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穎對話半佛仙人:財富創造有沒有秘籍
2020年06月19日20:39

  來源:極客公園(ID:geekpark

  「有時候生活給你的好東西,長遠看不一定是最好的。恰恰是那些非常煎熬的、非常不好的,時間拉長了,你才會發現原來是無價之寶。」

  在中國,沒有一位頂級投資人像張穎這樣直言不諱,這或許和他的成長經曆有關。

  十幾歲跟隨父母移居美國,經曆了父母從精英階層一夜間變為洗碗工、車衣工的轉變。住在非法建築的車庫里,和外界只有一道鐵門之隔。行人的腳步聲、咳嗽聲,全部印在張穎的腦子裡。在那個陰冷多霧的海邊住所,他看不到一絲向上的希望。

  高中時期被認為是一個人人生觀形成的關鍵節點。對張穎而言,他的高中生活充滿了折磨。在那個魚龍混雜的「野雞」高中,張穎早早學會了如何與各色人種打交道,如何不被欺負,如何自保。可以說,在真正步入社會之前,張穎已經學會了在殘酷的複雜世界中生存的方式。

  情況在他 35 歲那年得以轉變,此前一直以廢柴自居的他走上了通往如今「頂流」投資人的道路。遇到徐傳陞,踩中移動互聯網的大趨勢,並勤懇多年做成經緯中國。

遇到徐傳陞,踩中移動互聯網的大趨勢,張穎勤懇多年做成經緯中國|經緯中國
遇到徐傳陞,踩中移動互聯網的大趨勢,張穎勤懇多年做成經緯中國|經緯中國

  在張穎的掌舵下,經緯中國投資成績斐然,餓了麼、滴滴、陌陌、猿輔導..... 經緯中國在成立十餘年間,投中了一系列獨角獸公司。成績並非偶然得來,而是靠方法論支撐。在 VC 業界還在以「狙擊手」模式獵尋好項目時,經緯中國便開創了廣泛覆蓋的投資方式,被稱為「傳統美元基金的變革者」。

  變革是多方面的。在創投圈內,有一句關於經緯的名言,「一樣的給錢,不一樣的酷」,經緯的酷是一種態度。外界看到的,是張穎帶著創始人們在沙漠騎越野摩托的瀟灑,是愛玩、敢說的「朋克」人設,但熟悉他的人會知道,他是一個不愛與人社交的辦公室宅,是一隻瘋狂旋轉的工作陀螺。

  在極客公園和 B 站共同舉辦的 Rebuild 2020:Move on!現場,張穎和極客公園創始人&總裁張鵬,以及 B 站 UP 主「硬核的半佛仙人」產生了碰撞。

  和張穎一樣,作為財經自媒體,半佛仙人往往也以犀利的觀點示人,這源於他自身的創業經曆和風控行業的從業經曆。在現場,三人就創業、投資、普通人賺錢的方法論等話題進行了探討,以下為部分對談摘要。

  別把投資當德撲

  張鵬:昨天你們倆偷偷自己吃了個飯,這應該也是你們第一次見面。半佛給大家反饋一下,你對張穎的第一印像是什麼?

  半佛仙人:之前見到張穎老師基本上是在電視上或者是報導裡面,昨天晚上聊過之後發現張老師可以算是投資圈里比較朋克的人。

  你看他投過餓了麼、滴滴、陌陌,包括找鋼網,猿輔導,投出過一系列的頂流獨角獸公司。並且翻他的朋友圈,每天就看著他騎著摩托在全世界各地罵人,感覺非常有趣。

  張鵬:據傳投資圈有一種風氣,投資大佬們都很愛玩德撲,甚至很多時候想要驗一驗創業者的成色,也要打打德撲,看看他是什麼樣的風格,不知道這件事的真實性,你愛不愛打德撲?

  張穎:喜歡玩德撲我是能理解的,但你說因為玩德撲,在投資前對人產生超出常規的更加準確的投資判斷,我覺得是扯淡。我認為對項目的理解、對人的判斷,是來自於漫長的摸索、糾錯、經曆,來自於你自己的性格、對人性的拿捏,這些東西是非常飄渺並且難以解釋的,肯定不是來自於德州。我覺得德州其實是圈子裡很多人聚眾尋樂的一種方式。

  張鵬:你怎麼看待投資過程中的幾率問題。

  張穎:我認為不論一個人再怎麼聰明,沒有量就沒有質,只有在一定的量的基礎上,才有質。我們經緯現在在八、九個垂直行業有自己的團隊,我們會在每一個行業投 6-8 家公司,這個數量我覺得在中國洶湧澎湃的創業浪潮里不算過分。這樣算下來就是七十多家公司,它們如果能持續地融到錢,我們有退出,產生一個正循環,那就有年複一年的量的產出,時間久了自然就會有質。

「我認為不論一個人再怎麼聰明,沒有量就沒有質」|極客公園
「我認為不論一個人再怎麼聰明,沒有量就沒有質」|極客公園

  半佛仙人:我也特別認同打德州跟投資做得好之間沒有一毛錢關係。因為當你打德州,你面臨的變數是有限的,但是當你做投資的時候,你面臨的變量就太多了。甚至有很多最終導致你失敗的變量,你之前甚至沒有意識到它的存在。再加上事物之間又會有不同的邏輯勾結。所以跟投資相比,德州就是幼兒園的遊戲,可能連幼兒園都算不上。

  還有就是,打德州的時候,最多把當前的籌碼一把 all in,你就能退出比賽。但是創業和投資,每一個決策都是 all in,容錯率是極低的。這就導致兩種決策模式完全不同,甚至有可能是完全相反的。

  張鵬:所以說有時候我們傾向於把一個複雜的事情變成簡單的比喻,好像這樣聽起來就會更有道理,甚至讓人感到興奮,但往往這樣也很容易誤導,讓人忽視這個領域真正的專業性和複雜性。

  曾經痛苦的都是財富

  張鵬:你曾經跟我說過,你 35 歲之前和之後的人生非常不一樣,我其實很感興趣你 35 歲之前的人生,你是名校畢業嗎?

  張穎:除了碩士在西北大學,那是很好的名校了。其餘小學、初中、高中、大學,都是三流。

  張鵬:所以上學的階段,沒有什麼讓你覺得特別值得驕傲的東西?

  張穎:我覺得唯一值得驕傲的一點是,我會想要捐一大筆錢給我的高中,在美國讀的。這個高中讓我學會和各個種族的人打交道,能融入,能從容應對,能學會怎樣不經常被欺負,不被別人打,學會怎樣真正地在社會上生存。這對我來說具有最大的意義,為後面所有的東西奠定了基礎。有時候生活給你的好東西,長遠看不一定是最好的。恰恰是那些非常煎熬的、非常不好的,時間拉長了,你才會發現原來是無價之寶。

  當初我們在美國住的房子,是在車庫裡面,非法的。是華人買的一棟房子,兩層,我們就住在地庫里,地板就是水泥,和外面就隔著一個車庫的門,外面馬路上的人就算一個咳嗽我都聽得見。我們離海灘大概就七八十米,你不要以為是那種渡假的海灘,非常的冷,很多的霧,那時候真的覺得沒有一個希望的通道。

  那段時間我是非常壓抑的,我媽還被搶了好幾次。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會覺得我要把爸媽的辛苦轉換成動力,想要對爸媽好,希望能賺很多錢。但是沒有付出實際行動,還是懶懶散散。

  張鵬:畢業之後你是去了投行對吧?

  張穎:對,西北大學畢業後校招去的投行。那時候每到週五,我們就像逃難一樣,不想被人抓去週末工作。本來想去釣魚,想去玩。但是週五下班前的兩三個小時,被抓到了,週末就泡湯了。所以當時就到處躲,車里、廁所里,我在馬桶上坐過兩個小時。

  直到後來創建經緯,財富開始幾何性地增長,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估計是被動地踩住了趨勢。並不是我多有前瞻性、思考得多麼清晰,我可能只是被動地踩住了趨勢,回到了中國。

  但話說回來,在美國的那段經曆對我來講是巨大的財富。後來在投資的過程中,怎麼判斷人、拿捏人性,怎麼跟創業者互動、不欺負人,讓創業者認為你跟他們是平等的,而不是裝出來的,其實都是來自這些經曆。

  張鵬:你看你在財富上早就自由了。經常在世界各地騎摩托,那是你最爽的狀態。但你很多時候又在很拚命的工作,你圖什麼呢?

  張穎:我覺得賺更多的錢,就能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比如做更多的慈善,像比爾·蓋茨在這次疫情中發揮的作用,我覺得就是高高在上的榜樣。另外在內容上有更好的投入,你知道我很喜歡這方面。紀錄片、電影,從《燃點》到《徒手攀岩》,今年還會有兩三部紀錄片。

張穎在祁連山騎行|經緯中國
張穎在祁連山騎行|經緯中國

  我覺得賺錢不容易,但花錢更難。有人會覺得我這句話說的神經病,其實我的意思是說,很多時候,人並不能找到讓自己願意投入時間和財富,並且還有意義的東西。

  半佛仙人:在我看來,其實對大多數人而言,錢是生活的必需品。張穎老師是作為已經登上山頂的人,肯定是胸懷宇宙的。但在我看來,錢可能是一個自由的贖身券,所謂自由不是你想做什麼,而是你不想做什麼。我從來不認為有錢一定是壞人,沒錢就一定是好人,只是當你有條件和沒有條件的時候,你的心態一定是不一樣的。

  財富創造沒有秘籍

  張鵬:你的財富源於看到了優秀的創業者,陪在他們身邊,給他們支援,然後獲得你的回報,這是你的價值模型。那麼你當年是怎麼識別到這群人的,什麼樣的人會讓你覺得我應該去投他,尤其是在他們當時還不那麼牛的時候。

  張穎:這裡面會有一些比較底層的東西,胸中有理想的火焰、有人格魅力、能招比自己強的人……這其實也是沒什麼用的套話。如果你問我,在實踐過程中有沒有有意思的現象,那我可以舉一個兩極的案例。

  我可以這麼說,所有在我們簽投資條款的時候,要求有排他協議的,最後全部都歇菜了。比如半佛要是說「如果你要投我,那麼內容行業你就不許再投別人」這種,最後肯定歇菜,排他越嚴格,歇菜越快。我們投了 600 家公司,在我這裏看來,這個規律驗證是 100%。

  剛才是壞的,從好的方面來說,如果你做了投資決策後,每次你去見那位創業者,你都能感受到他在被各種外部的資源、能量滋潤,在提升自己。你覺得這個人的觀點越來越成熟,那麼你甚至不用問公司的數據,他一定是在越做越好。

  通常最終成功的人,像王興、張一鳴,年輕一點的黃崢,猿輔導的李勇、李鑫,理想汽車的李想。你每次跟他聊天你都會非常直觀地發現,他跟之前又不一樣了。

  其他的一些底層的什麼東西,大佬們說出來的,在文章里體現的,基本上沒錯,但都是廢話。  

  張鵬:當年你們看中的創業者,有沒有人把自己挺好的牌打飛了,一般都會是什麼原因?

  張穎:有,過於樂觀,有的人對現金流基本的理解力都沒有。半佛對現金流的理解非常地深,你說說,舉個例子。

  半佛仙人:我之前開過飯店、火鍋店,一邊上班一邊兼職開,我會意識到現金流的重要性,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世界會出現什麼幺蛾子。如果沒有一年甚至兩年的現金流,你永遠不要覺得自己是安全的,說得難聽一點,一定會死。我之前也做風控相關的工作,我會看到企業賠錢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它的上遊賬期和下遊結算,如果我發現它的現金流是在萎縮的,它在這方面是沒有把控力的,那麼這家企業即使賬面盈利,我也認為它一定會死。

  張穎:像他這樣對現金流的理解,現在很多創業者都沒有。

  半佛仙人:現在有些人可能會關注一些教別人賺錢的人。但說真的,這些教你賺錢的人可能自己並沒有錢。我特別想聽聽張穎老師這種投資大佬談怎麼賺錢,因為你做到了,所以你的意見會更現實。

  張穎:這個問題其實很睏難,我只能把它細化成具體的建議。比如你拿一張紙,把自己的優點、缺點、興趣列出來,然後在文章、書籍、網絡裡面查,哪些行業在未來一段時間是蓬勃發展的行業,然後研究哪些公司正在這些行業里創業,列一個表,持續更新。

  比如半佛,他知道自己的強項是內容產出、創意,然後他通過各種研究,發現航空航天是一個方向,他覺得「我要加入這個行業」,然後就像當年俞軍給百度寫信一樣,找到一個方式加入這家公司。從什麼角度都行,比如品牌、內容產出。

  然後在裡面摸爬滾打,用心為長遠做鋪墊,慢慢變成航空航天領域的一份子。這家公司就算倒了,他也不會失業,因為行業是向上的,他依舊是稀缺人才。

  隨著他的努力、執行,慢慢地進入到這個行業的頭部公司,拿到期權,隨著公司的發展,得到應有的回報。在一個蓬勃發展的行業,也許你賺的錢比你當初想像的要多得多。

  張鵬:我覺得特別好,用這個作為我們今天交流的終點。我們今天講到了一些關於財富、投資、創業的故事,但我覺得可能也是屬於「不聽白不聽,聽了也白聽」,因為財富創造沒有秘籍,這才是最真的真相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