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承高球賽21人在3杆內 辛普森領跑面臨一場混戰
2020年06月21日12:01

  香港時間6月21日,美巡賽恢復賽季的這兩個星期,將全年最強的陣容吸引到賽場上。可是兩座賽場都算不上嚴苛,而結果相似。RBC傳承高球賽又將上演一場混戰。

  韋伯-辛普森實際上不得不為68杆,低於標準杆3杆道歉,因為他在後九洞只抓到一隻小鳥。他是四位領先的選手之一。這對他而言已經足夠好了。可是他知道這樣的“好”,星期天在港市無法幫助他取得勝利。

  “並不是說我領先3、4杆,那樣我只用打出低於標準杆2杆就可以了,”他說,“你需要打出非常好的一輪球。”

  泰瑞爾-哈頓(Tyrrell Hatton)是很好的證明。今天他是6個打出63杆的選手之一,英格蘭28歲選手因此獲得了並列領先。阿諾-帕爾默邀請賽冠軍現在將力爭連續第二場勝利,只不過因為疫情導致賽季停擺,這兩場勝利將間隔3個月。

  墨西哥選手亞伯拉罕-安瑟(Abraham Ancer)鐵杆非常紮實,打出65杆,與打出66杆的萊恩-帕爾默(Ryan Palmer)一道,也高居榜首。

  四位選手的成績為198杆,低於標準杆15杆。這樣一個杆數還沒有完全說出杆數到底有多麼低。

  甚至喬丹-斯皮思、讚德-謝奧菲勒(Xander Schauffele)這樣級別的選手打出75杆,整個參賽陣容的成績仍舊為低於標準杆223杆。這是1969年RBC傳承高球賽開始舉辦以來,任何一輪的最低杆。35位選手的成績低於標準杆10杆甚至更好,與之相對,一年前只有一位這樣的選手(達斯汀-莊臣)。而之前的紀錄為54洞之後7位選手達到雙位數紅字。

  最能說明問題的是星期天的機會。

  21名選手在最後一輪開始之前分散在3杆範圍之內。一個星期之前在殖民地鄉村,14名選手分散在3杆範圍之內。

  “我認為參賽陣容真的是極端強,” 亞伯拉罕-安瑟說,“每個在這裏的人都期待著出去戰鬥。果嶺有點軟,特別是這個星期,小球在果嶺和球道上並不像以前那麼滾動很多。可以肯定,製造了更多小鳥。”

  卡洛斯-奧爾蒂斯(Carlos Ortiz)開始這場比賽的時候吞下兩個雙柏忌,可是本輪打出63杆——其中包括2頭老鷹——突然之間卻有機會實現美巡賽第一勝。他只落後一杆,與嘉信挑戰賽冠軍丹尼爾-伯格爾、約爾-達門(Joel Dahmen)並列位於第五位。丹尼爾-伯格爾、約爾-達門同樣打出63杆。

  這一週比平常的檢測更多。

  需要乘坐包機前往康涅狄格參加下個星期旅行者錦標賽的球員和球僮星期六必須接受唾液檢測,之後才能登機。另外11人在星期五晚接受了檢查,因為他們被視為尼克-沃特尼的親密接觸者。尼克-沃特尼星期五成為美巡賽重啟以來第一個檢測呈陽性的選手。

  其中之一是加西亞。他與尼克-沃特尼一起從得克薩斯奧斯汀一起飛過來。初期的檢測是陰性。加西亞等待結果的時候非常緊張,只不過這並沒有反映在他的高爾夫球中。他打出65杆,也加入了爭冠行列。西班牙人落後2杆,與保爾特(67杆)、華金-涅曼(Joaquin Niemann,63杆)、馬修-菲茨帕泰利克(Matthew Fitzpatrick,68杆)等選手一起並列位於第八位。

  布賴森-德尚博(Bryson DeChambeau)開始一天的時候落後1杆,可是二號洞,五杆洞,他進攻果嶺的一杆打入樹木之中,而小球沒有落下來。他體重增加了40磅,可是仍舊不足以將樹木連根拔起,或者將它晃鬆。那導致他吞下柏忌,而更大的損失在於後九洞沒有抓到小鳥,只是打出70杆。

  即便如此,布賴森-德尚博只是落後3杆,身處並列第16位的一組之中。達斯汀-莊臣也在這一組人中。他在最後四個洞抓到3只小鳥,從中遊位置浮上來,三輪成績為201杆,低於標準杆12杆,仍舊在爭冠行列。很顯然星期六的這樣一幕星期天也可能發生。

  布魯克斯-科普卡安靜地打出68杆,同樣也在並列第16位的一組人中。

  低杆的原因可能要歸結為RBC傳承高球賽由於疫情改到了六月份。賽事通常在四月份,美國大師賽之後一週舉行,那個時候氣溫還比較清涼,果嶺更為堅實,百慕大草還沒有取代黑麥草。現在球場柔軟,再加上雲集了世界上最優秀的選手,而且他們所有人都期待再次啟動起來。

  “因為上個星期和這個星期,我們並沒有在大滿貫風格的球場上進行。在那樣的球場因為壞杆數,大家的距離會拉開。我想這就是為什麼,”韋伯-辛普森在解釋領先榜擁擠的時候說。

  或許這也可以解釋Justin-托馬斯為什麼會說“這是我人生之中打出的最差66杆。” Justin-托馬斯連續兩輪66杆之後,並列位於36位。

  泰瑞爾-哈頓生涯曾經連贏過兩場,只不過是在完全不同的環境下。2007年,他連續兩個星期在蘇格蘭和意大利取勝。現在他卻要在相隔三個月的情況下爭取兩連勝。在賽季停擺之前,他曾經在灣丘取勝。

  可以肯定這樣一段時間,對於那些已經在家積累了能量的選手而言並不算長。

  “我想我們都收到了足夠多提醒,要再次為比賽而做好準備,” 泰瑞爾-哈頓居家隔離期間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租了一所房子。“因此球員們與以往一樣打得好並不太讓人驚訝。希望在家看電視的人們也能樂在其中。”

  世界第一馬克羅伊經曆了第一輪的72杆之後,慢慢反彈回來。北愛爾蘭人抓到6只小鳥,吞下1個柏忌,打出66杆,三輪203杆(72-65-66),低於標準杆10杆,並列位於28位。

  “過去兩天,我的擊球更好了。我對自己的擊球更為舒服了,”馬克羅伊說,“我必須要打出62、63杆才有機會。”

  衛冕冠軍中國台北選手潘政琮從前九洞的3個柏忌反彈回來,他在後九洞抓到3只小鳥,打出70杆,三輪206杆(68-68-70),低於標準杆7杆,並列位於56位。

  (小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