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不坐班的年輕人:靠網文月入10萬、走遍大江南北
2020年06月19日08:47

原標題:我們是不坐班的年輕人:靠網文月入10萬、走遍大江南北

原創 顯微故事編輯部 顯微故事 來自專輯鋼筋叢林

厭倦了朝九晚五嗎?在這個社會上實現個人價值的方式有萬千種,坐班只是其中之一。

紐約時報專欄一篇《“多重職業”成為全球新趨勢》曾一度火爆網絡,也炒火“斜杠青年”概念,被用來指擁有兩個以上技能的年輕人。

幾年過去以後,這些“斜杠青年”到底過得如何?可以靠斜杠事業謀生嗎?

今年新冠疫情肆虐,居家辦公和遠程辦公被大部分人所接納,也有更多年輕人開始重新考慮是否發展一份“斜杠”事業。

本期顯微故事講述了這樣一群人:他們有的辭職後成為一名行走的攝影師、有的從一畢業就開始從事設計工作並創立了自己的品牌、也有人通過在平台上進行網文創作為自己賺到第一桶金、還有人通過人脈資源對接直接變現。

以下是他們的真實故事:

文 | 李不追

編輯 | 木蒙

1

從坐班到走遍江河湖海,

旅遊攝影也可以“活得很好”

路遙 90後 月收入3萬元左右

辭職前,我在一家半影視性質的文化公司工作做平面設計師。

我是一個很喜歡攝影的人,光單反就買了兩個。做平面設計師是維持穩定生計的權宜之計,但我內心一直想做一個永遠“在路上”的獨立攝影師。

峇里島(路遙作品)

真的讓我鼓起勇氣邁出這一步的是,我對面的編輯辭職去做編劇,說趁年輕要為夢想努力一把。半個月後,我也提交了辭職信。

我先去去了西藏布達拉宮、去了新疆品嚐南疆最甜美的瓜果。在麗江玉龍雪山,我給一對新婚夫妻拍了“婚紗照”。

說是婚紗照,但其實小兩口沒穿婚紗,就穿著登山服。他們告訴我,他倆沒辦婚禮,旅行結婚,見我拿著相機就說即興來個結婚照。

我挺感慨,當時就覺得,這種隨性的生活也是我想要的,就做個旅行攝影師有何不可?

但真能成為獨立攝影師的原因是,我發佈在旅遊平台的一張風景照火了。

梅里雪山 (路遙作品)

慢慢地,我在這些旅遊平台上的粉絲越來越多,我也開始持續穩定地在這些平台上更新狀態、照片也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我有一個粉絲群,群裡很多人會邀請我去他們所在的城市旅遊和拍攝。

一家旅遊團也因此找到我,說他們要帶團去日本京東,缺一個能拍攝宣傳的攝影師。

面對包吃包住、免費旅遊、以及誘人的報酬,我自然痛快答應。

東京之行收穫滿滿。我也廣受啟發,開始在自己的小群組織旅遊活動,根據地點的遠近推算成本,一邊旅行一邊拍照賺錢。

目前我的合作平台主要是攜程、馬蜂窩等平台。每逢旅遊淡季,平台會免費提供酒店請我拍攝景點照片替換網上的舊照。

梅里雪山 (路遙作品)

此外也有部分照片被其他熱衷拍攝的素人收藏。有時他們會邀請我拍攝結婚照、孩子滿月照、以及在公園遊玩時的陪同攝影。

最受圈內網友歡迎的一張照片,是我在香港拍攝的益昌大廈,大家說頗有王家衛電影濾鏡的感覺。

香港 (路遙作品)

自由職業給了我太多驚喜,我所擔心的生存問題並沒有成為困擾。相反,自由攝影給我帶來的收入不菲,更重要的是,旅途中所遇到的人和他們的故事,也讓我的人生變得更完整和精彩。

2

我把3萬字的小說發到知乎,

賺到10萬元的第一桶金

閑掃落花 90後

我從小癡迷小說,也熱衷於研究“小說為什麼會叫人看的這麼過癮”。

後來我得出結論:寫的人也許更過癮。無論是金庸、古龍,他們只是寫了內心深處最想寫的故事。

“閑掃落花”自拍照

高中起,我就開始構思自己的小說,但我沒有文學夢,更沒想過靠寫字賺錢,寫作財務自由,只是為了打發無聊。

我原本想寫一個類似《笑傲江湖》的故事,但沒想到萬事開頭難,下筆時就難住我了。看起來一個酣暢淋漓的故事,涉略的知識點必然是非常複雜的:政治、宗教、門派,都是學問。

於是我轉而開始研究古龍的,因為他筆下的人物很有意思。

比如西門吹雪,一定每年殺一個在武林中失信的人,為此還列出一串名單,每年在屋頂跟人比武,真是自古以來“裝X”第一人。

再比如傅紅雪,一次遇到混混挑釁,要他從他們的褲襠下鑽過,但當時傅紅雪已修成蓋世武功,要殺那幾個惱人的混混絕不在話下。但傅紅雪真就從人褲襠底下過去了!

因為他殺人有一套自己的原則,凡達不到原則的,再怎樣都不會出手,多有意思。

這對我創作的啟發很大,當時我就想,我寫小說一定要塑造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有意思的人物。

我斷斷續續寫了很久,在很多平台都發佈過一些作品。不過初期反饋者寥寥,但我還算堅定,一直堅持寫作。

今年疫情期間,在家隔離的我心血來潮,將三年前花一個禮拜完成的三萬字古言小說黏貼在知乎某回答下。

沒想到,很快點讚破千,繼而破萬。

目前,在《後宮妃嬪為什麼一定要爭寵?》的6092個回答里,我的回答以5.3萬讚的熱度排在前五,幾千條留言我大部分都看過了,真沒想到自己寫的東西在知乎如此受歡迎。

後來知乎的編輯就找到我,說要購買我這個短篇的版權。

合同特別多的字,我都沒顧上看。唯一記住的是,我的小說賣了三千塊。

相比之前給其他平台寫稿,對此我已經很滿足了。

當時還趕上一個好時候,知乎剛開通“言情小說”專欄,上面寫言情問答的作者還不是很多,我算占了“先發優勢”。

4月份,令我更吃驚的事情發生了。知乎編輯告訴我說,我的這篇文章被邀請加入“鹽選專欄”,讀者如感興趣,需要付費購買閱讀全文。那個月有逼近兩萬人購買,我最終掙到人民幣十萬塊。

我本是一個佛系作者,本職工作是教師,只把寫作當興趣,卻沒想到能在知乎獲得收益,以及來自萬千讀者的肯定。

也可能是我在寫作上沒有那麼強的得失心,反而比很多寫作維生的人得到了更多。在這裏,我依然只是寫自己想寫的,不受其他外力束縛,寫起來反而更舒心,也保留了自己的個性。

就這樣,我成為了一個“非主流”的網文作者。很多寫手不願意免費張貼自己的作品在平台里,但我“無心插柳柳成蔭”,反而在知乎這個非網文見長的平台成為了一個專職作者。

目前我還沒想過要靠寫作維生,不過這部分收入值得讓我幻想一下不上班的日子,也給予我更大的鼓勵在平台上更自由的創作。

3

在演藝圈“牽線搭橋”,

中介費就讓我月入四萬

小凜 95年生 月收入四萬元

我主要靠給小演員介紹角色掙中介費,一般人很難複製。

最初我在一家影視公司做秘書,跟著老闆,我也認識了不少導演、副導演。

大家都知道副導演一般負責劇組的選角任務,加上我又剛好認識一些年紀小,中戲、北電畢業的學生,一次牽線幫忙我從中得到一筆不菲報酬,我也忽然意識到這是個不錯的生意。

我在搞人際關係有些天賦。喝幾頓酒,碰幾次杯,然後把小演員的簡曆遞上去。

現在科班出身但又缺戲演的人很多,主要就是畢業生沒什麼人脈資源。副導演要找的男配、女配一般也沒太高要求,所以我就在中間搭個橋 牽個線,收點錢。

目前我手上有30多個演員、副導演的聯繫方式,要是每個月都能成幾筆,我能保證輕輕鬆鬆月入四萬。

把人脈資源轉化為個人收入,天經地義,我有個朋友通過搭橋就從編劇那裡賺到了十萬塊。

比如你知道某個項目正在找編劇,而資方的信息也比較清楚,就會直接找到編劇,編劇一旦成功接到項目並和對方簽約合同,那麼你就能從中得到一部分報酬。

有人會說我就是簡單牽線,賺這麼多錢昧著良心。但我不這麼認為,那些資源人脈也是我花時間一點點積累起來的,我做的事情不過是搬運工,哪裡有需求就把磚搬到哪裡去。

4

為大眾設計服裝,

只為自己打工

四喜 94年 月收入3-5萬元

為了讓伏案工作更輕鬆,我把養了三年的長髮剪掉。目前我是一名專職的服裝設計師,不屬於任何工作室,完全為自己打工。

幾年前,我剛從服裝學院設計系畢業。因為不喜歡大公司的條條框框,於是選擇在一家獨立品牌工作室工作。在那裡,我用一年時間,從助理做到設計師。

四喜的設計作品

追隨總監的那段日子裡,除了設計、跟生產,我也學習如何做品牌。

後來總監創業,帶上了我、讓我協助設計潮牌圖案、朋克圖案,當時我們品牌線上線下銷售前10名的單品,60%出自我手。

見我的產品大受歡迎,老闆給我加了提成,朋友也找我做訂製,我也判斷差不多適合出來自己單幹了。

目前我的工作內容主要是給客戶做服裝效果圖、設計款式,也為留學生做畢業服裝設計圖指導,還成立了小型服裝廠。

如今人心浮躁,很多品牌只在營銷上下功夫,卻忽視了設計背後的價值,這是不對的。

四喜的設計作品

我一個朋友,自己做設計、拍視頻、寫文案、多渠道變現,但那種精力損耗很難讓你把關注點放在設計和剪裁本身。

說到底服裝的本質還是裁縫,基本功很重要,並且需要你有一定的畫畫功底、設計表達能力,將腦子的想法用畫稿精準表達出。

雖然沒有坐班,但我的工作時間也非常規律。八點起床,吃過早餐後就在工作桌前開始一天的工作。

通常是畫兩個小時版圖,去市場逛逛瞭解面料行情,臨到下午翻閱相關的公眾號、微博、知乎,利用共享資源跟圈內人活躍交流,挖掘潛在客戶。

四喜的設計作品

對很多人來說,或許夜晚是一天里最孤獨無助的時刻。但我經常熬夜設計,夜晚反而是我最享受的時刻。我可以放首歌,縫著扣子開開心心的幹到天亮。

我最喜歡的歌手是謝天笑,那首《把夜晚染黑》陪我渡過了無數個獨孤的夜晚,也讓我設計裁剪出更多小眾時尚的品牌成衣。

5

全職寫稿達人,

沒有辦不到只有想不到

老曹 25歲 月入兩萬元

兩年前我23歲,厭倦了朝九晚五的生活,在公司又一次沒按時發工資後,我一氣之下提出辭職。

斷了收入的日子著實難過,想來想去,我還是不願把青春都圈養在一間小小的格子間。在做圖書出版的好友的幫助下,我開始在家學習怎麼寫書。

在朋友的幫助下,我半年之內順利出版兩本書,賺到人生第一筆靠做自由職業掙來的錢,不多,一共25000元。

當時我高興壞了,覺得自己似乎也能這麼幹下去,但冷靜下來一想,又覺得似乎哪裡不對:兩本書,22萬字,寫作+出版週期8個月,平均折算下來我一個月收入只有3125元。

這點錢不行啊,雖然我老家充其只算四線,但這麼搞下去,我何時能買下房子?

抽了一晚上煙,我決定再給自己一段時間,那陣子我瘋狂的瀏覽豆瓣的徵稿小組,幾乎把所有發佈信息的人都加了個遍。

老曹統計了最多的時候,一天寫100多頁word

撰稿內容從代寫論文、到西門子電冰箱軟廣、再到微劇本,要什麼的都有。很多都是我第一次接觸,但為了生存我管不了那麼多,“只要是一台電腦能搞定的,我都準備試試。”

這樣搞了兩年之後,25歲的我頭頂提前“謝頂”,久坐不動也使我身材走形大腹便便,從一個乾淨秀氣的小夥子秒變工地搬磚大叔。

值得欣慰的是,在我日夜兼程、馬不停蹄的付出後,我的平均月收入終於突破兩萬大關。

考慮到自己也到了適婚年齡,在跟女朋友商量過後,就在老家的縣城花20萬首付購買了房子。本以為生活會就此平淡而平靜下去,誰知道有天我女朋友從衛生間出來,拿著驗孕棒告訴我說,她懷孕了。

當時,我覺得五雷轟頂,天都塌了。

最終,我們決定留下這個孩子並盡快結婚。”反正將來我也是要做父親的,現在不過是早一點承擔起責任。”

話雖如此,可我感到肩膀的重任一下子重了許多,別的不說,女朋友每個月的營養錢,產檢費用就夠我一頓忙活。

為此,我開始不分晝夜的對著電腦趕稿,接的稿子越來越多,連硬廣、書稿、甚至舞台劇本,只要給錢我統統來者不拒。

有次,我接了一個朋友介紹的書稿任務,因為第二天還有其他工作,我淩晨三點就把樣張發給了她。

她在微信上驚訝不已,“你怎麼三點都還在忙呀?”我告訴她,這就是我的日常,沒有休息,只有更快,更多,分秒必爭地寫稿。

我知道現在用身體換錢是不對的,但想到我幾個月後即將出生的孩子、新房的裝修、結婚的費用,我停不下來。

未來什麼樣誰知道呢,咱們普通人能做的,就是先把眼前給顧好。

殘酷的現實是,很多人並不喜歡現在的工作,卻又不敢辭職去做喜歡的事,因為害怕賺不到錢日子更難過。

我的理解是,不必過於緊張,將工作看成是一種謀生的手段即可,然後利用業餘時間去做自己喜歡的,就不會感到糾結。

在共享經濟的趨勢下,你的興趣沒準會成為另一個收入來源,說不定哪天這份收入就能趕超你的工作收入。

然後再順理成章地辭職,去做自己真正熱愛的事。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