一張桌子上

  新藥研發投資大、風險高、週期長,萬一失敗了,1億元就有可能打水漂。對此風險,力鑫藥業很篤定。“這個科研成果,我們跟蹤多年。在研發方面,丁教授團隊持續創新,技術處於國際前沿。更主要的是,其研發策略和企業的發展戰略不謀而合。”劉恩桂直言,公司正處於轉型發展期,需要差異化的創新項目。雖然存在風險,但丁克團隊以往研發的成功率讓他們充滿信心。

  根據合作協議,力鑫藥業以1億元買下多激酶抑製劑JND32066的全球市場獨家開發權利。劉恩桂告訴科技日報記者:“1億元是里程碑支付,而且這1億元屬於前期開發及購買項目權益的費用,公司後續還將投入更多費用將產品開發上市。”

  練就“金剛鑽”,幹好“瓷器活”。“我是做藥的,一定要做臨床所需的藥。”丁克給自己的新藥研發之路定了調。經過多年的穩紮穩打,丁克帶領團隊已構建了一個集藥物化學、化學生物學、結構生物學和藥效學評價及作用機製研究等為一體的多學科交叉、科研設施完善的藥學和化學生物學研究平台。這正是讓力鑫藥業最為放心的地方。

  丁克團隊成功設計和合成了一系列創新藥物成果,並實現了轉化。其所研發的“可克服慢性粒性白血病臨床耐藥的新一代Bcr-AblT3151突變體抑製劑HQP1351”已轉讓,在中國和美國完成2期臨床,今年5月被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授予孤兒藥資格;同時,研發出世界首個亞型選擇性ERRa激動劑(針對代謝性疾病的治療)、世界首個選擇性DDR1抑製劑(針對腫瘤和炎症疾病的治療)、世界首個選擇性ZAK抑製劑(針對腫瘤和炎症疾病的治療)……

  “針對《我不是藥神》中的‘格列寧’用藥後耐藥的臨床問題,我們曆經7年,研發成功了第三代產品HQP1351,能解決上述耐藥問題。在合作企業的努力推動下,有望在今年或明年上半年在國內獲批上市。”丁克透露。

  結合自身經曆,丁克認為打破科研成果轉化“最後一公里”,應著重從兩方面考慮。“一方面科研人員應考慮:成果是否是產業所急需?我的觀點是一定要從臨床需求中找課題,從企業發展瓶頸找項目。另一方面新藥研發不僅投入大,且對技術、人才要求也高,企業可充分利用高校院所的人才優勢來實現新產品的開發。”他堅信,只要企業家跟科學家能夠坐到一張桌子上想一件事情,圍繞問題開展深入合作,一定能夠推動產業發展。

  機製保障,爭取8年內轉化藥物實現上市

  從2012年開始進行成果轉化至今,丁克感受最深的是,從國家到地方再到高校,成果轉化的相關政策、措施均越來越完善。

  以其所在的廣東省為例,2019年廣東出台“科創12條”,圍繞科技成果轉化提出了諸多體製、機製的改革新舉措。生物醫藥產業是國家重點發展的戰略性新興產業,今年,廣東省科技廳又會同廣東省發改委等9個部門,聯合印發實施《關於促進生物醫藥創新發展的若干政策措施》。

  作為首批獲得廣東省經營性領域技術入股改革試點單位,暨南大學出台了《加快科技成果轉化實施方案》等一系列政策,成立科技成果轉化管理機構,構建起包括“里程碑”許可開發、發明人實施和專利公開許可等科技成果多元轉化模式,建設以新型研發機構為核心的多層級轉化孵化平台。2016年以來,學校成果轉化收益合同額和技術轉移收入超12億元,孵化了4家上市企業和多家高科技企業。

  “打通成果轉化‘最後一公里’,需要有資金扶持。”暨南大學校長宋獻中說,學校成立了金額2億元的廣東暨科成果轉化創業投資基金,這是廣州市目前唯一由高校牽頭成立並獲批的成果轉化基金。該基金在學校內部定期遴選科研項目孵化,借助專業的機構投資人,實現科技成果精準轉化。他強調,學校孵化成功後,還需要企業接手培育,才能提升科研成果轉化的成功率。

  在丁克看來,科學家主責是專心做科研,至於轉化的談判過程,完全可以交給學校專門的管理部門操作,科學家可以不參與。他說:“只要把事情擺到桌面上,所有信息公開、透明,科學家沒必要擔心成果轉化轉移過程中的其他風險。”

  有完善的轉化機製保障,對於此次的轉化合作,丁克充滿信心。他說:“完成轉化後,我們將進一步推動該藥物的研發,希望6-8年左右實現上市,服務腫瘤患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